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赵蒹葭陆源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赵蒹葭陆源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 分类:玄幻奇幻
  • 作者:爱码字的二哥
  • 更新:2024-05-21 17:47:00
  • 最新章节:第17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讲述主角赵蒹葭陆源的甜蜜故事,作者“爱码字的二哥”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本小炮灰穿越到大乾王朝,靠自己的修为把贫穷的国家打造成现在帝国。周围邻国直接震惊地俯首称臣。原来穿越过来的日子这么爽?还没来得及娶亲纳妾,女帝带娃找上门了?“你这个爸爸,就这么不管孩子了?”孩子受欺负?不可能,谁这么大胆欺负我的崽崽!老婆受欺负?不可能!看我直接轰了他全家!...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赵蒹葭陆源全本免费在线阅读》精彩片段

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赵吉魂儿都快吓没了。
“皇,皇,皇.......”
陆源一愣,随即笑着说:“你小子还挺孝顺的,给你师娘行这么大的礼,呐,这是你师娘给你提前准备的见面红包。”
陆源害怕赵蒹葭没准备,将自己提前准备好的红包递了过去。
陆师,你怕不是在开玩笑吧?
赵吉拿过红包,都要哭了,这哪门子的师娘啊,这分明是自己的皇姐呀!
赵蒹葭看着赵吉,眼中闪过一丝冷色,嘴角却微微上扬,“端王世子,好样的,没想到,我一个小女子,还能当端王世子的长辈!”
陆源见赵蒹葭没反驳也松了口气,这女人在外人面前还是挺给自己面子的嘛。
第一步已经踏了出去,第二步还远吗?
赵蒹葭走到赵吉跟前,将他搀扶起来,然后用只有赵吉才能听到的声音快速说道:“敢泄露我的身份,你就死定了!”
赵吉吓得不行,头摇的拨浪鼓似的,“谢谢师娘的红包!”
赵蒹葭给了他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
而周围人,全都看傻了眼。
陆源啥时候多了妻女了?
夏宁懵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赵蒹葭母女,“陆源哥哥,她们是那儿冒不出来的,你,你难道不要给我一个解释?”
李无忧也蹙起眉头,“陆郎,你有这种需求,也不用饥不择食去找一个带孩子的寡妇吧?”
谁不知道陆源是光棍,他们调查陆源,早就把他的底给摸清楚了。
所以,李无忧想,肯定是陆源接了别人的锅。
周围人一听,都是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陆源不爱少女,爱人妻,果真是口味特殊!
“陆源哥哥,你若想可以来找宁儿啊,何必找个老女人?”夏宁也是豁出去了。
“你看他瘦的没二两肉,哪有跟我一起舒服!”李无忧挺了挺胸脯,“陆郎,我对你一片真心,选我!”
周围人已经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陆源何德何能,能让两国公主下场掐架。
若是能得到任何一个公主青睐,他们原地去世都行。
陆源倒好,一脸嫌弃,为了一个老女人放弃两个娇滴滴的公主。
他到底咋想的?
两国随行的官员和商贾也吵了起来。
一时间,现场大乱!
“骚狐狸,非要跟本公主作对是吗?”夏宁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张松年,宣读父皇的圣旨!”
“是,公主殿下!”
张松年出列,高声道:“全场肃静,吾乃大景鸿胪寺卿张松年,特奉大景皇帝陛下命,前来封赏北凉县县令陆源。”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张松年。
“陆源,天下英杰也,朕夜不能寐,恨不得即刻将其收入彀中,得陆源胜得百万雄兵也。
特封陆源,北凉侯,世袭罔替,食邑两千户,赐紫金冠,金鱼袋,紫绶朱袍。
特许驾五,佩剑上朝,见王不拜,赐丹书铁券.......”
那一连串的封赏和特权,让在场的人都倒吸口凉气,哪有侯爷食邑两千户的?
那是郡王才有的待遇。
皇帝驾六,他驾五,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也!
还有丹书铁券,这免死金牌也。
但更令众人懵逼的还在后面,张松年沉声道:“唯陆源者,堪为国婿也,朕下令,将长宁公主下嫁给陆源。
在赏征北大将军,全权负责北凉军务.......”
哗!
在场众人齐齐被震翻了。
大景皇帝,居然这么舍得,将嫡长公主下嫁给陆源,除了北凉侯,还兼征北将军,也就是说,北凉县一切照旧,你可以不来大夏觐见,公主我嫁给你,地位给你,统统给你!
张松年诵读之后,笑着看向陆源,“陆县令,陛下对你的厚爱,乃大景开国两百年之最也,请陆县令接旨!”
大景朝的商贾也是激动的不行若是陆源接旨,那这北凉县一切好东西,他们都有能占据先机,“请陆县令接旨!”
