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橙陆常舟
  • 楚橙陆常舟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楚橙陆常舟
  • 更新:2022-09-10 19:59:00
  • 最新章节:楚橙陆常舟第3章
继续看书
陆常舟,娱乐圈中最大影视集团陆氏的总裁,也是将楚橙圈在身边三年的人。她比谁都清楚,陆常舟是个没有心的人。陆氏集团在娱乐圈只手遮天几十年,他身边从不缺女伴,以前两三天便会换一个,只有自己留了三年。胡思乱想时,她也会去想,陆常舟对自己会不会有一点真心?现在,答案出现了——没有。

《楚橙陆常舟》精彩片段

北京,《风落》剧组杀青宴。


包厢里众人杯觥交错,谈笑风生。


唯独楚橙安静地坐在角落,极美的面容上没半分笑意,凛若冰霜。


隔着袅袅烟雾,她看着坐在主位上的男人。


陆常舟,娱乐圈中最大影视集团陆氏的总裁,也是将楚橙圈在身边三年的人。


他一身黑色西装,身姿挺拔颀长,五官刀刻般俊美。


望着其他女演员对陆常舟殷勤的模样,楚橙食不下咽。


正要收回目光,那道淡凉的声音却倏地响起。


“她怎么不来敬酒?”


楚橙一顿,只见陆常舟正意味不明地看着自己。


离他最近的女演员笑了笑,怪声怪气地说:“陆总您不知道,楚橙姐人比较清冷,又是大明星,从来不敬酒。”


“是吗?”陆常舟轻挑了下眉梢,似笑非笑,“楚橙,过来。”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过去,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楚橙微蹙了下眉。


她不明白为什么陆常舟突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这么做,但想起以往抗拒他的后果,终是起身走了过去。


只剩半步距离时,陆常舟突然伸手搂住楚橙的腰,揽着人坐在了腿上。


而后就将倒满的酒杯递到了她面前。


“喝。”


楚橙抿了抿唇,语气平淡:“我酒精过敏。”


陆常舟眸色一暗,手在她腰间狠狠捏了把:“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他语气中的危险再清晰不过。


楚橙沉默了片刻,到底还是接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见状,同行的女演员彼此交换了个讥讽的眼神。


娱乐圈里美人如云,但楚橙却是其中更为惹眼的存在。


那一双狐狸眼的尾端点缀着一颗泪痣,不笑时清冷疏离,笑时能直接将人的魂儿给勾走。


只是她素来高冷,再有权有势的人都劝不了她一杯酒。


但今天,还不是乖乖顺从了陆常舟?


冰冷的酒液顺着食道滑下,没一会儿,楚橙就觉得浑身难受。


她眼前有些恍惚,下意识地抓紧了陆常舟的衣袖,露出求助的眼神。


陆常舟明白她的意思,却故意压低声音道:“想我怎么做?说出来。”


楚橙疼得只剩气音。


“……求你。”


陆常舟勾了勾唇角,起身便将人打横抱起往外走。


导演傻了眼:“陆总,您……”


“我还有事,你们随意。”陆常舟丢下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


坐电梯到达顶层,他一脚踹开门,将人丢在了床上。


陆常舟一边扯开领带,一边翻出抗过敏的药塞进她嘴里。


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蜷缩成一团,浑身泛红的她,语气轻佻讥讽。


“清冷?他们怕是没见过你这幅模样!”


楚橙痛得说不出话,直到药效发作,她的双眼才慢慢恢复清明。


想到之前在包厢里的一切,她忍不住开口:


“陆常舟……”


话未说完,陆常舟俯身而来,直接咬住她的脖颈。


楚橙吃痛,却不敢推开。


陆常舟一向这样,容不得别人说一个不字。


就像今晚,明知她酒精过敏,却偏要自己喝了再给药。


呼吸交错间,陆常舟的手机突然响起。


他不耐烦地瞥了眼,开了免提丢在一边:“有事?”


发小沈浥的声音从听筒传出:“常舟,听说你今晚把楚橙带走了?怎么,不怕你金屋里的那位美人知道了吃醋?”


楚橙知道他说的那人是自己,不由看向陆常舟。


陆常舟回视着,手在她唇上重重的捻磨了下,轻笑一声。


“不会,玩玩而已,听话的很。”


楚橙呼吸一顿,骤然攥紧了手。


察觉到她身体微僵,陆常舟利落挂断电话,饶有兴趣地盯着她。


“怎么,不高兴了?”


楚橙却很快恢复了平日的清冷:“没有。”


她比谁都清楚,陆常舟是个没有心的人。


陆氏集团在娱乐圈只手遮天几十年,他身边从不缺女伴,以前两三天便会换一个,只有自己留了三年。


胡思乱想时,她也会去想,陆常舟对自己会不会有一点真心?


现在,答案出现了——没有。


楚橙眼眶发胀,忍着泪意不再去看陆常舟。


却在动作间,露出了一直藏的好好的伤!


陆常舟顿时笑意瞬无。


他紧盯着楚橙小臂上那一块青紫的淤伤,目光森寒。


“这是怎么回事?”


楚橙一怔,忙将手臂藏进被子。


那是她半个月前拍戏时受的伤。


当初为了能拍这部戏,她连哄带磨求了好久陆常舟才答应,唯一的条件就是不准受伤。


不是因为关心,而是嫌弃。


楚橙永远记得第一次被陆常舟发现受伤时,他嫌恶的目光:“真脏。”


而那天,也是第一次,陆常舟没有碰她!


