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暴君宠妻上瘾
  • 腹黑暴君宠妻上瘾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月满星河作者
  • 更新:2022-07-15 22:4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逼问
继续看书
慕沉霜乃天界尊贵无比的药王神,可谁知因为一场意外,她竟然落入凡间,穿成了天昭国不受宠的太子妃不说,甚至还莫名的大了肚子。为此,她每日遭受众人的侮辱,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被皇族游街示众时,谁知京中贵胄却抢着给她肚子里的娃当爹……

《腹黑暴君宠妻上瘾》精彩片段

冰冷的凉水从耳鼻灌入喉咙,让沉霜无法呼吸,如此清晰的窒息痛感,她只感觉自己快要被淹死。

不!

不能这么死了!

一股气力突然充斥全身,她猛地一睁眼。

钳制住她的侍卫,准备再次将她的脑袋摁进湖水里时,沉霜突然反手掐住了侍卫的脖子。

侍卫大惊失色,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沉霜一脚将他踹进了水里。

她站起身,冷冽道:“想让本座死,活得不耐烦了!”

“慕沉霜!!”

一声怒喝,让沉霜抬起了眼皮。

这才看到凉亭内的一众人,还没等她看清楚,一道身影直接闪到了她面前,伴随一股骇然的戾气。

下一秒。

沉霜的脖子被一股力量一把掐住,双脚离地被抬起。

“啊!”

窒息的感觉再次袭来,虚睁眼对视上一双渗透愤怒的黑眸。

“慕沉霜,你在找死。”

沉霜来不及多想,双手握着男人的手臂,她的拇指精准用力摁在男人的穴位之上。

男人猛地皱眉,手臂瞬间失力。

“啊!”

沉霜直接摔倒在地上,全身的骨头似乎要碎裂一般,剧烈的疼痛传遍她的四肢百骸。

如此清晰的痛感。

沉霜明白过来,她如今彻底占据了这具身体。

但这一个月以来,她一直以灵体寄宿在这具身体里。

她是神界的药王神,在21世纪历劫,突遭雷劫。

本以为就此能提早回归神位,却不料竟附属到了这具身体来。

“慕沉霜,你好大的胆子,本宫真是小瞧你了,来人,杖行伺候。”

沉霜心中愕然,该死的凡人,这是想弄死她不成。

两名侍卫听命,立即上前抓住慕沉霜。

“谁敢碰我?!”

慕沉霜戾喝一声,眼神如刃,即使狼狈,浑身散发出神圣无法侵犯的气势。

震慑的两名侍卫僵硬在原地。

凤西岚身形一愣,转身看向立于寒风之中那道单薄的身影。

“慕沉霜,本宫看你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上次的账,本宫还没和你算,今日胆敢将清儿推下湖,本宫非要扒了你一层皮。”

原主是天昭国靖边侯府嫡出大小姐,立过战功,是慕侯爷的掌上明珠,如今沦落如此下场全是爱错了人。

慕沉霜曾非凤西岚不嫁,皇帝下旨封慕沉霜为太子妃,可以说强迫凤西岚娶她。

但凤西岚背弃她,慕沉霜不允许太子另娶侧妃,不惜以死相逼,太子置之不理之后,便命人绑架凤西岚的心悦之人,置她于死地,

今日便是凤西岚迎娶侧妃萧清玉进门的日子,娶亲队伍对比迎娶正妃还要声势浩荡。

萧清玉到玉曦宫给她奉茶,却掉入冰冷的湖中。

但不管之前萧清玉被绑架,还是今日坠湖都是她自导自演的戏码。

不管原主如何辩解,凤西岚仍旧置她于死地,或许今日原主彻底心灰意冷,她才彻底占据这具身体,感同身受到了这被欺骗被叛变的痛苦。

既然替代了原来的慕沉霜,那么她的恨她的仇,就由她沉霜来报。

双手支撑冰冷的地面站起身,寒风潇潇,吹啸着她单薄的身形摇摇欲坠。

慕沉霜清澈平静的眼眸直视着凤西岚充斥怒火的双眸,镇定道:“我没有推萧清玉下湖,是她自己跳下去,干我何事?太子殿下不分青红皂白,只信一面之词就惩戒自己的太子妃,若传到陛下耳朵里,太子不过是个为了宠妃不辨是非的昏庸之人。”

