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优质全文赵蒹葭陆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优质全文赵蒹葭陆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 分类:玄幻奇幻
  • 作者:爱码字的二哥
  • 更新:2024-05-21 17:45:00
  • 最新章节:第8章
继续看书
小说《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是作者“爱码字的二哥”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赵蒹葭陆源,小说详细内容介绍:陆源笑了笑,“今夜咱们吃饭喝酒看烟火,不谈金钱,那个太俗,等万国大会开始,大家各凭本事!”所有人的情绪都被调动起来,结果你说不卖?好似他们上青楼,裤子都脱了一半了,结果你来一句卖艺不卖身。这不是耍他们吗?一时间,不少人都露出了失望的神情,眼神灰暗,跟死了爹妈似的。“来,奏乐!”陆源打了个响指,周围的...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优质全文赵蒹葭陆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精彩片段

“狗娘养的蛮人,有本事堂堂正正来战,用俘虏要挟,算什么本事。”
“令君大人,万不可上了蛮人的当呐!”
“蛮人狼子野心,若是获得了咱们的武器,后果不堪设想!”
众人一边喝骂,一边劝说着陆源。
鹰眼挥舞着一人高的狼牙棒,“啊啊,我要把蛮人首领的脑袋砍下来当尿壶!”
红姑冷静道:“大老爷,不要上当。”
陆源抿着嘴没说话,只是稍稍抬手,那义愤填膺的将士都纷纷安静了下来。
来报信的蛮人骑兵,趾高气昂的道:“陆源狗贼,这可是你们北凉关的总兵,我们若是送给大景或者大夏,到时候,可就不是这个价了。
你要是见死不救,一旦传开,你们朝廷也会派人下来收拾你!
这家伙与我们蛮族作对十几年,要不是他,咱们早就拿下北凉关了,你拒绝正好,咱就.......”
“你别他娘的说废话了。”陆源冷冷的打断了他,“把张总兵和他的亲卫送过来,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那骑兵都傻了,他准备一大通话,还没说完呢,陆源居然答应了?
“你别他娘的耍诈,谁不知道你这个狗贼诡计多端?”骑兵怒声道:“先把咱们要的东西送过来!”
城墙之上,所有将士都气的咬牙切齿。
运送守城物资的民夫眼中也满是愤怒。
“大老爷,不要上当,若把东西给他们,张总兵就危险了!”
“蛮人不讲诚信,从不守约,不要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他们都懂的道理,陆源作为一县之长,怎么能不懂呢?
就在这时,被绑成粽子的张威悲愤的道:“陆老弟,别管我,我死了就死了,武器千万不能让给他们。
张威这辈子杀的够本了,跟你做兄弟,是我的荣幸。
若有来生,张威,还做你兄弟!”
“陆令君,我们不怕死!”张威身边的亲卫齐齐大声喊道:“我等宁愿死在令君手中,也不愿死在这贼军之手。
请令君下令,诛贼!”
他们人不多,但视死如归的气势,却足以震动上苍!
让北凉县所有人,动容!
“他们真是好样的!”红姑叹声道:“大乾男儿当如是也!”
鹰眼更是急得抓耳挠腮,“大老爷,让我下去干死他们!”
陆源看着张威等人,笑了笑,拿起了喇叭,高声道:“陆源不信鬼神,不信苍天,不信来生。
要做弟兄,就这辈子做。
张老哥,你等着,我这就来救你。
凡有人敢伤你一根毫毛,我血洗了蛮族!”
“陆老弟......”张威惭愧的哽咽起来。
那些亲军更是痛哭流涕。
狼骑卫万户长赛哈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他毫不怀疑陆源的实力。
若伤了张威,那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这不符合蛮族的利益。
他也让人送来了一个喇叭,道:“陆令君,我是赛哈,狼骑卫万户长,只要你给我们想要的,人我们不伤分毫,保证再不侵扰北凉县!”
“狙击手锁定赛哈!”陆源做了个手势。
“一号狙击手已经锁定赛哈!”
