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束海棠压梨花
  • 一束海棠压梨花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半世青灯作者
  • 更新:2022-07-16 13:24: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她的孙儿
继续看书
代珩有钱有颜,权势无双,是不少京中女子倾慕的对象。突然有一天,他竟然当众宣布,要娶自己的“祖母”,震碎了所有人的三观。喜欢谁不好,偏要喜欢一个老夫人,两个人之间可是差着辈分呢!殊不知,赤仙儿早就不是原来的老夫人了,她是鸠占鹊巢的重生者……

《一束海棠压梨花》精彩片段

血,每一片砖都被鲜血给染透了。

煊赫的将军府此时如同人间炼狱。

此时府邸几个的侍卫们俨然成了怪物,如凶兽一样,呜呜的嘶吼着。

大红的灯笼高高的悬挂着。

上面的大红喜字却显得格外的瘆人。

穿着大红喜服的将军此时哆哆嗦嗦的跪在院子的梅花树下,“砰砰砰”的不断的磕着响头。

“赤仙儿,我求你饶了我吧,我不是故意要找人害你的,我是迫不得已的!”

梅花树上,却见一个红衣乌发的少女正坐在树杈上。

雪白的脸颊上,镶嵌着一双水汪汪的眸子。

一只手拿着柑橘往嘴里塞,一只手却在把玩着自己的耳边乌黑的发辫。

发辫的尾梢坠着一个银铃铛,因为她的把玩,铃铛不断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而那头的侍卫们更是血管暴突,双目赤红,如同发狂的野兽一般。

明明如孩童一般天真无邪的少女,在鲜血的映衬下,说不出的诡谲妖冶。

“小情郎,是你说喜欢我的,说要八抬大轿将我迎娶进门,可今日轿子里的人是别人啊。而且还找人去杀我,真是薄情寡义啊……”

明明是被心上人背叛,可她的眼中没有半点的伤心。

“谁愿意娶你这个妖女……”少年将军脸色苍白的忙闭了嘴,赶紧露出谄媚讨好的样子来,“皇命不可违,我心中自始至终都只有你的。”

他不过是个酒囊饭袋,也明白自己立下的赫赫战功都是他口中的这个妖女的随手帮忙。

赤仙儿已经不想看见他满脸油腻讨好的样子。

“你用你的命发过誓,说若是负了我,便要粉身碎骨,今日便应誓吧!”

少女笑着摇晃着辫子上的铃铛,那些侍卫发疯一样的冲着这位将军冲了过来如野兽一样撕咬他的肉。

“不不……”

很快这位年轻将军的声音便消失在了喉咙里,转眼便成为了地上的一摊烂肉。

少女将最后一瓣橘子塞进了嘴里,然后囫囵的从树上跳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候,她的身后传来带着呜咽的风声。

还未等她转过头去,却见一把利箭从她的后背刺穿到她的胸口。

没想到自己千算万算,竟然没想到后面竟然有人袭击自己。

她满脸怒容的转过头去,却见一个蒙面的少年正冷冷的看着自己,手里弓箭的弦还嗡嗡的抖动着。

少年穿着一身锦衣,外面套着赤红色的狐皮斗篷,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如皎月旁的星辰,却是那样的清冷淡漠。

“妖女!”少年的声音寒彻刺骨,带着几分的厌恶。

赤仙儿忍痛将胸口上的箭给拔了下来,然后摘下发尾的银铃,然后慢慢的走向那少年。

“小哥哥,你看我生的美不美。”

明明像是一个害羞娇俏的少女,但脸上却是诡谲的笑容。

伴随着清澈的铃铛声,少年抬起乌黑的眼睛看向赤仙儿。

却见她媚若无骨,少年那张白皙的脸渐渐的浮现出一抹嫣红来,手也不受控制的伸向了赤仙儿。

没有人能不受她的媚香蛊惑。

她纤长的手指已经伸向了少年那双极美的眸子,她很是喜欢,想要剜下来收藏。

然而就在这时候,少年的眼睛一下子恢复了清明,藏在手心里的利刃猛地冲着她的咽喉刺了过来。

她大惊失色,忙后退了几步,跌坐在血水里。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不受我的媚香控制!”

她赶紧摇晃着手里的铜铃,一旁呆若木鸡的侍卫们发疯似的往少年身上扑了过来。

少年举起匕首便毫不留情的冲着侍卫们砍去。

趁着这个空档,赤仙儿赶紧往外面逃去,直跑出了数里,然后跌在山上的荆棘丛中,铃铛也不知。

因为身受重伤,她身上的毒功不断地反噬,疼的她五脏六腑刀子剜一样的疼。

然后身上的皮肤也渐渐的发生了变化,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去。

终于她支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恍惚中,有人晃动着她的肩膀,“老夫人,醒醒,老夫人……”

赤仙儿迷迷糊糊的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在马车里。

一个娇怯怯的丫头正满脸担忧的看着她,“老夫人,您总算醒了,您身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那些山匪也忒恶毒了,连您这样的老人家也不放过,您喝杯茶……”

说着已经将一杯茶送到了她的面前来。

赤仙儿被她絮絮叨叨的脑仁疼。

然而一低头却愣住了。

茶碗里照出来的脸,哪里还是那张娇俏可人的脸,分明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

她这是被自己身上的毒给反噬了,若再找不到解药,只怕她活不了多久了。

“你叫我老夫人?那我夫君呢?”

小丫头愣了一下,“棺椁已经先一步送到府邸里了。”

“死了?”她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赤仙儿滴溜溜的眼睛忽然看向这个丫鬟,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来。

但这些出现在一张这样苍老的脸上,却显得无比的怪异。

“小丫头,我这个老人家脑子不太好使,不如你给我讲一讲发生了什么?如何?”

