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龙至尊
  • 战龙至尊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诡夜
  • 更新:2023-08-07 20:39: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陈天承不由疑惑。听李爷爷说,大姐费尽心思找了自己很多年,说明她一直都挂念着自己。可态度却又有些冷漠!难不成,其中有什么隐......

《战龙至尊》精彩片段

轰!

一道剑光从天而落,大地龟裂,以一条深壑,分出南北之界。

陈天承落在山巅,收剑而立:“今日起,北境平定!本帅已一剑定国界,异国者胆敢踏入半步,杀无赦!”

“是!”脚下百万雄师齐声应喝,声音响彻云霄。

陈天承微微点头:“此次大战,本帅有伤在身,需暂退疗养!北境,就交给你们了!”

“什么?北王,你要离开?”

“北王,北境不能没有你啊!”

“你是我们的信仰......”有人急忙说道。

“天锤,雷暴,云裳,有你们三大武王,八部天龙和九十九铁旅在,本帅放心交予你们!更何况,此次本帅与封神榜三大异国高手交手,已将他们重创,短期内不敢来犯!无需过多担忧!”陈天承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照片,冷酷的面孔上,多出了一抹笑意。

照片上,九女一男。

其中男的,正是他自己。

而另外九个,则是他从小相依为命的姐姐们!

自从五岁那年分离后,便再也没见!

如今功成身退,他一定要去和姐姐们团聚!

“北王,北境刚刚平定,你是头等功臣,上面还等着给你办庆功宴呢!”

“据说上面打算给北王封号头等,普天之下,唯尔一人!”

“北王,还是考虑考虑吧......”

“本帅去意已决,无需多言!你们守好北境便是!”陈天承大手一挥,身形远去。

“恭送北王!”

“恭送北王!”

......

一日后。

安长市。

陈天承一身休闲着装,走出了国际机场。

看着眼前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陈天承不由心中感慨。

一别十八年,变化巨大。

也不知道姐姐们现在怎么样?都在做什么?

还有李爷爷,是不是还在开着他的废品回收站。

陈天承和九个姐姐,自小就是孤儿。

被好心的李爷爷收留,靠着收废品把他们养大。

不料在陈天承五岁那年,废品站遭遇了一场抢劫。

虽然巡捕房及时赶到,但他却被劫匪给掳走。

幸运的是,半途中被一个怪老头救下。

怪老头说他根骨清奇,是块好料子,要收他为徒,把他带到了深山里,习医练武。

学有所成之后,便把他送入了战场!

历经五年枪林弹雨,生死徘徊。

陈天承从一个小小的新兵蛋子,迅速崛起,立下战功赫赫,成为了无数人的信仰!

称之为北王!

号令一出,百万雄师莫敢不从!

但这些荣耀和成就,对陈天承来说都不值一提。

他最想做的,就是和姐姐们团聚!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姐姐们,李爷爷,马上就要见面了,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认出我......”

老李废品回收站。

以一栋二层小楼为中心,用塑料棚围成了一个院子,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回收品,门口的红漆大字斑驳浓烈,一点都没变!

陈天承心中一热,快步走了进去。

入眼就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正卖力的垒着一摞摞纸壳板。

“啊!”

忽然他脚下一歪,整个人朝后栽倒,成堆的纸壳板摇摇欲坠。

一旦压下来,非死即伤!

“小心!”

陈天承一个箭步上前,一手搀住老爷爷,一手撑起了纸壳板。

“呼......”老爷爷气喘吁吁,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小伙子,真是谢谢你啊!刚才要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怕是要埋下面了!”

“您,认不出我了吗?”陈天承问道。

老爷爷死死的盯着他:“你是......”

轰!

就在这时候,一阵马达轰鸣声,伴随着一辆皮卡车,蛮狠的冲了进来。

直到差点撞到老爷爷,才堪堪停住。

“老东西,还没死呢!我以为你咽了气,准备过来给你收尸呢!”

一个纹满了纹身的光头男子,从车上跳了下来,满嘴戏虐和挑衅。

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凶神恶煞的混混。

“混账,没看见有人,是想蓄意谋杀吗?”陈天承见状,心头怒火涌起,一声冷喝。

光头男子一愣,接着骂道:“你他妈谁啊?有你什么事儿?识趣的就麻溜滚蛋!”

陈天承神色愈发冰冷。

竟有人敢如此欺负李爷爷!

该死!

正要发难,老爷爷却黄忙阻拦,“小兄弟,这帮人不好惹,别给自己添麻烦,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说完,转头冲光头男子道:“怎么又是你们?你们这次又想干什么?”

“李老头,我可是专程给你送钱来了,别狗咬吕洞宾啊!”光头男子点了根烟,冲李爷爷脸上喷了一口,旋即扔出了一份合同,“这是咱们薛总刚拟的合同,把价格添到了五百万!你该知足了,赶紧把字签了吧!”

“又是合同,我说了,不管多少钱,我都不会让你们拆了废品站!”李爷爷闻言,情绪激动道,“这是我的家,也是我孩子的家!我要在这里守着他,不然他要是回来了,会找不到家!给我滚,赶紧给我滚!”

旁边的陈天承听的浑身一震。

李爷爷口中的那个孩子,可不就是他吗?

原来,李爷爷没忘记他,一直都在等着他回家!