听到回话,陆源点点头,擒贼先擒王,他一直想杀了这狼骑卫的灵魂人物。
这一次,赛哈主动现身,无疑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一个大胆的计划在陆源脑海逐渐成型。
“赛哈,放了张总兵,东西我给你!”陆源回道。
赛哈眯起了眼睛,看着高楼之上的陆源,冷笑一声,“陆令君,你可不要给老子耍花样。”
“正如你说的那样,张总兵很值钱,要是我见死不救的消息传回京城,朝廷必然会派人来收拾我,该怎么选择,我当然明白!”陆源淡淡一笑,“人是你抓的,条件也是你出的,我答应了,你难道害怕了?
赛哈,要不是拿着张总兵威胁我,今天我要你们所有人一个不剩留在这里。
真把老子给逼急了,到时候,鱼死网破,把你们给灭了,老子就上报朝廷,说是张总兵带兵围剿蛮族,不幸牺牲。
到时候张总兵不仅会被追封,还会成为大乾的英雄,而你们蛮族,将彻底成为历史!”
说到最后,陆源的声音已经充满了怒气。
塞哈沉默了一会儿,北凉县的实力在他看来,比北凉关还要强的多。
他有胆子跟北凉关硬碰硬,却没胆子跟北凉县来硬的。
“好,那我要大炮十尊,燧发枪百杆,千里镜一百个,轰天雷一万发,最后,将制造配方,写一份给我!”塞哈狮子大开口。
把北凉县所有军民气的不轻。
可陆源听后,却是道:“可以,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先交一半,给你们一半人,验货确认无误,再给另一半!”赛哈谨慎的说道。
“可以!”陆源回道。
“大老爷,不可啊!”
“令君大人,我们愿意出去跟他们死战!”
所有人都急红了眼,可仍旧无法动摇陆源。
张威热泪盈眶,“陆老弟,都怪我啊,我是罪人,是大乾的罪人呐......”
“好,陆令君就是爽快,老子喜欢你!”赛哈大笑一声,随即从里面挑出一半人,让手下送过去,以表诚意。
陆源则是飞快的让人准备物资。
看着被送过来的亲军,他让人用吊篮将他们吊了上来。
一上城墙,他们就跪在陆源面前不断的抽自己的脸,“陆令君,我们该死啊......”
“男儿膝下有黄金,快起来,老子现在没空管你们,别哭哭啼啼的让我心烦!”陆源摆了摆手。
这时,赛哈又道:“陆令君,老子的诚意已经送到了,该你了!”
陆源也急忙让人将一半的物资送了下去,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蛮人骑兵兴高采烈地的将物资运走。
看着运送过来的物资,赛哈兴奋的眼珠都红了,“好,太好了,有了这武器和配方,蛮族人将再次伟大!”
他拿起一个轰天雷,点燃,猛地抛向远方。
轰隆一声巨响。
震的战马纷纷嘶鸣起来。
“好,哈哈,陆令君果然是信人,这剩下的物资和配方,可以交换了!”赛哈智使了一个眼神,随即剩下的人押送张威朝着城墙过去。
眼看陆源将物资从城上吊下来,他也是激动的浑身发颤。
可就在自己的人抵达城下的时候。
赛哈却浑身一震,紧跟着脑袋不知被什么东西给重击了一般,直接给炸开了!
红的白的脑浆溅射在亲卫的身上。
赛哈的尸体,重重的从马背上摔了下去!

狼骑卫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赛哈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万户长!”
一行人惊慌不已,急忙过去搀扶赛哈,可他们的万户长,连天灵盖都炸开了,早就死的透透的。
在同一时间,那些押送张威的狼骑卫,也是猛地浑身一震。
噗通,噗通!
无一例外,都从马背上落了下来。
他们每个人都是被一枪爆头,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一号狙击手击杀成功!”
“二号狙击手击杀成功!”
“三号狙击手......”
