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优质全文赵蒹葭陆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优质全文赵蒹葭陆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 分类:玄幻奇幻
  • 作者:爱码字的二哥
  • 更新:2024-05-21 17:46:00
  • 最新章节:第11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讲述主角赵蒹葭陆源的甜蜜故事,作者“爱码字的二哥”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本小炮灰穿越到大乾王朝,靠自己的修为把贫穷的国家打造成现在帝国。周围邻国直接震惊地俯首称臣。原来穿越过来的日子这么爽?还没来得及娶亲纳妾,女帝带娃找上门了?“你这个爸爸,就这么不管孩子了?”孩子受欺负?不可能,谁这么大胆欺负我的崽崽!老婆受欺负?不可能!看我直接轰了他全家!...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优质全文赵蒹葭陆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精彩片段

“京城来的,是商队还是个人?”陆源问道。
“他们说是京城来的商队,可又拿不出其他商队的推荐信,入城后,花费重金打探消息!”
陆源皱眉,北凉县的生意伙伴虽然每年都在增加,但都经过筛选。
他们实行的是经销商推荐制,必须有两个以上的经销商作保推荐,才能跟北凉县谈生意。
这样,既能保障生意品质,又能最大程度上防止北凉县的消息泄露出去。
五年以来,一直隐瞒的很好。
来这边的人,大多都是走私商,要么就是各国的大商队,才有实力敢混进这三不管之地做生意。
突然冒出一个没人推荐的新商队,必然有鬼!
“如果这商队是从北凉关出来的,我怀疑,极有可能跟内鬼有关系。”陆源道:“先全力将这些人控制起来,我一会儿过来!”
“是,令君大人!”
等安全局的人离开后,张威咬牙道:“这些走狗乾奸着实可恨也!”
“张老哥,我还没问你,出关的事情,都有谁知道?”
张威思索一番,说道:“对外,我只说是去巡视关隘,知道的就两人。
副总兵刘勇,参将徐海。”
陆源颔首,“如果是这两人泄露的,那不妨先传假消息回去,到时候谁的动作最大,谁就是内奸!”
“好,可我这一次就带了十几人出来,若是有人想夺权,凭这些人恐怕.......不够啊!”
“人我给你。”陆源笑了笑,“走,咱们一起去审审那些人,看看有没有老哥的熟人!”
“现在不走?”
“急什么,让子弹飞一会儿!”陆源淡淡道:“若此人真是内奸,那就不是普通内奸,极有可能是敌国横插在北凉关多年的重要棋子。”
“好,我听你的!”张威重重点头,有陆源支持,若边关真的发生变故,他有八成把握扭转乾坤。
而此时,安全局内。
老虎凳上,马三宝的眼睛被撑得大大的,长时间不能眨眼,使得他泪流满面,“你们这些天杀的,没有王法的东西,没有证据就胡乱拿人,你们会后悔的!”
安全局长牛大紧猛地一拍桌子,“嘴还挺硬的,看来得给他点硬货了,去,拿钢针来!”
旁人拿来了一把钢针,老粗了,吓得马三宝直哆嗦,“你们这是屈打成招,我要见你们的县令,我要告你们!”
“这玩意能说服每一个嘴硬的细作!”牛大紧将一根钢针猛地一甩,针尖没入桌子,直直的钉在桌子上,“老实交代,还能免去惩罚,要不然,让你尝尝二十一指连心的感觉!”
“什么二十一指头,是十指连心!”
牛大紧坏笑道:“手指脚趾不是二十指?”
马三宝吓的不行,“那,怎么还多一指?”
牛大紧目光下移,马三宝猛地并拢双腿,他一个太监本来就时常漏尿,这会儿吓得直接漏了,“不行,不行的......”
他是太监的身份要是泄露,那就完了!
而另一个审讯室内,赵蒹葭紧紧的抱着欢欢,欢欢委屈的撅着小嘴,一脸害怕的看着这些人,小声在赵蒹葭耳边问道:“娘亲,欢欢好怕呀,爹爹会来救咱们吗?”
救她们?
连他在那里都不知道,他怎么救?
就算他在北凉县,知道了她和欢欢,怕是也没胆子来吧!
这一次,她真的大意了,只能寄希望于暗卫来救自己。
若不然,这些人还不知道会使什么招数。
她轻抚欢欢的背,柔声安慰道:“别怕,爹爹一定会来救咱们的。”
审讯员是一个女人,而且相当漂亮。
夏红梅笑着道:“你女儿长得像你,很可爱,看得出来,你们是真母女。
其实,你只要交代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不对北凉县造成任何伤害,我们就会安然无恙的放了你们!”