这话一出,震惊众人。

胆敢说太子是昏庸之人,若这种传言真的传开,那对太子极为不利,毕竟他虽然身为储君,却地位不稳,虎视眈眈的人不少,稍有风吹草动,都会引起轩然大波。

果不其然。

这直接戳中了凤西岚痛楚,被激怒了。

慕沉霜眼前一黑,下巴一阵剧痛,凤西岚狠狠捏着她的下颌,那力道简直捏碎了它。

“慕沉霜,你敢威胁本宫,你简直就是找死!”几乎从牙缝挤出的声音。

慕沉霜疼的眉心紧蹙,却依旧清澈平静眼对峙着凤西岚。

“我做的我自会承认,我没做的事,就算太子杀了我,我也不会承认,所以还望太子殿下能明察秋毫,切勿听了谗言。”

凤西岚紧缩眼眸凝聚怒火死死盯着慕沉霜,手上的力道重了几分。

这时。

一声清冷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岚太子,太子妃说的不无道理,望慎重才是。”

 

慕沉霜听到这声犹如寒霜风雪声线,神经一紧,为何会觉得熟悉?

凤西岚看到了来人,眼眸一拧,猛地松开手来,冷哼一声,“一个毒妇说的话不可信!”

慕沉霜得到松懈之后,脚步不稳,双腿发软的后退了几步。

突然。

一股力量克制又疏离覆在她腰肢上,稳住了她的身形,随即那只手悄无声息的移开。

她的耳边响起男人的声音,“太子妃,小心些。”低醇却薄凉的声线。

慕沉霜怔愣几秒,侧眸抬首看去,入目的容颜让她整个人愣在原地。

一张绝世无双的年轻面庞,却银发飘扬,头上戴着紫金冠束发,耳髻垂落下的发丝,随着寒风盈盈而动。

而他的双眼之上带着一条蚕丝黑底金云纹的眼带,看不清他的双眼,神秘而又迷人。

不似凡人的气质,如似天神,容颜如玉,身姿清如流风回雪。

就算她再想镇定,但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好看的用言语无法形容。

“君珩,太子妃这是看你看傻眼了,哈哈哈!”跟随在傅君珩一旁紫袍男人戏谑一声道。

慕沉霜一愣,回过神来,饶是见惯各色美男的她,但对这个男人竟然看走神了,实属尴尬。

根据脑海残留的记忆,没记错的话,眼前这个男人是西月国太子傅君珩,天昭国皇帝的亲外甥,一个集万千尊宠于一身的天之骄子。

凤西岚微沉眼眸,蹙眉盯着慕沉霜,“不知羞耻!”

一声戾喝打断慕沉霜的思绪。

只见紫袍男子走上前,轻拍在凤西岚肩膀上,戏笑一声道:“唉,皇兄这也不怪太子妃,谁看到君珩不会多看一眼呢?”

说话间,挑眉看向傅君珩。

傅君珩淡漠无波的神情,阔步朝着凉亭下走去,经过凤西岚身旁时,沉声道:“今日岚太子大婚,若真传出污妻宠妾的事,对岚太子声誉影响怕是不太好。”

没有丝毫起伏的声音无形之中透着一股压力。

“是啊,皇兄,既然你的太子妃喊冤,那就再好好调查一番才是。”

凤西岚剑眉紧蹙,敛眸收回视线,一甩袖,负手而立,道:“你们有所不知,这女人就是个蛇蝎毒妇,多次陷害玉儿,证据确凿,今日不过是让她长长记性。”

“证据确凿?”慕沉霜冷声反问道,“这天寒地冻,路面湿滑,谁知道是不是她自己失足掉下,栽赃到我头上?”

