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盖世医神
  • 重生之盖世医神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小脸通红作者
  • 更新:2022-07-15 23:0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陈可从六十年后,重生回到改变他一生命运的重要时刻。前世,他欠下赌债,阴差阳错害死母亲,他自己因为打伤人入狱十二年。在狱中,他因祸得福,遇见贵人,得对方传授逆天医术,从此踏上逆袭之路。后来的陈可一路逆袭成为盖世神医,却始终无法原谅自己连累母亲死亡,终日郁郁寡欢。重活一世,他将母亲护在身后,打脸一地的渣宰,这一世,谁也别想再欺负他。

《重生之盖世医神》精彩片段

“畜生啊!你们还我儿子!”

“老东西,你儿子欠了我们钱,打死了也活该!既然陈可死了,那这笔账就由你这个当妈的还!”

脑袋上剧烈的疼痛感传来,陈可猛地睁开了眼睛,却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被踹倒在地上。

“妈!”

看到母亲倒下,陈可顿时睚眦欲裂!

他重生了!

从六十年后,重生回到改变他一生命运改变的时刻。

前世就是这天,他因为赌博欠债被朱良云找上门来殴打逼债。

母亲为了保护他和朱良云拼命,结果突发心脏病,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最后撒手人寰。

他一怒之下,砸死朱良云手下的小弟,被判无期。

虽有减刑,也整整坐了十二年牢。

但却因祸得福,在狱中得识奇人,传授给他中医药学,终在他出狱后一举打破中医在世人眼中“慢郎中”的传统印像,以一记破格救心汤,救活了一位心衰病人。

从此踏上行医之道。

一举奠定中医在国际上的地位,被称为中医ICU!

获诺贝尔奖无数!

并在一次全球性灾难时挺身而出,以一手神乎其神的医术,挽救天下!

成为举世瞩目的医神!

然而地位再高、名声再响,每每夜深人静,陈可都泪如雨下,当年若非他不成器,也不会连累的母亲死亡。

他恨自己年少无知。

恨自己不成器,悔恨几欲寻死。

只是他明白自己若是寻死了,那就更对不起母亲了。

没想到,老天竟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

“妈......儿子不孝......这一世我不会再让您离开我!”陈可空洞的眼神陡然聚焦,在心里暗暗发誓。

随之他掌控了身体,抱起母亲准备离开。

母亲这时刚刚昏倒,只要急时服用他独创的破格救心汤,很快便能恢复。

然后再用针炙治疗,便有把握彻底根除先天性心脏病。

趁一切惨剧还未发生,必须尽快赶到中医院。

“站住!”

就在陈可走到门口时,朱良云眼眯成缝,伸手拦住路喝道:“小子,我让你走了吗?”

“今天还不上钱,我把你的肾挖去卖了你信不信!”

陈可抬头瞟了他一眼,眼神紫电炸裂道:“朱良云,我妈要是有事,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最好祈祷我妈没事。”

“现在,滚开!”

陈可简单的几句话,却让朱良云有一种仿佛面对煞星一般的感觉。

而且那眼神,竟让他心底生出无边的恐惧。

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原来烂人一个的陈可,怎么就突然间有了这么令人恐怖的眼神?

不可能!

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想到这,朱良云心头恐惧尽去,眼中阴毒之色泛滥,在陈可身后叫嚣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他吗的给老子等着!”

陈可顾不上这么多,抱起母亲从朱良云面前离开。

他必须即刻赶往县医院。

县医院内科副院长程莫语,出身中医药家,中西医兼修,其父留给他一幅“祖传银针”随身都带在身上。

只要找到他,母亲的病情立刻就能稳定下来!

.........

灵石县医院,陈可抱着母亲直接冲进了急诊室。

对于医院的布局规划,陈可相当熟悉,毕竟,前世他当过灵石县医院的院长,并且以此为跳台将中医推广到全世界。

见急诊室空无一人,陈可直接大声吼道:“救人!”

“叫什么叫?这是医院,不是歌舞厅。”这时,门外响起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接着,一名二十五左右的年青医生,头发梳的油光锃亮,端着茶杯晃晃悠悠走了进来。

斜眼瞄了陈可一眼,又把目光落在姜梅那乌黑的嘴唇上。

冷哼道:“心梗,嘴都乌了,早死透了。”

“救不了,直接拉火葬场吧!”

说完,竟径直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啜着茶,丝毫没有动手诊治的打算。

见状,陈可眼角轻抽,眼中寒光四溢。

此人他认识,记忆还相当深刻。

叫曹斌。

他前世出狱后,因为救人成功破格在县医院就职,不经意间碰到曹斌收授医药代表贿赂,便被其疯狂针对。

但最终曹斌玩火自燃,丢了工作,蹲了大狱。

此人唯利是图,没有任何职业操守。

没想到今天居然碰到他。

见他连基本诊断都不做,直接断言母亲已死。

不禁火冒三丈。

“曹斌,你也配当医生?”

“瞎了你的狗眼,我妈只是休克,你要是救不了就趁早滚。”

“让其他医生来!”