赵蒹葭淡淡道:“我说了,我带着女儿是来找我......丈夫的,这就是真实目的。
只不过,北凉县的变化太大了,出于好奇,才打探消息。”
“这位夫人,你的借口未免也太蹩脚了,你这么美,骨子里的东西是藏不住的。
如果我是男人,怎么可能抛妻弃女呢?”
“方才我去县衙告官,你们应该能查到我所言非虚!”
“果然心思缜密!”夏红梅冷哼一声,“但却破绽百出。
五年前的北凉县狗都不来。
你丈夫为何千里迢迢从京城过来?
他过来做什么?
难不成来做买卖?
即便如此,又为何五年没有音讯?
再怎么样,一封家书总要有吧?
你若不去告官,我倒觉得你们真是误入北凉县的商队。”
夏红梅嘴角闪过一丝讥讽,“现在,这位美丽的夫人,可以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吧?
你也不想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以后没了娘亲?”
欢欢吓哭了,却还强装勇敢,“娘别怕,欢欢保护你!”
恰好这时,隔壁审讯室传来了马三宝杀猪般的惨叫,“哎呦,天杀的......”
赵蒹葭彻底动怒了,“你们敢伤我的人,到时候,我必然饶不了你们!”
夏红梅叹了口气,“每一个进咱们这儿的人,最后都会哭着求放过,说实话,我真不忍心对你这样的母女下手。
但你们盯上谁不好,为何非要找北凉县的麻烦?”
她一挥手,旁边两个女审讯员就走了过去,试图抢过赵蒹葭手里的欢欢。
“不要欺负我娘!”欢欢挥舞着小拳头,即便她已经吓得不行,却还是记得自己放下的豪言,“我娘还没找到我爹,你们谁都不许欺负她。
等我爹来了,把你们统统都收拾了!”
没人在意这小东西的话。
可女儿的话,却让赵蒹葭彻底输了,若是真让这个小东西从自己身边离开,她宁愿死。
“不要动我女儿!”赵蒹葭霸气全开,那一瞬间展露出来的帝王气息,还真的镇住了抢夺孩子的审讯员。
夏红梅蹙着眉头,正打算亲自上。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声音,“参见令君大人!”
夏红梅一愣,急忙起身,“太好了,令君大人来了,看你们这些细作怎么办!”

牛大紧跟夏红梅两人急忙走出审讯室,“卑职参见令君大人!”
陆源点点头,“审的怎么样了?”
“那个中年男人胆小如鼠,都还没用刑呢,直接吓尿昏死过去了。”牛大紧无奈道:“刚塞了救心丸,还没醒呢!”
“就这素质,还学人做细作?”陆源无语,“那一对母女呢?”
“回令君大人,还在审,那女人特别嘴硬,根本审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应该是经过长期培养的死士!”夏红梅振振有词的分析道。
“无妨,雁过留痕,再厉害的细作,都会留下痕迹!”陆源看了一眼倒在老虎凳上的马三宝,没有在意,把脚走进了另一个审讯室。
牛大紧等人急忙跟上去学习。
张威其实也很想学一下陆源的审讯手段,毕竟北凉县屹立五年,除了有自己的遮掩,更多还是陆源的本事。
这一次,被内奸出卖,让他在陆源面前丢尽了脸面。
必须好好学一手,回去整死那些狗东西。
陆源还没踏进审讯室呢,就听到一个女娃娃在哪里哭着安慰自己的母亲,“娘别怕,欢欢在呢,别怕......”
小姑娘挡住了女人的脸,但陆源心里暗叹一声,心说这些细作简直不当人,这么小的孩子也推出来做任务。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撞门的声音吓得欢欢身子一颤。
赵蒹葭深吸口气,她想好了,实在不行,就说自己是张威的亲戚,她断定张威跟北凉县狗官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能拖多久是多久,只要拖到暗卫进来,就有希望。
可当他看向来人的一瞬间。
她脑海中所有的设想顿时清空了。
那一刻,她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
陆源看清楚女人的脸,先是觉得熟悉,再仔细一看,他大脑当时就宕机了。
他站住脚,揉了揉眼睛,再次看了过去。
跟那女人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傻了。
“你,你,你,你......”陆源指着女人,一时间竟然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没办法啊,五年了,他心心念念五年的仙女,就在他即将放弃寻找的时候,这女人就突兀的出现在安全局内。
手里还他娘的抱着一个娃娃,他没当场去世都算心大了。
“令君大人,请不要走的太近,虽然她身上的武器已经全部被搜出来了,但她是接受过训练的死士......”夏红梅提醒道。
陆源痴痴的走了过去,脚犹如灌了重铅,嗓子也是一阵发紧,“你,你过的还好吗,可知道,我找了你五年?”
话落,审讯室内的人都傻了。
特别是夏红梅,更是呆若木鸡。
令君大人跟谁说话呢?
跟这个女细作?
不会吧?
她突然想到了女细作的供词。
天呐!
她口中的丈夫,不会就是令君大人吧?
