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以沫陆谨琛
  • 梁以沫陆谨琛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陆谨琛
  • 更新:2022-09-10 07:41:00
  • 最新章节:梁以沫陆谨琛第9章
继续看书
男人这才稍微将她推开了一点,说:“我是姜昊表弟。”梁以沫一顿,认真的抬起头来看着男人,那张五官分明并且有几分眼熟的脸,让她瞬间就反应过来,这位是她前男友的那位高材生表弟。陆瑾琛。

《梁以沫陆谨琛》精彩片段

梁以沫跟姜昊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

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

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

梁以沫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扬起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我们上楼?”

男人这才稍微将她推开了一点,说:“我是姜昊表弟。”

梁以沫一顿,认真的抬起头来看着男人,那张五官分明并且有几分眼熟的脸,让她瞬间就反应过来,这位是她前男友的那位高材生表弟。

陆瑾琛。

学医的,年纪轻轻就在a市最牛逼的医院混得风生水起。是乳腺方面的专家。

上回她胸疼,他就是她的主治医生。

只不过他给她检查的那天,戴着口罩,整个人显得异常冷漠。双手在她身上某个部位检查时,眼神半分波动都没有。

检查完,也没有跟她多浪费半个字的口舌,只碍于姜昊的情面,朝她点了点头。

他像是一尊大佛,无欲无求,让人只可远观。

梁以沫本着对医生的敬畏之心,瞬间清醒了,站直身子说:“哦,你好。”

陆瑾琛扯扯领带,说:“我给姜昊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你。”

梁以沫如实道:“分手了。”

陆瑾琛的眉毛又几不可查的挑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他才慢条斯理说:“那我送你回去。”

梁以沫觉得他这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但一开始也没有多想。

直到车子停在她家楼下,他没有立刻开车门,让她回过味来。

但凡想避嫌的男人,送完人早就走了。

不走,就说明有点想法。

她余光打量了男人片刻,不得不承认,精英男跟普通富二代还是很有差别的,尤其是气质,陆瑾琛实在是太突出了,简直鹤立鸡群。

“陆医生。”梁以沫突然开口道,“要上我家坐坐么?”

陆瑾琛闻声侧目看了她一眼,扯了扯领带,没说话。

梁以沫笑了:“我看出来了,你想睡我。”

男人沉默了片刻,然后难得的笑了一声:“对,我想,你给不给?”

……

在梁以沫输密码的时候,陆瑾琛就从她身后抱住了她。

他衣服上带进来的寒意让她有一瞬间的后悔,总觉得跟他沾上关系并非什么好事,可帅哥有一种魔力,能在一瞬间把人点燃,后悔很快就被她抛之脑后了。

陆瑾琛技术也很好,两个人其实也还算愉快。

梁以沫在结束休息的时候想,陆瑾琛看着斯文禁欲,但是很有可能比浪荡公子哥姜昊会玩多了。对着一个陌生女人的身子,居然都能这么游刃有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瑾琛起身穿好了衣服。

才几分钟,她就已经想象不出他热情的模样了。

“陆医生?”

陆瑾琛说:“医院有事,走了。”

从她的角度看去,他背影显得有些疏离。

梁以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开了口:“我没这样过,今天喝多了。”

“嗯。他应了声,“不过女人还是得爱惜自己,光靠美貌吸引人不是长久之计。”

梁以沫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美,陆瑾琛是有感觉,但也仅限于此了,除了睡一觉,不可能再有其他关系。

他这样的男人眼界高,身边围绕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不可能随便折在一个人身上。

……

陆瑾琛赶去医院做了一台小手术。

换下白大褂的时候,同事蒋楠铎凑过来说:“我刚刚在酒吧看见你了。”

陆瑾琛充耳不闻。

“看见你和你表嫂亲热的抱在一起,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身体里。”准确是梁以沫亲他的下巴,陆瑾琛让她抱着没反抗。

他手上动作这才顿了顿,淡淡:“她喝醉了,没认出我,才对着我撒酒疯。”

“你们一起离开以后,对着那么个大美女,什么都没做么?”蒋楠铎又一拍脑袋,“也对,除了国外那位,你还能对谁生出心思啊,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专一……”