她从这个叫穗儿的小丫头口中得知,原来一切竟是一场荒唐的误会。

原来三十多年前,战功赫赫的代王有妻有子,但却厌倦了征战沙场的生活,找了一个荒山避世而居去了。

这些年他只写过一封书信回来,说自己与一个姓佘的苗疆的女子一见钟情,要娶她为妻,还有一封给发妻的休书。

这些年代王与王府没有半点的联系,直到半数日之前,王府里接到了那个苗疆妇人的信,说代王病逝,已送棺椁回京中。

谁知路上遭遇了劫匪,随行的马夫和侍从们都被杀了。

而王府赶去的人,也只在荆棘丛中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佘老夫人。

赤仙儿心里明白,看来那个夫人已经凶多吉少了,而自己俨然是鸠占鹊巢了。

但现在自己身受重伤,王府里一定有很多罕见的药材给自己治伤。

穗儿总是觉得这个夫人有些说不出的怪异,但见她行事做派全然不像是一个正常人。

不知不觉间,马车已经进了京中。

路边全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赤仙儿身受重伤,昏昏沉沉的闭着眼半睡半醒着。

忽然,马车却猛地停了下来。

她的脑袋撞到了车壁上,疼的她一阵龇牙咧嘴。

“狗东西,真是不要命了!”赤仙儿眼中满是怒意,手指往袖口里探去,正要抓出一把毒药来。

而就在这时,却见穗儿的脑袋探了出去,尖叫道:“老夫人,可了不得了,您孙儿正跟人打架呢!”

赤仙儿还是第一次给人做长辈,而且辈分还这么高,“孙……孙儿?”

“是您的孙儿,安平小郡王啊!”

赤仙儿赶紧撩开帘子,去看自己白得的大孙子长什么样子。

等她撩开帘子,一眼望去,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也忒俊俏了吧。

她原以为世上最好看的人就是那个人了,谁知道今日竟见到了另一个。

少年一身玄色的衣袍,眉目鼻眼生的都是极致的美,凑到一处更是惊人的好看。

跟他一对比,站在他对面的,长得还算可以的少年显得有些獐头鼠目,相貌猥琐了。

那少年叉着腰,一副小霸王的样子,远处是一个老婆子搂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年轻女孩子。

“代珩,老子告诉你,别以为你有个郡王的封号便能管天管地了,我周克的姐姐可是当朝的皇后,谁不知道你门王府不过是有个空架子而已,老子今日就强抢民女了,你能把我怎么地!”

赤仙儿自知自己是个恶人,但见此人比自己还可恶,不由得冷嗤一声。

她的“孙子”代珩并未说话,眼神更加的清冷寒冽。

一旁的恶奴更是狗仗人势,上去便去拉扯那少女。

妇人哭嚎着阻拦,迎来的却是一阵拳打脚踢,趴在地上几乎是奄奄一息。

少女尖叫着,如同死猪一样被人在地上拖拽着。

代珩眼中一阵寒冽,拔剑便刺向那恶奴。

那恶奴露出奸诈猥琐的笑容,一下子将手里的女子推到了自己的面前,给自己挡刀。

代珩的剑猛地收回,那双漆黑的眸子里终于有了一丝的怒意,额头上的青筋也凸起。

周克笑的得意,“哎呦,小郡王,怎么不动手了?我告诉你,老子的爷爷可是当朝的国公爷,不像你那个死鬼爷爷,好好的王爷不当,偏生要去跟一个苗疆的下贱女人成亲!”

代珩的眼中划过杀意,猛地调转剑,只取周克的首级。

他周围剩下的家奴忙拔剑迎了上去。

伴随着刀剑相撞击的声音,周克继续不知死活的嘲笑着,“那些苗疆人都是下贱的坯子,难怪先帝派兵将他们灭族,便是活下来也是为奴为娼,你爷爷……”

赤仙儿那双幽深的瞳仁中闪现出一抹妖冶之色。

她就是苗疆的人。

记忆中,无数的同族在自己的面前哀嚎着,哪怕是妇孺,一个个的也被铁骑踏成烂泥。她翻身下了马车。

这着实将穗儿给吓了一跳,这哪里像是一个身受重伤的老妇人。

“呦呵,谁家的小少爷,想要美人啊,我给你一个好不好?”

她的唇角慢慢的勾起,慢慢的走向了周克。

周克一愣,却见一个老婆子冲自己走来,满脸嫌弃的捂住自己的口鼻。

“谁家的疯婆子,快将她拉走!”

赤仙儿忽的笑了起来,一甩自己的衣袖,周克顿时闻见一股淡淡的香气。

他忽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等他抬眼往四周看去,顿时惊呆了。

适才熙熙攘攘的人都不见了,远处只有一个绝世的美人冲他含情的笑着。

他的魂魄霎时间全部都被勾了去。

周克连滚带爬的跑到那美人面前,早已动了色心,上来便拉扯人家的衣服,连亲带摸的,“美人,美人,我带你回家!”

然而现实中,一旁的吃瓜群众们却是惊的下巴都掉了,

却见周公子不知为何,跟发了疯一样,冲着刘老汉家的老母猪就跑过去了,连亲带摸的,嘴里还叫着“美人。”

刘老汉吓得不知所措,但更不知所措的却是周公子身边的那些恶奴门。

他们吓得顾不得其他,赶紧去拉扯自家的公子爷。

这可丢脸丢大发了,这以后要怎么见人啊。

但周公子却死拉着那头老母猪不放。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