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优质全文赵蒹葭陆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优质全文赵蒹葭陆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 分类:玄幻奇幻
  • 作者:爱码字的二哥
  • 更新:2024-05-21 17:46:00
  • 最新章节:第14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讲述主角赵蒹葭陆源的甜蜜故事,作者“爱码字的二哥”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本小炮灰穿越到大乾王朝,靠自己的修为把贫穷的国家打造成现在帝国。周围邻国直接震惊地俯首称臣。原来穿越过来的日子这么爽?还没来得及娶亲纳妾,女帝带娃找上门了?“你这个爸爸,就这么不管孩子了?”孩子受欺负?不可能,谁这么大胆欺负我的崽崽!老婆受欺负?不可能!看我直接轰了他全家!...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优质全文赵蒹葭陆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精彩片段

赵蒹葭轻笑一声,似乎根本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那就不劳陆大人费心了!”
陆源也知道,若不是这孩子,他们此生都不会有第二次交集的机会。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日后,你就知道我陆源的为人了。”
说着,陆源抱着欢欢,“闺女,跟爹爹回家咯。
哈哈,我陆源也是有闺女的人了咯!”
陆源兴奋的要命,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这娘俩的存在。
牛大紧等人面面相觑,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令君大人如此亢奋。
马三宝咬牙道:“小姐,千万不能轻易放过这狗东西!”
“嗯!”赵蒹葭看着那兴奋的父女二人,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可看到张威的那一刻,又再次隐没,给了他一个眼神,随即离开了审讯室。
张威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急忙跟了上去。
出了审讯室,陆源碰到熟人就炫耀,“老曹,这我闺女,可爱吧,是不是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红姑,这我闺女,漂亮不,哈哈哈,我也是有闺女的人了!”
“鹰眼......你算了,你太丑,别吓坏我闺女!”
县衙后院,曹师爷等人看着陆源脖子上的小东西都傻眼了。
“卧槽,今早来衙门报案的母女,是咱们的夫人跟小姐?”曹师爷狠狠揪了一下胡须,都懵逼了。
鹰眼挠挠头,“这咋回事啊,怎么一下子就多了一个夫人跟小姐出来了?”
红姑没搭理他,只是冷冷的看着赵蒹葭,“既然五年前消失,又为何回来?”
“与你何干?”赵蒹葭能感受到红姑身上的敌意,不屑一笑,“你喜欢他?”
红姑没回答,只是道:“我能感受到,你来这里,目的并不纯粹,大老爷是北凉县的天,是所有人的希望,不要伤害他。
否则,哪怕大老爷生气,我也会除掉你!
大不了一命换一命!”
“还挺痴情,可惜啊,他眼里没你!”赵蒹葭收回目光,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嘲讽。
“你!“红姑气的胸口剧烈起伏,若不是理智压制,她早就拔刀了。
而此时,房间内,陆源将所有好吃的都拿了出来,“好闺女,这些可都是爹爱吃的,你快尝尝,外面都吃不到的。”
“爹爹,这个好好吃啊!”欢欢吃着糖酥,小脸鼓鼓的,眼睛都眯成了缝,把陆源都看迷了。
他抻着下巴,眼里满是她,“宝贝,你姓什么?”
“姓赵呀!”
“那你娘叫什么?”
“娘不让我告诉别人。”
“爹爹也不行?”
“娘不让,如果告诉爹爹,娘就不喜欢我了,还要打我屁屁!”小丫头下意识的摸了摸小屁屁,害怕的说道。
看到赵蒹葭走过来,更是用手捂住了脸,“娘,我没有告诉爹爹,你叫蒹葭,真的,我没有骗你!”
陆源一喜,看向赵蒹葭,“你叫赵蒹葭?这名字真好听。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见陆源出口成章,赵蒹葭一挑眉,看着那装模作样的小东西,气的在她屁股上轻轻的拍了一下,“让你多嘴!”