陆瑾琛道:“我们睡了。”

蒋楠铎愣住了。

“倒贴送上门的,不用负责,何乐不为。”陆瑾琛没什么语气说,“而且,姜昊就是玩玩她,谁都清楚。”

梁以沫在他们一票公子哥眼里就是玩具,也就她自己认为,她跟姜昊,是在认真恋爱。


第二天梁以沫走路的时候,疼得要命。

她没有过经验,但昨天晚上醉后反应迟钝,好几回疼,她都没有阻止陆瑾琛。

梁以沫觉得自己没办法忍下去,跟学校请了假,去了趟医院。

她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巧合,居然会跟陆瑾琛撞上。

他和几个同事跟她进了同一趟电梯,对她熟视无睹。

梁以沫站在角落不动,听他们口中时不时吐出的专业术语,陆瑾琛偶尔应两句,寡淡的很。

蒋楠铎是真没看见梁以沫,问陆瑾琛说:“所以你跟你女朋友怎么回事?”

“分手了。”

“那么优秀的女孩你也舍得分。”蒋楠铎咋舌,“你当初为了追她可是费尽心思,因为她在国外,你不喜欢异地?”

梁以沫竖起耳朵,可陆瑾琛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她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结果正好看见他的视线集中在她的身上。

只看了一眼,就没什么情绪的移开了。

梁以沫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陆医生。”

这一声,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视线在她和陆瑾琛身上逡巡。

陆瑾琛清冷的说:“来看病?”

“昨天晚上……”梁以沫脸蛋有些红了,“就是有点小伤。”

陆瑾琛了然,看上去似乎在走正常询问病人流程:“被什么弄伤的?”

是他的……

梁以沫无言以对,脑子空白,不确定他是不是在故意逗她。

陆瑾琛道:“去我办公室,小问题我趁着没上班的功夫能给你解决。”

她点点头,来医院看这种事,多少有些难以启齿,陆瑾琛自己造的孽,就该让他自己负责。

只不过上药的时候,不管她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有那么一下他上药手法不对,梁以沫疼的叫唤了一声。

陆瑾琛动作顿住,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梁以沫自己都感觉到这声音有点太嗲了。连忙找话题说:“陆医生,这医药费怎么结?”

“不用。”他侧身站了起来,疏离的说,“处理完了。”

“哦。”本来走流程看病,得一个下午,现在一个下午时间都省出来了,她可以回去好好睡个觉。

梁以沫还没有走出门,又想起什么,说:“陆医生,我能不能要下你的微信?”

话音刚落,护士提着东西进来,“陆瑾琛师,我来给你送点水果。”

陆瑾琛一边跟护士道谢,一边冷淡的回复她:“我们一来不是朋友,二来也不是亲戚,医患关系而已,没有加微信的必要。”

正走出去的护士听到这回头看了梁以沫一眼,从上到下,最后鄙夷的收回视线,才继续往外走。

梁以沫理解,她要他微信也只不过是为了把药钱转他而已,她也并不想跟他有什么人情牵扯。昨晚的事情,已经够让人尴尬的了。

他俩之间隔了个姜昊,发生这种事情简直荒唐。

梁以沫清醒以后,后悔得不行。

梁以沫走到门口,就看到了等了她很久的张喻。

“陆瑾琛在这儿上班。”这是张喻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梁以沫说:“这么关注他?”

“别说我了,就问有几个女人在看到他的时候不多看两眼的?”张喻说,“除了难hold住眼光高,他这个人就完美了。”

梁以沫表示赞同,在医院的护士,以及她跟他进办公室时女人们有意无意打量过来的眼神,他确实很惹眼,很讨女人喜欢,自己昨天也不是因为他那张脸,才缠上他的么。

换个丑的,哪怕她最糊涂了,按照她这么乖的个性,也绝对不会任由昨天的事情发生的。

“不过,男人这玩意儿都是成长过来的,你别看他现在多百毒不侵,曾经也绝对无可救药过。”张喻笃定道。

梁以沫想起刚刚在电梯里,陆瑾琛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分手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平静背后,是翻腾着波涛汹涌的。

“我也这么觉得。”她说。

张喻却神神秘秘凑近她,“我觉得陆瑾琛应该很喜欢你这款。”

梁以沫没吭声。

“有一次,你跟姜昊一起参加聚会,穿了条很性感很短的裙子,他的视线不动声色的从你腿一直打量到了脸。”张喻揶揄道,“这么看兄弟的女朋友,是不是很失礼?”