所以不管别人出多少钱,他都不同意卖掉废品站。

“嘿,老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忍你很久了!给你钱你不要,非得跟我们薛总抬杠!”光头男子立即露出了真面目,大声叫骂道,“告诉你,这废品站,不管你同不同意,今天非拆不可!”

“来啊!通知外面的弟兄,动手!”

轰隆隆!

外面早已守候的挖掘机当即开动,伸出长长的机械臂,将挖斗扣向了围墙,准备全部推到!

“混蛋!住手,你们这些混蛋,不许拆我的家!”李爷爷顿时急红了眼,作势就要冲上去阻止。

却被光头男子等人结结实实的拦住:“老东西,再不老实,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畜生!你们简直就是一帮畜生,为什么要拆我的家,为什么......”李爷爷孤身一人,哪里斗的过他们,气的直发抖,几乎都要哭出来。

“李爷爷莫急,看我来!”

    第1章

    轰!

    一道剑光从天而落,大地龟裂,以一条深壑,分出南北之界。

    陈天承落在山巅,收剑而立:“今日起,北境平定!本帅已一剑定国界,异国者胆敢踏入半步,杀无赦!”

    “是!”脚下百万雄师齐声应喝,声音响彻云霄。

    陈天承微微点头:“此次大战,本帅有伤在身,需暂退疗养!北境,就交给你们了!”

    “什么?北王,你要离开?”

    “北王,北境不能没有你啊!”

    “你是我们的信仰......”有人急忙说道。

    “天锤,雷暴,云裳,有你们三大武王,八部天龙和九十九铁旅在,本帅放心交予你们!更何况,此次本帅与封神榜三大异国高手交手,已将他们重创,短期内不敢来犯!无需过多担忧!”陈天承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照片,冷酷的面孔上,多出了一抹笑意。

    照片上,九女一男。

    其中男的,正是他自己。

    而另外九个,则是他从小相依为命的姐姐们!

    自从五岁那年分离后,便再也没见!

    如今功成身退,他一定要去和姐姐们团聚!

    “北王,北境刚刚平定,你是头等功臣,上面还等着给你办庆功宴呢!”

    “据说上面打算给北王封号头等,普天之下,唯尔一人!”

    “北王,还是考虑考虑吧......”

    “本帅去意已决,无需多言!你们守好北境便是!”陈天承大手一挥,身形远去。

    “恭送北王!”

    “恭送北王!”

    ......

    一日后。

    安长市。

    陈天承一身休闲着装,走出了国际机场。

    看着眼前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陈天承不由心中感慨。

    一别十八年,变化巨大。

    也不知道姐姐们现在怎么样?都在做什么?

    还有李爷爷,是不是还在开着他的废品回收站。

    陈天承和九个姐姐,自小就是孤儿。

    被好心的李爷爷收留,靠着收废品把他们养大。

    不料在陈天承五岁那年,废品站遭遇了一场抢劫。

    虽然巡捕房及时赶到,但他却被劫匪给掳走。

    幸运的是,半途中被一个怪老头救下。

    怪老头说他根骨清奇,是块好料子,要收他为徒,把他带到了深山里,习医练武。

    学有所成之后,便把他送入了战场!

    历经五年枪林弹雨,生死徘徊。

    陈天承从一个小小的新兵蛋子,迅速崛起,立下战功赫赫,成为了无数人的信仰!

    称之为北王!

    号令一出,百万雄师莫敢不从!

    但这些荣耀和成就,对陈天承来说都不值一提。

    他最想做的,就是和姐姐们团聚!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姐姐们,李爷爷,马上就要见面了,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认出我......”

    老李废品回收站。

    以一栋二层小楼为中心,用塑料棚围成了一个院子,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回收品,门口的红漆大字斑驳浓烈,一点都没变!

    陈天承心中一热,快步走了进去。

    入眼就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正卖力的垒着一摞摞纸壳板。

    “啊!”

    忽然他脚下一歪,整个人朝后栽倒,成堆的纸壳板摇摇欲坠。

    一旦压下来,非死即伤!

    “小心!”

    陈天承一个箭步上前,一手搀住老爷爷,一手撑起了纸壳板。

    “呼......”老爷爷气喘吁吁,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小伙子,真是谢谢你啊!刚才要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怕是要埋下面了!”

    “您,认不出我了吗?”陈天承问道。

    老爷爷死死的盯着他:“你是......”

    轰!

    就在这时候,一阵马达轰鸣声,伴随着一辆皮卡车,蛮狠的冲了进来。

    直到差点撞到老爷爷,才堪堪停住。

    “老东西,还没死呢!我以为你咽了气,准备过来给你收尸呢!”

    一个纹满了纹身的光头男子,从车上跳了下来,满嘴戏虐和挑衅。

    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凶神恶煞的混混。

    “混账,没看见有人,是想蓄意谋杀吗?”陈天承见状,心头怒火涌起,一声冷喝。

    光头男子一愣,接着骂道:“你他妈谁啊?有你什么事儿?识趣的就麻溜滚蛋!”

    陈天承神色愈发冰冷。

    竟有人敢如此欺负李爷爷!

    该死!

    正要发难,老爷爷却黄忙阻拦,“小兄弟,这帮人不好惹,别给自己添麻烦,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说完,转头冲光头男子道:“怎么又是你们?你们这次又想干什么?”

