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思墨少卿小说免费
继续看书
可她知道,他不会信。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下午,顾思浑身痛得像被拆开重组般,她拿起床头那张早上十点的机票,撕碎。晚上,顾思穿着真丝睡裙在客厅等着,门一开,她便扑了上去,“你来了!”

《顾思墨少卿小说免费》精彩片段

昏暗的房间内,顾思的脸埋在薄被中,想哭却不敢哭。


三个月了,自从墨少卿的未婚妻因她消失后,这个她唤了十年小叔的男人,便将她囚在别墅折磨,叫她不见天日。


恍惚中,顾思好像回到三个月前,她和他被媒体拍到不雅照,他想给他未婚妻秦若雪解释,可电话打不通,手机里有不少秦若雪的未接电话和一条留言,“少卿,救我!”


很快,墨少卿便查到,秦若雪被打手围住时给他打电话求救,可他却神志不清地躺在顾思房间。


秦若雪断了条腿后消失了,而顾思成了千古罪人,不知廉耻地设计小叔,推婶婶去抵挡小混混,甚至收买打手伤害未来婶婶……


她还记得那天,墨少卿猩红着眼冲进来,死死掐着她的脖子,“顾思,你这么爱设计我,你就等着被我弄死!”


腹部的绞痛令她喘不过气来,墨少卿粗鲁地将她翻过来,面对他。


墨少卿黑眸幽深,声音沙哑,“若雪快回来了,我给你定了法国的大学。”


她向他解释过无数次,她没有推秦若雪去挡混混,她没有设计他,更没有请人打断秦若雪的腿!


这些事让她被墨少卿一步步厌恶,她甚至怀疑是秦若雪的自导自演,可秦若雪却消失了,墨少卿也根本不信她。


如今,秦若雪回来,她却要被墨少卿赶到万里之外了!


顾思控制不住地浑身轻颤,瞳孔里尽是惊慌,“不要,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墨少卿语气冰冷,“留着你又伤害若雪吗?”


她没有!


可她知道,他不会信。


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下午,顾思浑身痛得像被拆开重组般,她拿起床头那张早上十点的机票,撕碎。


晚上,顾思穿着真丝睡裙在客厅等着,门一开,她便扑了上去,“你来了!”


墨少卿将她的手拉下来,俊脸面无表情,“顾思,我们到此为止,等若雪回来,我会娶她。”


他要娶秦若雪?


顾思努力维持着表情,抱住他,“不娶她好不好?”


这次,他却直接甩开了她。


哐当一声!


顾思撞到茶几,水果刀掉下来,在腿上划出一个大口子。


血争先恐后流出,顾思吓得忘了动作,墨少卿阴沉着脸,掏出手帕在她伤口处打结止血后,便将她打横抱起走向车库。


这还是出事后,他第一次抱她!


顾思蜷缩在他怀里,眼睛晶亮地看着他,“你心疼我了?”


墨少卿脚步一顿,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后,将她扔在沙发上,转身就走。


砰!


门被摔上。


顾思疼得冷汗直冒,她苦涩一笑,墨少卿早就不是曾经那个疼她宠她的小叔了,他现在对她只有厌恶和恨。


套上衣服后,她一瘸一拐去了医院,她不能留下疤痕,墨少卿最喜欢的便是她这双腿。


住院这几天,墨少卿未曾露面,倒是遇到了坐在轮椅上的秦若雪。


“你来干什么?”顾思语气不善,她讨厌秦若雪!


秦若雪关上门,一边摇动轮椅过来一边说,“一回来便听说你受伤了,少卿没有时间,作为你未来的婶婶,自然是要来看看你的。”


“用不着你假好心!”


顾思下床想将她赶出去,谁知秦若雪却突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你…你腿没事?!”


秦若雪自得地转了个圈,挑衅道,“不断条腿,怎么将你赶走呢?”


“你为什么要诬陷我?”


“因为你不知廉耻地爱上了你小叔!顾思,就算爬上了他的床,你还不是照样被丢弃?我只是让你看清你在他心中的分量……”


秦若雪边说,边往窗边退,顾思气得浑身发抖,她小心翼翼藏在心底的爱,全被秦若雪毁了!


秦若雪故意刺激她,“少卿只觉得你恶心!”


顾思掐住她的脖子,大喊,“闭嘴!你给我闭嘴!”


秦若雪诡异一笑后,忽然朝着门口哭了起来,“少卿,救我,顾思她要杀我……”


男人一声厉呵,“顾思,你干什么?”


顾思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她僵硬地转身,就看到墨少卿冲了过来,将往下倒的秦若雪抱着放到轮椅上。


“小叔,我……”


“顾思,是我把你宠坏了。”墨少卿抱起秦若雪,眼神晦暗不明,“看来你腿伤好了,三天后,我会替你和陈辉准备婚礼。”


顾思惊恐地摇头,“不要!小叔,我不要嫁给陈辉!”


“以你的名声,除了他还有男人敢要你吗?”


是啊,她早就声名狼籍!


顾思试图解释,“我没有推她,是秦若雪在说谎,求求你不要把我嫁出去,我会乖乖听话的。”


“若雪她腿不能动,如何能走到窗边?”


“她可以!她腿没断,她都是装的,她故意陷害我……”


“还敢撒谎,给我好好反省!”


墨少卿推着秦若雪出去,顾思分明看到了秦若雪唇边得意的笑容。


她又被算计了!


三天,顾思想尽办法想逃,可时时刻刻都有保镖跟在她身边,她无路可逃。


顾思被押送到了婚礼现场,墨少卿为她准备嫁衣,却是要将她嫁给别人。


趁换婚纱之际,顾思偷跑到了酒店顶楼,风呼啸着打在脸上,她拨通了墨少卿的电话,“我在顶楼,你要是非逼我嫁人,我就跳下去……”


墨少卿赶了上来,跟在他身侧的还有新郎官陈辉。


顾思身形不稳地在台阶边缘走动,她还穿着病号服,见他来了,便停下来朝着他笑,“小叔,你来了。”


一旁的陈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顾思,你快下来,很危险!”