这平平无奇一句话,却让梁以沫脑子瞬间炸了。

张喻的话乍一听,是陆瑾琛一开始就没把她当表嫂。可这问题归根结底,是姜昊不重视她,所以身边的人都没有把她当回事。

梁以沫心跳很快,突然有种念头窜出来:分手虽然是她提的,但是她被渣了。

本来她应该回去休息的,可她忍不住,折回了陆瑾琛的办公室。

她大概是打扰到他了,他脸上有几分明显的不悦,碍于教养,倒是没有说什么责备的话。

梁以沫说:“陆医生,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姜昊是不是外头还有人?”


姜昊外头的莺莺燕燕,那是数不胜数,何止一个。

但他再怎么说,也是陆瑾琛表哥。他自然不会在梁以沫面前说姜昊的不好。

陆瑾琛只疏离的说:“他的私生活,我不太了解。”

梁以沫沉默着不说话,也知道从他这里问不出什么,可心里头一旦有了猜测,就总是记着。张喻送她回家以后,就开始翻姜昊所有的社交平台。

结果关于姜昊本人的蛛丝马迹没翻着,倒是翻到了陆瑾琛的微博。

只能看见一条微博,五年前的,只有两个字。

渣女。

没带标点,也不知道指的是谁。

可光是平淡无波的两个字,就能让人感觉出浓浓的不甘,以及那种,压抑的痛苦。

陆瑾琛果然,也为女人要死要活过。

然后,才练就出现在这样,一个不过心的,高端玩家。

梁以沫因为渣女两个字,发了会儿呆。

其实她跟陆瑾琛,很早就认识了。

五年前,她还在上大学,跟陆瑾琛一个学校。学校六级帮扶小组,就是他带的她,只不过他应该不记得她了。毕竟陆瑾琛连她名字都没有问过。每次见面就是讲题。

讲个十分钟核心内容,就走人。

倒是梁以沫,暗恋过陆瑾琛一阵,做六级习题的时候,假装无意的说:“陆同学,我室友挺喜欢你,让我问问你喜欢什么样的。”

奈何陆瑾琛早就洞悉一切,淡淡的说:“反正不是你这样的。”

从那之后,她就不好意思再让他补习英语了,申请换了其他人。

后来听说,他有一个喜欢的姑娘,追了那姑娘挺久的,从高中一直到大二,追了几年。

不知道是不是陆瑾琛最近分手的这个。

……

只能说,网络上的东西即便再小心,也会留下蛛丝马迹。

梁以沫最终还是发现姜昊跟其他女人的暧昧痕迹,是一个女网红发的一组照片,床上那张,哪怕没露出姜昊的脸,她也认出了那是姜昊。

姜昊无缝衔接没事,乱来也没有事,可她接受不了自己被绿。

梁以沫当天就去找了姜昊。

姜昊看到她时,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对:“你怎么来了?”

梁以沫往他身后的屋子里扫了眼,说:“你家里还有其他女人吧?”

姜昊道:“关你什么事?”

之前绿她不关她的事?

梁以沫气得发抖,她是个好脾气,几乎不发火,所以姜昊也没有想到,她会抬手给自己一巴掌。

他懵了半晌,骂道:“你有病吧?”

“谁叫你劈腿。”

姜昊道脱口而出道:“拜托,你这不给碰的性子,还想让我为你守身如玉?我当时为了得到你花了多少代价把你爸搞破产……”

话说到一半,他反应过来,顿住。

梁以沫脸色惨白,“你说什么?”