    “李老头,我可是专程给你送钱来了,别狗咬吕洞宾啊!”光头男子点了根烟,冲李爷爷脸上喷了一口,旋即扔出了一份合同,“这是咱们薛总刚拟的合同,把价格添到了五百万!你该知足了,赶紧把字签了吧!”

    “又是合同,我说了,不管多少钱,我都不会让你们拆了废品站!”李爷爷闻言,情绪激动道,“这是我的家,也是我孩子的家!我要在这里守着他,不然他要是回来了,会找不到家!给我滚,赶紧给我滚!”

    旁边的陈天承听的浑身一震。

    李爷爷口中的那个孩子,可不就是他吗?

    原来,李爷爷没忘记他,一直都在等着他回家!

    所以不管别人出多少钱,他都不同意卖掉废品站。

    “嘿,老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忍你很久了!给你钱你不要,非得跟我们薛总抬杠!”光头男子立即露出了真面目,大声叫骂道,“告诉你,这废品站,不管你同不同意,今天非拆不可!”

    “来啊!通知外面的弟兄,动手!”

    轰隆隆!

    外面早已守候的挖掘机当即开动,伸出长长的机械臂,将挖斗扣向了围墙,准备全部推到!

    “混蛋!住手,你们这些混蛋,不许拆我的家!”李爷爷顿时急红了眼,作势就要冲上去阻止。

    却被光头男子等人结结实实的拦住:“老东西,再不老实,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畜生!你们简直就是一帮畜生,为什么要拆我的家,为什么......”李爷爷孤身一人,哪里斗的过他们,气的直发抖,几乎都要哭出来。

    “李爷爷莫急,看我来!”

    第1章

    轰!

    一道剑光从天而落,大地龟裂,以一条深壑,分出南北之界。

    陈天承落在山巅,收剑而立:“今日起,北境平定!本帅已一剑定国界,异国者胆敢踏入半步,杀无赦!”

    “是!”脚下百万雄师齐声应喝,声音响彻云霄。

    陈天承微微点头:“此次大战,本帅有伤在身,需暂退疗养!北境,就交给你们了!”

    “什么?北王,你要离开?”

    “北王,北境不能没有你啊!”

    “你是我们的信仰......”有人急忙说道。

    “天锤,雷暴,云裳,有你们三大武王,八部天龙和九十九铁旅在,本帅放心交予你们!更何况,此次本帅与封神榜三大异国高手交手,已将他们重创,短期内不敢来犯!无需过多担忧!”陈天承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照片,冷酷的面孔上,多出了一抹笑意。

    照片上,九女一男。

    其中男的,正是他自己。

    而另外九个,则是他从小相依为命的姐姐们!

    自从五岁那年分离后,便再也没见!

    如今功成身退,他一定要去和姐姐们团聚!

    “北王,北境刚刚平定,你是头等功臣,上面还等着给你办庆功宴呢!”

    “据说上面打算给北王封号头等,普天之下,唯尔一人!”

    “北王,还是考虑考虑吧......”

    “本帅去意已决,无需多言!你们守好北境便是!”陈天承大手一挥,身形远去。

    “恭送北王!”

    “恭送北王!”

    ......

    一日后。

    安长市。

    陈天承一身休闲着装,走出了国际机场。

    看着眼前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陈天承不由心中感慨。

    一别十八年,变化巨大。

    也不知道姐姐们现在怎么样?都在做什么?

    还有李爷爷,是不是还在开着他的废品回收站。

    陈天承和九个姐姐,自小就是孤儿。

    被好心的李爷爷收留,靠着收废品把他们养大。

    不料在陈天承五岁那年,废品站遭遇了一场抢劫。

    虽然巡捕房及时赶到,但他却被劫匪给掳走。

    幸运的是,半途中被一个怪老头救下。

    怪老头说他根骨清奇,是块好料子,要收他为徒,把他带到了深山里,习医练武。

    学有所成之后,便把他送入了战场!

    历经五年枪林弹雨,生死徘徊。

    陈天承从一个小小的新兵蛋子,迅速崛起,立下战功赫赫,成为了无数人的信仰!

    称之为北王!

    号令一出,百万雄师莫敢不从!

    但这些荣耀和成就,对陈天承来说都不值一提。

    他最想做的,就是和姐姐们团聚!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姐姐们,李爷爷,马上就要见面了,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认出我......”

    老李废品回收站。

    以一栋二层小楼为中心,用塑料棚围成了一个院子,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回收品,门口的红漆大字斑驳浓烈,一点都没变!

    陈天承心中一热,快步走了进去。

    入眼就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正卖力的垒着一摞摞纸壳板。

    “啊!”

    忽然他脚下一歪,整个人朝后栽倒,成堆的纸壳板摇摇欲坠。

    一旦压下来,非死即伤!

    “小心!”

    陈天承一个箭步上前,一手搀住老爷爷,一手撑起了纸壳板。

    “呼......”老爷爷气喘吁吁,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小伙子,真是谢谢你啊!刚才要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怕是要埋下面了!”

    “您,认不出我了吗?”陈天承问道。

    老爷爷死死的盯着他:“你是......”

    轰!

    就在这时候,一阵马达轰鸣声,伴随着一辆皮卡车,蛮狠的冲了进来。

    直到差点撞到老爷爷,才堪堪停住。

    “老东西,还没死呢!我以为你咽了气,准备过来给你收尸呢!”

