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全集小说阅读
  • 门徒全集小说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马小虎
  • 更新:2024-02-12 23:18:00
  • 最新章节:第99章
继续看书
都市小说《门徒》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初六苏梅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马小虎”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开始摇时,骰盅里的声音,会显得杂乱无章。而骰子摞起时,声音就变得整齐有序。这种手法,作为表演可以。但要用来赌,却屁用没有。因为,根本做不到控制点数。高志强是在赌。至少,他还有六分之一的几率。万一运气好,上面那个骰子就是一呢?高志强摇好了。但他额头上,早已......

《门徒全集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九指的骰盅上。


高志强话音一落。

九指一抬手,骰盅便已打开。

哇!

邹晓娴、苏梅、暗灯、荷官、服务员。

这些人,几乎同时发出一声赞叹。

骰盅里的六个骰子。

竟叠成一条直线,竖立在骰盅里。

而最上面的点数,是一个鲜红的一点。

这种手法,在千门中被称之为“一柱擎天”。

能使出一柱擎天的人不少。

但同时还能做到控制骰子的点数,却是很难。

必须要承认。

这个九指,是个高手。

一点!

九指赢了!

荷官刚要把高志强面前的筹码收走。

忽然,高志强大喊一声:

“等一下!”

“怎么了?还不服吗?”

九指淡淡问说。

高志强冷着脸,愤愤说道:

“你这是偷鸡,是违规……”

九指冷笑,看着高志强,慢悠悠说道:

“违规?违谁的规?你们之前有谁说过,不允许一柱擎天了?规则没说,就等于默许!你,不是要赖账吧?”

高志强之所以说九指偷鸡。

是因为有些骰子局。

为了防止一些会玩花式骰子的人。

就特意事先规定,不允许把骰子摇成一线天。

否则,视为作弊。

可这个局,事先的确没讲。

九指自然不能算偷鸡。

但高志强依旧不服,他指着九指面前竖起的骰子。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你就是偷鸡!不过是一柱擎天而已,这种手法,我也可以……”

“是吗?那我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再来一把……”

九指淡淡说道。

高志强的神情,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凝重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怯意。

片刻犹豫后,他硬生生说道:

“好,我来就我来!”

拿起骰盅。

高志强快速收骰。

和之前的手法不一样。

这一次,高志强并没有选择在空中摇动骰盅。

而是在桌面上,左右平拉。

看到这里,我不由的皱了下眉头。

高志强的千术之路,走歪了。

因为,这种平拉的手法,属于花式骰子的手法。

只是单纯的利用速度,让骰子在骰盅里快速移动。

当骰子碰到骰盅内部时,会速度和力的影响下,叠到一起。

至于如何判断,骰子是否已经摞成一线天。

那就更加简单了

其实完全是靠声音。

开始摇时,骰盅里的声音,会显得杂乱无章。

而骰子摞起时,声音就变得整齐有序。

这种手法,作为表演可以。

但要用来赌,却屁用没有。

因为,根本做不到控制点数。

高志强是在赌。

至少,他还有六分之一的几率。

万一运气好,上面那个骰子就是一呢?

高志强摇好了。

但他额头上,早已汗水淋漓。

“开吧!”

九指不急不缓的说了一句。

高志强更加紧张。

他慢慢的打开骰盅。

六粒骰子,依次叠起。

一柱擎天,摇成了。

但当看到最上面那粒骰子的点数时。

高志强脸色顿时灰暗。

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

呆呆的盯着骰子。

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五点。

高志强输了。

五十万的筹码被收走。

而九指面前的筹码,已经过了两百万。

九指看向面如死灰的高志强,问说:

“还继续吗?”

高志强一言不发。

继续,就等于给九指送钱。

见高志强不说话。

九指看着苏梅,开口问道:

“还有没有人玩了?要是没有,我可就先走了……”

苏梅立刻着急的看了我一眼。

她还没等开口。

坐在中间位置的邹晓娴,忽然冷冷说道:

“初六,上!”

邹晓娴的话,让我不由皱起了眉头。

她的口气,我很不喜欢。

这种感觉,就像叫一条狗。


老黑的拳头虽然重,但也不过是皮外伤。

我在家养了一周,也就好了。

这几天我没上班,也没请假。

因为我认定,这个工作肯定是丢了。

拒绝了经理苏梅的安排,又把苏梅的红人侯军的女朋友赢来。

天象洗浴,已经没了我立足之地。

这天早上,我刚吃过早饭。

手机忽然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一接通,就听对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初六,伤养的差不多了吧?是不是该来上班了?”

