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笑话
  • 订婚笑话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秦枝
  • 更新:2022-09-11 12:01:00
  • 最新章节:订婚笑话第7章
继续看书
不论秦思语如何刁难我,我都能忍。我只要秦家大小姐的身份,我只要和陆祈川的婚约。可没想到,我苦苦追寻了六年的陆祈川,终究不是我的。

《订婚笑话》精彩片段

我跟男友相恋六年。


订婚这天。


他当着所有宾客的面,把戒指戴到了我妹妹手上。


愤怒之下,我跟他的死对头江妄在一起了。


我叫秦枝,是兰城豪门之一秦家大小姐,我有个妹妹,叫秦思语。


虽然血浓于水,但是秦思语不喜欢我。


因为我没出现之前,她才是秦家大小姐,而我出现之后,她就变成了秦家二小姐。


我 6 岁的时候走丢,10 年之后才回到秦家。


回秦家的那一天,秦思语假装晕倒,把本来是欢迎我回来的家宴,变成了她一个人的主场。


大家都忘了我的存在,手忙脚乱地去照顾秦思语。


我局促不安,攥着破旧布料的衣服,看着富丽堂皇的秦家,乱成一团。


秦思语躺在爸爸的怀里,狡黠地冲我笑,好像在说,看吧,你回来了又怎样。


后来的 6 年里,我和秦思语越发水火不容。


她仗着体弱,也喜欢看周围人逼我退让来证明她比我强。


不过每次我都无所谓,疏离又淡漠地看着她闹。


她达不到想要的效果就对我冷嘲热讽,问我既然如此清高,为什么当年要放弃养父母回到秦家。


我闭嘴不答,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男人。


陆祈川站在郁郁葱葱的常青树下,身姿挺拔,眉眼温润如画。


没回秦家之前,他是我学长,优秀而遥不可及。


而我是在泥潭里打滚的人,满身泥泞,注定不配得到幸福。


我以为我和他之间永远不可能。


但是命运给了我机会。


给了,我就要牢牢抓住。


所以不论秦思语如何刁难我,我都能忍。


我只要秦家大小姐的身份,我只要和陆祈川的婚约。


可没想到,我苦苦追寻了六年的陆祈川,终究不是我的。


订婚宴在即。


秦思语将我逼近角落,她穿着原本属于我的婚纱,笑容讥讽,「好姐姐,你今天就好好看着我代替你嫁给祈川哥吧。」


我脸色惨白,血色一点点褪尽。


我恨不得撕碎秦思语的婚纱,质问她怎么能如此恶毒。


转身却被母亲纪宁拦住,「枝枝,妈妈知道委屈你了,可是没办法,不同意她嫁给陆祈川,她就自杀…妈妈怎么能忍心呢?她从小体弱多病,你让着她点。」


我浑身发抖,心口像是被人划开一个巨大的口子。


母亲的话像是锐利的刀刃捅破我心脏的角角落落,到最后竟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母亲执意要在订婚宴上写的是秦家大小姐而非我秦枝的名字。


原来就连细节他们都计算好了。


我脸色惨白,不可置信地看着妈妈,「您怎么能偏袒秦思语到这种地步…」


我脚步踉跄地撞开大门。


订婚宴已经开始。


我目光乞求的看着陆祈川。


可他仅仅看了我一眼,就平静的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花送给了秦思语,还有订婚戒指。


