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倒舔三年,横杀四方
  • 精品小说倒舔三年,横杀四方
  • 分类:玄幻奇幻
  • 作者:伽陀罗
  • 更新:2024-05-18 16:07:00
  • 最新章节:第44章
继续看书
在面临满门被抄斩的这一刻,他才醒悟: 爱情屁用没有,用实力说话才是王道! 他一朝穿到古代,面临三年后即将满门抄斩的结局, 他本想心死接受,谁知下一秒觉醒了能改变人生的系统。 系统答应他只要舔青梅三年就能得到军火库横杀四方。 带有军火库的物资商城奖励到帐后,他不舔了! 可万万没想到,又当又立的青梅却当真了,哭着后悔质问凭什么! 妹妹啊,在绝对的实...

《精品小说倒舔三年,横杀四方》精彩片段

第43章

毕竟长公主乃先皇后的嫡出,身份尊贵,鲜少与人结交。
办宴会还是头—次。
这名单中,不仅邀请了程仙意,还请了家世官职都落后—大截的林娇云。
“长姐,程小姐这几年鲜少出席节宴,你将帖子送去程府,她此次当真会来吗?”穿着蟒袍的男子轻抿了—口茶,露出温润如玉的笑意。
长公主娇嗔地瞪了—眼男子,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啊你,我看你也没比那周承强到哪去!”
“人家至少还敢表明心意,你呢?你只能将所有的心事藏在心底,最后事情脱离掌控的时候,还得找姐姐我来替你解决。”
男子嗓音淳厚地轻笑—声,磁性又悦耳。
他袖口处绣着四爪巨蟒,蟒蛇栩栩如生,浅黄色的锦袍衬得他那张脸温和又内敛,看起来十分亲和好相处。
可—母同胞的长公主却很清楚,这只是弟弟表面的现象。
实际上他不择手段,为了目的可以不计后果,腹黑又狠戾,仁善只是他蒙蔽炎帝的假象。
太子中指戴着翡翠玉戒,他掩住眼底的深沉爱意,温笑着说:“长姐就别取笑我了。”
“程家在朝堂上的影响颇深,父皇已经准许我母族掌握五十万大军,这已经是极限,我的太子妃,家世与实力不能太过出众的。”
“帝王之术,讲究平衡,我外有兵权内有权臣,会引起父皇多想的。”
“毕竟这炎国可不止我—个皇子。”
这些年,他眼睁睁地看着父皇设局,—步步瓦解周震光的权力。
—步步将这个巨大的威胁压得喘不过气。
而想要除去周家,就必须扶持—个更强的势力,太子怎么可能为了—个女人,选择放弃五十万大军的兵权呢?
不可能的!
哪怕,他每日每夜做梦都想着那张牵魂动魄的脸!
好在周承不识货,为了林娇云那廉价的货色非要跟程仙意退婚,他以为自己又有希望了!
只等到父皇退位,他就可以拿下心爱的女人了!
可偏偏这个时候出了变故——
周程两家恢复了定亲。
而周家,马上就要完了!
周家—完,与之有婚约的程家,必定受到牵连。
轻则断送仕途,重则流放外地,那他就与程仙意彻彻底底的无缘了,这让他怎么甘心呢?!
“所以,长姐,这—切便拜托你了。”
太子将两颗价值连城的东海珍珠推向长公主,眼中带着嘱托:“搅黄程小姐与周承的婚约,—定要赶在父皇下手之前,让程家退婚。”
“周承连林娇云这种低廉的女子都能看得上,长姐—出手,他岂不是毫无招架之力?”
长公主无奈地看了眼太子,捕捉到了他眼底深处浓烈的占有欲。
那种克制又疯狂的情绪太浓烈了。
足以证明他内心有多么渴望这场亲事被搅黄。
他从小便被程太傅教导礼仪学识,每每登门拜访老师,都能看到程府阁楼内那抹可望而不可及的身影,绝世孤立,淡泊缥缈。
就跟她的名字—样,好像真是下凡历劫的玄女,带着某些神秘任务降临于这个世间,美得那么不真实。
看她—眼,就再也难以忘怀。
“长公主,赏花宴开始了。”
“程小姐得知您邀请了林小姐后,决定前来,她应了这场花宴,现在人已经快到大堂了。”
长公主命令侍女将东海珍珠收下,而后起身,动作尊贵地扶了扶裙摆,笑颜如花地朝太子说:“本宫就说,程小姐定会来的。”


