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夜里,大雨越来越疯狂,整片黑沉沉的天,好似下一秒就要崩塌下来一般,狂风追逐着暴雨,暴雨追赶着狂风,狂风暴雨又拼命的搅拌着乌云,风雨无情席卷着整个大地,交错纠缠,仿若一条条鞭子,无情的抽打着整个偌大的乔府。

而这番悲壮的鬼天气,完全与乔府今日喜庆之象大相径庭。

“快来人啊,二小姐逃跑了……”

“不好了,二小姐逃婚了……”

“…………”

刚合衣歇下的乔奕海,便被门外急切的敲门声吵了起来。

他眉头深皱,俨然眼底浮现出了一抹不快之意。

身旁的赵云姬半裸着身子,轻伏在中年男子胸前,听到声音也微微蹙眉,扭头朝着门外不耐道:“大胆,这深更半夜的,竟敢扰了老爷休息。”

赵云姬虽声音并不大,但却格外厉声厉色,门外下人猛然一颤,再开口时,他尽量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平缓应声,道:“还请老爷夫人恕罪,小的确是有急事相报。”

闻言,赵云姬动了动身子,瞄了一眼仍然不动声色的乔奕海,抿唇冷声又问:“快说。”

“二小姐……二小姐她,她逃跑了……”

“什么?安寒那丫头跑了?”赵云姬听闻后,一双丹凤眼倏的瞪大,从男人身上爬了起来。

这时原本不动声色乔奕海也躺不住了,猛然起身,幽暗的光线下,表情变得格外狰狞,他来不及穿衣,一边愤怒的大喝一声:“你们都干什么吃的?连个人都看不住,立刻去给我把人追回来!”一边赤脚朝门外疾步走去。

身后赵云姬见乔奕海如此动怒,她合拢衣衫,神情阴险得意,“老爷,二丫头如此胆大包天,圣上御赐婚姻都敢逃,若是怪罪下来,怕是整个乔府都难辞其咎。”

乔奕海驻足在门前,豆大的雨点敲打着门窗,拳头越攥越紧,一道闪电闪过,照应着他那可怕的神情,良久,他抿唇,压抑道:“夫人放心。”

郊外,狂风呼啸着整片林子,一道红色身影没命的向前跑着,她浑身湿透,满是泥巴,冰晶的水珠顺着她的头发不断落下,泛着盈盈星光。

此刻的乔安寒已经顾不这恶劣的天气,和身上的疲惫不堪,她只知道她必须得勇敢一次,她,必须得逃。

“二小姐在前面,快追!”

“…………”

身后的叫嚣声伴随着狂风暴雨狂风呼啸,不断的充斥着她的耳膜。

她,绝不能让他们抓住!

乔安寒身子骨娇弱,又怎能敌的过后面的豺狼虎豹,很快她只觉得脚步越来越重,头越来越晕,断壁悬崖滚石滑落,她面色苍白,听着随之而来的追赶声逼近,她仰头失去血色的唇角,无力的扯出一抹冷笑。

乔安寒并未回头,断然张开双臂,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纵身跳向了眼前的万丈深渊。

…………

洛彤好像做了一场很长的梦,梦里她火化成一团灰土,连同骨灰盒一道被埋葬。

而继母和洛莹的惺惺作态,更让她恨不得立刻从坟墓里爬出来,将她们抽筋扒骨。

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洛彤发现此刻她的魂魄,正身处一口棺材里,身旁赫然躺着一具白森森的人骨,和价值连城的首饰。

洛彤顿时惊吓一跳,但很快强迫自己镇定了下来。

反正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况且自己现在也只不过是一缕幽魂。

洛彤眼如铜铃,将那枚熠熠生辉的玉佩执起仔细端倪了起来。

玉佩通灵剔透,莹润光泽,翠色温碧,一看便知历史悠久,洛彤垂目望向眼前的这具白骨,心里暗暗腹诽了起来。

她究竟来源于哪朝哪代?

届时,隐约中外面“砰”的一声巨响将她的思绪打断,洛彤不及反应,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狂风暴雨逐渐开始平息了下来。

夜幕下,顾叶曦傾长挺拔的身躯站的异常笔直。

接到赐婚圣旨后,他便快马加鞭从鳌山驻营地赶往凉城,恰逢今夜暴雨,便下令在此处安营扎寨,殊不知,远远的竟让他看到了红衣女子落崖的一幕。

顾叶曦负手伫立,任由雨水放肆的打在身上,风凌乱了他的发,却丝毫未减他半分威严,桀骜不驯之气。

身后脚步声走近。

“将军,大雨连绵,当心着凉。”

水珠仿若断了的银线,顺着头顶突然多出的那把油伞,滴答滴答落了下来,在泥泞的地上溅出一朵朵水花。

顾澜之话说着,又将油伞往主子那侧挪了挪。

顾叶曦并未应声,只是一双如深壑的眸子眯了眯,他正欲抬步朝前面那片墓地走去,下一秒却又顿住了。

随即,顾澜之似乎也察觉到了异动,“将军,有动静,属下这就去一探究竟……”

“嘘……不必了!”

薄凉的唇瓣轻抿,声音不大,有点清冷。

冰冷刺骨的身体让苏醒过来的洛彤打了个寒颤。

我去,闹呢?

生前被人抢公司,设计车祸丧命,死后还要同人抢棺材板,抢就抢呗,居然还都没抢过人家。

洛彤费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冰冷的触感,身体的温度,更让她笃定,她借尸还魂活了过来。

而这身体的正主,正是刚才和她抢地盘的红衣女子。

“二小姐……二小姐……”

“快,二小姐在那呢!”

“老爷吩咐了,务必要将二小姐抓回去!”

“…………”

听到身后的嘈杂声,洛彤晃了晃脑袋,就见远处雨雾中一群人朝着她这边涌了过来。

黑压压的一片。

二小姐?难道指的是她?

疑惑间,洛彤只感觉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这……并不是她的意识。

是原主!

刹那间,洛彤头痛欲裂,一股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涌进了脑海。

她,乔安寒,大凉国乔府二千金,生母谢玉儿只因出身卑微,故而母女二人在府中饱受欺凌。

而这次也是得知了乔府要她替嫁,传闻中那位素有克敌克妻之名的修罗将军,故而才出此下策——逃婚。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