    一个纹满了纹身的光头男子,从车上跳了下来,满嘴戏虐和挑衅。

    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凶神恶煞的混混。

    “混账,没看见有人,是想蓄意谋杀吗?”陈天承见状,心头怒火涌起,一声冷喝。

    光头男子一愣,接着骂道:“你他妈谁啊?有你什么事儿?识趣的就麻溜滚蛋!”

    陈天承神色愈发冰冷。

    竟有人敢如此欺负李爷爷!

    该死!

    正要发难,老爷爷却黄忙阻拦,“小兄弟,这帮人不好惹,别给自己添麻烦,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说完,转头冲光头男子道:“怎么又是你们?你们这次又想干什么?”

    “李老头,我可是专程给你送钱来了,别狗咬吕洞宾啊!”光头男子点了根烟,冲李爷爷脸上喷了一口,旋即扔出了一份合同,“这是咱们薛总刚拟的合同,把价格添到了五百万!你该知足了,赶紧把字签了吧!”

    “又是合同,我说了,不管多少钱,我都不会让你们拆了废品站!”李爷爷闻言,情绪激动道,“这是我的家,也是我孩子的家!我要在这里守着他,不然他要是回来了,会找不到家!给我滚,赶紧给我滚!”

    旁边的陈天承听的浑身一震。

    李爷爷口中的那个孩子,可不就是他吗?

    原来,李爷爷没忘记他,一直都在等着他回家!

    所以不管别人出多少钱,他都不同意卖掉废品站。

    “嘿,老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忍你很久了!给你钱你不要,非得跟我们薛总抬杠!”光头男子立即露出了真面目,大声叫骂道,“告诉你,这废品站,不管你同不同意,今天非拆不可!”

    “来啊!通知外面的弟兄,动手!”

    轰隆隆!

    外面早已守候的挖掘机当即开动,伸出长长的机械臂,将挖斗扣向了围墙,准备全部推到!

    “混蛋!住手,你们这些混蛋,不许拆我的家!”李爷爷顿时急红了眼,作势就要冲上去阻止。

    却被光头男子等人结结实实的拦住:“老东西,再不老实,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畜生!你们简直就是一帮畜生,为什么要拆我的家,为什么......”李爷爷孤身一人,哪里斗的过他们,气的直发抖,几乎都要哭出来。

    “李爷爷莫急,看我来!”

:    一道身影手持铁棍,如大鸟般纵身跃到了院墙上,一棍砸下。

    砰!

    咔嚓!

    白烟夹带着火花!

    挖掘机的油箱瞬间爆裂,失去了动力!

    “卧槽!”

    如此暴力的一幕,只把光头男子等人全都看呆了。

    这特么也太猛了吧!

    一棍子就把挖掘机给废了!

    陈天承飞身站在了李爷爷跟前,冷冷的看着他们:“我在,谁,都休想动这里的一砖一瓦!”

    “你......”凌人的气势,一时间把光头男子给震住了,“小子,怎么又是你!知不知道我们是给薛总办事的,跟我们作对,你就是跟他作对!”

    “那又如何?”陈天承反问。

    “我怕你是不知道薛总是谁吧!”光头男子面露狠色,“告诉你,这废品站,今天拆也得拆,不拆也得拆!”

    啪!

    话刚落音,一个大嘴巴子就结结实实的落在了他脸上。

    “你,你敢打我!?”光头男子瞪大了眼睛。

    “这巴掌,我打你不懂尊老爱幼!”

    啪!

    陈天承又是一巴掌落下:“这巴掌,我打你恃强凌弱!”

    啪!

    “这巴掌,我打你口出狂言!”

    “啊啊啊!”

    足足三巴掌,打的光头男子惨叫连连,满嘴都是血,差点没晕过去。

    “光哥!”

    几个小弟又惊又怒,蠢蠢欲动。

    “不想死,滚!”陈天承眼神如刀。

    这里若是战场,他们早已血溅三尺,横尸当场!

    “你......你给我等着!”光头男子吃了大亏,不敢逗留,领着人夺路而逃。

    “李爷爷,你没事吧?”陈天承重新露出了笑脸。

    “我没事!”李爷爷却是担忧不已,“小兄弟,你太冲动了,他们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回头肯定有大麻烦!你快走,离开这里!”

    “李爷爷,我不走,这里是我家!”陈天承摇了摇头。

    “不行,会连累你的......不是,你说什么?”李爷爷蓦地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盯着他,“你说,这是你家?难道,你,你是天承,小天承?!”

    “是我,李爷爷,我回来了!”

    “天呐,难怪我看你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眼熟,没想到真的是你!”李爷爷激动的无以复加,老泪纵横,“孩子,十八年了,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以为你......”

    “李爷爷,我好着呢!倒是您,怎么会招惹上了麻烦呢?”陈天承关切的问道。

    “哎,咱们废品站的地被正府规划,卖给了房地产商,要拆了建商品房!”李爷爷提到这个就叹气道,“我在这收了一辈子废品,废品站就是我安身立命的家,也是你们的家,不管给多少钱,我都不同意拆!那个时代地产的老总薛长河,就千方百计的刁难我,这次更是要强拆!要不是天承你回来,恐怕废品站就没了!”