可其实什么都不用说了,她早就猜出了个大概。当时她跟姜昊在一起,完全是因为他帮助自己破产跳楼的父亲治病,她感动得不行才跟了他,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姜昊皱了下眉,就笑了,大方的承认道:“当时不是喜欢你么,就用了点手段。不过,你知道了又能怎么办,报复我?整个a市还不是我家最大,谁能帮得了你?你整不了我。”

……

张喻看到梁以沫的时候,她双手上都是血。

“你这从哪打仗回来呢?”她调侃了一句。

梁以沫这是当时太生气了,抓着一块地面的大理石砖就往姜昊身上砸,后来又挠他,双手才染上了血。

“我想让姜昊进去。”

“进哪?”

梁以沫说:“监-狱。”

张喻的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有点难以置信:“乖乖,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梁以沫:“我知道,我要让他进去。他在我爸的合同上动了手脚,他肯定还做了很多违法的事,这种人渣不应该犯了错却相安无事。”

“但是你得弄清楚现实问题,姜昊的背景你能撼动么?他那群狐朋狗友谁不怕他。”张喻想了想,说,“唯一一个不怕他的陆瑾琛,还是他自己家的。”

梁以沫想起了陆瑾琛那张脸,以及那天晚上被她环抱住的腰身,抿了下唇:“陆瑾琛不怕他么?”

“你话说反了,反而是姜昊从小就有些怵他这位表弟。陆瑾琛虽然是个医生,但他们陆家就他一个儿子,他很有话语权。”张喻顿一顿,又警惕的说,“但是你可千万别打他的主意,陆瑾琛会乐意帮你一个外人吗?”

梁以沫这会儿哪里听得进去呢。

她就想报复姜昊,让他付出代价。

梁以沫实在舍不得陆瑾琛这条线,表弟表弟,又不是真正一家人,越大的家族,亲情反而越单薄。而且她跟姜昊在一起这么久,也没见他经常跟陆瑾琛见面,他俩关系绝对是没有那么好的。

指不定吹吹枕边风,能起些作用。

梁以沫是铁了心,要拿下陆瑾琛。

但是要见陆瑾琛,着实没那么容易。

他经常性出差,再者,就算他在医院,她也没理由找他。哪怕他们见过没几面,她也差不多猜到,他不喜欢有人耽误他的工作。

不过,很快她就有见陆瑾琛的机会了。

她在学校当老师,有一个学生身体有些不适,觉得胸里有硬块。

梁以沫陪着女学生一起去做检查,在选择专家门诊的时候,特地选了陆瑾琛。

他长得太好了,女学生看见他,也脸红了几分。

“去做个b超,看看是不是增生。”他开口道。

梁以沫有些担心的问:“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不会。”陆瑾琛的视线在梁以沫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没什么表情的移开了。

她今天来见他,特地穿得有点性感。领口很低。

“陆医生,那我们先去做检查了。”梁以沫说。

等女学生进去准备检查的时候,她溜回了陆瑾琛办公室。

这会儿差不多是快要午休了,她进去的时候他正好脱下白大褂,陆瑾琛道:“还有什么事?”

梁以沫硬着头皮,大胆的走过去搂住他的腰,一不做二不休的拿小腿蹭他,说:“陆医生,我想你了。”

陆瑾琛挑了挑眉,轻佻的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语气却是一如既往淡然:“你还挺骚。”


陆瑾琛长得很高,167的梁以沫在他面前,足足矮了一个头多,他看她不得不垂眸,这一垂眸也就导致他眼神里多了几分冷冰冰的味道。

梁以沫想,他要是不说话,那可真真是个冰美人。可是说话又是斯文多情的模样,这种反差感真的是太有吸引力了。

“陆医生,我是真的想你。”她抬头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陆瑾琛嘴角微微挑起,捏着她下巴的手顺着她的背下滑,揽住她的腰,颇有暗示性的说:“是想我,还是想睡我?”

男女之间感情升温的最快方式,就是那档子事情了。

梁以沫往他怀里靠,两个人看上去抱得密不可分,她说:“都想。”

她是个南方人,声音很柔,这会儿又是带了目的接近他的,像极了一朵虚伪的小白莲。

陆瑾琛明白她有所图,也许是想攀高枝,或者想要钱。不过他不介意有人这么热情的给他送一顿免费“午饭”,他有些心不在焉的问:“你喜欢哪个酒店?”