她并不怕陆源认出自己。
登基之前,她公主的闺名知道的人就不多。
登基之后,她嫌蒹葭不够霸气,特地改成了‘凌霄’。
所以,她既是‘赵蒹葭’,也是‘赵凌霄’!
但陆源还是第一个把她闺名说的这么好听的。
“爹爹,娘揍我!”
陆源急忙将她抱了过来,小东西岔开手指,露出眼睛,小脸满是得意,好似在说:我有爹爹罩着!
“一点好吃的就把你收买了,白疼你了!”赵蒹葭看她狐假虎威的样子,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感情自己这些年的付出,还比不上陆源的一块糖。
说完,她又在房间里打量了一下,房间很简陋,并不奢侈,除了一张大床,便是一张大书桌,上面堆满了各种书纸,在另一侧墙壁上,还悬挂着一张自己的图画。
赵蒹葭内心再次复杂起来,“你挂这画,不怕你外面那个夫人生气?”
“夫人?”陆源好笑道:“谁告诉你红姑是我夫人的。”
“不是?!”
“五年前我认识你,心里便藏不下任何人,这些年,我一直都是单身。
现在,有了你跟欢欢,我就更不会考虑其他人了!”
陆源露骨的话,赤果果的眼神,让赵蒹葭都有些受不住,“我说了,我跟你之间不可能,我只是想让孩子明白,她并不是没有父亲的孩子。
过几天,我们就走。
你放心,我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也不会阻止你追求幸福。”
“如果我的幸福是你呢?”
“不可能!”赵蒹葭果断回绝,这狗男人,脸皮真厚,“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客栈了!”
“不,我不要离开爹爹,我就要跟爹爹在一起!”欢欢死死的抱着陆源。
赵蒹葭气的不行,“再不走,揍你!”
“就留这里吧,这里又不是没房间!”
“说了不行就不行,赵欢欢,你若再不走,我让你有爹没娘!”
欢欢见母亲真的生气,也只能依依不舍的离开陆源的怀抱,然后拉着赵蒹葭的手,委屈的对陆源说道:“爹爹,欢欢先走了,但是娘又没说,不让你跟去!”
陆源一愣,自己还不如闺女伶俐呢。
他不相信赵蒹葭真的是铁石心肠,有闺女打配合,就算她心是石头做的,自己也能焐热来。
“你敢跟来,我保证第二天你就见不到我们!”赵蒹葭冷冷道。
欢欢顿时苦着小脸,“爹爹,那你明天可要早早的来福源客栈来找我哟!”
“死丫头,别说了!”赵蒹葭气的不行,这小东西,把自己那点老底都揭完了,爹是亲的,自己这个娘难道是后娘?
她心里竟说不出的滋味。
陆源急忙跟了上去,但是赵蒹葭不许陆源跟去,等她们从视线消失后,陆源背对红姑道:“告诉流苏,十二时辰暗中保护她们母女,不得有任何闪失!
把福源客栈周围的客栈都给我包场,从今儿开始,大老爷我要追媳妇儿了!”

是夜,欢欢已经累得睡去,睡梦中还不断喊着爹爹,气的赵蒹葭想拍她屁屁。
“暗卫还有多久到?”
“最多两日。”
“这么久?”赵蒹葭蹙起秀眉。
“北凉县的百姓都有特殊材料制作的居住证,根本仿制不了,而且他们一般不出城,外面的人进来,都会盘查。
若是初来者,第一时间就会被监视起来,暗卫的人若来的太多,怕是会打草惊蛇。
但,暗卫那边传来消息,他们已经乔装成商队,来参加三天之后的万国大会。
那时候,各国的商贾将齐聚北凉县,是暗卫安插进来最好的机会!”
“万国大会又是什么?”赵蒹葭蹙起眉头。
“这是万国大会的介绍书!”马三宝将一张硬纸递了过去。
“那里来的?”
“就客栈里的!”马三宝道:“据客栈伙计说,北凉县的万国大会,已经连续举行三届了,这是第四届,每一届都有成百上千个商队慕名而来!”