这一举动像是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我脸上,也将我几欲脱口而出的质问全部逼回。


原来,他也是知情的。


身后紧跟过来的纪宁按住我,「枝枝,不要闹,闹大了,难堪的是秦陆两家。」


爸爸秦正也是一脸为难,「枝枝,你和思语都是秦家的孩子,事已至此,你就别和妹妹计较了,爸爸妈妈会补偿你别的。」


又是这样。


荒唐,却理所当然。


.16 岁那年的感觉再次来袭——不论我回来与否,不论我是否是秦家大小姐,他们选择的都是秦思语。


我秦枝,只是个笑话而已。


我气得发抖,死死地攥着手心。


周围看笑话的人越来越多。


秦思语笑得开心,陆祈川揽着她的腰,郎才女貌,好不般配。


没有人顾忌我的感受。


我也不能闹。


回秦家的这 6 年,为了配得上陆祈川,我拼命地学习各种知识。


包括礼仪情商,就是要做一个端庄得体的大家闺秀。


所以当着兰城这么多名门的面,我不能上前去质问陆祈川和秦思语。


我只能默默接受这一切,然后在日后成为整个兰城的笑柄。


可是我嫉妒,我嫉妒我在陆祈川身边 6 年,他从来没有对我笑过。


也嫉妒,他怎么能如此轻而易举的接受秦思语站在他身边。


他到底…有没有考虑过一点点我的感受?


我盯着陆祈川,眼圈逐渐泛红。


陆祈川熟视无睹,还伸手揽住了秦思语的肩膀——他要当着我的面吻她。


在原本属于我的订婚宴上。


撕碎的心脏仿佛渗入刺骨的寒风,终于将最后一点余温都卷走。


我摇摇欲坠,紧紧咬着唇保持着体面。


然而就在陆祈川揽着秦思语的肩膀,无视我的存在,要在所有人的起哄声中接吻的时候。


众人一阵惊呼,却不是为眼前两人,而是因为我身后突然出现的男人。


惊呼之后,是针落可闻的寂静。


没有人敢说话,众人屏住呼吸,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江妄从身后圈住我的时候,我还在看台上的那对壁人。


直到宽阔的大掌遮在我眼前,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才反应过来。


他不允许我拿下他的手掌,很霸道的盖住了我的眼睛。


但也挡住了我的狼狈不堪——我的眼泪快忍不住了。


他眉目邪肆,贴近我的耳边,不顾众人的目光,嗓音慵懒,「小爷送你的花还少吗?还是说……」


他靠近,低哑的嗓音带着宠溺,「你喜欢戒指吗?跟我去领证,我每天都送你一枚又大又漂亮的钻石戒指好不好?」


我没回答他,也不知道周围的人是怎么看我的。


我只知道那些嘲讽议论我的声音消失了,我的耳边只有江妄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和好听的,又有点欠扁的声音,「陆祈川能给你的,我能给你,陆祈川不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枝枝,不要陆祈川,跟我走好不好?」


江妄旁若无人的在我耳边诱惑。


我压下心里翻涌的情绪,缓缓心神,又恢复成那个冷静从容的秦大小姐,然后才拉下他温暖炙热的手掌,「江妄,别胡闹。」


「我可没胡闹。」江妄突然用力,在我的惊讶中低下头,暧昧地贴着我的脸颊,又问我,「枝枝,跟我走,好不好?」


「姐姐,你和江妄…」


软糯无害的声音在耳旁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陆祈川和秦思语已经走到了我面前。


我看了陆祈川一眼,他向来看不出情绪的眸子里,一潭深色。


只这寥寥几个字,秦思语就将话题拉到我身上。


所有人都知道我秦枝是陆祈川的未婚妻,但是现在却和江妄如此暧昧。


众人看我的目光顿时指指点点起来。


他们似乎都忘了,就在前一刻,是秦思语当着所有人的面,堂而皇之的抢走了我的陆祈川。


他们非但没有指责,还都是祝福,祝福第三者插足别人。


现在却来指责我?


我深吸一口气,几乎快克制不住怒意,冷冷的笑着,「秦思语,你是以什么立场来质问我?就算我和江妄真有点什么,轮得到你来置喙?」


秦思语见我居然毫不客气的反击,又是一副小白花的模样,「姐姐,你是怪我吗?我知道我不好…可是我克制不住自己的心意……对不起…姐姐…」


「够了。」


秦思语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让我觉得恶心,我连看她演戏的欲望都没有。


江妄懒懒的抬起眼皮睨了一眼秦思语,语气凉薄而讥诮,「不要每次所有便宜都占尽还要做出一副我是受害者的可怜样子。」


秦思语脸上完美的神色终于绷不住,想发作却又碍于人多,最后委屈的躲在陆祈川身后。


江妄搂住我的肩膀转身向前,眉眼够邪够拽,旁人即使对我好奇,也不敢多看一眼。


只是陆祈川,在我越过他的时候他伸手攥住了我的手腕。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陆祈川向来温淡的嗓音听着有些怒意,「秦枝,你什么时候和江妄在一起的?」


怎么,这话说的好像是我背叛他了?