凤西岚怒气更甚,“你的贴身侍女已经认罪,是你亲手将清儿推下,你还敢狡辩?”

慕沉霜秀眉微蹙,眼神异常的平静,即使狼狈不堪屹立寒风之中,却透着遗世而独立清冷气质,让人忍不住瞩目。

“我蛇蝎,我毒妇,但我慕沉霜从来不怕认错,没做的事情,我为何要担责?”

坦坦荡荡没有丝毫畏惧凤西岚的怒气。

“亲兄弟尚能反目成仇,更何况一个贴身侍女做出卖主求荣的事情,再正常不过!”

凤西岚攥紧拳头,怒斥道,“简直就是在狡辩!”

傅君珩审视看着慕沉霜,这女人和传闻中偏执疯子倒不一样,冷静的异常,三言两语就让凤西岚无法辩驳。

“皇兄,就让那丫鬟带上来,再审问一番,切勿真的冤枉了太子妃,”

凤西岚眼眸阴鸷盯着慕沉霜,“来人,把人给我带上来。”

随后。

慕沉霜的贴身侍女被带过来,梨花战战兢兢的跪下行礼。

“梨花,把你看到的全部说出来,胆敢撒谎一个字,定不轻饶。”

凤西岚冷喝的话,吓得梨花浑身发颤,低垂着脑袋,发颤的声音回答道,“回……回太子,太子妃在亭中赏雪散心,侧妃娘娘前来奉茶,太子妃和侧妃娘娘起了冲突,太子妃失手将侧妃娘娘推入湖中,求太子饶命,我家娘娘不是故意的。”

梨花雨泪俱下的磕头求饶着,这还真是忠心护主的好奴才。

凤西岚接着厉声问道:“太子妃和清妃说了什么?”

“太子妃说……说太子是属于她一个人的,谁要抢,就是死。”

最后一句话说的极为小声,不知是心虚还是害怕。

但曾经慕沉霜的确爱慕凤西岚到疯狂,凡是接近他的女人,都会被她严厉警告。

梨花这话一说出来,按照原主习性,的确没法怀疑。

“慕沉霜,你还有何狡辩?!”

慕沉霜冷笑一声,清冷的目光落在梨花身上,这卖主求荣的奴才,早就是萧清玉的人。

沉步朝着梨花走去,“梨花,你身为我的贴身侍女,难道你不知道我身患严重旧疾,吹不得寒风,一旦寒气入体,便会久病不起,我会不顾身体去亭中赏雪?”

梨花一怔,慕沉霜身患严重的旧疾,这她怎么不知道?

让她惊愕的不止于此,慕沉霜性子偏执癫狂,只要太子一质问,她只会发疯似的反驳,根本没人会相信她的话,怎么突然如此冷静。

心莫名一慌,双手攥紧,只能顺着慕沉霜的话回答下去。

“因为……太子妃您说就是让旧疾复发,然后病倒在床,然……然后博得太子同情,以此阻止太子的大婚,奴婢怎么劝您也没用。”

此话一出。

慕沉霜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嘲讽,笑的悲凉,或许身体还残存的记忆,让她切肤感受到被背叛的滋味。

“慕沉霜,你发什么疯,你笑什么?”凤西岚呵斥道,及其厌恶的眼神看着她。

慕沉霜敛去笑意,眸光含冰,梨花似乎感到这凌厉如冰的视线,她不敢抬头,双手揪紧的更是厉害。

但凡观察入微一些,已经能发现她的不对劲。

慕沉霜没有回答凤西岚的话,缓缓抬手,雪花飘落在她手上,化作冰水,手掌一紧握,眼神如冰。

“那年亦如今日一样,我从奴隶营将你救出,待你如姐妹,让你远离饥寒交迫和杀戮,相处七年,最后你还是选择了卖主求荣。”

梨花吓得浑身发颤,惶恐和不安刺激全身神经,“奴……奴婢说的只是事实。”

“事实?梨花,我根本没患什么旧疾,何来旧疾复发?”