牛大紧都是一脸的疑惑,令君大人这是怎么了?
中邪了吗?
怎么对女细作这么温柔?
赵蒹葭也回过神来,原本,她以为五年不见这男人,会逐渐淡忘。
可并没有,反而随着时间推移,随着欢欢的出世,变得越发的清晰。
任凭她如何都无法忘记。
在听到陆源话的一瞬间,她居然一阵酸楚,一股难以言喻的委屈涌上心头。
方才这些人要抢走欢欢的害怕,更是几乎催垮她的防线。
“不是我要找你,是孩子想看看自己爹是谁,我就带她来了!”她咽下那即将淌出的眼泪,帝王的尊严,不容她在一个男人面前落泪,哪怕她是女儿的父亲,也不行。
可在说完这句话后,她内心微微有些后悔。
可她此刻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原来,那一晚的男人,就是这北凉县的狗官!
他......竟是一个逆贼!
可她不知道,这一句话对陆源的杀伤力有多大。
看着赵蒹葭怀里的小东西,陆源紧张的浑身发颤,“我,我,我的娃?我的?”
他不敢相信的反复确认。
“你不要?那我走!”
“要,我要!”陆源急的大喊一声,“我的闺女,谁也不许带走!”
这一声,让在场的人都要疯了。
夏红梅都差点跪了。
妈呀!
自己居然把令君大人的妻女给抓了,还当成细作来审讯。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呀!
赵蒹葭对陆源的回答还算满意,随即对哭唧唧的女儿道:“欢欢,看看他是谁!”
“是坏人,是欺负娘的坏人,娘你别怕,欢欢保护你!”欢欢吓坏了,紧紧的抱着赵蒹葭,不肯撒手,也不肯转头。
听到闺女的哭声,陆源是又心疼又后怕。
要是自己晚点过来,这一对母女要受多大的委屈?
他搓了搓手,柔声道:“闺女,我,我是爹爹,你转头看看我......”
“你才不是爹爹,我刚才喊爹爹,他不理我,他不要我了!”欢欢哭的伤心急了。
这一刻,赵蒹葭才明白,女儿真的没看错人,方才阅兵游街驾九的,就是这男人!
陆源对孩子是半点经验都没,只能在一旁干着急,“好闺女,是爹爹错了,你再给爹爹一次机会好不好,爹爹一定好好补偿你!”
怎么办呀,五年没见的仙女突然回归,还带了一个奶娃娃。
现在一个冷着脸,一个哄不好。
陆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气冲冲的看着牛大紧二人,“说,是哪个王八蛋抓的我媳妇儿跟闺女!”
噗通!
牛大紧膝盖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令君大人,卑职错了!”
紧跟着牛大紧身后那些办事人员,全都跪在了地上,“令君大人,我们错了!”
可让陆源没想到的是,张威膝盖一软,居然也跪了下去。
“张老哥,你起来,我没说你!”陆源道。
张威都傻眼了,眼前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是大乾女帝陛下,又能是谁?
就算有相貌相似的人,可欢欢小公主却是不会错的,谁不知道女帝陛下有一个乖巧可爱的公主?
他有幸见过一次,绝对不会认错。
“妈呀,原来他们口中小公主的野爹,居然是陆老弟,这藏的也太深了吧!”张威纳头就想拜。
可赵蒹葭一个眼神警告,吓得张威不敢磕头。
“这啥情况?不肯我拜?莫非......这里面有我不知道的原由?”

然而,还没等张威拜下去,就被赵蒹葭的眼神所震慑。
张威僵在那里,拜也不是,不拜也不是。
他看到赵蒹葭手轻轻的摆动,那一瞬间,他明白了赵蒹葭的意思。
陆源急忙走到张威跟前,伸手搀扶他,“张老哥,你这是做什么?”
“我,我有些腿软,从北凉关赶了一夜没休息,让老弟看笑话了!”张威干笑一声,他不明白陛下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何会跟陆源有关系。
但是他明白,陆源绝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否则,陆源又何必求自己遮掩?
又何必找了陛下五年?
所以,陛下隐藏了身份。
可为何不告诉陆源,那是自己能揣测的?
陆源也多想,拉过一条椅子,“老哥,你先坐着休息一会儿!”
随即他看向牛大紧跟夏红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给我个解释?”
牛大紧浑身一哆嗦,磕磕巴巴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令君大人,就是这么个经过,请大人责罚!”
夏红梅也硬着头皮道:“是属下失职,没能认出夫人来,求令君大人惩罚!”
陆源得知事情经过,也知道这是他们职责所在,并没有继续问责,而是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都认清这张脸,这俩是我媳妇儿跟闺女,以后对她们,就要跟对待我一样,明白了吗?”
“是,令君大人!”众人松口气的同时,也都纷纷向赵蒹葭问好。
“牛大紧,参见夫人!”