我尚未回答,身边的江妄盯着陆祈川和我手臂交握的地方,舌尖抵住下颌,满脸的不耐烦,「松开。」


陆祈川没动。


一边的秦思语像是如临大敌。


她忌惮江妄的身份,又紧张陆祈川此刻质问我的样子。


她往前一步,拉住陆祈川的手臂,故意说道,「祈川哥,我们还是别在这个时候问了吧。万一闹大了,对姐姐的名声也不好…」


她压低了声音,一副为我着想的样子,但是场上这么安静,谁能听不到她说的话呢。


江妄蹙眉,满身邪戾,「丑女人,你瞎说八道什么?」


秦思语顿时一阵瑟缩,委屈极了。


陆祈川护着秦思语,冷冷的看着江妄,「你放尊重点。」


话音刚落,江妄就一拳砸了上去。


众人一阵惊呼,秦思语更是尖叫。


江妄这拳砸的够狠,陆祈川没有设防,狼狈的后退,握住我的手腕也松开了。


江妄冷笑,踹开碍事的桌子,将我护在怀里,然后抽过一边的餐巾,拉过我的手腕,仔细的擦,又温柔又细致,好像刚刚打人的不是他一样。


我抬头,看着江妄,后者眉眼依旧邪戾。


我刚想指责江妄不该打人,就看到他身后的陆祈川反应过来要揍他。


「小心!」我惊呼。


江妄最后在我的手心擦了一下,「别让陆祈川碰你。」


然后转身就和陆祈川打了起来。


两个男人,谁也不让谁。


原本体面热闹的订婚宴一下就混乱了起来,江妄狂妄桀骜,谁都拦不住。


而向来冷静的陆祈川,今天也跟疯了一般。


秦思语一声又一声的尖叫,宾客们都被吓的躲到一边。


周围的保安都不敢阻拦,江妄和陆祈川,没有一个是他们惹得起的人。


「江妄,别打了。」我伸手想要阻拦,江妄打架的过程中还不忘回头看我一眼,


「你他妈站那别动,小爷今天不打死他,小爷就不叫江妄!」


「你看看你,好好的订婚宴都因为你成了什么样子!」


因为阻拦不了,纪宁愤恨的瞪着我。


秦正也是一脸愁容,「怎么就打起来了,好好的订婚宴,这是在干什么!」


我拦着江妄的手一僵,如果换成是秦思语在订婚宴被人插足,现在出头的就是爸爸妈妈了吧?


先前那些宾客之所以态度不同,还不是因为我父母对我的态度?


而江妄为我不平,他们却觉得是在胡闹。


因为我毁了秦思语的订婚宴吗?


可是明明,这是我的订婚宴啊。


「江妄。」我垂下手,喊着江妄的名字,试图让他冷静,但是没用。


江妄很疯狂。


我不得不走过去,在江妄一拳又要砸下去的时候,挡在他面前。


凌厉的拳风在我面前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住。


江妄眉头皱的厉害,「都他妈让你别动了!」


——后面的话却不自觉变得温柔中带着懊恼,「打到你怎么办?」


我顺势拉住他的手臂,委屈快溢出眼眶,「江妄,别打了。」


我很累很累,很想逃离这个地方。


江妄突然愣住,手里挥舞的拳头一下就放了下来,捧着我的脸,「枝枝,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


「没有,我只是想离开。」我拉着江妄的袖子,现在谁也不想见。


江妄连忙踢开路上碍事的桌椅,「走,不打了。」


然而陆祈川还是不死心,再次拽住了我的手臂。


我深吸一口气,在江妄快发狂的边缘扯掉陆祈川的手。


陆祁川起初不肯放手,我便用尽所有力气,一巴掌扇了过去,他英俊好看的脸偏向一边。


秦思语尖叫,我冷笑,「陆祈川,你这又是在做什么?惺惺作态吗?十分钟之前难道不是你把戒指递给秦思语的吗?」


陆祁川偏过的侧脸,薄唇紧紧抿着。


秦思语牢牢的护着他,生怕我抢走陆祁川。


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达成协议把未婚妻的身份换成秦思语的,但是看着两人站在一起的模样,我只觉得我的曾经是个笑话。