一瞬。

梨花如同被当头棒喝,猛然抬眸,颤抖双眸盯着眼前的女人,明明一样的容貌,但却又不像是她。

“太子妃您……您不能污蔑奴婢……。”

慕沉霜不想听她狡辩,侧身看向凤西岚,“太子让人给我把脉检查便知,到底是我在说谎,还是梨花在说谎。”

若能证明梨花此话有假,那足以让人怀疑她推萧清玉下湖的真实性。

凤西岚脸色阴沉至极,没等他开口,紫袍男子走上前,“不如就由本王为太子妃把脉看看。”

慕沉霜凝眸看着男人,天昭国三王爷,凤寂,容颜俊朗,眉眼之间带着几分不羁的野性,一双黑眸看似无害无欲,清明如镜,隐隐却透着如深渊的杀戾。

凤西岚脸色及其难看。

凤寂为慕沉霜把脉,手一放上去,眉心不可查的拧了一下,不着痕迹舒展开,收回手来,侧身看向凤西岚道:“皇兄,太子妃身体的确有恙,倒也没有特别严重的旧疾,并不是吹不得寒风。”

凤西岚阴沉至极的脸,很明显梨花在撒谎。

梨花背脊僵硬,已经吓得脸色惨白,浑身抖动的厉害,脑袋一片混乱,本能的只想求饶保命。

“太子殿下,奴婢……没有撒谎,侧妃娘娘怎么可能会不顾性命陷害太子妃。”

忙伸手拽住慕沉霜双腿,“太子妃……你怎么可以污蔑奴婢,奴婢没有做对不起太子妃的事情啊!”说话的声音在发颤。

慕沉霜脑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灵光,竟然给她下套。

慕沉霜垂眸,眼眸冰冷,只见她缓缓弯身,伸手将梨花头戴的簪子摘了下来,“青玉簪,你一个小小的丫鬟能佩戴这种簪子,我记得没错的话,这可是萧清玉的陪嫁,你偷的?”

梨花睁大一双惊恐的眼眸,一眼对视上那双冷如冰刃的眼眸,吓得忙辩解,“奴婢没有偷,是侧妃娘娘……”

话刚到嘴边,梨花意识到不对劲,忙的顿住口。

“是侧妃娘娘什么?”慕沉霜逼问着。

梨花已经害怕的说不出话来,明明如此冷的天,她的额头却不断在冒冷汗。

到底是奴才,定性差。

“皇兄,看来这件事情你需要好好斟酌一番才是。”凤寂依旧戏笑的语气说着。

如果这还看不出来有问题,那只能说明凤西岚脑子有问题。

凤西岚攥紧手掌,阴鸷的眼眸盯着慕沉霜。

慕沉霜知道他心底不爽,眼下的真相已经足够让他丢尽面子。

还真的印证了慕沉霜的那句话,听信谗言,这可是一个高位者最忌讳的,还是当着傅君珩,这个天昭国皇帝最宠爱的侄子面前。

若这事传到皇帝耳朵里,对他这个太子可没什么好处。

“来人,将这个贱婢杖毙!”凤西岚一声命令。

梨花全身瘫软在地上,正要开口求饶时。

“我的奴婢,我会亲自处罚,真正的始作俑者还望太子殿下一视同仁。”慕沉霜平静无波的语调透着强势。

凤西岚皱眉,眼神带着怒意盯着慕沉霜,“你在教本宫做事?!”

“并不,毕竟我刚刚差点被太子殿下淹死,这天寒地冻的,我强撑站在这里证明我的清白,难道太子殿下不应该还我一个公正,陷害皇室太子妃可是重罪。”

“你……”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