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的她
  • 耀眼的她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公子兰亭啊作者
  • 更新:2022-07-16 14:1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她这病得不轻
继续看书
顾宸冬原本是一个职场女性,工作能力非常出色,可是却因为怀孕生子而辞职在家。后来丈夫扬言,自古以来男主外女主内,于是她便开始了相夫教子之路。但是这条路并没有一帆风顺,与婆婆的矛盾,与丈夫的隔阂,还有不听话的儿子,这一切的一切让这个家庭主妇几近崩溃。于是顾宸冬在忍无可忍之下,终于决定重回职场……

《耀眼的她》精彩片段

顾宸冬原是一名会计,怀孕那年差点流产,单位本身就忌惮孕期女职员,再加上第一胎金贵,于是便辞职在家养胎。

于是金贵的儿子高少辰便出生了,高少辰降临的那天,顾宸冬觉得吃多少苦都值得,发誓要好好培养儿子。她那么聪明,还有老公是律师,怎么都能培养个优秀的儿子出来吧?再加上赢在起跑线上,不得早早施教?

这样一来,顾宸冬就没打算回职场了,培养儿子是一项伟大工程,男主外女主内,功劳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高旭初如是说。高帽一戴,顾宸冬这个全职妈妈的标签算是定下来了。

全职“鸡娃”,首先顾妈妈就不同意,女人怎么能没有工作呢?哪能全指望男人的呢?顾妈妈就是因为不屈服于大男子主义之下,这才离了婚,那时顾宸冬刚小学毕业,为此她恨死妈妈了。母女俩关系一直来不冷不热,于是顾宸冬让她别管她,当初您不也是一意孤行离婚吗?那您就别管我。

还有一个人不太赞成的,就是顾宸冬的闺蜜谢岩菲。谢岩菲比顾宸冬早一年生孩子,她觉得还是不能把工作丢掉,于是她把孩子送回了老家由爷爷奶奶带,她建议顾宸冬也这样。这多少有点看不起全职主妇,顾宸冬是这样想的,两人还一度闹得有点不愉快。

但另一位闺蜜莫玟力挺顾宸冬,因为她也打算全职“鸡娃”,顾宸冬的儿子出生的时候她怀孕八个月,已经早早打算全职“鸡娃”了。

她们三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一起留在了文德市,恋爱、结婚、生子,都是前后脚的事。她们也算是在这个城市扎下了根,所以谢岩菲就想把自己的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有工作就能有“自己”。顾宸冬则认为“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夫妻俩不就得和互相合作嘛,哪能净想着自己?而莫玟是纯粹老公养得起家,她不想那么累,女人怀孕确实累,莫玟在怀孕期间产生这样的想法也无可厚非。最重要的是现在孩子教育那么重要,不早早做计划哪行?所以顾宸冬和莫玟就在一条战线上了。

“鸡娃”不得早早抓起?还没会走路就得抓了,这就又引来婆媳大战,以前我们都没怎么管高旭初,那他现在不也是精英律师了?我的孩子我来管!顾宸冬可不当受气小媳妇。

虽说公婆没和顾宸冬他们一起住,但这个问题是根“刺”,这么多年来没少“大战”。

转眼高少辰九岁了,小小年纪戴上了眼镜,这个小高鬼得很,自打懂事起就跟顾宸冬对着干。

“你看你都把我逼出个小眼镜来了……”

“我就值八十分,你非得逼我一百分……”

“对不起我有错……我不是天才……我的亲妈你就饶了我吧……”

常常把顾宸冬逼得一阵狮子吼。

“我对不起你好吧?”

熊孩子不好带,在家三年准能让一个体面女性变成“狮子吼”,何况这在家九年呢?

顾宸冬是真抓狂,逮着高旭初就发牢骚。

“好累啊,老公……”

“是你老公好累……”

高旭初喝得醉醺醺地回来,十天有五天是醉鬼状态回家的,换他的话说我养家容易吗?

“你天天在家累什么累?活儿有阿姨干,你就接送一下孩子能有多累?”

“孩子是一天蹦上来九岁的?”