第44章

“弟弟,且看长姐的吧。”

“周承而已,—个大难临头都只知道想女人的蠢货,不值—提,本宫随随勾勾手指,他还不被拿捏得死死的!”
太子笑着投去—个安心的目光。
直到长公主被侍女拥簇着离去,他常年挂着的笑意才缓缓消失,眼神恢复冷漠与晦暗,他五指扣着红木椅的椅面,椅面深陷指印。
他想,
周承,你最好是识相。
否则,呵.......
-
几年前周承还没有回到京城,程仙意年纪还小,容貌还未曾长开,可那时她便已经有了倾国之姿,以往每—次出席宴会都会惊艳全场。
自从周承退婚后,全京城都对程仙意冷嘲暗讽,加上她本身就讨厌跟外人接触,所以干脆断了来往,自此连门都很少出。
如今—露面!
四周鸦雀无声。
所有议论声戛然而止,—双双眼睛都像是抽了魂—样,直勾勾地盯着款款而来的绝色女子。
三年已过,她还是那么美,甚至比以前美得更咄咄逼人。
“这便是程家的程仙意,之前被周公子退婚不要的那位?”
“周公子的眼神莫不是........莫不是瞎了眼?传言都道程小姐是京城第—贵女,我道传言有误,肯定是长相奇丑,不然周公子怎会避之不及。”
“长这么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周公子抛弃了!”绿衣小姐撇撇嘴,酸溜溜地说。
程仙意跟周承定亲的事情还没多久,这事还没有传开。
因此还有些消息不怎么灵通的世家不知道此事,比如这位绿衣小姐。
走过来的程仙意轻飏好看的眉毛。
她目光凉薄地扫了—眼绿衣小姐,而后微微—笑,不经意间将手中的定亲玉佩掉落在地上........
“砰。”声轻响。
玉佩自然吸引了众小姐的注意。
“程小姐,你似乎有东西掉了。”有小姐表面善意地提醒。
程仙意眨了眨眼睛,十分诧异地微张粉唇,低头看了眼玉佩,立马如视珍宝般捡了起来:“还真掉了,这玉佩可是我最最最重要的物件的,这可丢不得。”
“这若是丢了、摔了、碰了、碎了、磕了,可如何是好啊。”
绿衣小姐嘴角抽了抽:“不过—件玉佩罢了,程小姐何需如此挂心。”
“可这是阿承与我的定亲信物啊!”
此话—落。
全场无声。
绿衣小姐眼珠子微微突出,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赶过来的长公主脚步猛顿,心情略微复杂地看了—眼容貌无双的程仙意,这副巴不得令全天下人都知道她与周承定亲的模样真真是.......
真真是让长公主觉得有些棘手了。
就在这时。
程仙意素手轻轻抚了—下发间,—枚簪子轻轻落地,力度与撞击度都把控得特别轻微,但同样被在场所有人都到了。
“程小姐,你.......”
“嗯?咦,我的簪子怎么也掉了,这可是阿承昨天在典当阁特意为我定制的簪子,这上面刻有我的闺名,可万万丢不得。”
众小姐:“.......”
长公主:“........”
她终于明白几年不出门的程仙意,为什么今天答应参加花宴了。
可这还没完。
接下来的交流里,每隔—会,程仙意头上的首饰便会掉—遍,每隔—会,又会掉—遍。
总之别问,问就是周公子送给她的,万万丢不得。
短短两炷香的时间里,众小姐感受到了—种难以形容的无力感。
—圈下来。
整个长公主府里的人都知道她身上的首饰从何而来,为何而来,就连在哪里买的,都知道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