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珝念顾翀昊
继续看书
顾翀昊拧眉,摘了墨镜,熄火,迅速地下车,大步跟了过去。 “孙医生,我妈呢,有线索了吗?她是从哪个方向走的?” 等进了住院楼,顾翀昊正要找单珝念的身影,就听到她的声音从不远处的一间办公室里传了出来。

《单珝念顾翀昊》精彩片段

单珝念母亲所在的疗养院,在北宁西边的郊区。


盛夏的太阳,慢慢西移,穿透挡风玻璃,热情地铺洒在人的脸上,让人微微有些不适。


顾翀昊认真地开着车,等单珝念结束一通电话,他迅速地看她一眼,温声道,“你前面的屉子里有副墨镜,拿给我一下。”


“好。”


单珝念没有看他,只是答应一声,拉开面前的屉子,去拿墨镜。


可是屉子打开,首先映入她眼帘的,却不是墨镜,而是一盒8个装的冈本。


已经开封,有3只TT滑了出来。


“看到没有。”


见单珝念迟迟没有把墨镜拿给自己,顾翀昊又侧头看去。


“看到了。”单珝念反应过来,赶紧地,一把抓过屉子里的墨镜,然后“啪”的一声将屉子关上,把墨镜递给身边的男人。


正好,前面红灯,顾翀昊缓慢将车停下,情绪难明的目光淡淡看了单珝念两秒后,接过墨镜,戴上。


单珝念撇开头去,再不看他。


隔着墨镜,顾翀昊又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等红灯转绿灯,他才收回视线,将车子又开了出去。


……


还没有到下班高峰,路况良好,顾翀昊一路将车开的飞快。


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四十分钟就到了。


当车子开进疗养院,几乎还没有停稳,单珝念就解开安全带推门冲下了车。


顾翀昊拧眉,摘了墨镜,熄火,迅速地下车,大步跟了过去。


“孙医生,我妈呢,有线索了吗?她是从哪个方向走的?”


等进了住院楼,顾翀昊正要找单珝念的身影,就听到她的声音从不远处的一间办公室里传了出来。


他立刻大步过去。


“你找哪位?”


被称作孙医生的人原本打算敷衍单珝念几句,但当顾翀昊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的注意力,马上就被吸引了,将单珝念丢在了一边。


单珝念扭头,看了一眼门口的顾翀昊,下一秒,控制不住,她火了。


“叮咚——”“叮咚——” 


顾翀昊才开始,门铃就又响了。 


单珝念一惊,立刻去推他。 


顾翀昊才不管,直接钳制住她的双手。 


单珝念咬牙瞪着他,不管他怎么用力,她不敢出声。 


“不愿染是与非,怎料事与愿违,心中的花枯萎,时光它去不回……” 


没一会儿,单珝念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就在她的身边。 


她瞟了一眼,是Jerry打过来的电话。 


她咬着牙,用力抽出手来,去拿过电话。 


正当她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顾翀昊一把夺过她的手机,摁断电话,丢到一旁。 


“顾翀昊! 


“唔~” 


一个“裴”字还没有落下,男人头压下来,又一次攫住她的红唇,低低警告,“专心点~” 


但马上,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顾翀昊似乎也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所以,他主动去拿过手机,接通电话,直接开了扬声器。 


单珝念被他吓了一大跳,当即要抬脚想将还在继续他踹开。 


可脚才抬起来,就被顾翀昊一把抓住了。 


“Katherine,你怎么啦,怎么刚刚把我的电话挂了。”忽然,手机里传来的Jerry的声音。 


单珝念浑身一僵,再不敢乱动了。 


顾翀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扬眉示意她说话。 


“不好意思,Jerry,我刚洗完澡,手滑一下,有事吗?” 


此刻,单珝念的一张小脸红的跟颗番茄似的,身上也是,可是出口的话,却格外正经。 


“哦,没事,就是好像听到你的门铃响了好久,过来看一下,你没事吧?” 


糟糕,单珝念才想起来,Jerry就住隔壁那间。 


咬唇,单珝念闭了闭眼,“没事,是我让酒店送了两个创可贴过来,脚有点磨破了。” 


顾翀昊看着身下窘迫到不行的小女人,又掀眸看了一下她的脚跟位置。 


确实磨破了,有血丝还在往外渗。 


“脚磨破了,没事吧?” Jerry立刻关切道。 


见单珝念似乎没有要挂电话的意思,顾翀昊惩罚性地,狠狠顶了一下。 


“嗯~” 


“Katherine,你怎么啦?” 


看着头顶的男人,单珝念简直想哭,却还要努力强作镇定,对着手机道,“没事没事,不小心撞到磨破的地方,有点疼,我先挂了。” 


话落,她立即去摁断了通话,马上迎接她的,是男人的狂风暴雨。 


…… 


顾翀昊的精力实在是太旺盛了,而且今晚,他真的一点温柔都没有,最后,单珝念被他折磨的嘤嘤求饶,他才放过了她。 


洗完澡,顾翀昊拿了热毛巾来,替单珝念擦拭干净,尔后抬手揉了揉的发顶,性感又暗哑的声音低低道,“让你好好工作,别谈恋爱,没记住吗?” 


单珝念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一双澄亮的眸子潋滟滟地望着他,不说话。 


看着她,顾翀昊倏地勾唇笑了,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蛋道,“怎么,不满意?” 


对上他璀璨的星眸,原本还有些生气的单珝念,立刻就气消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