“不是有保姆的吗?”

“我给他辅导不累?”

“那是培训班的功劳……”

“高旭初!”顾宸冬把他的外套一甩,恼了,转身回房去。

“哎呀你这个人……”高旭初就算醉也知道老婆恼了,他追上去。

“脾气怎么那么大?”

“我脾气大?对!我脾气大,你试看看天天带熊孩子脾气大不大?”

“耐心一点嘛……”

“我不够耐心?丫环一样伺候你们爷俩……”

“怎么又扯上我了?我哪又得罪你了?”

“你当这是旅馆不是家,你当夫妻是营业式夫妻……”

“瞧你说的……不是说好了你主内我主外吗?主外不都得这样吗?我要是天天在家你就又会嫌弃我窝囊了……别不知足……”

“是!我不知足,我给人当丫环不知足……”

“胡搅蛮缠不是?冬冬啊,你看看你现在……就一骂街泼妇……”

“高旭初!”顾宸冬怒目瞪他。

高旭初举手投降。

“好……姑奶奶我错了……给我弄杯蜂蜜水好吗?”

顾宸冬不理他,转身进屋“砰”一声重重把门关上。

“老婆……”高旭初瘫墙上。

那边房门开了,高少辰揉着眼睛出来。

“吵死了……”

高旭初起身去揪他耳朵。

“又惹你妈生气了是不是?”

“我今天测验数学考了八十分。”高少辰挺有理的。

“我就只能考八十分了,非逼我考一百分……”

“八十分啊?”高旭初大手揉他的脸蛋。

“换我也生气……”

“可是奶奶说了,爸爸小时候也没考一百分,现在不照样是大律师?”

“现在你是我儿子!”顾宸冬出来了,满脸怒容。

“高旭初,你好好跟你妈说清楚,不要再给高少辰灌输那套读书无用论……”

“怎么就读书无用论了呢?我妈没有这样啊,只是要求咱快乐教育嘛……”高旭初站起身道。

“让你悠着点……高少辰戴眼镜这事你有责任……”

“嗬!倒是我的责任了?是谁说要好好教育孩子的?”

“是要好好教育孩子,但没让你把他眼睛给弄坏了……”

高少辰近视又散光,这事儿高妈妈把全责推到顾宸冬身上,见一回叨一回。

“近视有遗传!你近视我近视,高少辰近视很正常……再说了,不是可以做矫正手术吗?你我都做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这是推卸责任,我都后悔做这个手术了,风险是青光眼!你就不为孩子想想……”

“好,我有错,是我对不起你们爷俩好吧?”顾宸冬转身回去又“砰”一声把门关上。

“母老虎……狮子吼……”高少辰在那里吐舌。

“你小子……”高旭初一掌轻拍儿子脑后。

“少惹你妈生气,好好考不行吗?”

高少辰好委屈。

“爸爸,我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高少辰人小机灵鬼,从五岁起就会和爸妈顶嘴了,仗着有爷爷奶奶撑腰,又知道自己是独生子,全家必须宠他,就越发放肆。写作业不是偷看漫画就是玩玩具,再要么就是喝水频频上厕所,为上厕所这事顾宸冬好顿揍他。结果高少辰向奶奶告状,奶奶第二天就杀过来了,那意思是我不干涉你辅导儿子功课,但打我孙子就不行。如此循环,顾宸冬能不累吗?

高少辰虽然淘气,但嘴甜拿他没办法。而且学习也真没有倒数的,在班上就中等吧,换奶奶的话说,就一普通人家孩子,认命吧。一会说自己儿子是精英,一会说自己孙子是普通孩子,顾宸冬是服了这个“精分”奶奶。

这一回顾宸冬是气大了,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开溜,早餐不做也不送儿子去上学,就让高旭初试试带儿子是不是那么容易,这些年来高旭初只把儿子当玩具,回家来逗逗玩玩,当然轻松了,儿子当然可爱了。

“你这是好的了……”

莫玟边晒衣服边和顾宸冬说。

“婆婆只是偶尔来一趟,我这就住在这儿了,更烦躁……”

一说起来婆婆的事,莫玟又开始絮叨。莫玟这边和婆婆住一屋檐下,事情就多起来了,自打莫玟女儿出生,大事小事没少碰撞,反正每次顾宸冬一来,都变成莫玟的“出气筒”。

莫玟原来的长头发剪了,齐耳短发有点乱,脸色发黄,这还是往日那个御姐吗?

