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后,玄学大佬每天都在挨饿
  • 下山后,玄学大佬每天都在挨饿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我特别特别饿
  • 更新:2023-08-07 20:00:00
  • 最新章节:第1章
继续看书
孤儿成长十八年,突然冒出来个父亲?不管如何,她第一件要考虑的就是必须要吃饱。不是她贪吃,岚山上的人都知道,岚山门第十弟子不能挨饿。若是让她饿着了,她吃的可就不仅仅是食物了............女孩抬起头,歪着脑袋,眼睛整个变成了黑紫色,一点眼白都不剩。厉鬼吓了一跳。“你看起来,很好吃。”

《下山后,玄学大佬每天都在挨饿》精彩片段

第3章

高三三班。

班主任王岳静带着越牙进了班级,简单介绍了几句便让她坐在靠窗户边的一个座位。

尽管高三的气氛很紧张,新同学的到来还是掀起一层好奇的波浪。

“你好,我叫景羊。”

越牙友好的微笑一下,这个同桌看起来是个乖巧的女孩子,最起码长得很乖巧。

“你好啊。”越牙温温的性格立刻让她认识了周围一圈同学。

坐后面的两个男生叫徐飞飞和林相,前面的两个男生叫葛旗和陈锋。

景羊人不错,主动去帮越牙搬新书,还特地告诉她每门学科复习到了哪里。

她笑嘻嘻地介绍道:“我们的座位是前几天刚调的,所以我们俩可能要做一个月的同桌啦。”

“好。”

这个高中挺大的,不过yin气太重。

很多城市在规划时会把学校建在废弃的墓.地上,为了用大量年轻人的阳气中和那里原有的yin气。

这种方法简单粗暴,很多时候确实很行得通,但有时候也会出一些差错。

比如说规划人搞错了墓.地和万人.坑。

这种差错往小处说会让夜里的学生见.鬼,传出些遇.鬼.怪.谈,往大处说会使某个特别的鬼.魂大量吸收yin气变成害人性命。

而这个高中的yin气,过于重了......

女孩子的阳气没有男孩子旺盛,导致白天会比男生容易困,晚上也更容易出事。

就不知道这个高中目前有没有异常现象出现?

所幸这个学校九点半就下了晚自习,住校的学生十一点就强制休息。

高中有些苛刻的制度在某种意义上保护了学生。

越牙思绪飘远了,半天才回过神刷题。

中午景羊带着她熟悉食堂,然后她就让景羊见识了什么叫能吃。

实话讲学校食堂的饭菜真不怎么好吃,但她不挑食。

反正千万不能饿着。

晚上她才发现景羊竟然和她是一个寝室的,2007另外的两个女生也回来了,叫夏蕊和陈珊珊,脾气俱都不错。

还给她送了一些零食当见面礼,她很开心。

洗漱过后,越牙去接了个电话。

“牙牙姐!你到青都了吗?”

“浩子一边去,让我来和牙牙姐说。”

“别争!哎呀,光光你再挤我可就生气了。”

......

岚山的小伙伴们看来过得不错,精气神很足,越牙含笑说:“到了,还好,吃的不错。”

“吃的好就行!牙牙姐千万别饿着!”

这倒是意外地异口同声,好像她饿着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听他们闹了一会儿,越牙这头闲适又习惯的几句应和,那边啰嗦半天才挂电话。

等她回宿舍内其他人好像都睡了,她悄声的拉起床帘也躺下了。

但还没躺下多久,景羊就摸到她床边将她摇醒,她这一看,同寝室的其他人竟然都看着她。

“越牙,我们犹豫半天还是觉得有些事情我们得告诉你。”

景羊神色复杂地说,看见越牙点头示意她接着说才又道:“你熄灯后尽量不要醒着,也一定不要外出,最好睡着就别起来,如果听到走廊有奇怪声响更不要好奇出去。”

越牙眉头一跳,突然就来了兴致,半坐起身满脸好奇:“有.鬼?”