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陆源也松了口气,这是他最新成立的狙杀营。
以前技术不过关,狙.击枪性能不稳定,他花费了五年时间,才攻克难关,建立了王牌狙杀营,
没想到,刚成立,就派上了大用场,解决了危机。
他也在第一时间大声喊道:“开炮,轰死这些狗娘养的!”
听到陆源的传令,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护卫军以最快的速度装填上弹。
轰轰轰!
密集的火炮骑射。
连弩冲天而起,带着愤怒俯冲而下。
“快,派人下去,把张总兵救上来!”
“我去!”鹰眼拉起吊绳,在手腕上缠绕几圈,提溜着狼牙大棒,飞快的冲了下去。
“我也去,其他人保护好大老爷!”红姑拿起吊绳缠绕在自己的腰上,也是飞快的冲下了城。
“你们两个小心一点!”陆源也是着急,眼看狼骑卫准备撤退,陆源也是急了,“快快,打开城门,北凉虎骑兵,出动!”
轰隆隆,沉重的城门缓缓开启。
一千虎骑兵早就饥渴难耐。
当城门打开的一瞬间,他们犹如下山的猛虎一样,倾巢出动。
“陌刀卫结阵,冲锋!”
“虎虎虎!”
“杀杀杀!”
众人的杀意犹如形成了实质,让人敌人窒息!
陆源更是拿过擂鼓手里的鼓槌,猛地敲击起来,“大破蛮族,就在今日,儿郎们,除恶务尽,冲锋!”
咚咚咚!
看似瘦弱的陆源,衣服下却满是精壮的肌肉,在北凉县五年,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文弱的县令。
可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为了保命,有多拼命的锻炼自己。
“尊令君号令,上阵杀敌,保卫北凉县!”
“冲锋!”
城下,被解救的张威看到这一幕,也是无比的震撼和惭愧。
“我要杀敌!”
“你别添乱了,弱鸡!”鹰眼一把揪住张威的衣领,提着他塞进了吊篮里。
张威憋红了脸,又不敢反驳,他这个状态去杀敌,的确是添乱!
“红姑,我忍不了了,我要去杀人了!”鹰眼兴奋的舔了舔嘴唇,骑上一匹狼骑卫留下的马,提溜着狼牙棒就冲杀了过去。
红姑也没管,营救张威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该回去守着大老爷了。
张威上了城墙,看着擂鼓的陆源,双手抱拳,单膝跪地,“陆老弟,我没有脸见你啊!”
陆源却道:“张老哥,我在擂鼓,没工夫看战场,你替我发号施令,务必将狼骑卫留在这里!”
张威镇守北凉关十几年,正是因为有他,才守住了大乾最重要的门户。
他守得住北凉,却防不住自己人的背刺。
撇开个人关系不谈,张威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统帅。
张威一愣,也没矫情,“从今往后,我张威以你马首是瞻!”
言罢,他走到一旁,代替陆源发号施令。
而此时的狼骑卫失去了赛哈的统帅,早就大乱了。
现在只顾着狼狈逃窜。
没了张威做俘虏,他们连提刀的勇气都没了。
气势汹汹的攻城,已经变成一边倒的屠杀。
与此同时。
城内,避难所里,听着炮击轰鸣的声音,马三宝吓得面无血色,“这北凉县打仗怎么这么吓人,青天白日的怎么还打雷了!”
听到这话,周围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一个小姑娘忍不住道:“什么打雷,这是咱们北凉特有的武器,叫......”
那小姑娘还没说完,就被周围人拉了一下,紧跟着小姑娘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悻悻的闭上了嘴。
“叫什么?”赵蒹葭追问道。
“哦,没什么,总之,不是打雷就行了,大姐姐,你是外地来的吧,来这边是经商还是来投亲啊?”
见周围人都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赵蒹葭心里跟猫抓似的,“来投亲的。”
马三宝捂着欢欢的耳朵,苦着脸道:“也不知道这仗什么时候能打完,这三万人能守住北凉吗?
那些蛮人最是彪悍了,据说蛮人不过万,过万不可敌啊!”