    “好一个时代地产,好一个薛长河,这笔帐,我定要跟他们清算!”陈天承听的怒火中烧,“李爷爷,既然我回来了,绝不会让他们把我们的家拆了!”

    “他们是资本家,我们斗不过的......”李爷爷苦笑的摇摇头,“算了,不说这些了,今天是你回来的好日子,不能整不开心的,快跟我进屋,我打电话通知你那几个姐姐们,要是知道你,肯定会十分高兴的!”

    提到姐姐们,陈天承也是心中一热:“姐姐们现在在哪里,都在做什么?”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你那几个姐姐们都出息了,优秀的很,在她们的行业里,都是拔尖的存在呢!”李爷爷乐呵道,“尤其是你大姐,现在可是......”

    轰轰!

    就在这时,一辆白色的宝马呼啸而来,急匆匆的停在了门口。

    “嘿,说曹操曹操就到,你大姐来啦!”李爷爷连忙出去迎接。

    陈天承抬眼看去,就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从车上下来。

    她穿着一套笔挺的职业装,曲线淋漓。

    踩着高跟鞋的大长腿,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

    那张无瑕的面孔,优雅精致,美的不可方物!

    偏偏还带着一股冷艳!

    恍若高高在上的女王!

    陈天承暗叹,真是女大十八变,没想到大姐梵星月变的这么漂亮!

    差点就没认出来!

    “大丫头,回来啦!”

    “李爷爷!”梵星月冷艳的气质,一下就多了几分关切和柔和,“李爷爷,您没事吧?我听说时代地产的人想暴力强拆,就第一时间赶过来了!”

    “这个时代地产,实在是太过分!我一定要找他们薛总好好聊聊!”

    “也都怪我,总是忙着工作,疏忽了李爷爷的安危......”

    “没事,我没事,大丫头你不用紧张!”李爷爷一把拉过陈天承,“多亏这个小伙子在,帮我赶走了强拆的!你看看,认的出不?”

    梵星月瞥向了陈天承,先是目光一抖,接着疑惑道:“这是......”

    “大丫头,你真认不出来吗?他是你们的小弟,小天承呀!”李爷爷激动道,“他回来了,你们姐弟终于可以团聚了!”

    “天承?你是小天承?”梵星月盯着陈天承。

    “大姐,好久不见!”陈天承咧咧嘴。

    “哎呀,真的是我们的弟弟天承!”梵星月露出高兴的面容。

    但陈天承分明察觉到,大姐态度中带着的冷漠。

    虽然她表现的开心,可实际上,只是在应付。

    看来时间会冲淡一切,包括感情!

    哪怕曾经一起长大,一起发誓,要一辈子在一起!

    可都敌不过分离!

    陈天承心里苦笑,若是这样的话,这次看望完李爷爷和几个姐姐后,还是重返战场吧!

    “大丫头,这下你开心了吧!费尽心思找了这么多年,结果踏破铁鞋无觅处,哈哈!”李爷爷由衷道,“我这就去买菜,把其他丫头都叫上,咱们一起吃个团圆饭!”

    “李爷爷,不用忙活了,我们去外面吃就行!”

    “外面的饭菜哪有自己做的干净?就在家里吃!”李爷爷坚持道。

    “那好吧!”梵星月迟疑的点了点头,“李爷爷,我和天承有事要说,待会儿再回来!”

    “去吧去吧,你们姐弟,是该好好聊聊!”

    “天承,跟我走吧!”梵星月转身上了车。

:    一道身影手持铁棍,如大鸟般纵身跃到了院墙上,一棍砸下。

    砰!

    咔嚓!

    白烟夹带着火花!

    挖掘机的油箱瞬间爆裂,失去了动力!

    “卧槽!”

    如此暴力的一幕,只把光头男子等人全都看呆了。

    这特么也太猛了吧!

    一棍子就把挖掘机给废了!

    陈天承飞身站在了李爷爷跟前,冷冷的看着他们:“我在,谁,都休想动这里的一砖一瓦!”

    “你......”凌人的气势,一时间把光头男子给震住了,“小子,怎么又是你!知不知道我们是给薛总办事的,跟我们作对,你就是跟他作对!”

    “那又如何?”陈天承反问。

    “我怕你是不知道薛总是谁吧!”光头男子面露狠色,“告诉你,这废品站,今天拆也得拆,不拆也得拆!”

    啪!

    话刚落音,一个大嘴巴子就结结实实的落在了他脸上。

    “你,你敢打我!?”光头男子瞪大了眼睛。

    “这巴掌,我打你不懂尊老爱幼!”

    啪!

    陈天承又是一巴掌落下:“这巴掌,我打你恃强凌弱!”

    啪!

    “这巴掌,我打你口出狂言!”

    “啊啊啊!”

    足足三巴掌,打的光头男子惨叫连连,满嘴都是血,差点没晕过去。

    “光哥!”

    几个小弟又惊又怒,蠢蠢欲动。

    “不想死,滚!”陈天承眼神如刀。

    这里若是战场,他们早已血溅三尺,横尸当场!

    “你......你给我等着!”光头男子吃了大亏,不敢逗留,领着人夺路而逃。

    “李爷爷,你没事吧?”陈天承重新露出了笑脸。

    “我没事!”李爷爷却是担忧不已,“小兄弟,你太冲动了,他们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回头肯定有大麻烦!你快走,离开这里!”