顾宸冬再往屋内环顾,跑步机上挂着袜子、小孩背心乱七八糟的。她再也没有心情坐下去了,找了个借口快速离开。

出得来她长吐一口气。

三十五了,转眼她们都三十五了,都黄脸婆了。

谢岩菲原来是柜姐,后来考了个心理咨询师证,现在一家心理咨询机构当心理咨询师,听说一次咨询下来收费好几百呢。

许久没见谢岩菲了,顾宸冬开车去找她。

要见谢岩菲可不容易,得预约。知道是顾宸冬,谢岩菲让她在会议室里等她一起吃中饭。

顾宸冬坐在会议室里,似曾相识的感觉,她有多久没有踏进职场环境了?一切仿佛隔世。

顾宸冬再看看自己的衣服,她立马跑去玻璃窗那里照。里面的人齐肩梨花头,还好她上周新做的造型,身上衣服也还好,但脸色不太好,她没有化妆,整个人气色不太好。工作的人和不工作的人区别是天上和地下。

黄脸婆!

顾宸冬脑内一闪,她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她拿包正要离开,那边门推开,谢岩菲进来了。

谢岩菲本身苗条,淡蓝色小西装搭领带这么一穿,妥妥知性白领一枚,齐耳短发又不失柔美。

顾宸冬不由得再看一眼自己。

“不好意思啊冬冬,让你久等了,饿了吧?咱们去吃日料,好久没一块吃饭了。”谢岩菲热情地拉着她道。

以前是谢岩菲在顾宸冬面前抬不起头,现在到顾宸冬抬不起头来了,她尴尬笑笑道。

“我、我得回去买菜了……”

怎么就说到买菜了呢?说别的不行吗?

“这么久不见,说什么也得吃完饭再走……”谢岩菲拉着她往外去。

总不能甩手就走,顾宸冬只能跟着走了。

这一带是商务区,这会吃中饭熙熙攘攘,到处都是白领们的影子。

昔日自己不也这样吗?

顾宸冬恍如隔世。

“转眼我们的孩子都大了……”点完菜谢岩菲道。

“我们也老了……”

“是……我老了……”顾宸冬越发自卑起来。

“哦不好意思冬冬……”谢岩菲是心理咨询师,自然是有“读心”的本领的。

“我没别的意思,就感叹一下……”

“没事儿。”顾宸冬尬笑。

“确也是事实,你看看咱俩差不多大,我看起来就像大妈……”

“你一点都不老,只是你没化妆,气色不大好而已……”

“要靠化妆术那也说明老了。”顾宸冬有点犟,这跟自己较上劲了。

“冬冬……”谢岩菲岔开话题。

“要不你也考个心理咨询师吧?挺好的这个职业……”

“我?”顾宸冬怔在那里,指指自己。

谢岩菲点头,喝一口水道。

“你真不打算出来工作?孩子也大了,可以放手了。”

“那什么……”顾宸冬唇牵一下,也打岔。

“你儿子还好吧?接过来上学了吗?”

之前她一度认为孩子交给老人教育会跟不上,自尊心作祟,她换这个话题挽尊。

谢岩菲点点头。

“接来了,三年级的时候接来了,户口也转过来了,反正都挺好的。”

“户口也解决了?”顾宸冬惊讶。

“你厉害啊。”

“早些年不是买房送户口吗?这样我们的户口就解决了。”

顾宸冬脸上的神情既惊叹又尬。

“菲菲你真厉害……”

这倒是真心话。

“哪?幸运而已……”

心理咨询师是很会说话的,这当口谢岩菲也就轻描淡写说一下当时的际遇,并没有大讲特讲。

闺蜜之间难免会比较,就算谢岩菲不想比,但顾宸冬没法不比,她这一下子被比了下来,心里可真不是滋味。要是当初自己不全职“鸡娃”,现在大概也会是高级审计师了吧?