话落,在场的小姑娘,小媳妇,老大娘都笑颠了,“哎哟,什么过万不可敌啊,这些年,他们只有被咱们北凉县摁在地上摩擦的份!”
“要不是令君大人一心谋求发展,早就把那些蛮子给一锅端了!”
马三宝尴尬了,在大乾,人人谈蛮色变。
怎么到了北凉县,人人都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了。
就在马三宝绞尽脑汁想要反驳的时候,避难所的大门打开了,“赢了,我军大败蛮族十万大军,咱们赢了!”
避难所内,众人欢呼了起来,齐齐高喊‘令君万岁’。
马三宝也傻了,“这才多久啊,一个时辰都没到吧?!”
赵蒹葭也是眉头深深蹙起,“会不会是疑兵之策,调虎离山,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蛮族人最狡猾了,靠着骑兵天天骚扰,打不过就跑,将强盗的本质发挥的淋漓尽致。
“不会,预备营都开始清扫战场了,就城墙前面空地上,击杀的狼骑卫就超过了三千人,我估计这一次,杀敌起码过万!”
马三宝倒吸口凉气。
先帝在世时,对蛮族作战杀敌最多是多少?
五百人!
可小小一个北凉县,杀敌居然超过了三千人。
赵蒹葭也懵了,“你说什么,来袭的是狼骑卫?会不会搞错了?那可是蛮族第一卫!”
“这是上面的命令,不会有错的。”来通报的人笑了笑,也没多解释,然后对众人道:“战争已经收尾,请大家有序离开,各回各家!”
马三宝也反应过来,“不吹牛能死?杀死三千普通蛮族兵就够厉害了,杀死三千狼骑卫,谁信?”
很快,三人离开了避难所,而街头也的确恢复了不久前的安宁和平静。
看着有些困倦的欢欢,赵蒹葭准备先去客栈休息。
就在这时,几个身着蓝色制服的人走到了三人跟前,不由分说的道:“你们三个,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们是谁,我们凭什么跟你走。”马三宝吓了一跳,急忙将两女护在身后。
赵蒹葭看他们胸前绣着‘安全’二字,应该是北凉县某个衙门部门的。
“凭什么?”为首的男子冷声道:“就是你满世界的打探消息对不对?”
“没错,长官,就是这家伙问东问西,还给了我十两金子,一看就是细作!”一个矮小黑瘦的男子手里拿着金子,指着马三宝愤怒的说道。
马三宝都傻了,这不是自己方才问话的土人吗?
刚才拿钱不是挺高兴的,怎么扭头就把自己举报了?
“我,我初来乍到,只是好奇,问话不是很正常?”
“有花十两金子问话的吗?”为首的男子一挥手,七八个人顿时围住了三人,“请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若不然,就只能得罪了。”
马三宝气的要命,“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这里是大乾的地界,你们......”
“少他娘的废话,扣起来......”
......
另一边,陆源放下了鼓槌,长出口气。
“报令君大人,此次杀敌一万六千狼骑卫,四千八百普通骑兵,俘虏一万一千余人。
收获战马三万余匹,兵器若干。
咱们送出去的五尊大炮已经尽数被追回,燧发枪追回二十杆,另有三十杆被贼军抢走。
千里镜也尽数被抢走,手雷少了三箱......
请令君大人责罚!“
几个军团的团长跪在以上,请求处罚。
边关总兵张威更是满脸惭愧的道:“陆老弟,都怪我,跟弟兄们没关系。
这一次我出关的消息泄露,这些人在途中偷袭,才让武器外泄,所有责任在我!”
他那些亲卫也是跪在地上忏悔。
陆源摇摇头,“燧发枪抢了就抢了,没有弹药,也就是一根烧火棍。
他们想要仿制,也不容易,再说了,我军早就把燧发枪给淘汰了。
至于手雷,除了上面一层,其余的都是训练弹,根本炸不响,他们抢走三箱又有什么用?
大炮太重了,仓促间他们也运不走。
就是可惜了千里镜,倒是能够提升他们的侦查能力!”
