宋惜颜傅西凛
  • 宋惜颜傅西凛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佚名
  • 更新:2022-09-13 07:29:00
  • 最新章节:宋惜颜傅西凛第9章
继续看书
很小的时候,她就有尖端恐惧症,每次打针都会瑟瑟发抖,以前会有人把她抱在怀里轻哄,她就可以放肆地撒娇、哭泣。现在......“我没用很大的力气,你抖什么?”护士的声音有些慌乱,尤其看到她苍白的嘴唇,手忙脚乱起来,“你看针都给你抖出来了,只能重新再扎一次......”

《宋惜颜傅西凛》精彩片段

宋惜颜没有说话,闭上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即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相拥在一起的那对男女,笑了笑,“傅西凛,我跟你说过,我会死,他们没有想让我活着回去,你为什么不相信呢?”

说完,还没等所有人作出反应,她突然脸色一变,往后一退,以迅雷之势攻击了绑匪的双眼——

“啊!”

绑匪一声惨叫,手上的力道加重,带着宋惜颜在天台边缘摇摇欲坠。

“你这个疯女人,你想干什么?”

宋惜颜冷笑着,几乎是一种决绝的姿态,“不是想我死吗?既然我无论如何都是死路一条,那就一起死吧!”

“你要干什么?住手!”

“住手?你给过我活路吗?与其被你们带走折磨羞辱致死,不如现在就同归于尽!”

绑匪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疯,竟然要玉石俱焚一起毁灭:“你别冲动!你......”

“......啊!”

男人的惨叫划破天际,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之中,宋惜颜就这么抓着那个男人用力往身后一倒——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刚才还站在栏杆边上的女人已经直直坠落下去!

风扬起她的衣角,她的面容由惊恐到绝望,最后死死闭上眼睛......

嘴角那抹艳丽的笑容,仿佛在嘲笑所有人。

坠落时的失重感铺天盖地袭来,像是潮水将她整个人淹没。

宋惜颜最后一眼看着那个自己曾经爱过的男人,眼里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眷恋,只有无尽的冰冷与讽刺。

你高兴了吗?

我和我的孩子再也不会成为你们之间的阻碍,这样你满意了吗?

宋惜颜依旧笑着,只是再也流不出眼泪。

那样绝望而决绝的眼神,傅西凛从来没有在宋惜颜身上见过那一瞬间所有的恐慌席卷了他,

傅西凛浑身一僵,四肢百骸都在轻颤。

他猛地推开怀中的女人,几乎是出于本能地朝着天台边缘冲了过去——

“宋惜颜!”

“宋惜颜......”

他什么话都说不出,只知道喊她的名字,一句又一句,“宋惜颜......”

那些苦苦压抑的感情,终于在这一刻冲破牢笼,再也无法收回掩藏。

他眼尾猩红,跪在她坠落的栏杆边上,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恐慌,后悔,震惊......这些情绪全部都倾巢而出,甚至是千倍百倍的冲击,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震碎......

“宋惜颜!”

那样嘶哑的喊声,那样恐惧到极点的神态,绝对不该出现在傅西凛这样的男人身上。

就连池倾雪都是愕然的,她从来没有见过傅西凛这么失控的时候。

也是宋惜颜从来不曾见过的样子。

可惜,她再也不稀罕了。

——傅西凛,我宁愿从来都没有遇到你。

你可要好好活着,祝你跟池倾雪两个人长命百岁,地久天长。

哪怕是在地狱里,我也不愿意和你们相见。

这辈子、下辈子、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宋惜颜喉头紧缩,无法消化这句话。

半晌,有些艰难地道:“小燃根本就不认识池小姐,又怎么可能去伤害她......”

“不是你告诉他的?”傅西凛有些不耐地打断她。

宋惜颜一愣,下意识解释道:“我什么都没跟小燃说!”

她似乎才注意到男人脸上也带着伤,嘴角处有一丝淤青,但并不明显。

应该也是宋燃城打的。

但这并不影响他的面容,还是一如既往的精致深邃,也高高在上,让人不敢直视。

宋惜颜抿了抿嘴角,深吸一口气,忽然冷静下来,“小燃呢?我要见他。”

“他暂时没事,阿雪安然无恙之后,你自然可以见到他。”

他用的是“暂时”两个字,宋惜颜攥进了拳头,强行忍下心头的慌乱,“我要先见到小燃,否则我不会同意献血......只要我本人不同意,医院也不会强迫我,不是吗?”

听到她略带强硬的话语,傅西凛微微眯起眼睛,似乎在打量她。

宋惜颜在他面前一直都是予取予求的模样,从未像刚才那般,展现出迫人的一面。

原来兔子急了真的会红眼。

傅西凛嗤笑一声,“给我一个你不愿意的理由。”

宋惜颜心尖一颤。

她来得匆忙,还不知道验出来的结果是什么......如果自己真的怀孕了,抽血会不会对宝宝有影响?

她思绪有些乱,但是她不可能对宋燃城坐视不管,更加不可能跟傅西凛对着来。

她没有那样的能力。

半晌,她像是妥协一般,“傅先生,你必须给我承诺,如果我给池小姐献血的话,你答应我不可以追究小燃的责任。”

傅西凛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她明明很慌张,六神无主,但还是找到了对自己最有利的一点,想要跟他谈判。

男人忽然抬起她的下巴,仔细看着她那双眼睛,眸色微深,“可以。”

话落,他松开手,对一旁的助理示意,“带她过去。”

情况紧急,根本没时间去做一系列的检查。

等宋惜颜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按在椅子上,细白的胳膊被绑上胶管,浮现出两条不明显的青筋。

“你太瘦了......”抽血的护士皱起眉头,似乎在费劲地找血管。

宋惜颜低着头,没有吭声。

细小而尖锐的疼痛传来,她慌忙扭过头去,眼尾悄悄泛起红色。

她害怕打针,很害怕。

很小的时候,她就有尖端恐惧症,每次打针都会瑟瑟发抖,以前会有人把她抱在怀里轻哄,她就可以放肆地撒娇、哭泣。

现在......

“我没用很大的力气,你抖什么?”护士的声音有些慌乱,尤其看到她苍白的嘴唇,手忙脚乱起来,“你看针都给你抖出来了,只能重新再扎一次......”

宋惜颜勉强点点头,脸色苍白地看着在她眼中宛如猛兽的针尖,脑海中早就是天旋地转。

下一秒,却感觉到面前一黑,一阵温热的触感在双眼铺开。

傅西凛走到她身边,捂住了她的双眼,“怕就不要看。”'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