“这么大的事情,朕在宫里居然一点风声都没听到,难道大乾本地商人不参与?”赵蒹葭拿起介绍书看了起来,这才明白,所谓的万国大会是什么。
放下介绍书,她说道:“那陆源,非常喜欢孩子,朕可以从这里下手。”
“陛下,万万不可啊,知人知面不知心,这陆源,说不定都是装出来的。”马三宝紧张道:“这附近的客栈,都被他给包圆了,而且暗卫的人说,有人暗中盯着咱们。
这显然是怀疑咱们,千万不能被他那人畜无害的外貌给骗了!”
赵蒹葭抿着嘴,神情复杂到了极点。
这一次的北凉行,带给她太多意外。
她原以为找到欢欢的生父,哪怕他是个普通人也行。
可找是找到了,但这家伙不仅是北凉县县太爷,更是个胆大包天的叛逆!
他身上有太多谜团困扰着自己。
“朕明白,但只有亲近他,才能掌控他,北凉县的一切,朕必须拿在手里。
至于陆源,如果他坦诚交代,看在欢欢的面子上,朕,兴许可以大发慈悲,饶他一命!”
“陛下圣明!”马三宝说道:“张威那边,老奴已经派人递了信,他知道日后该怎么做!”
......
第二天,陆源起了个大早,做了自己最拿手的早餐,高兴的的敲开了赵蒹葭的房门。
赵蒹葭看着他提着餐盒进来,“你其实不用这么做!”
“外面的东西,我怕闺女吃不惯,自己做了一些吃的,你也尝尝!”陆源将餐盒放在桌子上,看着赵蒹葭那曼妙的身段,心头一热,不过怕赵蒹葭反感,也没多看。
他走到床边,看着睡得四仰八叉的小东西,小声道:“小居居,该起来吃早饭啦,太阳都晒屁屁咯!”
小姑娘长长的睫毛动了动,没有睁眼。
陆源故意道:“我可以带了你最爱吃的糖酥哟,你再不睁眼,一会儿我全吃了去!”
“不行,我的!”欢欢急了,睁开眼睛,拉着陆源的手道:“你是大人,怎么能抢小孩吃的?”
陆源刮了刮她的鼻子,“谁让你装睡的?”
看着父女两温馨的一幕,赵蒹葭内心突然闪过一个荒唐的念头,“如果他不是逆贼,或许,跟我一起回京也挺好的!”
“我在想什么呢!”赵蒹葭摸着滚烫的俏脸,压下那个荒唐的想法,“我来给孩子穿衣!”
“不用了,你照顾孩子一夜,先吃点东西,我来就行了!”然后,陆源变戏法似的,给欢欢拿来了一套新衣服,“看,这是爹爹昨晚连夜让人给你做的新衣服,快试试合不合身!”
小姑娘本就可爱,穿上陆源的新衣服,精致的像个瓷娃娃似的,把陆源又看迷糊了。
“我闺女真可爱!”陆源眼睛都眯缝了,然后又变戏法似的弄了个篦子,“来,爹爹给你扎头发!”
赵蒹葭惊讶道:“你给多少女人扎过头发?”
“想什么呢,我临时问人学的!”陆源揪住细嫩的头发,小心翼翼的捆扎。
看他那笨手笨脚的样子,赵蒹葭信了他的话。
这男人究竟哪一副面孔是真的?
他就半点不怀疑,这孩子的身份?
只是一天时间,就可以如此掏心掏肺的对孩子好?
等吃完了早点,陆源道:“走,我带你们娘俩去转转。”
这时候,红姑提醒道:“大老爷,今天您的行程已经安排满了,上午,有上百个商队抵达。
下午,教育部有教育革新会要开,晚上军部的总结会。
明日战俘审判和表彰大会。
而且,这一次,大景和大夏,将会派遣使臣团前来。
带队的,分别是大景的长宁公主,和大夏的永乐公主。
这一次万国大会的场地您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能有任何闪失,难道都不管了?”