众人山呼起来。
一旁的李无忧急了,“才侯爷,大景皇帝也太小家子气了,王德,出来宣读父皇圣旨!”
“奴婢遵旨!”一个五十出头的老太监走了出来,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此人,乃是大夏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号称大夏内相的王德。
他居然亲自来宣读圣旨了。
“北凉县县令,德才兼备,名声远播,朕欣赏之,愿以国士待之,特封陆源,北凉王,永镇北凉,专擅权政.......”
王德声音不大,却犹如一颗深水炸弹,骇的众人说不出话来。
从县令到侯爵到驸马,已经足够震撼。
但是裂土封王,那是所有人的梦想。
看着那一份圣旨,所有人都眼神狂热!
“朕,特许,将爱女永乐,下嫁陆源,望陆源能感怀圣恩,钦此!”
王德念完了圣旨,笑着道:“北凉王殿下,您是个聪明人,应该能分辨出谁最重视您。”
“陆师,千万不要上当,他们没安好心的!”赵吉急了,拉住了陆源的袖子,向赵蒹葭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皇姐,你这是做什么呢?
我陆师兼姐夫都要被抢走了。
赵蒹葭内心也是无比的震撼。
大夏和大景都比大乾强盛,而此刻,两国求着陆源娶了他们的公主,封侯封王,丹书铁券,跟不要钱似的往外砸。
他们到底图什么?
这个男人已经强大到让两国都要拉拢讨好的程度了吗?
看着陆源的背影,赵蒹葭突然紧张害怕了起来。
他会怎么选?
一旦陆源做了选了,就真的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北凉县的强盛,蛮族已经用血一般的事实展现了出来。
一旦脱离大乾,那么大乾危矣!
北凉县的分量重逾山岳,而陆源,是北凉县的天!
就在赵蒹葭失神的时候,陆源上前走了两步。
两份圣旨摆在面前,两个娇艳的公主楚楚可怜,随时等候他采撷。
他任选一份,马上可以封王拜相,红袖添香。
“我到底该选哪一个呢?”陆源笑了笑,有些期待的搓了搓手,在大乾使团有些绝望的眼神中,他缓缓伸出了手:“我选.......”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踮起脚尖,睁大眼睛,伸长了脖子,一动不动的看着陆源,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赵吉直接跪在了地上,“陆师,难道你要抛弃我们,抛弃大乾了吗?”
跟着赵吉一起来的大乾商贾,也都纷纷的跪在地上哀求了起来,“陆县令,三思啊!”
“皇.......师娘,求您了,劝劝陆师!”赵吉哀求着赵蒹葭,她没在这里也就罢了,她既然在这里,为何要眼睁睁的看着陆源投向敌国的怀抱?
一个陆源可抵百万雄兵,这是大景皇帝都认同的,你为何看不见呐?
难道陆师不值得您拉拢吗?
“夫人,您应该也是大乾之民,不能眼睁睁看着陆县令投向敌国啊!”那些大乾商贾都纷纷恳求起来。
赵蒹葭平静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
她能感受到自己内心的紧张。
可她能怎么办?
“你们求我有什么用?难道大乾皇帝陛下,就没有让你准备吗?
就大夏和大景有公主,我大乾就没有适龄代嫁的公主?
就大夏和大景,能封候封王,我大乾没有这个爵位?”
赵蒹葭看着赵吉,向他使眼色,暗暗打手势提醒。
赵吉都要哭了。
他难道要谎报圣旨吗?
陆源的存在,从头到尾,就隐瞒了赵蒹葭。
若是自己谎报圣旨,岂不是变相告诉陆源,其实从一开始,他在皇帝面前就露出鸡脚了?
那样,所有的信任,会在顷刻间崩塌。
到时候,怕是真的会将陆源推向敌人。
“世子,您快说啊,陛下有没有给您什么圣旨?”
“是啊,陆县令可是天下第一县令,别人都知道拉拢,怎么到了咱们大乾,就四六不分了?
最起码也要给个国公才说得过去吧?”
大乾的商贾纷纷说道。
赵蒹葭都快压不住怒火了,这些人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反复的在心里劈砍,好似再说她是个识人不明的昏君一样。
可她压根就不知道这狗男人在北凉做的事情。
她怎么封赏?
还有赵吉,也太笨了,自己都暗示的这么明显了。
就算自己没下圣旨,大不了先稳住这狗男人,自己事后补一份就行了。
“没想到大乾皇帝眼光这么高啊,连陆县令这样的奇才都瞧不上!”
“就是,既然大乾不在乎您,那就来我大景,保证把你宠上天!”
“来我大夏才是正途,尊敬的北凉王殿下!”