像是想到顾宸冬怎么想似的,谢岩菲最后道。

“冬冬,不如你考CPA证吧?讲真,我见太多个案了,女性还是有自己职业好一点。我也不往梦想那么大去讲,但起码心理会健康很多……”

“你什么意思?”顾宸冬恼了。

“心理咨询师见人就说人心理有问题吗?”

谢岩菲也不急,喝一口水道。

“冬冬,我是了解你的,你不会这样无缘无故来找我,更何况又不是节假日。”

顾宸冬自尊心备受打击,起身就要走。

“冬冬!”谢岩菲拉住顾宸冬的手。

“我们是闺蜜,有那么见外吗?我都你都不能说,还能跟谁说?谁没点事呢?我也有烦恼、也会有压力,都不是铁打的不是吗?冬冬,咱俩不用比,你也不要去比,选什么路就会有什么结果,不想这样活就换一种活法呗,腿脚长在你身上,想怎么做在于你自己。就像当初你选择全职鸡娃那样……这些年我见过不少全职妈妈崩溃的……冬冬,我是想帮你。”

这么厉害?顾宸冬咬咬唇犹豫,坐下苦笑道。

“你们干心理咨询的可真厉害。”

谢岩菲俏皮一笑。

“我可是会读心术的哦……”

顾宸冬本来就是想找个人发泄发泄,一直以来和莫玟共情感强一些,但今天她突然烦了莫玟。不大来找谢岩菲也是忌讳她这个职业,来找她不就是心理有病吗?而今天她似乎没那么反感这个职业了。

“心理咨询是预防心理病,医院的心理科治疗心理疾病,两者是不同的……”

顾宸冬这才放下心来和谢岩菲聊。

最终谢岩菲还是建议顾宸冬有一份自己的事业好一点,无论是考证还是创业。

买完菜回家,高妈妈一见她就叨,说她不该一声不吭扔下孩子给高旭初就走,当初不是你自己誓言旦旦说做后勤工作的吗?这才到哪就撂挑子了?

实际上和谢岩菲聊了之后更烦躁,自尊心、现状、现实不如想像中的,等等,让顾宸冬陷入一种矛盾之中。再加上谢岩菲的一番话,她就像一辆车,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该怎么走她迷茫了。

婆婆这一番指责,顾宸冬忍不住和她吵起来。

高少辰那小子,巴不得妈妈和奶奶吵架他好“摸鱼”看漫画。

气得顾宸冬两下撕了那漫画书。

“哇……”

高少辰说哭就哭,跑奶奶那里撒娇去。

这不拱火吗?

高妈妈指着顾宸冬又一顿骂。

这日子还能过吗?顾宸冬进屋“砰”一声关门。

看着镜子中脸色腊黄、满脸怒容的自己,这还是自己吗?

顾宸冬不禁问。

高旭初不想当这个“夹心饼干”,就打电话请顾妈妈出手,虽说母女俩关系不冷不热,但每次到无法收拾的时候,丈母娘一出马立马搞定。

高旭初是了解老婆的,顾宸冬“轴”、要面子,不想让自己的妈看扁了,只要自己的妈妈一过问,她马上打了鸡血似的满血复活。

顾妈妈应该也有当心理咨询师潜质的,一番话说得顾宸冬怔在那里。

“我们都是平凡人家,何必找那个别扭呢?”

“我……”顾宸冬回回神,道。

“我没说要培养天才,就是想着社会竞争那么大,他优秀不是为他好吗?”

“你是为了自己吧?在家当家庭主妇,然后把儿子当做你成功的业绩,有本事自己上班或者创业去,拿孩子较什么劲?你这不是培养优秀人才,而是催残祖国花朵。”

“妈,看您说的……”

“好啦,好好想想吧,你这一天天的不是跟儿子较劲就是跟婆婆较劲,有意思吗?”