我为了陆祈川放弃喜欢的舞蹈,改学金融,我想成为他称职的妻子。


我知道陆祈川早年打拼公司,胃不好,我学会做好多不同的菜,每天为他做饭。


陆祈川想要事业,我就学会喝酒,陪着他在酒桌上和那些商人周旋。


陆祈川生病,我揽下所有的工作,让他好好休息,结果他好了,我病了,可是陆祈川却从来没有看我一眼。


陆祈川,陆祈川。


从 16 岁被他救起的那一刻起,我所有的时光里全部都是陆祈川。


我仿佛只会为他而活。


我天真的以为只要我够好,他总有被我打动的一天。


可是到最后却发现,原来我只感动了自己。


真是个傻子。


我抬眸,看向陆祈川,


「陆祈川,订婚快乐,恭喜你得偿所愿。」


江妄旁若无人的在我耳边诱惑。

我压下心里翻涌的情绪,缓缓心神,又恢复成那个冷静从容的秦大小姐,然后才拉下他温暖炙热的手掌,「江妄,别胡闹。」

「我可没胡闹。」江妄突然用力,在我的惊讶中低下头,暧昧地贴着我的脸颊,又问我,「枝枝,跟我走,好不好?」

「姐姐,你和江妄…」

软糯无害的声音在耳旁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陆祈川和秦思语已经走到了我面前。

我看了陆祈川一眼,他向来看不出情绪的眸子里,一潭深色。

只这寥寥几个字,秦思语就将话题拉到我身上。

所有人都知道我秦枝是陆祈川的未婚妻,但是现在却和江妄如此暧昧。

众人看我的目光顿时指指点点起来。

他们似乎都忘了,就在前一刻,是秦思语当着所有人的面,堂而皇之的抢走了我的陆祈川。

他们非但没有指责,还都是祝福,祝福第三者插足别人。

现在却来指责我?

我深吸一口气,几乎快克制不住怒意,冷冷的笑着,「秦思语,你是以什么立场来质问我?就算我和江妄真有点什么,轮得到你来置喙?」

秦思语见我居然毫不客气的反击,又是一副小白花的模样,「姐姐,你是怪我吗?我知道我不好…可是我克制不住自己的心意……对不起…姐姐…」

「够了。」

秦思语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让我觉得恶心,我连看她演戏的欲望都没有。

江妄懒懒的抬起眼皮睨了一眼秦思语,语气凉薄而讥诮,「不要每次所有便宜都占尽还要做出一副我是受害者的可怜样子。」

秦思语脸上完美的神色终于绷不住,想发作却又碍于人多,最后委屈的躲在陆祈川身后。

江妄搂住我的肩膀转身向前,眉眼够邪够拽,旁人即使对我好奇,也不敢多看一眼。

只是陆祈川,在我越过他的时候他伸手攥住了我的手腕。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陆祈川向来温淡的嗓音听着有些怒意,「秦枝,你什么时候和江妄在一起的?」

怎么,这话说的好像是我背叛他了?