梁以沫有些为难的说:“可是我得陪我的学生,今天恐怕没时间。”

陆瑾琛露出点惋惜神色,“那明天你来医院找我。”

“嗯。”梁以沫应着,迟疑了一会儿,垫脚在他唇上亲了一下,“陆医生,我先走了,明天见。”

她这是算计好了的,今天有个学生,陆瑾琛什么也做不了。她得吊着他的胃口,太容易得到的就不珍贵了。到时候她什么便宜都占不到。

陆瑾琛在她走后,脸色的惋惜神色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去了食堂。

蒋楠铎神色古怪道:“今天你看见梁以沫没有?陪她学生来医院,那穿的,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怪带劲的。”

陆瑾琛瞥了他一眼。

“你跟她那次,从后面来应该感觉很不错吧?”

“忘了。”他慢条斯理的端着餐盘往餐桌上走,“下次我记一下,告诉你。”

蒋楠铎的脚步就停下来了:“你们还有下一次?”

陆瑾琛不言不语,没做解释。

“你该不会,对她上瘾吧?”蒋楠铎的眼神有点复杂。

陆瑾琛淡道:“跟她做感觉一般,但她那张脸,还算能看。“

“陆瑾琛我劝劝你,你跟她走得越近,跟国外那位就更加没可能了,你们多少年了,别赌气。”

陆瑾琛的声音冷了点:“她的男人恐怕更多。”

“你这,该不会是在报复国外那位吧?”蒋楠铎道,“她占有欲那么强,估计能被你气个半死。今天一大早,她还来找我聊天了,那能是为了找我么,分明是想打探你的消息。”

“分手是她提的,你认为她还会想着复合?”陆瑾琛没什么语气道。

蒋楠铎哑口无言,但是也不意外,毕竟那位之前可是被陆瑾琛给宠坏了,陆瑾琛是什么人呀,天之骄子一般的人物,还不是都能跪下来给她换鞋。

只不过,那位之前再怎么闹,也没有提过分手。

这次,是第一回。

……

梁以沫第二天按时去了医院。

陆瑾琛在给人看病,她坐在他办公室外的长椅上,正对着门,他询问病人病情的时候,微微抬眼,余光就看见了她。

她穿着黑色连衣短裙,黑色将她整个人衬的雪白,她端端正正的像是大家闺秀的坐着,朝他腼腆的笑了一下。

说是腼腆,在她那张脸上却很欲。

过路来来往往的人都会看她两眼。

陆瑾琛内心,半点波动都没有。

说实话表现得尺度没有把握得很好,显得有些刻意,起码没能吸引到他,还不如那天喝醉酒撩拨人。


陆瑾琛兴致缺缺的收回视线。

梁以沫要是知道陆瑾琛内心的想法,估计会觉得自己冤枉的紧。

她这一身确实是为他穿的,可这个笑容可没有半点撩拨的意思,她真的只是礼貌的朝他笑了笑。

梁以沫乖乖的在外边等着陆瑾琛下班。

到点了,她才抬脚朝他走去,喊他:“陆医生。”

陆瑾琛没看她,抬手看了眼腕表,冷淡道:“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有会。”

开会倒是不假,只不过,也没有那么急。主要还是她让他扫了兴。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啊?”梁以沫咬着唇说。

他挺敷衍:“再看。”

梁以沫察觉到他的疏离,抿了抿唇,抬眼看着他没说话。

陆瑾琛却没管她就抬脚往外走,男人的翻脸就是这样快,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多看她一眼都懒得。

梁以沫心下一咯噔,没了陆瑾琛这个大腿,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把姜昊拉下来,慌忙之中,她伸手拉住了他的手,又趁他没注意,快速的伸手下去跟他十指相扣,小拇指讨好一般的蹭了蹭他大出一截的手。

“陆医生。”梁以沫眼神总是湿漉漉的,显得无辜可怜。

陆瑾琛偏头,极快的风轻云淡的瞥了他俩交握的手一眼。

梁以沫不知道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但直觉他似乎不是很喜欢,而且他今天半句调情的话都没有,她握着他的手更紧了。

“陆医生,你忙你的,不管多晚,今天我都等你。”

陆瑾琛抽回手,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整个下午,他又是进行了一场手术。出来时,整个人疲惫的抽了支烟。

“陆医生,一起下楼?”