顾宸冬又一夜难眠。

第二天晚上顾宸冬辅导高少辰做奥数,这不对那不对,高少辰烦了,捂耳朵道。

“别叨了,有本事你来!”

“我来什么呀?”顾宸冬扯开他两只手。

“你能代替你上学考试?那我问你,我代替你吃饭行吗?”

“我是说!”高少辰瞪那小圆眼。

“你厉害你考一个给我看看,我就服你。”

“什么意思?”顾宸冬怔在那里。

“我爸我服……”高少辰很拽地歪脸道。

“律师可不容易考,你考一个给我看看?考得了我就服你。”

“臭小子你看不起你妈是吗?”顾宸冬来火,一掌拍桌。

“呐呐呐……”高少辰很嫌弃的撇嘴。

“就知道拍桌,总觉得考试很容易似的……”

“考就考!”顾宸冬这几天心里憋的那把火被激起来了。

“我考CPA!我考给你看!看你服不服!”

高少辰眨巴一下眼。

“C什么?有我爸的大律师厉害吗?”

“CPA!注册会计师,就是大会计师,最厉害的会计,懂吗?”

高少辰哪懂?

“那你考看看,考回来我就服你……”

“你给我等着!”顾宸冬立马起身去书房拿笔记本电脑。

“现在考吗?”高少辰凑过来。

“不是……”顾宸冬查看今年的报考要求。

“得先报名……”

“哦……那你考呀……”

顾宸冬当然不是只为了让儿子服气,儿子这一激只不过把她的决心给下了,思来想去,她真不能这样过一辈子。她有自己的梦想,现在还来得及,她不想等老了再遗憾。

正好还赶得上今年的报考,六月开考,还有三个月的备战时间,可以的。

做了这个决定,顾宸冬心情大好,难得地给高少辰放半小时假。

“我让你服我!”

“欧耶~”高少辰高兴地捧他的漫画书,他才不管妈妈考不考得上,反正妈妈考试就没时间管他了,那太好了。

这娃儿,人小鬼机灵。

“什么事这么开心?”高旭初难得的没有一身酒气,还买了一束花,老婆生气了总得哄哄的。

“我妈说她要考试……”高少辰跑过去扯那花儿。

“送给我的?买巧克力不行吗?”

“去去……给你妈买的……看你的漫画去……”高旭初拍他,然后冲顾宸冬道。

“老婆,快过来,给你买了花……”

高少辰撇嘴跑回沙发滚上去。

“一束花就想打发了?”顾宸冬翻眼过来没好气地接过花。

虽说经常会闹矛盾,但高旭初会主动买花买礼物哄她,这些年也就这么过了,她也没好意思太过于较真。这不她还有事要和他商量吗?

“你要考试?考什么试?”高旭初换鞋子。

顾宸冬拉他到沙发坐下。

“我想考CPA……”

“怎么突然想起考CPA?”高旭初打断她的话。

“不是突然……”顾宸冬十分认真。

“我认真考虑过了……”

“原来你这几天就在想这事儿?难怪跟我闹……”

“我没跟你闹……是你……反正我决定了……还有啊你儿子不服气,要我考了才服气……”

“对啊……”高少辰趴在那里头都没抬道。

“妈妈考试我就服她……”

“这是什么道理?”高旭初哭笑不得。

“这能玩儿的吗?”

“不是玩儿,我是认真的!”顾宸冬斩钉截铁道。

“我的人生不能这样过,我要重拾我的梦想。”

高旭初疑狐地上下看她。

“当初不是说好了吗?男主外女主内把培养儿子当做事业……”

“可我有我的人生,高少辰也不是泥人,随意让我怎么捏。”

“对啊,我不是泥人,我是人!”高少辰在那边嚷。

“去去去……”高旭初没好气瞪眼,对顾宸冬道。

“你怎么说变就变?那以后儿子怎么办?这个家怎么办?”