曹斌脸色青白交加,拍案而起,双眼喷火厉声喝道:“小杂毛,你再说一遍试试!”

“我说你不配当医生,治不了病就滚,别占着茅坑不拉屎!”陈可与之四目相对,句句如刀,直戳曹斌心窝。

“好......你给我等着,敢跑到我这来医闹,我要不让你坐牢,我跟你姓!”曹斌被气的额头青筋毕露,眼中阴毒之色毕露,当即拿起办公桌上电话拔通报警电话。

就在这时,母亲姜梅的眉心,一股黑气上涌。

原本陈可想找其他医生替母亲医治,自己去做破格救心汤,但母亲情况有变,已经出现神不守舍的症状,再这么拖下去就真危险了。

陈可不敢耽搁,抱着母亲冲到心内科。

空不出手敲门,一脚把门直接踹开。

里面一个头发谢顶的中年人,被他此举吓了一跳,满脸惊疑。

“程副院长得罪了,我叫陈可,劳烦借你的银针一用!”不等他出声,陈可已经将母亲放在他屋内的担架床上,双手虎口处交叉说道。

看到这个手势,程莫语先是一愣,而后眉头紧皱。

这是中华杏林扶阳界通用手势!

“小伙子,你要银针做什么?”

“救我妈。”陈可一眼便看出程莫语顾忌,答道:“我妈有先天性心脏病,受刺激导致心衰休克。”

“必须以银针激其神庭、天池等穴。”

“护住心脉,激发精气神,引动自身潜能才能脱离危险。”

本来,西医也一样能救。

但一路颠簸,再加上曹斌故意拖延耽搁,母亲的情况越来越差。

不亲自动手难保万一。

“说来简单,做来难啊......以针炙之法激发潜能,这是传说中的手段。”程莫语眉头皱成川字:“你母亲情况复杂,连我都不一定能救醒她。”

“万一出什么意外......”

“不用你负责,我针下还从没有过失手的先例!”陈可全身荡漾着发自骨子里的自信。

眼神炯然,看的程莫语一阵心惊。

这个少年的眼神,如一汪深渊,蕴星纳月,深不可测。

说的话更是连他都不由自主侧目。

这是何等自信!

这绝不是一般人吹牛能有的气势,难道他也是中医世家传人?

想到这,程莫语的手已经伸进怀里,拿出一副鹿皮针囊。

犹豫片刻后,说道:“还是我来吧,不管什么结果,只求问心无愧!”

“不必了,有我在,阎王也得退避三舍!”陈可淡淡答道。

说完,轻轻挥手,程莫语便感觉手头一轻,针囊竟已消失不见。

心头一惊,连忙看向陈可。

只见他手里已捻出一根银针,轻轻一撮,隔着几十分公便凌空将针插到了姜梅的胸口天池大穴。

针尾微微颤抖。

程莫语双眼暴突,目瞪口呆。

这......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银针之软,犹如发丝,就连他想要行针都必须小心翼翼,以极脆的寸劲捻进皮肤。

陈可竟然随意一捻,便凌空行针。

他只在古籍中看到过这种神乎其神的针法。

据传伏羲祖师创立针炙之道,以气化针,无形无迹。

陈可这一手,虽比不上伏羲祖师,但却已堪称奇迹!

就在他震惊到极点时,陈可第二根针已发,针头刺进额头神庭大穴。

手指一弹,针尾便左右晃动,犹如被无形大手提插,竟缓缓直没至柄。

姜梅额头黑气,立刻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也开始出现微弱的气息。

“神迹......神迹啊!”下一秒,程莫语惊呼出声。

神情激动,两行老泪夺眶而出。

他万万没想到,这一生梦寐以求的传奇针法,竟在一个看上去十二岁左右的孩子身上看到。

这手弹针尾,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扁雀外经》里记载的“神应玉龙针”?!

“程副院长,银针收好。”陈可这时已经行过两针,针囊一收,转身还给程莫语。

见他这副激动到极点的样子,不禁心里一动问道:“想学神应玉龙针么?”

“我可以教你。”

闻言,程莫语两眼暴睁,呆滞了数秒,而后突然身体一矮,竟直挺挺跪倒在陈可面前。

当场拜倒磕头,嘴里高喊:“程莫语拜见师父!”

陈可虽然年轻比他儿子还小,但凭这手神应玉龙针法,足可当他师父绰绰有余。

只要能学到这手针法,拜师磕头天经地义!

“程副院长不用拜我为师,医术是天下的,只有你这种精诚大医,才配将之推广天下!”陈可眼里透着欣赏。

程莫语的人品他早已了然于胸。

上一世,他孤独一人,行医天下,救济苍生。

虽有无上荣耀,却依然遗憾一生。

这一世已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守着母亲尽尽孝,再娶个老婆生个娃,过最平凡的生活,才是心中的梦想。

“我......我......”程莫语一脸难以置信,激动的说不出话。

“程副院长,我母亲病情已经稳定,但还需要在医院静养几天。”

“住院费我晚些交可以吗?”