陆瑾琛点点头,跟他一起下楼的医生揉着眉心道:“今天做手术的这位身体状况太差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又是麻烦事一堆。你看他那个儿子,平时说话就不讲理。咱们医生就是难,救死扶伤,还有可能面临医患矛盾。”

陆瑾琛把手上的烟头灭了,丢进了烟灰缸,言简意赅:“走吧。”

……

陆瑾琛跟医生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就看见梁以沫正蹲着,短短的裙子,怎么看,都有走光的风险。

因为旁边有人在,她看见他了,却没有走向他。

陆瑾琛对同事道:“你先走吧。”

“行。”同事道,“回去好好休息,后面还有几场大手术呢。”

同事撑着伞走了,陆瑾琛不紧不慢的往前走,并没有停下脚步等她,梁以沫自己倒是主动抬脚跟了上去。

“陆医生。”

陆瑾琛直接道:“不会勾.引男人?”

梁以沫脸色微红,她确实不怎么会,但也没想到在他眼里会有这么差劲。

“一次两次我可以配合你逗逗趣,但次数一多,挺没有意思的。”陆瑾琛心不在焉道,“你对你的样貌应该相当自信,但我说过,光有样貌,一无是处。以后,别来找我了。”

梁以沫被说的面红耳赤。

“陆医生,我知道了。”她想了想,朝他走过去,挣扎了一会儿,还是伸手摸到他那,“大胆一点的女人,比较有吸引力是吗?”

梁以沫带着求知欲看他。

他们的正对面,还有个监控。还好梁以沫做什么,被她的身体挡住了。

陆瑾琛挑了下眉。

很快她就感觉到,陆瑾琛有变化了。

下一刻,他不动声色的偏开了身子。梁以沫以为他是拒绝,没想到他轻佻的捏了一下她,疲倦的揉了下眉心,道:“去开车。”

.

梁以沫觉得,陆瑾琛这个人就是喜欢刺激。

就比如这会儿明明在他家楼下,他却非在车里。

谁也没想到,会有人敲车窗。

下一刻姜昊的声音响起:“哟,陆瑾琛,我还以为你从来不偷吃呢。”

车窗没关死,一眼就能看见里面,梁以沫的脸色瞬间就白了。



“有一次,你跟姜泽一起参加聚会,穿了条很性感很短的裙子,他的视线不动声色的从你腿一直打量到了脸。”张喻揶揄道,“这么看兄弟的女朋友,是不是很失礼?”


这平平无奇一句话,却让梁以沫脑子瞬间炸了。


张喻的话乍一听,是傅瑾深一开始就没把她当表嫂。可这问题归根结底,是姜泽不重视她,所以身边的人都没有把她当回事。


梁以沫心跳很快,突然有种念头窜出来:分手虽然是她提的,但是她被渣了。


本来她应该回去休息的,可她忍不住,折回了傅瑾深的办公室。


她大概是打扰到他了,他脸上有几分明显的不悦,碍于教养,倒是没有说什么责备的话。


梁以沫说:“温医生,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姜泽是不是外头还有人?”

姜泽外头的莺莺燕燕,那是数不胜数,何止一个。


但他再怎么说,也是傅瑾深表哥。他自然不会在梁以沫面前说姜泽的不好。

陆谨琛只疏离的说:“他的私生活,我不太了解。”


梁以沫沉默着不说话,也知道从他这里问不出什么,可心里头一旦有了猜测,就总是记着。张喻送她回家以后,就开始翻姜泽所有的社交平台。


结果关于姜泽本人的蛛丝马迹没翻着,倒是翻到了傅瑾深的微博。


只能看见一条微博,五年前的,只有两个字。


渣女。


没带标点,也不知道指的是谁。


可光是平淡无波的两个字,就能让人感觉出浓浓的不甘,以及那种,压抑的痛苦。

陆谨琛果然,也为女人要死要活过。


然后,才练就出现在这样,一个不过心的,高端玩家。


梁以沫因为渣女两个字,发了会儿呆。


其实她跟傅瑾深,很早就认识了。


五年前,她还在上大学,跟傅瑾深一个学校。学校六级帮扶小组,就是他带的她,只不过他应该不记得她了。毕竟傅瑾深连她名字都没有问过。每次见面就是讲题。


讲个十分钟核心内容,就走人。


倒是梁以沫,暗恋过傅瑾深一阵,做六级习题的时候,假装无意的说:“温同学,我室友挺喜欢你,让我问问你喜欢什么样的。”