这声音是苏梅梅姐。

我之前没有她的电话。

我没想到,她会给我打电话,让我上班。

更没想到,她竟知道我受伤了。

“今天你要是再不来,我就给你按旷职处理。这个月的工资,我给你全扣了……”

苏梅的口气,带着几分玩笑。

按说像我们这样的服务生请假也好,辞职也罢。

在天象这么大的洗浴,都是小事一桩。

根本不用梅姐亲自过问。

而现在,她不但知道,还主动给我打电话。

只能说明一件事。

她在关注我。

至于原因,一定还是和我是不是老千有关。

我还是按照梅姐所说,去上了班。

虽然不过一周,但同事看我的眼光,都有几分异样。

并且,男浴区的同事,一个和我打招呼的人都没有。

有两个和我处的还不错的,本想和我说话。

可看到不远处侯军阴鸷的眼神,便都忍住了。

倒是有一个叫吕鹏的,和我关系不错的服务生,偷偷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大概意思就是,全天象的人,基本都知道我把侯军的女朋友赢去了。并且陈晓雪一晚没回。

第二天一上班,陈晓雪就和侯军提了分手。

侯军因此放话,谁要是敢再搭理我,他就收拾谁。

并且还说,他一定不会饶了我。

看着短信,我心里冷笑。

这个陈晓雪一定没和侯军说,我们两个什么都没发生。

当然,她没回去找侯军。

说不定是找别的男人苟合去了。

这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

至于侯军说的要收拾我,我更没当回事。

就凭他?

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而已。

我今天的班,是一天一晚带夜班的。

傍晚时,我正准备去食堂吃饭。

一个服务生告诉我,梅姐让我去她办公室一趟。

今天一天,我也没看到梅姐。

上楼敲门。

一进门,就见梅姐正在办公桌前,收拾着什么。

一周没见,梅姐似乎憔悴了不少。

丹凤美眼中,也布满了血丝。

见我进来,梅姐直接问说:

“听说那天,你把侯军的女朋友赢走了?”

我没说话,算是默认。

“带回去都干嘛了?”

“没干嘛……”

梅姐这才抬头看了我一眼,有些轻视的说:

“你倒是不嫌脏,什么女人你都下的去口!”

“我说我什么都没做,你相信吗?”

梅姐一撇嘴。

“切,信你才怪!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我也不解释。

她信不信无所谓,和我无关。

一边说着,梅姐一边把四条中华烟,和几盒茶叶,放到了桌子上。

“初六,咱们共事一场,也算缘分。我对你印象不错,以后好好干。这些烟和茶叶,你拿去吧。我也用不着了……”

嗯?

我微微一怔。

平白无故,梅姐怎么忽然送我东西?

并且她的口气,像是道别。

纵使我再冷漠,也不由的问说:

“梅姐,你这是要辞职?还是跳槽?”

服务行业,人员流动很大。

像苏梅这样的职业经理,往往会是许多同行挖抢的对象。

梅姐笑了。

只是笑容中,带着些许凄凉。

“老板对我不错,我怎么可能跳槽?只是我没办法干下去了……”

嗯?

我疑惑的看向梅姐。

好端端的,怎么会干不下去?

“你在家养病这一周,其实我也没怎么来上班。这周我一直在一个小赌场里赌钱,输的很惨。哎,不说了……”

“输多少?”

梅姐不说,但我还是追问了一句。

梅姐哀怨的叹了口气。

“我个人存款九十七万!另外,还在赌场借了二百万。现在还不上,只能跟他们走了……”

将近三百万!

我倒吸了口冷气。

六爷虽然有钱,但我没钱。

别说三百万。

我连三万都没有。

而梅姐一周,居然就输了这些。

只是我还是有些不解,又问:

“你朋友不就是做赌场的吗?你怎么还去别人家赌?”

梅姐抬头看了我一眼。

“就算自己家开饭馆儿,也不可能顿顿都在自己家吃吧……”

道理倒是对。

可我总觉得,以梅姐的阅历,不应该做出这种傻事才对。

“好了,不说了,烟和茶叶你拿去吧。我该走了……”

“我送你!”

和梅姐一起下了楼。

停车场里,梅姐A4的车旁,站着两个正在抽烟的男人。

两人身材壮实,穿着黑色贴身短袖,一样的寸头。

胳膊上,也都是纹龙画虎。

看着,就不像善类。

走到跟前,梅姐便把车钥匙递了过去。

“钥匙给你们,行驶证和大本都在车里。车你们开走吧,剩下的钱,你们能不能缓我几天?”