大夏和大景两国商贾的话,落入大乾商团众人耳中,说不出的刺耳。
他们虽然愤怒,可看着欲哭无泪的赵吉,也是绝望。
赵吉的行动,就表明,大乾的皇帝陛下根本就没有任何表示。
“陆源哥哥,大乾皇帝不重视你,我们重视你,不就是个北凉王,我向你保证,等咱们成婚后,肯定给你封王,我委屈谁也不能委屈你啊!”夏宁再次走到陆源跟前,拉住了他的手,不住的摇晃!
“笑话,现在没有,难道以后就有了?陆郎,万不要听着疯婆子的话,只有大夏才是你最好的归属。”李无忧正色道:“大景能给你的,大夏能给你,大景不能给的,大夏同样能给!”
话落,两女互相瞪着对方,谁也不让谁!
现场的气氛陷入了焦灼之中。
看似是两份圣旨,可背后却是两个国家的角力。
而在所有人眼中,大乾还没开始,就已经输了这场比拼。
马三宝也是心惊胆战的,压着声音道:“小姐,这小子不会真的要投敌吧。”
原以为北凉县发生的种种已经够离谱了,可今日展现在他面前的,几乎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赵蒹葭抿着嘴唇,眼中闪过一丝痛苦。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特别想把身份曝光。
可曝光了又如何呢?
这狗男人早就有造反之意,怕是会挟天子以令诸侯吧?
原以为,是那些奸臣遮掩,现在她懂了,那奸臣就是自己最信任的王叔!
她内心无比的冰冷,痛苦。
她甚至在想,如果不来北凉县就好了。
哪怕有一天在睡梦中被人抹了脖子也无所谓。
这样,就不用知道这残酷的真相了。
自己又何必自找苦吃呢?
就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陆源叹了口气,再一次抽出了手。
随即一把将赵吉从地上拉了起来,“我怎么教你的,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瞧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还流马尿。
难道在你眼里,你陆师我,就是个嫌贫爱富的人,卖国求荣的人?
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虽然我对大乾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
但,我是大乾人,这是谁都无法更改的事情。”
那掷地有声的话,让所有大乾商队都燃起了希望。
“陆师,您不会抛弃我们?”赵吉不敢相信的道。
“废话,我什么时候说要叛国了?”陆源揉了揉他的脑袋,随即看向夏宁和李无忧,“陆某多谢两位公主好意,但是我这个人胆小,这辈子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也不想爬的太高,替我向你们皇帝说一句谢谢。
只要他们不来烦我,我就很满足了。
还有啊,你们两个以后离我远一点,瞧见我身后的两个女人了不?”
陆源走到了赵蒹葭的身边,将欢欢抱了过来,“这我闺女,我俩长得像不像?”
所有人都看向了欢欢,分开看还不觉得相像,此番对比,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赵吉眼珠一转,脑海中有了一个惊人的设想,他向赵蒹葭投去询问的眼神,在得到她眼神示意的时候,他大喊道:“像,太像了!”
大乾商队的人也纷纷站了起来,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喜悦,“像,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那我闺女可爱不可爱?”陆源再次道。
“可爱!”众人歇斯底里的喊道。
“有眼力见!”陆源嘿的一笑,随即大胆的拉住了赵蒹葭的手,“这我媳妇,真正的原配,你们就说,我媳妇儿,漂亮不漂亮?”
“漂亮,师娘是天下第一大美女!”赵吉扯着嗓子,激动的喊道。
“漂亮,夫人是天下第一大美女!”大乾商队众人,齐齐大笑起来。
赵蒹葭痴痴的看着陆源,那温热的大手,不仅温暖了她的手,更温暖了她的心!

“算你们会说话,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每个人都加一个鸡腿!”陆源捏着赵蒹葭冰凉的嫩手,心花怒放,他想着一天,已经想了整整五年了,管你什么公主不公主的,他就要赵蒹葭!
马三宝也是松了口气,心中暗道:“王八犊子,算你聪明,要不然晚上就噶了你!”
至于北凉县的干事,对陆源做任何决定那都是百分百的支持。
不过,大夏和大景的使团脸色就难看了。
张松年气的不行,“陆源,你可想好了,果真要拒绝我大景的招揽?”
“谁说我一定要接受你们的招揽?”陆源道:“你们皇帝写圣旨的时候,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有?”
此话一出,赵蒹葭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大乾使团的那些人,更是不住的鼓掌。
“说得好,陆县令!”
“朝廷不在乎您,咱们在乎您,天元商会即刻起,愿以陆县令马首是瞻!”
“四海商会也是!”
“天下商会......”
众人纷纷附和起来,大乾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团结!
大夏和大景的商贾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张松年更是火冒三丈,“好好好,陆县令,日后可别后悔!”
“陆县令,咱家在陛下跟前的时候,陛下就说,县令乃人中龙凤,若是不接受着圣旨,到也没关系,只要陆县令愿意开价,只要大夏拿的出来,都可以!”王德蔑视的看了一眼张松年,“咱大夏可不像大景,抠抠搜搜的,半点诚意都没有,正所谓,交易不成仁义在,陆县令拳拳爱国心,咱家可是佩服的紧呢。
一个人若是连自己的国都不爱,又怎么配被万人敬仰呢?”