说完,她有意无意的看向赵蒹葭。
赵蒹葭眼中闪过一丝怒色,“这狗男人果真勾连外敌,想让朕饶了他,除非他趁机把这些敌国公主都给朕抓了!”
想到这里,她故意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这些人来这里做什么?陆源,你作为大乾的县令,可知道勾连外敌是什么罪行?
要是传出去,是要诛九族的!“
“什么勾连外敌,我这是做生意,赚外汇呢!”陆源解释道:“北凉县太穷了,想要发展,就必须走出去。
至于泄露,你放心,他们没那个胆子。
要真泄露了你也别怕,狗皇帝要敢动我,我饶不了她!”
赵蒹葭美眸都要喷火了,这狗男人居然还敢威胁自己。
就在这时,曹师爷匆匆跑了过来,“大老爷,大夏跟大景的使团已经到啦!”
“不是说还有两天吗,怎么提前了?”陆源烦的不行。
“不仅如此,端王世子也到啦!”曹师爷道:“夏鸢那边已经快忙不过来了,让我请您过去坐镇!”
“卧槽,这小子跟他们一起说好的吧?陆源骂咧咧的道:“行了,我一会儿就过去!”
赵蒹葭懵了,“端王世子也来了?哪个端王,大乾端王?他,他跟你也有联系?”
“嗯,他们父子俩跟我关系都不错,等他来了,介绍你认识一下!”陆源说道。
赵蒹葭气的不行,端王何许人也?
她的亲叔叔。
若不是他鼎力相助,自己根本不可能君临天下。
可现在,你小子居然告诉我,端王父子跟你这个叛逆也有关系?
所以,叛逆竟是我叔叔?

北凉迎宾馆外,各国的商队齐聚。
不仅有大夏,大景,大乾,还有周边一些小国的商贾。
本就繁华的北凉县,此刻更是热闹。
一些商队来得晚,根本住不进迎宾馆,只能在附近找一些客栈。
街头,荷枪实弹的士兵在巡逻,震慑这些外来者。
“陆源来了吗?”长宁公主掀开车帘问道。
她额头贴着花钿,细长的柳叶眉下是勾人的丹凤眼,樱唇红润,一身大红的宫装,头戴精美的凤冠,那齐胸的襦裙,几乎挡不住她的广阔胸怀。
肌肤更是犹如凝脂,吹弹可破。
“禀公主,还没来呢,北凉县招商局局长夏鸢正安排咱们入住。”公主护送使,张松年回道。
长宁公主夏宁不满道:“谁排在咱们前头?”
“是大夏的永乐公主,据说大夏这一次,准备将陆源招为驸马,以侯爵许之!”
“哼,他们倒是打的好算盘,陆源看的上那丑八怪吗?”夏宁心里不爽到了极点,“陆源是本公主的,也只能是本公主的!”
她喜欢陆源,几年前就很喜欢。
三年她跟父皇闹矛盾,负气来到了北凉地界,恰好碰到了蛮兵,危在旦夕之际,是陆源带兵从天而降,救了她。
那之后,她就迷上这男人了。
北凉县崛起之后,父皇更是亲自写了几封信招安陆源。
可陆源都没带正眼瞧的。
父皇气的不行,派五万精锐功臣,结果大败而归,连主将破山都被俘虏了。
那一战后,所有人都知道北凉是个硬茬,不好惹。
这一次,蛮人精锐倾巢出动,各国都忌惮不已的狼骑卫,不到一个时辰折损近半,二十年内都不可能恢复元气。
所有人都明白,北凉县的实力,更胜从前,不能在用以前的眼光看待北凉县了。
不单单是大夏,就连大景也在观望。
这不,消息传开后,他们第一时间就赶来了。
张松年苦笑一声,永乐公主丑吗?
那是人间少有的绝色,比长宁公主也是丝毫不差。
就在夏宁发脾气的时候,一个人大喊了一句,“陆县令来了!”