我尚未回答,身边的江妄盯着陆祈川和我手臂交握的地方,舌尖抵住下颌,满脸的不耐烦,「松开。」

陆祈川没动。

一边的秦思语像是如临大敌。

她忌惮江妄的身份,又紧张陆祈川此刻质问我的样子。

她往前一步,拉住陆祈川的手臂,故意说道,「祈川哥,我们还是别在这个时候问了吧。万一闹大了,对姐姐的名声也不好…」

她压低了声音,一副为我着想的样子,但是场上这么安静,谁能听不到她说的话呢。

江妄蹙眉,满身邪戾,「丑女人,你瞎说八道什么?」

秦思语顿时一阵瑟缩,委屈极了。

陆祈川护着秦思语,冷冷的看着江妄,「你放尊重点。」

话音刚落,江妄就一拳砸了上去。

众人一阵惊呼,秦思语更是尖叫。

江妄这拳砸的够狠,陆祈川没有设防,狼狈的后退,握住我的手腕也松开了。

江妄冷笑,踹开碍事的桌子,将我护在怀里,然后抽过一边的餐巾,拉过我的手腕,仔细的擦,又温柔又细致,好像刚刚打人的不是他一样。

我抬头,看着江妄,后者眉眼依旧邪戾。

我刚想指责江妄不该打人,就看到他身后的陆祈川反应过来要揍他。

「小心!」我惊呼。

江妄最后在我的手心擦了一下,「别让陆祈川碰你。」

然后转身就和陆祈川打了起来。

两个男人,谁也不让谁。

原本体面热闹的订婚宴一下就混乱了起来,江妄狂妄桀骜,谁都拦不住。

而向来冷静的陆祈川,今天也跟疯了一般。

秦思语一声又一声的尖叫,宾客们都被吓的躲到一边。

周围的保安都不敢阻拦,江妄和陆祈川,没有一个是他们惹得起的人。

「江妄,别打了。」我伸手想要阻拦,江妄打架的过程中还不忘回头看我一眼,

「你他妈站那别动,小爷今天不打死他,小爷就不叫江妄!」

「你看看你,好好的订婚宴都因为你成了什么样子!」

因为阻拦不了,纪宁愤恨的瞪着我。

秦正也是一脸愁容,「怎么就打起来了,好好的订婚宴,这是在干什么!」

我拦着江妄的手一僵,如果换成是秦思语在订婚宴被人插足,现在出头的就是爸爸妈妈了吧?

先前那些宾客之所以态度不同,还不是因为我父母对我的态度?

而江妄为我不平,他们却觉得是在胡闹。

因为我毁了秦思语的订婚宴吗?

可是明明,这是我的订婚宴啊。

「江妄。」我垂下手,喊着江妄的名字,试图让他冷静,但是没用。

江妄很疯狂。

我不得不走过去,在江妄一拳又要砸下去的时候,挡在他面前。

凌厉的拳风在我面前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住。

江妄眉头皱的厉害,「都他妈让你别动了!」

——后面的话却不自觉变得温柔中带着懊恼,「打到你怎么办?」

我顺势拉住他的手臂,委屈快溢出眼眶,「江妄,别打了。」

我很累很累,很想逃离这个地方。

江妄突然愣住,手里挥舞的拳头一下就放了下来,捧着我的脸,「枝枝,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

「没有,我只是想离开。」我拉着江妄的袖子,现在谁也不想见。

江妄连忙踢开路上碍事的桌椅,「走,不打了。」

然而陆祈川还是不死心,再次拽住了我的手臂。

我深吸一口气,在江妄快发狂的边缘扯掉陆祈川的手。

陆祁川起初不肯放手,我便用尽所有力气,一巴掌扇了过去,他英俊好看的脸偏向一边。

秦思语尖叫,我冷笑,「陆祈川,你这又是在做什么?惺惺作态吗?十分钟之前难道不是你把戒指递给秦思语的吗?」

陆祁川偏过的侧脸,薄唇紧紧抿着。

秦思语牢牢的护着他,生怕我抢走陆祁川。

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达成协议把未婚妻的身份换成秦思语的,但是看着两人站在一起的模样,我只觉得我的曾经是个笑话。

我为了陆祈川放弃喜欢的舞蹈,改学金融,我想成为他称职的妻子。

我知道陆祈川早年打拼公司,胃不好,我学会做好多不同的菜,每天为他做饭。

陆祈川想要事业,我就学会喝酒,陪着他在酒桌上和那些商人周旋。

陆祈川生病,我揽下所有的工作,让他好好休息,结果他好了,我病了,可是陆祈川却从来没有看我一眼。

陆祈川,陆祈川。

从 16 岁被他救起的那一刻起,我所有的时光里全部都是陆祈川。

我仿佛只会为他而活。

我天真的以为只要我够好,他总有被我打动的一天。

可是到最后却发现,原来我只感动了自己。

真是个傻子。

我抬眸,看向陆祈川,

「陆祈川,订婚快乐,恭喜你得偿所愿。」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