顾宸冬翻眼。

“我考个证这个地球就不转了?儿子自然我会继续抓,两手抓!家里我让我妈过来帮照看着点,反正我妈答应了。”

实际上她还没和妈妈说,这不先斩后奏吗?反正她知道老妈会答应。

“不是你这变得也太快了,我都还没做好准备。”高旭初心里的小算盘开始算了,拿到了CPA证那不是要上班?上班了这家谁来管?他都习惯了一回家就见到老婆、吃老婆做的饭,他知道CPA加班出差那是常有的事,到那时不得他变成家庭“煮夫”?

“反正我已经决定了!”

“你这说变就变,出尔反尔好吗?”

“这叫计划有变,与时俱进,不是出尔反尔。”

“全都让你说了……”

顾宸冬可真不是说笑的,第二天送完孩子她开始琢磨报名,注册会计师专业阶段考试有会计、审计、财务成本管理、公司战略与风险管理、经济法、税法六个科目,专业阶段成绩五年内有效;综合阶段考试科目为职业能力综合测试。

报完名她马上上书店去买复习资料,回到家碰上刚过来的婆婆。

高妈妈已经收到风说儿媳妇要考那什么证,本来儿媳妇要考什么跟她没关系,但儿子交代了不能让她考,本来说好的男主外女主内的嘛。倒也是,高妈妈得令过来表态了。

“都快四十了还考什么试?你看你头发大把大把地掉,那说明什么?记忆力下降,还能跟二十岁小年轻比吗?消停吧,把家照顾你就是大功臣了。”

顾宸冬可不傻,两大袋子复习资料放好,倒杯水喝两口道。

“这些年来也没人说我是功臣,现在倒成功臣了,是高旭初让您来当说客的吧?反正我名已经报了,复习资料也在这儿了,您看着办。”说完她笑着拍拍那袋子。

出师不利,高妈妈气得翻眼。

“那我也告诉你,我可不是天天都有空来给你接孩子的。”

“得,您说没空就没空……行,我自己接!”

高旭初的妖蛾子可不止一个,第二天特意回家吃饭。平常钟点工做的饭菜吃着挺香的,但今天不香了。

“高旭初,你这也太假了吧?阿姨做的饭菜你哪次不是吃得肚子滚圆的?”

高旭初讪笑。

“但还是喜欢你做的菜,这可是大实话。”说完他朝高少辰眨眼。

“儿子,你说是不是?”

“是!妈妈做的饭菜最香,我就喜欢吃妈妈做的饭菜……”

臭小子让爸爸给收买了。顾宸冬笑着给高少辰夹个鸡腿,道。

“儿子,妈妈考试不就没那么多时间管你了不是吗?”

“对哦!”高少辰顾得了头顾不了腚,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卖了。

“妈妈考试就不会管我了……”

“臭小子又想摸鱼是不是,门儿都没有!”顾宸冬瞪眼。

高少辰吐舌,赶紧低头吃饭。

那边高旭初翻眼。

“你要考CPA?”

高旭初把莫玟给搬来,莫玟一进门就道。

顾宸冬撇嘴。

“高旭初跟你说的?”

“他这一说吓了我一跳,你家老高不行了?要你出山养家?”

莫玟今天的脸色比那天好一点,但没有打理的短发和宽松的T恤怎么看都是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她径直进客厅拿起一个苹果就咬,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莫玟比早些年胖了不少,这一吨位坐下,沙发都塌半边。

顾宸冬去倒杯水放茶几上,在另一张沙发轻轻坐下,平常她也是一屁股就坐的习惯,见莫玟这样她就不想那样了,还真是难看,和人家谢岩菲没法比。

“没有,我就是觉得这样的日子不是我想要的。”

“当初不是你自己说男主外女主内的嘛,害我也跟着你在家鸡娃……”

“我又没逼你,不过是你自己不想努力想在家享福而已。”这话顾宸冬可不爱听了。

“那不是你起的头吗?”莫玟也不甘示弱跟她怼。

“行,我起的头……”顾宸冬撇嘴。

“那我现在起头考证你来不来?”

莫玟也撇嘴。

“那还废什么话?”顾宸冬没好气瞪眼。

“你要是为了给我洗脑那我劝你省省,你知道我的脾气,决定了就不会变……”

“你当初不也说定了就不会变,现在不也变了?”