闻言,张威一喜,“真的?”
“我骗你作甚?”陆源笑了笑,北凉县崛起的五年间,不知道有多少人觊觎这些重器,陆源早就有充足的准备,否则早就被人连锅端了。
“太好了!”张威内心的愧疚少了些许。
“行了,你们都起来。”陆源道:“这一战,我军伤亡如何?”
“回令君,目前军医营营救重伤士兵二十人,轻伤二百二十人,有两人不治身亡!”红姑回道。
陆源对这个战损还是比较满意的,冷兵器时代,伤亡非常夸张,在火器普及之前,北凉县的战损一度超过了三分之一。
而现在,已经降低了二十倍不止。
“这些受伤的将士康复后,训练加重两倍,这种一面倒的屠杀,还能受伤,该罚!”陆源哼了一声,“不过,该奖也要奖,牺牲的将士,封为烈士英雄,以最高标准抚恤慰问。
家中若有老幼,县衙赡养培养。
受伤的将士,按照评级给与奖励。
把功劳都记一记,两天后在县衙前举行俘虏审判和奖赏大会!”
“是!”所有人都对陆源的处置信服。
张威从军二十五年,镇守北凉关十五年,也从未有过如此大胜。
三万多对十万,以两死,二十重伤的,斩获三万多敌寇,这他娘的可是千倍的差距。
就这,他还从陆源脸上看到了不满。
等人都退下后,张威拉着陆源的手道:“兄弟,我觉得你比我更适合当北凉关总兵,要不你.......”
“张老哥,你别害我了,我这点才能,岂能担任总兵?”陆源头摇的拨浪鼓似的。
张威憋成内伤,好半晌才来了一句,“你这才能,别说总兵,就算是三军统帅都绰绰有余!”
陆源拍了拍他的手背,“张老哥,你了解我,我只想守着北凉县,做一个逍遥县令。
这一次,你指挥了作战,功劳就归你了!”
张威苦笑道:“陆老弟,打我脸是不?”
“咱们这些年不是一直配合挺好?”
“我要是如实上报朝廷,朝廷立刻就会派天使过来查看真假!功劳越大,就越不好隐瞒呐!”
平日里都是几十个,几百个斩首。
虽然都不多,但胜在细水长流,他这个总兵的威望也是与日俱增,陛下更是隔三差五写信夸他。
但是一次性报这么大的功劳上去,他真的怕了!
陆源发愁了,“那要不,分十次报上去,一个月一次?”
张威苦笑,别人求都求不到的,他这里却是拿到手软。
“还是分两年报吧,要不然,我怕朝廷一激动,让我直接出兵剿灭剩下的蛮人!”
狼骑卫直接损失一半,重创了蛮人,可蛮人还有五万多骑兵,依旧有一战之力。
甚至极有可能将他们推向敌国,这不是张威想看到的。
这一次,之所以能够重创狼骑卫,是因为狼骑卫都是重甲,短途还好,长途奔袭他们跑的还不如普通骑兵快。
“老哥,那你得抓紧一点了,等万国大会后,我就要把蛮族统统灭了,给北凉县制造一个安全的氛围。
要不然,那些商贾都不敢来北凉县做生意了!”
张威苦笑起来,他第一次觉得功劳太多是那么的烫手,“不如这样,你保举几个人,我报上去,这样一来,也能够帮我分担一点压力。”
“还是张老哥考虑周到!”陆源给张威竖了个大拇指,随即勾住他的肩膀,“这一次你没有参加阅兵大典,还受惊了,走,北凉县最近开了个红烂漫,咱们去泡泡澡,去去晦气!”
张威点点头,正要下城楼,一个人快速的走到陆源的身边,“禀令君,有要事禀告。”
“张老哥不是外人,说!”陆源的话让张威心一暖。
“安全局的同志抓住了三个细作!”
“你们直接审讯不就好了?”陆源皱眉。
那人为难道:“这细作中,还有个不满五岁的小娃娃,而且听他们的口音,好像是从京城来的!”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