“哎呦!大半夜不要提这个字,呸呸呸!”夏蕊连忙晦气的捂她嘴说,小声警惕的告诫:“反正我们这层楼闹那啥,你小心点。”

景羊神秘兮兮的说:“就最里面那个宿舍,2014,已经贴了封条,去年里面有个女生自ha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然后自从今年疫.情放了个长假之后,我们再来学校,学校里就出了好几条人命,都是跳楼死的,而且之前都住这层楼。我们一些睡不着的就老是在半夜听到奇怪脚步声。”

“本来还以为是有人生病了夜里老出门溜达,结果每天晚上都有脚步声,有一次有个同学睡眠浅,气得忍不住开门去看了。”

景羊眼神晦涩的瞧着越牙,低低的道:“你猜她看到了什么?”

越牙嘴边隐着一丝笑,顺着她的意试着猜:“你说的‘那个’?”

“不是!什么都没有!”

景羊吞了口口水,手心里都是汗,害怕的紧。

“那个女生感到特别奇怪就准备回去睡觉,结果又听到脚步声,就在她面前......她一低头就看见一双陌生的脚,往上瞧没有身子,那脚尖还对着那女生!”

越牙皱眉头,她觉得事情有点严重了:“后来那个女生怎么样了?”

夏蕊说:“她当时晕过去了,然后就转校了,死活都不愿意在这里继续上学。”

有一个问题,这几个女生怎么知道的?

像是给越牙解答疑问,明显很胆小的陈珊珊小声说:“那个女生就是之前我们寝室的,她转走了,所以我们寝室才空出了个床位。”

“这件事我们这层楼都知道,或者说全校女生都有所耳闻,其他人或许不相信,但我们这层楼不敢不信。”

因为每天晚上她们都能听到那脚步声。

越牙道了谢,口头上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出去,实际上心里已经来了兴致。

能被人看到,并且影响一层楼,这小鬼应该差不多已经成厉.鬼了。

之前学校里阳气充足,厉.鬼不容易产生,但是疫情期间全校放假,学校里压根没几个人倒是助长了它。

足足五六个月的阳气空缺期,养成一只厉.鬼是完全有可能的。

不过能斗过其他老鬼,自己独吞下大量yin气,这只厉.鬼生前肯定有浓重的怨恨。

死后也做了不少孽。

夜深了。

本来想着今天好好睡一觉,但是想想这个疑似厉.鬼的家伙,越牙觉得探查的事情不能拖。

前面还是吓晕个女生,万一后面害了人,这事情可就大了。

出了人命肯定会交给警方,警方在这方面几乎查不出来,到时候还会继续出事。

她撑着眼皮等到了十二点,终于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越牙连忙下床,趴门上听了听。

那东西似乎有所察觉,脚步声朝着她们寝室增大,越来越近了......

越牙掐好时机一下子打开门,迅速地把门关上。

脚步声戛然而止。

那双脚穿着红鞋子,脚尖直愣愣的朝着她,这幅情景在夜里十分瘆人。

刺骨的寒气从走廊里冒出,越牙打了个喷嚏。

随后她撕了一张地牢符,趁着这一刹那道气化刃直直刺向那双脚的上方。

“啊——”

前方顿时黑气直冒,隐约一张扭曲的女gui面容展现了出来。

看起来就是个普通小鬼,离厉.鬼还差那么一点。

越牙正准备补一刀灭了她,却听身后有人说:“越牙?”

“草。”

火车上信号不好,对面的男人大概是游戏卡了一下输了,咒骂了一句。

困意朦胧的女孩打个哈欠,看了眼窗外,瞥见带有青都字样的建筑一闪而过。

“青都到了啊。”越牙自言自语。

不是个好地方,大城市里鬼气真是重啊。

火车慢慢进站,越牙搬下小行李箱,拖着走向出口。

路过一位大叔时忍不住提醒一句:“大叔,多晒晒太阳。”

这位大叔身上的阴气有点盖过阳气了,但不是本身阳气稀少的问题,应该是与古器物接触过多,被阴气侵蚀了阳气。

越牙果不其然收到大叔莫名其妙的目光,她抿抿唇连忙脚下生风溜了。

这时白家的电话打了进来,越牙单手拉箱掏出手机接下:“喂?嗯,我到了。这就过去不用来接我,我自己打车就行。”

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可能要晚一点。”

好饿......