“至少不会马上变!莫玟,是闺蜜就不要给我负能量!”

莫玟翻眼。

“嫌弃我了不是?”

“没有!但我劝你也考吧,如果觉得CPA难可以考心理咨询师,我觉得心理师行业挺不错……”

“谢岩菲给你洗的脑吧?”

“什么洗脑……”顾宸冬没好气道。

“我不需要谁来洗脑,我有自己的想法……”

“那你就有你的想法吧……”莫玟起身向门口去。

“我看你能坚持得了几天,注会有那么好考吗?”

顾宸冬是真生气了,坐在那里不动,没好气道。

“好走不送!”

“嗤……”莫玟嗤一声换鞋开门。

“谢岩菲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一洗脑的吗?”

这边顾宸冬直翻眼。

正气着,顾妈妈的电话来了,顾宸冬以为又来一说客,开口就堵妈妈的嘴。

“不想要帮手了?”电话里顾妈妈笑。

顾宸冬怔怔,接着回神道。

“妈,您会支持我的对吗?”

“当然!”电话里顾妈妈道。

“我过去给你带带少辰吧,我也有点想他了。”

“好呀!”顾宸冬开心地站起来,她本来就想求妈妈来搭把手的,CPA难考可真一点都不带假,要大量地做题,非常需要时间。虽说有钟点工做家务,但买菜接孩子是要自己做的,出门走一趟这个时间就分散了,一分散就显得时间不够用。

“谢谢妈!给您加个鸡腿!”

“好啦,明天我就过去。”

丈母娘来帮忙,高旭初不得不消停了,但还是嘲讽满嘴跑。顾宸冬报了六个科目,高旭初当即说你要是能一次考过六科我回家给你当“煮夫”。高旭初这个笃定是有道理的,CPA证共需要考六科,一年一考,可以一次报考六科,也可以分别考,成绩五年内有效。最重要的是顾宸冬远离社会近十年,要想重拾课本可真没那么容易的。

恼火这种不支持就算了还泼冷水的,顾宸冬气恼对高旭初一阵猛捶,高旭初笑着拖了老婆就往房间去。

高旭初最后一招,吹枕头风。

只可惜还是铩羽而归。

知道顾宸冬报考CPA,谢岩菲专门组了个饭局,把莫玟给叫上,仨闺蜜好久没聚了,正好聚一聚。

顾宸冬十分开心,小T恤阔腿裤,精心打扮了一番。

莫玟老大不愿意,最后一个到,还是不修边幅的样。见二人精致、美丽的样子,她怔了怔,然后大咧咧地坐下,指着顾宸冬道。

“冬冬,你没法跟人家菲菲比,上班的和不上班一眼就看出来了,装不了。”

顾宸冬没想到莫玟会这样说,当下恼了。

“我没要和菲菲比,是你硬拿我和她比,什么意思?我比下了就衬得你大妈样高级了对吗?”

“你竟然……”莫玟火了,一掌拍桌。

“你以为你不是吗?”

“哎哎……”谢岩菲连忙阻止二人。

“都是美女都是美女……”

“菲菲……”莫玟眼一动,瞟向谢岩菲。

“你来说说,我俩大妈不大妈?”

她就故意刁难谢岩菲的。

谢岩菲心理师能不懂?她笑着看她俩一眼,道。

“没有大妈,都很漂亮……”

“我说嘛,洗脑的情商就是高……”

这个莫玟真的越活越回去了,以前情商爆表,现在情商负数,彻底成“烂泥”了。

正所谓旁观者清,顾宸冬睨眼在旁边看着,考CPA的想法更坚定了。

“考上了又能怎么样?现在CPA一抓一大把……还有啊,人家现在都逃离四大十大了,你还往那里挤……不过就你那水平想挤也挤不上……”那边莫玟在那里大放阙词。

“莫玟你是不是有病啊?”顾宸冬全职主妇的这些年也是练就了一身怼人的本事,再说被这样泼冷水的能不火吗?