其中一个男人,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用力碾灭。

“苏梅,我们也是听人吩咐做事的。你和老板定的是一周还钱,现在时间到了。拿不回去钱,我也只能把你带回去了……”

另外一人跟着说:

“是啊,苏梅,别难为我们,我们也是打工的。再说了,你欠的也不多,就二百万而已。以你这身材长相,陪我们老板一阵子,把他哄开心了。这钱他还能让你还吗?”

苏梅无奈的叹息一声。

除了和他们走,苏梅已经无路可退了。

回头看了我一眼,她神情黯然的说道:

“初六,你回去吧。以后有缘再见!”

说着,就要上车,跟两人走。

“等一下!”

我忽然开口。

三人同时站住,回头看着我。

“兄弟,你是想帮苏梅还债吗?”

一个男人看着我,口气有些嘲讽。

“还不起!”

“你还不起,喊我们干嘛,想动手抢人啊?”

我摇头,看着两人反问:

“她是欠你们的钱,但现在好像没到一周。应该过了今晚十二点,才是整一周!”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接着问我:

“你什么意思?”

本来两人就已经约好。


无论谁赢,到12点散局喝酒。

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

眼看着,就要散局。

这一把。

老黑发牌。

李大彪拿过牌。

装作磨磨蹭蹭的看牌。

而实际上,他这是在给牌下焊。

他还没放弃最后的希望。

下过焊,李大彪刚要亮牌。

忽然,就听“噗通”一声。

李大彪连人带椅子,直接倒地。

而踹他的人。

正是一直在旁边,负责抽水的人。

“你他妈干嘛?”

倒在地上的李大彪。

挣扎着起身,指着抽水的大声质问。

“干嘛?老子盯你几天了,你居然敢在这里出千!”

话音一落。

房间的门,被重重推开。

就见几个看场子的打手,簇拥这一个管事儿的,走了进来。

很明显。

这些人早有准备。

而我不由的皱了下眉头。

我的计划。

被这忽如其来的一脚,彻底破坏。

本来,我是想让李大彪继续找钱,接着再赌。

直到他彻底找不到钱为止。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

这个抽水的,竟是棋牌室的暗灯。

“我什么时候出千了?你凭什么说我出千?”

李大彪梗着脖子,涨红着脸,争辩着。

暗灯没等说话。

老黑却在一旁劝说道:

“快消消气,都别动手啊。不可能,他不可能出千的。要是出千,我还能赢这么多?”

老黑的话,看似劝架。

但味道却有些不对。

他这明明就是讽刺。

这个老黑,也够坏的。

杀人还要诛心。

暗灯也不说话。

把桌上被李大彪下过焊的牌,一一拿了出来。

“你以为,把焊下在牌的边上,我就看不出来了吗?这张是方块7,红桃9,红桃J……”

暗灯把李大彪下的焊,全都叫开。

“你说的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啊……”

李大彪在做最后的挣扎。

“呵,嘴够硬的!走,别在这里打扰外面的人玩牌。去办公室说……”

看场子的主管说着,又看向老黑和我。

“老黑,你们也跟着过来!”

“好嘞,赵哥!”

看场子的主管姓赵

老黑早就认识。

对于抓千,老黑也没当回事。

他知道,以我的技术。

这个暗灯,肯定发现不了。

把钱装好。

一行人直接去了一楼的办公室。

路过厨房时,烟火依旧。

那位来时还在砍排骨的大厨。

正扎着围裙,在炒着菜。

一进办公室。

赵哥便直接走到李大彪的身前。

看着他,开口问道:

“兄弟,不难为你。就一句话,认不认?”

李大彪早已经吓的面如死灰。

但他知道,一旦认了。

后果是什么,他很清楚。

他便硬着头皮说道:

“哥,我真没出千。我也不知道那牌是怎么回事啊?”

赵哥忽然笑了。

“真的,我……”

李大彪后话没等出口。

赵哥脸色陡变。

忽然,他抬起一脚。

对着李大彪的腹部,猛的就是一下。

只是一脚。

李大彪便双脚离地。

接着,重重的摔在地上。

他蜷缩在地上,痛苦的蠕动着。

我恨李大彪。

但这一幕。

我心里却没有半点报复的快感。

和我之前的计划相比。

这种肉体的折磨,简直就是小儿科。

可惜!

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了。

赵哥蹲了下来。

他拍了拍李大彪,已经血色全无的脸。

“我们场子,最讲道理。没有证据,没人会动你!”

说着,手一伸。

就见刚刚那位暗灯。

竟递给赵哥一个微型DV。

原来,这一切。

他们竟然早都录了下来。

“从你来场子第一次起,我们就觉得你不对。你第二次来,我们就开始盯着你。你还以为,你手法挺好,没人发现?用不用我现在给你放一遍啊?”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