越牙叫了车,上车前快速看了眼司机的面相。嗯,是个好人,旋即搬箱子上车。

“师傅,麻烦您帮我把这个箱子送到风灵小区门卫处,价格我出载人的双倍。”

出租司机明显有点懵逼,挠挠头不好意思:“行。”

越牙感激的笑了笑:“师傅,谢谢您了哈。”

眼看着车租车载着行李去了白家,越牙背着自己的小包轻松欢快地去了肯德基。

“小吃桶和三人餐各来一份!不打包,就在这吃。”

越牙丝毫不在乎服务员惊讶的表情,选了靠窗的座位就坐下,双眼亮晶晶地等待服务员备餐。

小吃桶上了之后,她边吃边打量柜台旁流口水的小孩。

那小孩一直盯着菜单上的图片看,似乎非常想吃。

过了半晌,那小孩拍拍自己的脑袋,像是在舒展筋骨,一偏头就撞上了越牙的目光。

这人能看到他?!

小孩没想到那个满嘴肉渣的姐姐不仅看得到他竟然还笑对他着招手,像是叫他过去。

小孩呆愣之中懵懵地走过去。

仔细看,这孩子压根腿都没动,就是直愣愣的飘过去的。

“你想吃啊?”越牙吃了一口鸡块,“灵体状态吃不了东西,还是赶紧投胎吧弟弟。”

小孩口水流得更长了。

他呆呆地点头。

越牙满意地笑了,还是小鬼省事,送走贼快。“天地华宇,入土为安,今生已过,来生黄泉。”

随着转生咒念完,小孩慢慢变得透明,最后消失。

不过旁边座位的大叔古怪地看着越牙,他在想这姑娘看着清秀漂亮,怎么脑子好像有什么毛病,自言自语不太正常啊?

不过不管越牙脑子有没有毛病,胃口倒是非常不错。三人份的套餐还没上,小吃桶就已经吃个见底。

等所有餐点上齐越牙全部吃下肚,她才开开心心地打车赶去那个白家。

从她下火车耽搁到现在天都已经黑了,夜色之下温度随着一些异物降得更快。

越牙抵达风灵小区门卫室很快找到了自己的行李,但人却被门卫大叔拦在门口,她即刻给白家爸爸打了个电话。

“我在门卫室,您能不能接我一下?”电话挂断,她坐在行李箱上玩手机等人。

保安大叔这会儿知道她是业主家属,见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连衣裙,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不由有些关心:“孩子,你冷不冷啊?”

“谢谢叔叔,我不冷。”越牙看了看保安大叔眉心的黑气,抿抿唇,犹豫着要不要说,瞧着像阴气入体,应该是沾染了一些脏东西。

不及时处理可能会影响运势。

她微不可见的扫视了一下保安大叔的值班室,立马瞅见了柜台上的不倒翁。

咦?有意思的小玩意儿,不过放在这里可会出大问题。

她黑溜溜的眼珠一转,便笑嘻嘻地对保安大叔道:“叔叔,你那个不倒翁好可爱啊,我用我的小木偶跟你换好不好?”

保安大叔愣了一下,随后爽朗地说:“害,小姑娘要是喜欢就拿去吧,这是我上个星期捡的,不值钱。”

捡的?

