仵作娘子不好惹
继续看书
二人准备进一步调查,霄景昱负责吸引赌场内眼线的注意力,黎初念则是四处查看情况,以更好地料理这个毒瘤。

《仵作娘子不好惹》精彩片段

根据刘老二所说,天峰赌坊位于天峰客栈的地下隐秘之处,他也是被人诓骗过去,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霄景昱看着眼前的客栈,以他现在的装扮前往调查,恐怕会被人看出端倪,看来还需要一番易容。

黎初念也正有此意,两人去了最近的成衣铺,换了一身装备。

而她直接换上男子的衣服,将一头青丝挽起,梳作男子的高发髻。

“你这是做什么?”霄景昱有些吃惊,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黎初念男装的模样,居然还有些英姿飒爽的意味。

“废话,我女子的身份在赌坊里不会显得很突兀?”

霄景昱明白了她的用意,带着她走进了客栈。

“两间上房。”

霄景昱将沉甸甸的银钱袋子放在了案台上,对着掌柜说道。

“好嘞!”

掌柜一看对方是不差钱的主,立刻屁颠屁颠跑去给他们安排了。

趁着掌柜带他们去房间的功夫,黎初念压低了嗓音,问道:“掌柜的,你们这里可有什么可供消遣的地方?”

掌柜看他们打扮不凡,出手阔绰,一猜就是哪家大户人家的纨绔子弟,立刻神秘兮兮地给他们介绍了起来。

“公子,我们客栈确实有玩乐的好去处。只是只在晚上开放。”

黎初念眼神里闪着精明的光,她说道:“本公子就是嫌长夜漫漫,掌柜但说无妨。”

“是。”

掌柜将一块木牌子放在他们手里,笑眼眯眯。

“两位公子可凭这个,子时三刻找店小二即可。”

霄景昱和黎初念对视一眼,得来全不费功夫。

“那就谢过掌柜了。”

子时一过,整个县城都陷入沉睡之中,但天峰客栈的狂欢,才刚刚开始。

黎初念和霄景昱叫来了店小二,他立刻心领神会,带着两人穿过弯弯绕绕的走廊,走到客栈的密室,打开了地下入口的机关。

一进到地下室,他们才明白,表面上做着平静生意的天峰客栈,居然赌场生意如此火爆。

“买定离手了啊,快快下注……”

“开!开!开!”

“我就不信了,今天我把我全部家当都压这儿了!”

各种嘈杂的声音不绝入耳,整个地下赌坊如同闹市一般,鱼龙混杂。

黎初念微微皱眉,这里的环境让她有些不适,而且她还从空气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碍于小二还在场,黎初念只是扯了扯霄景昱的衣袖,示意他小心为上。

“二位客官,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请自便。”小二福了福身就要离开。

“谢过小哥。”

黎初念微微点头致意,目送他离去后,从空间里抓出一瓶药丸,在不引起他人注意的情况下,把它送到霄景昱口中。

随即她也服用了一颗,对着霄景昱耳边说道:“空气有毒,人闻了会神经兴奋,变得暴躁失控。”

霄景昱在服用她给的药之后,突然感觉眼前一片清明,刚刚心里升起的燥热之意被压了下去。

“难怪老实本分的刘老二也会中招,原来是都被下药了。”霄景昱道。

“这里的老板不简单。”

黎初念警惕地观察了一下四周,想看看究竟是用什么方法给这些人下药的。

霄景昱则是用身体挡住了她上下飘看的眼神,在她不解的眼神里,他戏谑地说道:“黎兄,这里可真不错啊,与我玩两局?”

同时,他弯下身,极快地用只能她听到的声音说道:“有人在监视我们,表现得自然一点。”

黎初念立刻心领神会,“好啊,看我今天把你府里的美妾都赢走。”

两人随即在一个牌桌前下了注,黎初念用余光偷偷打量了一下,看台上刚刚还在注视着他们的人,已经走了。

但做戏做全套,黎初念不善牌局,很快输光了所有赌注,但霄景昱却出乎意料的手气好,在牌桌上如鱼得水,连连获胜。

最终霄景昱赢得盆满钵满,在一堆人哀戚的目光中,他抱着一堆筹码,带着黎初念准备换一桌。

“看出什么端倪了吗?”霄景昱低声道。

黎初念点了点头,示意霄景昱往随处可见的地龙上看。

“如果不出我所料,他们应该把毒混在香料里,随着地龙的燃烧挥发在空气里。”

霄景昱不免有些愤然,居然还有这么隐蔽的法子。

“没想到堂堂县丞大人,居然还精通赌局。”黎初念看着霄景昱,眼神里带着讶然。

霄景昱却是沉默,并没有接话。

他似乎并不是很愿意提起这一件事。

二人准备进一步调查,霄景昱负责吸引赌场内眼线的注意力,黎初念则是四处查看情况,以更好地料理这个毒瘤。

她凑近其中一个地龙,一股浓香扑鼻而来,要不是有她解毒的药丸,恐怕她也难免中招。

而经过这近距离的观察,黎初念也立刻分析出了这香料中所含有的东西是何物。

“居然是鸦片。”

黎初念有些震惊,虽然古代已经开始种植罂粟,生产大烟,但能提纯出这么高纯度的大烟,在古代还是很稀有的。

寻常百姓不知罂粟为何物,更不可能接触到大烟,而这家客栈居然能用这么珍贵的东西,看来其背后势力不小。

黎初念赶紧回到霄景昱身边,小声说道:“可以收手了,再赢下去你就走不了了。”

霄景昱也明白自己今晚表现已经很引人注意了,为能功成身退,他必须放弃当前赢的所有赌注。

所以最后一把,他明明有很大的赢面,还是选择了弃牌。

所有赌注全部输了。

霄景昱没有懊恼,拉着黎初念从人群中离开。

旁边的人一阵唏嘘,没有人联想到,他是故意输掉的。

直到退出天峰客栈,黎初念才道出了自己的发现。

谁知霄景昱听完后,脸上并没有破案后的欣喜,而是脸色越来越沉重。

黎初念所描述的那种东西,恐怕只有京中才有了。

京城……

他没想到,远离帝都的松阳县,居然也有那些人的势力。

“刘老二一直想去赌的原因,恐怕不是因为好赌,而是因为沉迷吸大烟,我们得想个办法才行……”

黎初念喋喋不休地说着,丝毫没有意识到身后的男人脸色阴沉。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