奈何傅瑾深早就洞悉一切,淡淡的说:“反正不是你这样的。”



“去做个b超,看看是不是增生。”他开口道。


梁以沫有些担心的问:“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不会。”傅瑾深的视线在梁以沫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没什么表情的移开了。


她今天来见他,特地穿得有点性感。领口很低。


“温医生,那我们先去做检查了。”梁以沫说。


等女学生进去准备检查的时候,她溜回了傅瑾深办公室。


这会儿差不多是快要午休了,她进去的时候他正好脱下白大褂,傅瑾深道:“还有什么事?”


梁以沫硬着头皮,大胆的走过去搂住他的腰,一不做二不休的拿小腿蹭他,说:“温医生,我想你了。”

陆谨琛挑了挑眉,轻佻的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语气却是一如既往淡然:“你还挺骚。”

陆谨琛长得很高,167的梁以沫在他面前,足足矮了一个头多,他看她不得不垂眸,这一垂眸也就导致他眼神里多了几分冷冰冰的味道。


梁以沫想,他要是不说话,那可真真是个冰美人。可是说话又是斯文多情的模样,这种反差感真的是太有吸引力了。


“温医生,我是真的想你。”她抬头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陆谨琛嘴角言言挑起,捏着她下巴的手顺着她的背下滑,揽住她的腰,颇有暗示性的说:“是想我,还是想睡我?”


男女之间感情升温的最快方式,就是那档子事情了。


梁以沫往他怀里靠,两个人看上去抱得密不可分,她说:“都想。”


她是个南方人,声音很柔,这会儿又是带了目的接近他的,像极了一朵虚伪的小白莲。

陆谨琛明白她有所图,也许是想攀高枝,或者想要钱。不过他不介意有人这么热情的给他送一顿免费“午饭”,他有些心不在焉的问:“你喜欢哪个酒店?”


梁以沫有些为难的说:“可是我得陪我的学生,今天恐怕没时间。”

陆谨琛露出点惋惜神色,“那明天你来医院找我。”


“嗯。”梁以沫应着,迟疑了一会儿,垫脚在他唇上亲了一下,“温医生,我先走了,明天见。”


她这是算计好了的,今天有个学生,傅瑾深什么也做不了。她得吊着他的胃口,太容易得到的就不珍贵了。到时候她什么便宜都占不到。

陆谨琛在她走后,脸色的惋惜神色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去了食堂。


陆谨琛兴致缺缺的收回视线。


梁以沫要是知道傅瑾深内心的想法,估计会觉得自己冤枉的紧。


她这一身确实是为他穿的,可这个笑容可没有半点撩拨的意思,她真的只是礼貌的朝他笑了笑。


梁以沫乖乖的在外边等着傅瑾深下班。


到点了,她才抬脚朝他走去,喊他:“温医生。”

陆谨琛没看她,抬手看了眼腕表,冷淡道:“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有会。”


开会倒是不假,只不过,也没有那么急。主要还是她让他扫了兴。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啊?”梁以沫咬着唇说。


他挺敷衍:“再看。”


梁以沫察觉到他的疏离,抿了抿唇,抬眼看着他没说话。

陆谨琛却没管她就抬脚往外走,男人的翻脸就是这样快,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多看她一眼都懒得。


梁以沫心下一咯噔,没了傅瑾深这个大腿,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把姜泽拉下来,慌忙之中,她伸手拉住了他的手,又趁他没注意,快速的伸手下去跟他十指相扣,小拇指讨好一般的蹭了蹭他大出一截的手。


“温医生。”梁以沫眼神总是湿漉漉的,显得无辜可怜。

陆谨琛偏头,极快的风轻云淡的瞥了他俩交握的手一眼。


梁以沫不知道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但直觉他似乎不是很喜欢,而且他今天半句调情的话都没有,她握着他的手更紧了。


“温医生,你忙你的,不管多晚,今天我都等你。”

陆谨琛抽回手,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整个下午,他又是进行了一场手术。出来时,整个人疲惫的抽了支烟。


“温医生,一起下楼?”