    “李爷爷,我不走,这里是我家!”陈天承摇了摇头。

    “不行,会连累你的......不是,你说什么?”李爷爷蓦地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盯着他,“你说,这是你家?难道,你,你是天承,小天承?!”

    “是我,李爷爷,我回来了!”

    “天呐,难怪我看你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眼熟,没想到真的是你!”李爷爷激动的无以复加,老泪纵横,“孩子,十八年了,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以为你......”

    “李爷爷,我好着呢!倒是您,怎么会招惹上了麻烦呢?”陈天承关切的问道。

    “哎,咱们废品站的地被正府规划,卖给了房地产商,要拆了建商品房!”李爷爷提到这个就叹气道,“我在这收了一辈子废品,废品站就是我安身立命的家,也是你们的家,不管给多少钱,我都不同意拆!那个时代地产的老总薛长河,就千方百计的刁难我,这次更是要强拆!要不是天承你回来,恐怕废品站就没了!”

    “好一个时代地产,好一个薛长河,这笔帐,我定要跟他们清算!”陈天承听的怒火中烧,“李爷爷,既然我回来了,绝不会让他们把我们的家拆了!”

    “他们是资本家,我们斗不过的......”李爷爷苦笑的摇摇头,“算了,不说这些了,今天是你回来的好日子,不能整不开心的,快跟我进屋,我打电话通知你那几个姐姐们,要是知道你,肯定会十分高兴的!”

    提到姐姐们,陈天承也是心中一热:“姐姐们现在在哪里,都在做什么?”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你那几个姐姐们都出息了,优秀的很,在她们的行业里,都是拔尖的存在呢!”李爷爷乐呵道,“尤其是你大姐,现在可是......”

    轰轰!

    就在这时,一辆白色的宝马呼啸而来,急匆匆的停在了门口。

    “嘿,说曹操曹操就到,你大姐来啦!”李爷爷连忙出去迎接。

    陈天承抬眼看去,就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从车上下来。

    她穿着一套笔挺的职业装,曲线淋漓。

    踩着高跟鞋的大长腿,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

    那张无瑕的面孔,优雅精致,美的不可方物!

    偏偏还带着一股冷艳!

    恍若高高在上的女王!

    陈天承暗叹,真是女大十八变,没想到大姐梵星月变的这么漂亮!

    差点就没认出来!

    “大丫头,回来啦!”

    “李爷爷!”梵星月冷艳的气质,一下就多了几分关切和柔和,“李爷爷,您没事吧?我听说时代地产的人想暴力强拆,就第一时间赶过来了!”

    “这个时代地产,实在是太过分!我一定要找他们薛总好好聊聊!”

    “也都怪我,总是忙着工作,疏忽了李爷爷的安危......”

    “没事,我没事,大丫头你不用紧张!”李爷爷一把拉过陈天承,“多亏这个小伙子在,帮我赶走了强拆的!你看看,认的出不?”

    梵星月瞥向了陈天承,先是目光一抖,接着疑惑道:“这是......”

    “大丫头,你真认不出来吗?他是你们的小弟,小天承呀!”李爷爷激动道,“他回来了,你们姐弟终于可以团聚了!”

    “天承?你是小天承?”梵星月盯着陈天承。

    “大姐,好久不见!”陈天承咧咧嘴。

    “哎呀,真的是我们的弟弟天承!”梵星月露出高兴的面容。

    但陈天承分明察觉到,大姐态度中带着的冷漠。

    虽然她表现的开心,可实际上,只是在应付。

    看来时间会冲淡一切,包括感情!

    哪怕曾经一起长大,一起发誓,要一辈子在一起!

    可都敌不过分离!

    陈天承心里苦笑,若是这样的话,这次看望完李爷爷和几个姐姐后,还是重返战场吧!

    “大丫头,这下你开心了吧!费尽心思找了这么多年,结果踏破铁鞋无觅处,哈哈!”李爷爷由衷道,“我这就去买菜,把其他丫头都叫上,咱们一起吃个团圆饭!”

    “李爷爷,不用忙活了,我们去外面吃就行!”

    “外面的饭菜哪有自己做的干净?就在家里吃!”李爷爷坚持道。

    “那好吧!”梵星月迟疑的点了点头,“李爷爷,我和天承有事要说,待会儿再回来!”

    “去吧去吧,你们姐弟,是该好好聊聊!”

    “天承,跟我走吧!”梵星月转身上了车。

:    陈天承不由疑惑。

    听李爷爷说,大姐费尽心思找了自己很多年,说明她一直都挂念着自己。

    可态度却又有些冷漠!

    难不成,其中有什么隐情?

    陈天承跟着坐上了副驾驶,梵星月一脚油门,就驶离了废品站。

    “大姐,我们去哪儿?”

    吱呀!

    梵星月忽然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冷冷的说道:“开个价吧!”

    “开价?”陈天承丈二摸不着头脑。

    “你冒充我弟弟,不就是想要钱吗?”梵星月哼了一声,“我是不希望李爷爷伤心,才没有当面揭穿你!现在这里没有其他人,就不用装了!要多少钱直接说,拿完滚蛋!”

    陈天承一愣,这才明白过来!

    怪不得大姐这么不对劲!

    感情是把他当成冒牌货了!