“夫人,红梅有眼无珠,请夫人责罚!”
一群人跪在赵蒹葭的面前,不住的道歉。
欢欢听到他们的谈话,也止住了哭声,抬起了头,不敢相信的看着陆源,“爹爹,你,你真的来救欢欢啦!”
那一声爹爹,叫的陆源心都要碎了,“对不起宝贝,爹爹这些年一直不知道你的存在,也不知道你会来找爹爹,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的弥补行不行?”
两世为人,当爹还是第一次。
小丫头实在是太可爱了,仔细一看,不就是缩小版的陆源吗?
他也不认为赵蒹葭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五年前,他没有能力留下赵蒹葭。
五年后的今天,他必须照顾好母女二人。
欢欢小脸上满是喜色,但她还是下意识的看向了母亲。
赵蒹葭微微颔首,不可查的轻叹一声,“去吧!”
得到了首肯,小东西才张开了双手,投向了陆源的怀抱。
抱住欢欢的那一瞬间,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涌上心头。
陆源浑身僵硬,生怕自己太用力,弄疼了这个瓷娃娃。
“爹爹,欢欢好想你呀,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你说呢。”小丫头抱着陆源,那委屈的劲儿,差点没把陆源自责死。
“木嘛~”小丫头重重的在陆源脸上亲了一口,“以后,我再也不用对着画像说话啦,以后我也是有爹爹的孩子咯!”
小丫头欢呼了起来,快活的犹如一个精灵。
“走,跟爹爹离开这里!”陆源也亲了小丫头一口,奶香奶香,直接让陆源心醉了,他以后也是有闺女的人了。
他伸出手想牵赵蒹葭,却直接被她无视了。
“我的人呢?”
“在另一边呢,夫人,我这就把那位大人请过来!”牛大紧都快吓死了,他想,那隔壁的胆小鬼,不会是令君大人的老丈人吧?
赵蒹葭起身,走向了另一个审讯室,看着靠在老虎凳上不省人事的马三宝,“马叔,该醒醒了!”
原本不省人事的马三宝,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愤怒起身,指着陆源大骂:“你个天杀的东西,你知道小姐这五年是怎么过的吗?
王八蛋,这五年,我每天都想找到你,恨不得生吞了你,将小姐这些年受的屈辱和痛苦,十倍百倍的偿还给你!“
他方才压根就没有昏迷,只是借机拖延时间,刚才他们的谈话,马三宝听得一清二楚。
看到陆源的那一刻,他是真的恨不得冲上去跟他同归于尽。
他从小看着赵蒹葭长大,视她如命呐。
他当做宝贝的东西,这狗东西怎么敢如此欺负。
“马叔,算了,他不知情!”赵蒹葭依旧很冷静,站在一旁,仿佛像个局外人一样。
陆源看着她那风轻云淡的样子,内心并不好受。
哪怕是上辈子,未婚先育,都是一件丑闻。
更何况这是封建王朝,未婚先育,更是丑闻中的丑闻,她的亲人肯定将她视为耻辱。
他也不知道,赵蒹葭是如何抗住所有压力,生下这孩子,将她抚养长大的。
只是想想,都觉得难。
所以,他内心无比感激赵蒹葭给自己生了这么可爱的闺女。
陆源看着马三宝,无比郑重的说道 :“马叔对吧,我向你保证,该属于我的责任,我绝不会逃避。
这些年,他们母女受的苦难,我陆源发誓,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弥补。
若有违背,叫我不得好死!”
马三宝仍旧死死的盯着他,“就凭你,配吗?”
“倘若一个人说她是错的,那我就杀一个人!
倘若一百个说她是错的,那我就杀一百个人!
倘若所有人都说他错的,那我就杀了所有人!
我知道,我只是一个芝麻县令,但为了她,为了孩子,我可以颠覆这个世界。
哪怕与世界为敌,我也在所不惜!”
这掷地有声的话,让在场的人震动。
了解陆源的张威,毫不认为他说的是假话。
马三宝也沉默了,不管他如何瞧不起陆源,但这一刻,他并没有推卸责任。
相反,他的反应,配的上一句男人!
赵蒹葭平静的目光下有了一丝动容,不过很快,就掩盖了下去。
“你别多想,我带着孩子过来,只是想让她知道,她并不是没父亲的孩子。
并不意味着,我要依靠你生活!”
赵蒹葭淡淡的道:“还有,我不是你妻子,只是凑巧跟你有了一个孩子,仅此而已。
陆县令难道还想像之前一样,强行霸占小女子为妻?”
陆源苦笑一声,她是觉得自己当初乘人之危吗?
她的苦难是自己带来的,那么就用行动为她遮风挡雨,让她明白自己的心意。
“当然不会,但你的未来,我陆源管定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