现在的陈可,身无几文,根本不够交住院费,所以他要另想方法。

程莫语毫不犹豫的就应了下来。

“没事,没事,住院费不是问题,我解决就行。”

陈可摇了摇头,婉言拒绝。

“一码归一码,费用我自己能解决。”

离开医院前,陈可将破格救心汤的药方写给了程莫语,嘱咐他帮助备好药材,根治母亲。

陈可家里并不富裕,虽还有一些物件能够卖些小钱。

可母亲的医药费金额巨大,家里的这点钱无异于杯水车薪。

如果是前世的陈可,或许只能束手无策。

不过重生一世,他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废物了!

想到这儿,陈可脑子里突然想到一个人——李氏集团千金,李潇潇。

海城市,龙华别墅。

叮咚。

陈可按响了门铃。

在陈可的记忆中,前世在他刚刚入狱不久,便听说市里顶级富豪。李氏集团李舜生身亡的消息。

而前世出狱后,陈可凭借高超医术,也跟李氏集团的掌舵者李潇潇打过照面。

不过那时的李氏集团已经破败不堪,李家资金断裂,唯一剩下的资产就是这栋别墅。

开门的是位下人,在陈可的介绍后,下人狐疑的走进别墅中。

不多时,一名身穿奢侈品女版西装的女子走了下来。

女子的一举一动中,都透露着上位者的气质,精致的五官如同刻画一般。

陈可一眼便认出了女子的身份,李潇潇。

“你能治疗我父亲的病?”

李潇潇狐疑的目光中,充满疲惫神色。

这段时间李舜生重病,整个李家扛在她的肩膀上,已经将二十出头的她,压得有些喘不过气。

陈可有些心疼,前世他对李潇潇就有好感,不过那时年纪已经大了,就没有勇敢的迈出那一步。

“这段时间累坏了吧。”

陈可关切中带着亲近的语气,仿佛二人已是多年好友。

李潇潇十分诧异,开口询问。

“啊?”

“我们,认识吗?”

刚刚沉浸在回忆中的陈可突然醒悟,这一世,这是他和李潇潇第一次相遇。

陈可尴尬一笑,不做回答,自顾自介绍起来。

“我叫陈可,是岐黄医脉的传人,我有办法能救治你的父亲。”

李潇潇停顿片刻,上下打量了一遍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一身痞气的男人。

从外表看,此时的陈可和医术,医生这两个词毫不相干。

不过,李潇潇却对陈可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好感,又抱着试一试,万一能治好的心态。

李潇潇点了答应:“陈医生,你跟我进来吧。”

走进李舜生的卧室后,陈可细细观察起病床上躺着的李舜生来。

李舜生的脸色难看到了一个极点。

身体上也是多出来一条条黑色脉络来。

见到这幅样子的李舜生,陈可不禁皱起眉头来。

此时的李舜生,意识模糊。

仅剩的一口气,估计也是全凭借着李晓雅开的药物支撑着。

细细把脉后,陈可眉头皱的更深。

这会,别墅里的其余李家人,听闻有医生前来,都纷纷赶到了李舜生的房间内。

一道道期盼目光落在陈可的身上后,瞬间变成了鄙夷。

在他们眼里,陈可不像是医生,更像是来骗财的毛小子。

一道暴怒的女声,伴随着急切的脚步,冲上到了陈可的面前。

女人一把拉住陈可,将陈可拽起了来,大声呵斥。

“哪来的土鳖,也敢冒充医生。”

“我爸爸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全家陪葬都不够!”

女人的样貌与李潇潇又几分相识,但更显稚嫩,正是李潇潇的妹妹,李舜生的小女儿,李跳跳。

随着李跳跳的这一声喊叫,整个房间里的人也给炸开了锅。

“潇潇,你怎么能把这种人带进家里,看他那样,不像医生,更像是囚犯。”

“病急乱投医,他明显就和那些江湖骗子一样,来骗就诊费的。”

“真是什么人都敢来李家行骗,吗的,真当我们李家好欺负不成。”

这些人七嘴八舌,但他们毕竟是旁支,做不了主,纷纷将目光看向了李潇潇。

还不等李潇潇作答,李跳跳率先跳了出来。

手指着陈可的鼻子。

“小混账,人命关天的大事,你也敢出来行骗。”

“今天我就让你走不出去这道门。”

“钢铁,把这个骗子给我拉出去,狠狠的打!”

在李潇潇的命令下,一名身材魁梧,如同座小山的壮汉冲了进来。

直奔陈可抓了过去。

“钢铁,住手!”

当沉思中的李潇潇反应过来,准备阻止时,为时以晚。

钢铁硕大如同巨石般的拳头已经拍向了陈可。

陈可不躲不闪,两指并且,抬手一点。

指头轻描淡写般点在了钢铁胸前的穴位上。

一瞬间钢铁浑身如同触电般痉挛了起来,停下了挥舞的拳头,捂着胸口,惨嚎起来。

所有人都愣住了,点穴,这种只在电视剧看过的场景,发生在现实中时,冲垮了他们的认知。

陈可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缓缓的站起了身来。

“他们不信我,潇潇你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