    “大姐,那你觉得,我值多少呢?”陈天承似笑非笑起来。

    “你……”梵星月脸上涌起怒意,“小子,你最好不要太过分!若不是为了李爷爷,我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你牢底坐穿!”

    “啧啧,大姐就是大姐,霸气啊!”

    “少给我套近乎,我的弟弟只有陈天承一个,但永远不可能是你!”梵星月愈发恼火,“给你三秒,再磨蹭,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好吧,大姐,你且看!”陈天承无奈的耸了耸肩,开始解皮带。

    “你,你要干什么?”梵星月又惊又怒,“我警告你,光天化日,你敢乱来,我一定让你死无全尸!你……”

    当她看见陈天承裤子都扒了,吓得连忙用手挡住:“混蛋,给我穿起来!”

    “大姐,别害羞,你看嘛!”陈天承笑道,“你看了就知道,我就是陈天承,就是你弟弟!”

    “我才不看,肮脏!”梵星月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没忍住,偷偷瞄了一眼。

    只是一眼,便让她浑身一颤。

    她死死的盯着陈天承的双腿,凑到跟前:“小青龙,是小青龙!这个世上,只有小天承的身上才有这个独有的胎记,而且,只有我们几姐妹知道!”

    “是天承,你真的是我弟弟小天承!”

    这下,陈天承反而不淡定了!

    “咳咳,大姐,你不是嫌脏么?”陈天承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讨厌,这不刚才没认出你么?”梵星月娇嗔的白了一眼。

    不过在看到陈天承的脸色后,反而大胆了起来:“哟,跟大姐还不好意思了,你身上我哪里没看过!”

    “这都是小时候的事了!”陈天承连忙借机,把裤子穿了起来。

    “小时候怎么了?我们一起发过誓,要永远在一起,一直到老!你倒好,一走就是十八年!知不知道我们找你找的有多苦!”梵星月再没了先前的高冷,像是小女孩般幽怨,“混蛋,你个混蛋,还知道回来!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呢!呜呜呜呜!”

    “大姐,当初还小,我遇到绑匪绑架,也没办法!”陈天承哭笑不得,“幸好半路上被人救下,然后就入伍当兵去了,现在刚退役回来!”

    “原来是这样!”梵星月点点头,“总之,你安全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要是她们几个知道了,估计比我还夸张!”

    “大姐,其他几个姐姐呢?还跟你在一起吗?”陈天承问道。

    “她们可都是大忙人,一个个都满世界跑!也就你八姐跟我住一起!”梵星月摇摇头。

    从她口中,陈天承得知,自己的这几个姐姐,都大有所为。

    大姐是企业家,白手起家,凭借过人的手段,创建了天下集团。短短五年的时间,就崛起成为了当地的龙头企业,市值高达数百亿。她本人更是被成为商业传奇和第一美女总裁。

    二姐是享誉全球的神医,经常在外给人治病。

    三姐是华夏歌后,全球粉丝无数。

    四姐因为拥有海外皇室血脉,成了皇室公主,忙于整顿打理。

    五姐和六姐,一个是生物学大拿,一个是心理学大拿。都被国府赋予最高级别的头衔,基本上都埋头在某个实验室里搞研究。

    七姐是武道高手,常年在外游历,神龙见首不见尾。

    九姐是考古专业,被誉为顶尖天才,同样行踪不定。

    至于和大姐住在一起的八姐,是当地的一名巡捕,短短的三年,就成为了最优秀的队长。

    陈天承暗叹,这九个姐姐,当真是个个优秀。

    随便一个,都称得上是顶尖精英!

    看来怪老头没骗他!

    当初他被怪老头带上山以后,他就希望怪老头能关照一下他的九姐姐姐。

    没想到全都培养成才了!

    不枉他喊了这么多年师傅!

    “哎,大姐,你们现在一个个的都混的这么好,我都跟不上你们的步伐了!”陈天承故作叹息道。

    “傻弟弟,瞎说什么呢!”梵星月白了一眼,旋即调戏道,“以姐姐们的能力,养你还不是随随便便!”

    “那我不是成小白脸了!”陈天承哭笑不得

    “什么小白脸,作为姐姐,养你不是应该的嘛?”梵星月没好气道,“走,先跟我回家看看,晚点我打电话你二姐,一起到李爷爷那吃团圆饭!”

    嗡嗡嗡!

    话刚落音,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她不由皱了皱柳眉,按下了接听键:“薛总,我正想找你谈谈呢……好,那就一会儿见!”

    “天承,我需要去和时代地产的薛长河谈一谈,不如我先送你回家!”

    “大姐,不用麻烦!我跟你一起去吧!”陈天承心中冷哼。

    时代地产薛长河!

    敢强拆李爷爷的废品站,正要找他算账呢!

    “好,那我们就一起去!”梵星月点点头,重新驱动车子。

    一个小时候,停在了一家私人会所门口。

:    陈天承不由疑惑。

    听李爷爷说,大姐费尽心思找了自己很多年,说明她一直都挂念着自己。

    可态度却又有些冷漠!

    难不成,其中有什么隐情?

    陈天承跟着坐上了副驾驶,梵星月一脚油门,就驶离了废品站。

    “大姐,我们去哪儿?”

    吱呀!

    梵星月忽然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冷冷的说道:“开个价吧!”