“在这个门口捡的吗?”越牙问。

“怎么可能?如果是在这里捡的,我肯定得问问业主们,是我上个星期在我女儿学校旁边的垃圾桶捡到的。”

当时他接女儿,就准备扔个垃圾,结果无意间看到这个干干净净的不倒翁,觉得挺可爱又不脏不旧的,挺可惜就带了回来。

学校?越牙咂咂嘴,大城市事情就是麻烦。还没等她问是哪个学校,白家人远远就赶来接她了。

不过尽管没能问清楚,临走前越牙还是拿走了不倒翁,把她的小木偶留在了保安室柜台上。

白厉绷着一张脸,领着她走。

“待会儿要见你弟弟和妹妹,还有......”他梗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越牙满不在乎的笑了下:“还有阿姨。”

她背着包拉着行李箱,马尾辫扎的松松垮垮,一双眼睛倒是大又明亮,就是风吹过来时总眯起来躲风。

“您不用这么顾及我,我十八了。”

白厉边引着越牙走,心里忽然有些愧疚,越牙哪里都像他,除了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和她母亲一模一样。

到了大门前,昏黄的灯光给这座不大的别墅增添了暖意。

越牙落落大方地进门,向所有人都鞠了一躬:“我是越牙,住在这里麻烦你们了。”

陈莹怔愣了一下,那姐弟俩也手足无措,所有人都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姨,请问我住哪里?我把东西收拾一下。”

陈莹连忙手足无措答应着:“这边这边,跟我来。”

“二楼门牌黄色那间是你的房间,另外蓝色的是弟弟白洋洋的,粉色是妹妹白糖的房间。”

“三楼我和......你爸爸住在那里,还有一间书房,一间杂物间。”

“房间里都有独卫和阳台。”

越牙又鞠了一躬:“谢谢阿姨,不用帮忙,我自己就可以收拾东西。”

她接过钥匙送别陈莹犹豫的背影后关上门,环顾房间一圈,才开始闷头收拾行李。

半晌后,房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越牙过去开门。

    第1章

    “草。”

    火车上信号不好,对面的男人大概是游戏卡了一下输了,咒骂了一句。

    困意朦胧的女孩打个哈欠,看了眼窗外,瞥见带有青都字样的建筑一闪而过。

    “青都到了啊。”越牙自言自语。

    不是个好地方,大城市里鬼气真是重啊。

    火车慢慢进站,越牙搬下小行李箱,拖着走向出口。

    路过一位大叔时忍不住提醒一句:“大叔,多晒晒太阳。”

    这位大叔身上的阴气有点盖过阳气了,但不是本身阳气稀少的问题,应该是与古器物接触过多,被阴气侵蚀了阳气。

    越牙果不其然收到大叔莫名其妙的目光,她抿抿唇连忙脚下生风溜了。

    这时白家的电话打了进来,越牙单手拉箱掏出手机接下:“喂?嗯,我到了。这就过去不用来接我,我自己打车就行。”

    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可能要晚一点。”

    好饿......

    越牙叫了车,上车前快速看了眼司机的面相。嗯,是个好人,旋即搬箱子上车。

    “师傅,麻烦您帮我把这个箱子送到风灵小区门卫处,价格我出载人的双倍。”

    出租司机明显有点懵逼,挠挠头不好意思:“行。”

    越牙感激的笑了笑:“师傅,谢谢您了哈。”

    眼看着车租车载着行李去了白家,越牙背着自己的小包轻松欢快地去了肯德基。

    “小吃桶和三人餐各来一份!不打包,就在这吃。”

    越牙丝毫不在乎服务员惊讶的表情,选了靠窗的座位就坐下,双眼亮晶晶地等待服务员备餐。

    小吃桶上了之后,她边吃边打量柜台旁流口水的小孩。

    那小孩一直盯着菜单上的图片看,似乎非常想吃。

    过了半晌,那小孩拍拍自己的脑袋,像是在舒展筋骨,一偏头就撞上了越牙的目光。

    这人能看到他?!

