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上前任他叔大腿后,被宠翻天了
继续看书
慕烟烟轰轰烈烈倒追薄厉琛两年,后来如愿以偿嫁他七年。七年的独居和薄厉琛的冷漠磨灭了她的心。以倒贴为始,以决然离开为终。多年后她成了知名的服装设计师,他成了她的老板。

《抱上前任他叔大腿后,被宠翻天了》精彩片段

翌日,七点。

薄厉琛下楼时,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

只是餐盘旁多了张纸。

他走进一看,面色骤黑。

——离婚协议书。

薄厉琛下意识抬头,望向端着热牛奶走来的慕烟烟:“有完没完?”

冰冷的视线让慕烟烟心头发窒,但她还是强作镇定:“签了协议书,到时候就能直接办手续了。”

她看着眼前目光阴沉的男人,突然有种从未有过的陌生和疲惫。

七年了,的确该给彼此一个解脱了。

薄厉琛睨了眼女方的签字,目染愠色:“你确定到时候不会说自己又忘了?”

慕烟烟似是没听见他的嘲讽,反而絮絮叨叨起来:“冰箱里有饭菜,饿了用微波炉加热就行,你有胃病,药我放在玄关的第二个柜子,衣服我也都整理搭配好了,你穿的时候直接拿……”

“慕烟烟!”

一声低吼让本就僵凝的气氛焦灼起来。

薄厉琛眼底升起丝戾气:“胡闹也该有个度。”

他看着慕烟烟,才发现自己那个从不注重打扮的妻子化了妆。

如瀑般的黑发用水钻发卡挽了起来,露出了白皙的脖颈。

她穿着咖啡色的大衣,踩着细跟,与平时的寡淡大相径庭。。

慕烟烟没有解释,而是平静地拿出把钥匙,轻轻地放在离婚协议书上。

她走向玄关,拉过早就整理好的行李箱:“以后,照顾好自己。”

薄厉琛怔在原地,眸中闪过抹愕然。

慕烟烟真的要走,甚至走的是那么云淡风轻。

“为什么?”他冷不丁地问。

慕烟烟步伐顿了瞬,但终究是没有停留地离开了。

偌大的客厅陷入死寂,安静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良久,薄厉琛的目光才落在慕烟烟拟好的协议书上。

当看到纸上对财产只字未提时,他冷笑一声:“慕烟烟,我倒要看看你想要什么”

没一会儿,薄母的电话打了过来。

“厉琛,在路上了吗?大家都在等你呢。”

薄厉琛瞥了眼逐渐凉掉的牛奶:“公司有事,今天不回去了。”

想到刚刚慕烟烟的话,他的太阳穴便隐隐作痛。

草草和薄母说了几句,薄厉琛便去了公司。

然而一整天,慕烟烟离开的模样像是电影,不断在他脑海里回放。

傍晚,属于夜晚的喧嚣随着黑暗慢慢笼罩城市。

看着动静的手机,薄厉琛拧眉朝司机扔出句:“去鹿岛。”

鹿岛高级会所。

老板亦是薄厉琛好朋友的许巍见他来了,满眼震惊:“稀客啊!今天慕烟烟不在家?”

慕烟烟是个好妻子,虽说事事都听薄厉琛的,却不准他喝酒。

甚至为了帮他应酬,深夜赶过来帮他喝了一瓶白兰地,为此还进了医院。

那时候,许巍就在旁边,他当时就觉得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慕家千金,不是一般人。

薄厉琛没有回答,绷着张脸坐在沙发上。

“她回慕家了。”

在他看来,除了慕家,慕烟烟根本无处可去。

然而许巍却一愣,随即笑了出来。

“回家?你别开玩笑了,慕家早在三年前就没了!”


薄厉琛眸色一紧,久久没反应过来。

见他一脸诧异,许巍有些怀疑:“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自己岳父的公司三年破产前的事。”

“破产?”

“对啊,而且慕烟烟父母在去法院的路上也因为车祸死了。”

许巍的话就像一道猛雷在薄厉琛脑子里炸开。

几乎是瞬间,他起身突然离开。

冷风瑟瑟,初冬的寒意渗透了黑夜。

薄厉琛上了车,立刻给赵秘书打了个电话:“两个小时内,我要关于慕氏破产的全部信息。”

吩咐完,他又在联系人中寻找,却无法找到“慕烟烟”。

薄厉琛目光微凝,才想起自己根本没存她的号码。

对慕烟烟的行踪,他一无所知……

半晌,薄厉琛收起手机,朝司机说了声“回家”。

以往慕烟烟总会在家门口留盏灯,如同大海中的灯塔为晚归的人指明方向。

而此时此刻,整个别墅一片漆黑。

薄厉琛坐在沙发上捏着眉心,烦躁慢慢转变成疲惫。

恍惚中,薄厉琛听见门被推开,一道脚步声靠近,一只微凉的手慢慢覆在他的额头。

“慕烟烟!你还知道回来?”

薄厉琛睁开眼,一把攥住那只手。

可看清来人后,他眼底的不悦成了惊讶:“何嫣?”

何嫣顺势靠在薄厉琛怀里:“厉琛,我回国这么久,你为什么都不去找我?”

说着,她美目中噙起眷恋:“既然慕烟烟决定放手,那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薄厉琛松手站起身:“我还是有妇之夫。”

疏离的语气让何嫣眼底掠过丝妒意。

在她看来,自己是薄厉琛的初恋,即便当初因为身份背景分开,她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是与众不同的。

“我不介意再等个七年。”何嫣站起身,慢慢握住薄厉琛的手,“厉琛,这么些年我从没忘记过你,我知道你不喜欢慕烟烟,她不过是顶着薄太太头衔的保姆,如果……”

“行了!”

薄厉琛抽出手,盛怒的眼神锋利如刀。

何嫣被吼的一怔,可更多的是不甘:“厉琛……”

“出去。”薄厉琛微眯的凤眸中满是不耐,“别让我说第二遍。”

深知他性格的何嫣攥紧了拳,只能揣着满腹不情愿离开。

薄厉琛紧蹙着眉坐下,耳畔还回荡着何嫣的话。

顶着薄太太头衔的保姆……

忽然,手机铃声打破了此刻的安静。

是赵秘书。

薄厉琛敛去情绪,按下接听键:“查清楚了?”

“薄总,慕氏之前是因为债务危机破产,而太太的父母在三年前中秋节那天……”

后面的话,赵秘书没有说下去。

薄厉琛想起来了,那年中秋节他在国外处理重要项目,挂断了好几通陌生号码。

回去后看见慕烟烟整个人都变了,终日愁容满面。

过了很久,薄厉琛才沉声说了句:“把她号码发给我。”

赵秘书虽然有些诧异,却也没说什么,把号码发给了薄厉琛。

然而薄厉琛没有拨过去。

他觉得无家可归的慕烟烟一定会回来找他,她提离婚,也一定不是因为已经过去三年的事。

薄厉琛压着胸口沉闷,将手机一丢。

“嘭”的一声,茶几上的药瓶被手机撞倒,白色的药丸散落一地。

薄厉琛低头看去,眼神一震。

瓶身上写着——抗癌特效药!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