说到这里,王德向陆源行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
周围人都看傻了眼,那可是大夏的内相,除了大夏皇帝,谁配让他行如此大礼?
此刻,他不仅行了,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无论是大乾商队,还是北凉县的干事,都是与有荣焉。
这,就是他们大乾人的骨气!
张松年看到这一幕,脸更黑了,王德这阉狗,实在是太能见缝插针了。
陆源笑了笑,这大夏的确是个聪明人,姿态够低,倒是可以多利用一下。
至于大景,敢在北凉县地盘威胁自己,等着,总有一天打到大景国都去。
“王公客气了,大夏皇帝的诚意,陆某已经收到,烦请王公转告皇帝,北凉县期待和大夏深入合作!”陆源笑眯眯的道。
王德一喜,“咱家谢过陆县令!”
李无忧挺了挺胸脯,不屑的看了一脸委屈的夏宁,“死男人婆,听见了没,这就是我们大夏的诚意!”
“你个骚狐狸,你给老娘等着,总有一天把你两个大柰割了喂狗!”
眼看两女又要吵起来,陆源急忙道:“行了,都别吵了,先入住迎宾馆,晚上一起吃个饭。
接下来两天,会有北凉县的官员全程陪同你们!”
两女对视一眼,冷哼一声,齐齐转身。
陆源又对大乾的商队道:“诸位,若有招待不周,请多担待!”
“陆县令言重了!”众人纷纷拱手还礼,一个个满脸喜色,就跟打了胜仗似的。
“夏鸢,招待好这些贵客!”陆源看向不远处那个身穿黑色制服,身材曼妙的女人。
“是,大老爷!”夏鸢应了一句,随即对众人道:“诸位,请随我入住,各项手续都已经办妥了!”
不管陆源是否接受两国的招揽,万国大会还是要开的。
每一次万国大会,都意味着他们将多一个日进斗金的新生意,这种生意,甚至连国家都不敢小觑。
“陆源哥哥,我跟你回去行不?”夏宁噘着嘴,一脸不高兴的走到陆源跟前。
“陆郎,你应该累了吧,我回去给你捏捏肩怎么样?”李无忧还想争取一下。
陆源扫了两人一眼,感受到手心一痛,急忙道:“不用了,你们好好休息,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轻轻踹了赵吉一脚,“愣着做什么,跟我走!”
赵吉也是反应过来,急忙让随行跟上。
看着陆源头也不回的离开,两女都是气的跺脚。
.......
马车上,赵蒹葭冷着脸道:“你还要握我手多久?”
陆源老脸一红,“你手凉,多给你焐焐!”
“松开!”赵蒹葭眼中闪过一丝羞恼,脸颊更是多了两朵红晕,这狗男人,在赵吉面前如此轻薄她,她不要面子?
“哦!”陆源悻悻一笑,不舍的松开了手。
车厢里人不少,此刻却诡异的陷入了安静,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
欢欢则是趴在陆源耳边小声道:“爹爹,娘只是害羞了,下次换个人少的时候牵她!”
“死丫头,胡说什么呢?”赵蒹葭气啊,感觉自己老底都被揭完了。
欢欢‘啊’的一声怪叫,急忙将脸埋进陆源怀里,“爹刚才牵娘的时候,娘笑了好几次呢!”
“你以后别跟着我了,就当我没生你!”
陆源看着小女儿姿态一样羞恼的赵蒹葭,一时间也看呆了,“真美,生气都这么美,什么大景公主,大夏公主,连你脚指头都比不上!”
陆源这肉麻的情话,一时间把赵蒹葭说的俏脸通红,“下次再如此轻浮,我马上离开!”
陆源吓得连忙闭嘴,还顺带捂住了小丫头的嘴,父女二人委屈巴巴的,把一旁的赵吉看的笑出了声。
“嗯?”赵蒹葭一个眼神警告。
赵吉急忙憋住笑,装出苦大仇深的样子,他把这辈子所有难过的事情都想了一遍,才压住那股笑意。
“哼!”见状,赵蒹葭这才满意,随即将头瞥向窗外,她却不知道,自己的耳坠,玉颈都染上了粉色。
中午招待完赵吉后,陆源就要忙公事了,这些使团提前入城,只能把审判大会和表彰大会都推迟到明天。
赵吉也不是外人,晚上就住在陆源家。
陆源一走,家里就剩赵蒹葭跟欢欢,现在母女身份暴露,为了安全,自然不能住普通的客栈。
欢欢已经睡下,赵蒹葭坐在凉亭,喝着茶。
看着一脸紧张的赵吉,淡淡道:“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