    小孩没想到那个满嘴肉渣的姐姐不仅看得到他竟然还笑对他着招手,像是叫他过去。

    小孩呆愣之中懵懵地走过去。

    仔细看,这孩子压根腿都没动,就是直愣愣的飘过去的。

    “你想吃啊?”越牙吃了一口鸡块,“灵体状态吃不了东西,还是赶紧投胎吧弟弟。”

    小孩口水流得更长了。

    他呆呆地点头。

    越牙满意地笑了,还是小鬼省事,送走贼快。“天地华宇,入土为安,今生已过,来生黄泉。”

    随着转生咒念完,小孩慢慢变得透明,最后消失。

    不过旁边座位的大叔古怪地看着越牙,他在想这姑娘看着清秀漂亮,怎么脑子好像有什么毛病,自言自语不太正常啊?

    不过不管越牙脑子有没有毛病,胃口倒是非常不错。三人份的套餐还没上,小吃桶就已经吃个见底。

    等所有餐点上齐越牙全部吃下肚,她才开开心心地打车赶去那个白家。

    从她下火车耽搁到现在天都已经黑了,夜色之下温度随着一些异物降得更快。

    越牙抵达风灵小区门卫室很快找到了自己的行李,但人却被门卫大叔拦在门口,她即刻给白家爸爸打了个电话。

    “我在门卫室,您能不能接我一下?”电话挂断,她坐在行李箱上玩手机等人。

    保安大叔这会儿知道她是业主家属,见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连衣裙,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不由有些关心:“孩子,你冷不冷啊?”

    “谢谢叔叔,我不冷。”越牙看了看保安大叔眉心的黑气,抿抿唇,犹豫着要不要说,瞧着像阴气入体,应该是沾染了一些脏东西。

    不及时处理可能会影响运势。

    她微不可见的扫视了一下保安大叔的值班室,立马瞅见了柜台上的不倒翁。

    咦?有意思的小玩意儿,不过放在这里可会出大问题。

    她黑溜溜的眼珠一转,便笑嘻嘻地对保安大叔道:“叔叔,你那个不倒翁好可爱啊,我用我的小木偶跟你换好不好?”

    保安大叔愣了一下,随后爽朗地说:“害,小姑娘要是喜欢就拿去吧,这是我上个星期捡的,不值钱。”

    捡的?

    “在这个门口捡的吗?”越牙问。

    “怎么可能?如果是在这里捡的,我肯定得问问业主们,是我上个星期在我女儿学校旁边的垃圾桶捡到的。”

    当时他接女儿,就准备扔个垃圾,结果无意间看到这个干干净净的不倒翁,觉得挺可爱又不脏不旧的,挺可惜就带了回来。

    学校?越牙咂咂嘴,大城市事情就是麻烦。还没等她问是哪个学校,白家人远远就赶来接她了。

    不过尽管没能问清楚,临走前越牙还是拿走了不倒翁,把她的小木偶留在了保安室柜台上。

    白厉绷着一张脸,领着她走。

    “待会儿要见你弟弟和妹妹,还有......”他梗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越牙满不在乎的笑了下:“还有阿姨。”

    她背着包拉着行李箱,马尾辫扎的松松垮垮,一双眼睛倒是大又明亮,就是风吹过来时总眯起来躲风。

    “您不用这么顾及我,我十八了。”

    白厉边引着越牙走,心里忽然有些愧疚,越牙哪里都像他,除了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和她母亲一模一样。

    到了大门前,昏黄的灯光给这座不大的别墅增添了暖意。

    越牙落落大方地进门,向所有人都鞠了一躬:“我是越牙,住在这里麻烦你们了。”

    陈莹怔愣了一下,那姐弟俩也手足无措,所有人都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姨,请问我住哪里?我把东西收拾一下。”

    陈莹连忙手足无措答应着:“这边这边,跟我来。”

    “二楼门牌黄色那间是你的房间,另外蓝色的是弟弟白洋洋的,粉色是妹妹白糖的房间。”

    “三楼我和......你爸爸住在那里,还有一间书房,一间杂物间。”

    “房间里都有独卫和阳台。”

    越牙又鞠了一躬:“谢谢阿姨,不用帮忙,我自己就可以收拾东西。”

    她接过钥匙送别陈莹犹豫的背影后关上门,环顾房间一圈,才开始闷头收拾行李。

    半晌后,房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越牙过去开门。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