陆谨琛点点头,跟他一起下楼的医生揉着眉心道:“今天做手术的这位身体状况太差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又是麻烦事一堆。你看他那个儿子,平时说话就不讲理。咱们医生就是难,救死扶伤,还有可能面临医患矛盾。”

陆谨琛把手上的烟头灭了,丢进了烟灰缸,言简意赅:“走吧。”


……

陆谨琛跟医生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就看见梁以沫正蹲着,短短的裙子,怎么看,都有走光的风险。


因为旁边有人在,她看见他了,却没有走向他。

陆谨琛对同事道:“你先走吧。”


“行。”同事道,“回去好好休息,后面还有几场大手术呢。”


同事撑着伞走了,傅瑾深不紧不慢的往前走,并没有停下脚步等她,梁以沫自己倒是主动抬脚跟了上去。


“温医生。”

陆谨琛直接道:“不会勾.引男人?”


梁以沫脸色微红,她确实不怎么会,但也没想到在他眼里会有这么差劲。


“一次两次我可以配合你逗逗趣,但次数一多,挺没有意思的。”傅瑾深心不在焉道,“你对你的样貌应该相当自信,但我说过,光有样貌,一无是处。以后,别来找我了。”


梁以沫被说的面红耳赤。


梁以沫这会儿要是被姜泽看见了,他或多或少会猜到点她的意图,肯定会阻止自己的。

陆谨琛却半点紧张的神色都没有,似乎完全不在意被外头的人看见。


“温医生。”她不得不恳求他。

陆谨琛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发白的脸色,将她往下摁。


梁以沫受不了这种亲密,被迫低低叫唤了一声。


他凑到她耳边跟她咬耳朵,语气清冷:“害怕他看见?”


她缩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跟前男友的表弟好,是什么感觉?”傅瑾深在心里思索该怎么形容这种情况,“刺激?”


确实。


她到了好几次了。


“你说他要是看见了,该怎么办?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你还来招惹他的表弟……”傅瑾深恰到好处的欲言又止。


梁以沫觉得他就是使坏,明明他伸手就能关上车窗,可是他就是不关,非逼得她手足无措的开口恳求。


外头的姜泽隐隐约约觉得声音有点熟悉,而后脸色言言一变。


下一刻,车窗彻底关上了。


“傅瑾深,那女人我是不是认识?”姜泽开口问道,“听着有点耳熟。”


“嗯。”里头的人应了一句,却再也无话。


姜泽有些纳闷,却也没有偷窥的爱好,耸了耸肩,转身先进了傅瑾深的住处。


车里,傅瑾深的嘴被梁以沫那双白嫩的手捂得死死的,她生怕他在刚刚就出卖了她。


男人的双眼清醒的很,半点欲望都看不见,根本不像在办事。


对傅瑾深而言,这次的感觉显然也没有多棒,也不会有足够浓烈的快意让他惦记着下一次。


他顺了她的意,让她上车,不过是做完手术之后疲惫,想解解闷。


梁以沫则是很累,整个人像是没骨头,靠在他胸膛一动不动。


“温医生,这次我可不可以加你的微信?”她小口小口的喘着气。

陆谨琛琢磨了一会儿,这次倒是没有拒绝,随手翻开二维码给她扫。


随即又觉得办事麻烦,到头来他还得把人给送回去。本来是为了解乏,为了送她开车来回,或许会让他更累,着实不划算。

陆谨琛不太想再有下一次。


不过这回,他还是主动送她回了家,又很体贴的把准备好的避.孕药给她。


梁以沫说:“谢谢。”

陆谨琛颔首,很快就开着车走了。


梁以沫以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有了微信,联系傅瑾深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她没有想到,傅瑾深会立刻去国外进行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培训。


梁以沫有些焦急,三个月的时间一过,什么暧.昧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傅瑾深身边那种不缺女人的,绝对早就把她抛在脑后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