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问宴日,正好是人间中元节,又称鬼节。

虽是鬼君地界,却并非传闻中的阴沉可怖,清风和煦,四季常青,说是仙境也不为过,更何况这些年鬼界早已凌驾于仙界之上了。

大殿外冷清,许是中元至,一路过来并未看到太多人。

刚刚议完事情桃筠正打算跟随众人一起离开上君殿,只是还未走下台阶,就被小鬼叫住了。

“桃主事请留步!”

桃筠抬眼看过去,认出那是上君殿总管方文福养的小鬼,于是匆匆停下脚步,单手背于身后。

等人走近了,她才微微一笑,礼节询问道:“可是还有事情?”

“主君刚刚传唤小的,让我一定要请您再去奉书殿走一趟。”小鬼说话格外客气,毕竟对面站着的是主君曾经最宠爱的手下,自然要拿出十二分的小心谨慎来。

听到是主君传唤,桃筠自然不敢怠慢,即刻跟着小鬼朝奉书殿走去。

一路上,全是熟悉的景物,可她的心中却微微发紧,虽说面上不曾表现出来半分。

三年了……

好似晃眼的功夫,她代替兄长桃宿入鬼界当职已经将近三年时间。

从初始的忐忑,每一步都仿佛是如履薄冰,到现在可以在鬼界大方行走,天知道她花费了多大的功夫、受了多少惊吓。

好在,困扰兄长的恶疾就要恢复了,再过不久,她也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换回身份了。

到那时,她终于不再是顶着桃宿的名头,而是桃筠。

不管是嫁人还是回到自己的那一方小天地,她都不必再过这样担惊受怕、生怕出现差池的日子了。

想到这里,本来还紧张的心情忽然又放松了不少,就连步伐也轻快了许多。

小鬼将她带到大殿门口,接着便欠身退下,请桃筠独自进去了。

桃筠看了眼自己的衣服,还算整洁,又理了理领口,这才推开门微垂下巴走了进去。

外面的阳光刚好照进来,殿内很是温暖,一阵微风吹进来,她闻到一股熟悉又好闻的木质清香。

“属下见过主君。”

尽管跪着,声音中却是不卑不亢。

“起来吧。”头顶上方传来主君冷不蔺的声音,正如其姓,冷淡又有几分疏远。

桃筠自小养在山中,见到的男妖本就少。

父亲憨厚老实、守正不阿,兄长自小体弱,性子也就养得温柔。

但冷不蔺是不一样的,他杀伐果断,既有统一三界的手段,又有收拢人心的魄力。

尽管已经三年,但桃筠依然害怕他。

那双看风不喜、看云不动的眸子太过冷静,似乎只要扫一眼,便能洞悉人心。

若是被他知晓自己代替兄长入职鬼界,他们全家的性命都要不保!

人间的欺君之罪都要株连九族,那若是欺瞒冷不蔺,岂不是要拖累整个妖族。

“谢主君。”

桃筠起身,同时又听见沙沙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冷不蔺在处理鬼界事务。

主君忙着,她自然不敢出声打扰,只好做些别的事情来分散注意。

大概是今日站得有些累了,此刻两条腿已经很是沉重,她看向脚尖,这双已经做过手脚的鞋还是比一般男人的脚小了些。

说起鞋子,这还是母亲给她纳的,桃筠无声叹了口气,许久没有回家,也不知道家中亲人可还好。

思绪乱飞,她时而蹙眉,时而轻轻弯起嘴角,大抵是想得太过认真,她并未发现前方的冷不蔺早已经停下了批阅的动作。

那双看万物不喜的眸子在看向桃筠时,总有些不同。

眼前的属下已经算是他的得力助手,这些年来帮他做过不少事情。

气质出众、富有才气,不论是三界的归顺问题,还是招贤纳才方面,她都有自己的独特见解。

比之跟随父王多年的长老们,年轻又有朝气的桃筠自然更对他的胃口。

正是如此,他才会在桃筠初入鬼界时,便时常传唤她跟随身侧,希冀身边有个能和自己想法不谋而合的人。

却不曾想,这样的举动却遭来了非议,关于冷不蔺喜好男色的传言也愈演愈烈,否则小小主事怎会得到主君青睐?

初始,冷不蔺听闻只是蹙眉,心中深感传言无聊,但随着谣言越传越离谱,他一怒之下发话,谁若敢妄传谣言,即刻除去职务。

如此一来,果真见效,流言也在朝夕之间烟消云散。

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冷不蔺却渐渐咂摸出些许不对劲儿来。

他想起某次忙到深夜,桃筠先耐不住困意趴在桌上睡着了,本来还在看折子的冷不蔺却渐渐移开了视线,目光落在了她的唇上。

当双唇触碰在一起时,冷不蔺脑中仿佛有什么发出了轰然巨响!

他怎么可以……

他怎么可能……

对一个男子心动?!

如此,他该如何面对三界,如何担起鬼界之主的大任?

也就是从那天起,冷不蔺再也未曾传唤桃筠单独到奉书殿议事,只让她继续做着主事的简单职务。

不过冷不蔺怅然若失的同时,对桃筠而言,倒是正中她下怀,主事只需要在偏殿做些杂事,至少不用怀着伴虎的忐忑心情。

二人各怀心事,等到桃筠终于发现冷不蔺的视线,早已经过去半刻钟的时间了。

“主君,”她连忙垂下下巴,“属下知罪!”

“嗯?”冷不蔺眸光流转,淡然道,“小桃君何罪之有?”

小桃君……

听见这个称呼,桃筠的心颤了一下,因着她生得比寻常男子娇小些,所以冷不蔺初见她时便玩笑地叫过这个。

只是许久都没再叫过,再次听见,她总是觉得冷不蔺是在叫她的本名……

“属下方才一时走神,在主君面前失态,实在是不敬!”她道。

毕竟当初也曾随侍左右,即便后面越发被排挤在外,但她自认还是知晓冷不蔺性情的。

他是理智之人,并非暴君。

如此,只要坦然承认错误便是了。

果然,听见这话,冷不蔺微微一笑:“小桃君只怕还在想主事殿的事情,本殿如何会怪罪?”

忽然被扣上了一顶大帽子,桃筠感觉冷汗直冒,却也只好笑着应下:“属下多谢主君体恤!”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