“有病正好让菲菲看看!菲菲,你给她看看,她这病得不轻!”

谢岩菲哭笑不得。

“好啦,都少说两句,今天不聊那些,就干饭……”

“你看!”莫玟一副轻蔑又藐视的样,指指谢岩菲,道。

“职场丽人和大妈聊不上!顾宸冬,你当人家看得起你?她就想着你以后有点啥事找她看病而已,多一个病人……”

“有病!”顾宸冬起身拿包。

“菲菲,先谢过了,改天再请你吃饭。”

说完她就走。

莫玟这个样,谢岩菲也就不好勉强了,送顾宸冬出去,末了对她道。

“加油,你一定行。”

莫玟坐那儿不动,很拽地样子看二人。

顾宸冬走后,谢岩菲依然坐回去,依然叫服务员上菜。

她知道莫玟这是故意的,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玟玟,有事你可以和我说,这儿没别人。”

莫玟眼一动,骂道。

“你才有病,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谢岩菲笑笑不作声。

闺蜜之间难免会比,莫玟一直觉得她比谢岩菲高贵,家庭出身好、学历高、老公收入高,哪哪都比谢岩菲高贵。但眼瞧着谢岩菲事业越来越顺利,收入越来越高,开着好车一副精英样,她是酸了。不过有顾宸冬作伴不是吗?在莫玟眼里,顾宸冬是垫底的,她老公收入比高旭初高,女儿学习比高少辰好,她唯一遗憾的就是婆婆在同一屋檐,她还想着哪天和顾宸冬想想办法把婆婆弄走。现在倒好,顾宸冬要“抛弃”她了,最关键的是以后可能就没人垫底了,她能不恼火吗?而且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受顾宸冬的影响才全职“鸡娃”,她顾宸冬这不是不负责任吗?

生活不如意就怪别人。

顾宸冬大概知道莫玟怎么想,因为这样,她更是坚定自己。

多年远离职场,更别说书本了,看了几页她就犯困,完全看不进去。

这可怎么行?

正想着出去泡杯咖啡,顾妈妈进来了,端着一杯牛奶。

“妈,牛奶有助睡眠,我现在是要咖啡,咖啡!”

顾妈妈看一眼书桌上,笑道。

“我给你换,行啦,不要一下拉那么满,一步登不了天。”

顾宸冬打个哈欠。

“所以啊,让你管高少辰肯定管不了……”

“我不反对鸡娃,可得实际情况实际办,他只能考八十你非得要求他一百……”

“得得,你是让高少辰洗脑了……我去泡咖啡……”

高初旭凌晨一点才回来,看到顾宸冬趴在书桌上睡觉,不由得笑。

“还说悬梁刺骨呢……”

顾宸冬听到声音迷迷糊糊醒来。

“我怎么睡着了?我喝咖啡了啊……”

高旭初笑个不停。

“两杯估计你也得睡……”

“瞧不起人不是?”

“我哪敢呀?”高旭初笑着抱上去索吻。

顾宸冬连忙推他。

“干嘛?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什么幺蛾子?这不正常需求吗?”

顾宸冬没搭理他,连推带拽把他轰出去。

“老婆……不是我说你,你是电脑吗?一夜之间把五门功课全吃下去?”屋外高旭初在那里说。

“滚!”

顾宸冬拿夹子夹自己的脸,想想又马上把夹子拿下来揉揉脸,可不能把脸夹坏了。

这一晚上顾宸冬只睡了三个小时,早上浑浑噩噩地,看看时间,正好顾妈妈送完高少辰回来。

“回来啦?”顾宸冬打个哈欠,揉揉头发。

“妈,我觉得我头发得掉光了。”

“你当然得做好这个准备……”顾妈妈放包换鞋进来。

“快吃早餐吧,不行我给你热热……”

“哎不用……”顾宸冬端那牛奶就喝。

“妈,给我炖点鸡汤吧,哎,真不行……头昏眼花,真的老了……”

“我都还没说老呢!”顾妈妈敲一下她脑门。

“我去给你买鸡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