歘!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循声看去。
紧跟着便看到一辆马车后面跟着上百个荷枪实弹的士兵,陆源笑着从马车上下来。
“陆源哥哥,这里!”看到陆源,夏宁甚至不顾仪态,跳下了马车,兴奋的向陆源招手。
另一个马车内,永乐公主李无忧也忍不住骂道:“贱婢,为了陆源,公主威仪都不要了。”
说着,她下马车的速度也不慢。
挺了挺颤巍巍的胸怀,这是她的骄傲,连粉衣都被撑出了一个惊人的圆弧。
夏宁那贱婢根本没法和自己比。
在搭配上那妖媚的狐狸眼,不知道把多少男人的魂儿给勾走了。
这俩公主一红一粉,犹如两朵娇艳的花,瞬间就成了全场的焦点。
“陆郎,这里!”李无忧挥着藕臂道。
“诸位,好久不见!”陆源笑着向众人打招呼。
鹰眼跟红姑则是一左一右将陆源护在中间,赵蒹葭抱着孩子,跟在后面。
欢欢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好奇的打量着周遭的一切。
“陆源哥哥,好久不见!”夏宁笑着凑了上去,拉住了陆源的手,眨了眨大眼睛,“我今天穿的漂亮吗?”
陆源扫了一眼那白花花的风景,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猛地抽回手,“大庭广众之下,注意形象!”
看到夏宁,陆源就后悔。
如果早知道她是大夏的嫡长公主,说什么也要狠狠敲一敲夏朝的竹竿。
“快放开陆郎!”李无忧满脸鄙夷的道:“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大夏果然是无礼之邦!”
鄙视完夏宁之后,她款款的走到了陆源的面前,微微一礼福,柔声道:“一别经年,陆郎别来无恙!”
“你这骚狐狸,装什么文化人,仗着自己有两个大柰,有什么了不起的?”夏宁气的大骂,“老娘挤一挤比你还大,陆源哥哥才不喜欢你这么肤浅的人!”
周围人都看傻了。
这他娘的就是嫡长公主?
说出来的话,怎么这么粗糙,简直不堪入耳!
李无忧气的脸都红了,“搓衣板,男人婆,粗俗,野蛮,没教养......”
陆源都无语了,夏宁远算不上搓衣板,但是对比李无忧,无疑小了两个维度。
“陆源哥哥,别搭理她!”
“陆郎,跟我走!”
两女一左一右,抱住了陆源的手,他顿时感觉双臂陷入了柔软之中。
但是身后传来一声冷笑,让陆源一激灵,急忙抽出了自己的手,“你们够了,你看看你们,有点公主的样子吗?好好的万国大会,被你们俩弄得跟青楼大会似的。
再这样,明年的万国大会,你们别来了!”
要是以前,跟这俩丫头耍耍还可以,今年不行了。
赵蒹葭还在后头呢。
他北凉第一深情的形象,岂能被这两个粗鄙的女人给破坏了?
“娘,这俩人是不是爹爹给我找的小妈呀?”欢欢小声问道。
赵蒹葭冷哼一声,“她们俩不配!”
可心里,却浑不是滋味。
这狗男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大夏和大景两国的嫡长公主如此低声下气的?
两女被训斥后,都是一脸的委屈。
夏宁倒还好,毕竟跟陆源有交情。
但是李无忧就算了吧,装那副死出,陆源直打寒颤。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兴奋的跑了过来,“陆师,我来啦!”
陆源看到来人,不是端王世子,赵吉又能是谁?
赵吉飞奔而来,直接抱住了陆源,“陆师,我好想你啊!”
陆源差点没被他给撞倒了,“你小子,都及冠了,怎么还跟没长大似的?”
赵吉嘿嘿一笑,“我这不是太想你了吗,对了,我这一次给你带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不着急,这里人多,晚点再说,我先给你介绍两个人!”陆源拉着赵吉的手,指着赵蒹葭母女二人高兴道:“这是我媳妇儿,你师娘,这是我闺女,你小师妹!”
赵吉都傻了,陆师什么时候有妻女了?
没听说啊。
可当他看清楚陆源介绍的人是谁后,直接傻眼了。
噗通!
赵吉腿一软,直接跪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