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嘉嘉,外公打电话,外婆病重,要我回家一趟,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

风麟站在窗前,握着手机,表情虽然凝重,但语气却很是平静。

甚至有些小心翼翼。

一双星目之中,毫不掩饰地透着浓烈的期待光芒。

对方略微停顿了一会儿,风麟从电话中似乎听到了一丝不太正常的声音。

“老公,我这边刚接了一个大单,客户需要及时跟进,怕是......没时间陪你回去了!”

貌似满含歉意的语气,让风麟微微有些失望。

风麟的眼角微微一跳,脸上挂满了苦涩的表情。

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风麟轻轻回了一句:“没关系,加油!你一定行的!”

“嗯嗯!”

“谢谢老公,那我这边还忙,先挂了!”

没有一丝留恋和关心,沈家匆忙挂掉了电话。

这让风麟的心中十分不是滋味。

三年了,他们在一起三年了。

风麟在沈嘉的身上投入了全部的情感,也花了不少钱。

甚至就连一年前沈嘉父亲的手术款,全部都是风麟给出的。

为此,风麟还刷爆了几张信用卡。

直到如今,他都没有还上。

对于沈嘉的要求,风麟从未拒绝过。

对于沈嘉的家事,风麟也很是上心。

可是他却万万没想到......

这一年来,风麟的工作越来越不顺,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也越来越重。

但沈嘉的工作却是越发顺利。

本以为,也算是一件好事,风麟可以减轻一些自己的压力。

只是,对于风麟的欠债,沈嘉却是只字不提。

与此同时,还总是抱怨自己辛苦,家里的弟弟也刚上大学,急需用钱。

这让风麟也无法开口。

毕竟身为男人,赚钱养家是基本要求。

而且,沈嘉也是风麟认定了将来要结婚的对象。

两个人之间,是需要互相理解的。

只是......

风麟握着手机沉默了一会儿,无奈摇了摇头,随后简单装了两件衣服,便下了楼。

与此同时,琅琊市的一座五星级酒店中。

退去了职业装的沈嘉,却是正跟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在一起......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风麟此时却是搭上了赶往机场的出租车。

一身白色运动装,一个中号黑皮拎包。

外型简单、清爽。

心情,却是无比沉重。

突然听到外婆病重的消息,风麟心中很是担忧和紧张。

二十多年了,他一直是被外公外婆养大。

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小时候,看着别的小朋友身边都是父母陪着,他也曾问过。

但得到的答案却永远只有一个。

“你的父母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小时候,他还满怀希望,以为等自己长大了,总有一天会找到自己的父母。

但是,渐渐的,风麟不再问了。

那是因为他心里清楚,他的父母,可能早就已经不存于世了......

这么多年,风麟在外上学、工作,每年只有春节才有时间,回家陪陪二老,心中也是满怀歉意。

但他们却从来没有主动给风麟打过电话,要求风麟回家。

甚至还时常给风麟的卡里打钱。

他也不知道,这二十多年什么都不干的二老,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钱。

这些钱,他不敢乱花。

那张卡里的钱他从未动过,甚至直到现在如此艰难他都没有过一分。

他想留给二老将来养老。

而这一次,他的外公却是没有任何迟疑,甚至都没有问风麟能不能请得下来假期,便是直接要求他回去。

这让他很是着急、上火。

“大哥,我能抽支烟吗?”

坐在出租车里,看着霓虹闪烁,再加上近期来自己的遭遇,风麟突然间有种莫名的心慌和心酸。

“小老弟,我都憋半天了,幸亏你开口了!”

听到风麟的问话,司机大哥,似乎突然松了口气一般,笑呵呵地说道。

同时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掏出烟盒递到风麟面前。

风麟微微一笑,没有接,“谢谢,我有!”

默默地,风麟从裤兜中掏出了一个皱巴巴的烟盒,给自己点上了一支。

“小老弟,有心事!?”

开出租的司机就是这样,十个有九个是话痨,剩下一个,还是暗中察言观色的。

“没事儿!”

听到出租车司机大哥的问话,风麟稍稍抬头瞥了一眼后视镜,对视一眼,淡淡一笑地回道。

“没事儿!”

“这两年,大家都不好过,我们现在活儿也不好干。”

“今天一天了,我才跑了不到一百,连费用都不够!”

“早晚会过去的!”

司机大哥安慰地说道,可车的速度却是丝毫不慢,宛如游龙一般,穿梭在霓虹闪烁的街道。

“谢谢!”

风麟没有多说什么,苦涩的脸上挤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司机大哥见风麟比较沉默,也就没再多言。

毕业两年,风麟一直被“口罩”阻拦,工作一直不顺。

不仅花光了在大学打工期间的积蓄,更是一连刷爆了几张信用卡。

现在的风麟可以说真的是身无分文,若不是还有额度可刷。

这一次,怕是他想回家都难。

“怎么了?”

“小兄弟冷了?”

看到风麟摇上车窗,司机大哥疑惑地看了一眼。

此时,出租车正在等红灯。

而琅琊的六月,不,应该说今年的六月,气温的确有些低,尤其是夜幕降临之后。

“有点儿冷!”

风麟强装镇定,尴尬地解释道。

只是,回完话,风麟却是忍不住再次把目光望向车窗外。

如意楼——琅琊市内的一座五星级酒店。

那是名流和有身份地位之人才能去的地方。

但此时,身着一身职业装的沈嘉,却是挽着一个中年男人,满颜欢笑地走了出来。

只是隔着街道,风麟可以看到他们,他们却不会看到正坐在出租车里的风麟。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风麟的手里紧紧地握着手机。

几次想要拨打过去,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随着出租车驶出,风麟终于缓缓回过了头来。

只是这一刻,车里却是出奇地安静,话多的司机大哥连看都没看风麟一眼,专心地驾驶。

风麟却是一个人仰靠在后座,缓缓闭上了双眼......

好像被塑料袋蒙上了面孔,风麟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又像有人拿着刀子,在他的心脏上一刀一刀地划,那种割裂、破碎的感觉让风麟感到一阵眩晕和莫名的疼痛。

都说正常人无法感受到自己的五脏在哪儿,那是因为健康。

可此时此刻,风麟却是无比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心脏的位置。

毫无规律的跳动,每一下都牵扯着浑身的神经,一裂一裂的疼。

整个胸腔中空旷得仿佛只有一颗心脏,被一根脆弱的弦吊着一般。

风麟生怕自己一个呼吸不对,就会震断这根弦。

而那一刻,极有可能就是他猝死的瞬间。

渐渐地,风麟闭上了双眼,整个人宛如死掉一般,安安静静......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