楚橙强压着心底的不安,扯了谎:“这淤伤是我前天不小心磕在门框上留下的。”


陆常舟却仍一言不发。


沉默像潭水一般快要淹没了楚橙。


她还想再开口时,陆常舟却突然拽出她手臂,发了狠地咬在那块淤伤上。


楚橙疼得眼眶含泪,却也没发出一声。


这一夜,陆常舟的力道格外重。


楚橙被折腾地又疼又累,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下午。


陆常舟已经不在房间。


她走进浴室,镜子里的自己不出意外又是满身青紫,而手臂上的那处牙印极深。


但幸好,陆常舟没有阻止她继续拍摄。


结束了这部戏,楚橙有两个月的休息时间。


她不拍戏时便住在陆常舟名下的一处庄园里,里面司机保镖管家保姆一应俱全。


这些人说是派来照顾她起居,但楚橙明白,他们其实就是陆常舟用来监视她的眼线。


回到庄园时,管家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


他接过楚橙的行李,微笑道:“陆先生说要出差一段时间,楚小姐有任何的需求都可以告诉我们。”


楚橙点点头回了卧室,并不在意他的去向。


不过之后半个月陆常舟都没有回庄园,她一个人倒是轻松自在不少。


2但她向来闲不住,休息了几天便觉得无聊。


就给自己的经陆人打去了电话:“宗姐,最近有什么好剧本吗?”


经陆人莫名默了瞬,语气略僵:“你这才休息了几天,着什么急呀?”


“不着急。”楚橙晃着腿,“但早点选好本子,我也可以早做准备。”


那边却又沉默了下去。


楚橙察觉到不对:“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宗姐叹了口气:“我还想问你呢,岁岁,你最近是不是又惹陆先生不高兴了?”


“什么意思?”楚橙心中无端升起股不好的预感。


就听宗姐语气沉重:“半个月前,陆先生发话,要将你彻底封杀!”


陆常舟……要封杀自己?


楚橙瞬间浑身一僵。


寒气钻进四肢,冻得她骨头冰冷酥麻。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楚橙攥紧手机,直接拨通了陆常舟的号码。


然而,无论是他的工作号还是私人号,都始终没有人接。


她快步回到客厅找到管家,声音微颤。


“陆先生不接我电话,你一定联系得到他对不对?”


管家面色从容:“楚小姐,如果您打不通陆先生的号码,那说明他正在忙,您……”


话没说完,外面突然传来阵轰鸣声。


楚橙转头望去,只见那辆熟悉的黑色迈巴赫停在了别墅前。


她抬步便跑了出去,却在撞上陆常舟凌厉的目光时脚步一滞。


“景,常舟……”


陆常舟脸色冷峻:“有事?”


“我……我刚才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楚橙抿了抿唇。


“不想接。”陆常舟嗓音冷淡,收回目光便越过她往二楼走。


楚橙身形微滞,顿了片刻终是抬步跟了上去。


却见陆常舟径直走进衣帽间,拿出了套干净的西装准备换,不禁一怔:“你等下还要出门吗?”


“有个宴会。”陆常舟解开领带瞥了她一眼,“你有事就说。”


楚橙默了瞬,攥着手缓缓开口。


“宗姐说你要封杀我……为什么?”


陆常舟动作没停:“为什么?答应的事做不到,这就是后果。”


楚橙心狠狠一沉。


受伤的事,他到底还是去查了清楚。


“所以……”楚橙喉间涩痛,“你又要把我关起来了吗?”


陆常舟却没答。


他换好衣服,示意她过来给他系领带。


楚橙不想在这种时候惹他生气,听话上前。


直到领带打好,陆常舟才淡淡开口:“你早该这么乖。”


说完,便转身离开。


独留下楚橙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如坠冰窖。


不知站了多久,她才失神地回了卧室。


看着橘红色的天空,楚橙倏地想起了三年前第一次与陆常舟相遇的那天。


那时她刚刚毕业,受邀去了一部电影选角的饭局。


一共八个女生,导演以观察仪态为由让她们站成排,可那目光分明粘腻得像能流出脓。


所以当他摸上楚橙的肩膀那一刻,她想都没想直接就甩过去一巴掌。


这一耳光,断送了她的前途。


楚归蹲在路边哭时,面前却突然出现一个人。


她怔楞地抬起头,便对上了陆常舟深邃的双眼。


他嗓音低哑,带着种说不出的蛊惑。


“想红,就要选好角色,更重要的是……”陆常舟俯下身,向她伸出了手,“要选对人。”


娱乐圈里谁能红,谁会被雪藏封杀,都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所以楚橙握住了他的手,之后,一夜爆红——


从回忆里脱身时,窗外天色已然黯淡。


楚橙望着,起伏的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


想起陆常舟离开前说的那句话,她犹豫了片刻,拿起手机给他发了条消息。


“常舟,我会乖乖等你回来。”


刚发完,一条新闻突然弹了出来。


楚橙不小心点了进去,正想退出时,画面中却出现了陆常舟的身影!


视频中,记者问道:“陆总,您身边这位小姐是?您为什么会带她一起参加陆老先生寿宴?”


楚橙听着这问题,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下一秒,就听陆常舟声音楚柔:“她叫燕溪,我的……未婚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