    “开价?”陈天承丈二摸不着头脑。

    “你冒充我弟弟,不就是想要钱吗?”梵星月哼了一声,“我是不希望李爷爷伤心,才没有当面揭穿你!现在这里没有其他人,就不用装了!要多少钱直接说,拿完滚蛋!”

    陈天承一愣,这才明白过来!

    怪不得大姐这么不对劲!

    感情是把他当成冒牌货了!

    “大姐,那你觉得,我值多少呢?”陈天承似笑非笑起来。

    “你……”梵星月脸上涌起怒意,“小子,你最好不要太过分!若不是为了李爷爷,我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你牢底坐穿!”

    “啧啧,大姐就是大姐,霸气啊!”

    “少给我套近乎,我的弟弟只有陈天承一个,但永远不可能是你!”梵星月愈发恼火,“给你三秒,再磨蹭,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好吧,大姐,你且看!”陈天承无奈的耸了耸肩,开始解皮带。

    “你,你要干什么?”梵星月又惊又怒,“我警告你,光天化日,你敢乱来,我一定让你死无全尸!你……”

    当她看见陈天承裤子都扒了,吓得连忙用手挡住:“混蛋,给我穿起来!”

    “大姐,别害羞,你看嘛!”陈天承笑道,“你看了就知道,我就是陈天承,就是你弟弟!”

    “我才不看,肮脏!”梵星月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没忍住,偷偷瞄了一眼。

    只是一眼,便让她浑身一颤。

    她死死的盯着陈天承的双腿,凑到跟前:“小青龙,是小青龙!这个世上,只有小天承的身上才有这个独有的胎记,而且,只有我们几姐妹知道!”

    “是天承,你真的是我弟弟小天承!”

    这下,陈天承反而不淡定了!

    “咳咳,大姐,你不是嫌脏么?”陈天承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讨厌,这不刚才没认出你么?”梵星月娇嗔的白了一眼。

    不过在看到陈天承的脸色后,反而大胆了起来:“哟,跟大姐还不好意思了,你身上我哪里没看过!”

    “这都是小时候的事了!”陈天承连忙借机,把裤子穿了起来。

    “小时候怎么了?我们一起发过誓,要永远在一起,一直到老!你倒好,一走就是十八年!知不知道我们找你找的有多苦!”梵星月再没了先前的高冷,像是小女孩般幽怨,“混蛋,你个混蛋,还知道回来!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呢!呜呜呜呜!”

    “大姐,当初还小,我遇到绑匪绑架,也没办法!”陈天承哭笑不得,“幸好半路上被人救下,然后就入伍当兵去了,现在刚退役回来!”

    “原来是这样!”梵星月点点头,“总之,你安全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要是她们几个知道了,估计比我还夸张!”

    “大姐,其他几个姐姐呢?还跟你在一起吗?”陈天承问道。

    “她们可都是大忙人,一个个都满世界跑!也就你八姐跟我住一起!”梵星月摇摇头。

    从她口中,陈天承得知,自己的这几个姐姐,都大有所为。

    大姐是企业家,白手起家,凭借过人的手段,创建了天下集团。短短五年的时间,就崛起成为了当地的龙头企业,市值高达数百亿。她本人更是被成为商业传奇和第一美女总裁。

    二姐是享誉全球的神医,经常在外给人治病。

    三姐是华夏歌后,全球粉丝无数。

    四姐因为拥有海外皇室血脉,成了皇室公主,忙于整顿打理。

    五姐和六姐,一个是生物学大拿,一个是心理学大拿。都被国府赋予最高级别的头衔,基本上都埋头在某个实验室里搞研究。

    七姐是武道高手,常年在外游历,神龙见首不见尾。

    九姐是考古专业,被誉为顶尖天才,同样行踪不定。

    至于和大姐住在一起的八姐,是当地的一名巡捕,短短的三年,就成为了最优秀的队长。

    陈天承暗叹,这九个姐姐,当真是个个优秀。

    随便一个,都称得上是顶尖精英!

    看来怪老头没骗他!

    当初他被怪老头带上山以后,他就希望怪老头能关照一下他的九姐姐姐。

    没想到全都培养成才了!

    不枉他喊了这么多年师傅!

    “哎,大姐,你们现在一个个的都混的这么好,我都跟不上你们的步伐了!”陈天承故作叹息道。

    “傻弟弟,瞎说什么呢!”梵星月白了一眼,旋即调戏道,“以姐姐们的能力,养你还不是随随便便!”

    “那我不是成小白脸了!”陈天承哭笑不得

    “什么小白脸,作为姐姐,养你不是应该的嘛?”梵星月没好气道,“走,先跟我回家看看,晚点我打电话你二姐,一起到李爷爷那吃团圆饭!”

    嗡嗡嗡!

    话刚落音,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她不由皱了皱柳眉,按下了接听键:“薛总,我正想找你谈谈呢……好,那就一会儿见!”

    “天承,我需要去和时代地产的薛长河谈一谈,不如我先送你回家!”

    “大姐,不用麻烦!我跟你一起去吧!”陈天承心中冷哼。

    时代地产薛长河!

    敢强拆李爷爷的废品站,正要找他算账呢!

    “好,那我们就一起去!”梵星月点点头,重新驱动车子。

    一个小时候,停在了一家私人会所门口。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