墨少卿皱眉看着她,一如既往的骄纵跋扈,让人想掐死她了之。


他冷着脸命令,“下来。”


顾思无所畏惧地摇头,“小叔,我不嫁人,你答应我就下来。”


陈辉微微低头,右手紧握成拳。


旁边的墨少卿只是淡淡地看了眼手表,“顾思,你弟弟在美国动手术,你想让我停了他的药,让他陪你一起死吗?”


“墨少卿!”顾思不敢置信地睁大眼,他竟然拿弟弟来威胁她!


最终,墨少卿还是胜了,顾思被他亲自交到了陈辉手上。


婚礼结束后,陈辉带顾思回了家。


她再也不用被困在墨少卿的别墅里,他替她换了个囚笼,婚礼上她才明白,他是为了撇清和她的谣言让秦若雪安心,所以才这么着急将她嫁了的。


门才关上,陈辉就将她拖到了卧室。


“陈辉,你……”


啪!


一耳光扇得她头晕眼花。


“你嫌弃我是你家的司机,你不是看不起我吗?到头来还不是嫁给我了?”


印象中的陈辉很温和,和现在狰狞的模样相差甚远,顾思忍不住往床头缩,手下意识去口袋摸手机。


陈辉点燃一根烟,用力抽了口,一把将烟头按在顾思手臂上,顾思疼得尖叫,陈辉眼里浮起凌虐的笑意。


一下又一下,在顾思白皙的手臂上留下一个个烙印。


他掏出她的手机,扔在床上,“你是我的妻子,还想给你小叔打电话?”


顾思连连摇头,“我没有,你误会了。”


“呵!你和墨少卿那些丑事整个C市都知道,墨少卿把你嫁给我因为我不能人道,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嫁给我,就得守妇道,你要是再敢勾引他,我打断你的腿!”


陈辉越说越气,直接动手打起来


顾思死死咬住下唇,疼痛让她一阵阵眩晕。


他一遍又一遍地警告她,不要妄想回到墨少卿身边。


陈辉的举动越来越过分,顾思感觉自己要死了……


顾思无力反抗,她双眼绝望地望着天花板,小叔,这就是你给我的惩罚吗?


就在顾思快绝望之际,陈辉突然扔了东西,蹲在地上抓住脖子大口大口喘气。

顾思缩在床头不敢动,半天陈辉才缓过来,朝她伸手,“给我钱。”

顾思摇头,从前她被墨少卿当公主一般宠着,之后被囚禁在别墅,吃穿用度都有人安排,她根本没接触过现金。

陈辉气急败坏,“你不是墨家的大小姐吗?竟然没有钱?没钱老子娶你干什么?”

眼看他又要拿鞭子抽她,顾思赶紧提醒,“礼金,婚礼收了不少礼金。”

“对!”陈辉喜笑颜开,“老婆,你真聪明!”

他张着大嘴想凑过来亲她,被顾思厌恶地躲开,他本想打她,可体内那股子瘾又上来。

他指着角落的摄像头,警告她,“给我安安分分呆在家里,要是敢告诉墨少卿,我保证你的视频会传遍C市。”

说完,陈辉拿着礼金急匆匆出去了,顾思冲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哗啦啦的冷水就朝她淋了下来。

镜中的身体到处是青紫和血肉模糊的伤口,她疼得倒抽气,却没停下来。

脏!

这身子好脏!

此刻,墨少卿应该在和秦若雪你侬我侬吧?

她环住双臂抱住自己,水慢慢变热,可她的心依旧冰冷。

整整一个月,她仿佛恢复到在别墅的日子,被关着,等着被折磨。

陈辉用视频威胁她,她不敢向墨少卿求救,她试图逃跑,却被他抓回来打得更狠,她身上新伤旧伤早就分不清,麻木地挨着鞭子。

陈辉有毒瘾,几十万的礼金被他花的一分不剩,他又朝她伸手,“给我钱。”

顾思眼神空洞,“没了。”

“没了?”陈辉抓住她的头发逼她看他,“没了你就去问你小叔要,不给你就去卖,这不是你最擅长的吗?”

顾思头发被扯得生疼,就在她以为头皮快被扯掉时,手机来了电话。

是顾晟,她的双胞胎弟弟。

顾思看了眼陈辉,得到他的首肯之后,她接通了电话,听得那边顾晟的抱怨,“姐,你竟敢偷偷结婚,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小昱…”顾思鼻头一酸,被陈辉虐待她没哭,可是一听见弟弟的声音,她就忍不住。

“姐,我在小叔家,你今天回来吗?”

“我……”

顾思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便被陈辉抢了过去,他装作不耐地说道,“老婆,这么晚了谁呀?我们继续做!”

嘟嘟嘟……

顾晟俊脸微红,一转头便见到一脸阴沉的墨少卿,顾晟尴尬地挠头,“小叔,我好像打扰我姐和姐夫了。”

墨少卿没什么表情,“你身体还没恢复,先去睡觉。”

顾晟回了房间,墨少卿狠狠踢向沙发,脑海里回荡着顾晟手机漏音传来的声音。

继续做?

陈辉不是不行吗?

想到顾思那双勾人的腿,还有她娇气地声音,他一阵邪火直冒,一想到她在别的男人身下也这样,他就控制不住怒火。

从前她时时刻刻要缠着他,如今一个月不给他打电话,看起来她过的很幸福。

她毁了若雪的腿,又有什么资格幸福?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