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讽满京城后,美男集体求复合
继续看书
京城里一直有个传言。 宁可遇见鬼,也不要遇见宁国侯府的大小姐! 只因为她是个远近驰名的花痴大草包!三天两头就能听见她的花边新闻。 不是扒了某个公子哥的衣服,就是扯了谁家俊俏郎君的裤子。 如此种种闹出了不少笑话。 这不,退婚当天都不忘了揩油世子爷…… 她:“对不起,打扰了!” 本以为他也会像旁人那样对她避之不及,谁知他却将她压在墙角:“看了本王,还不...

《精品小说讽满京城后,美男集体求复合》精彩片段

第41章

她就说之前女儿明明好好的,怎么就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顶着那副丑到家的妆容到处跑了?
姚氏见状,忙帮着辩解道:“大小姐,您可别污蔑二小姐,坏了她的名声啊!再说了,您说的这话也没人能证明啊!”
最后这半句,她虽是小声嘀咕,可却清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沈清梧闻言暗暗松了口气,脸色稍霁。
沈姒烟挑了挑眉:“姚姨娘想要证据?”
“我——”姚姨娘刚想开口,就对上了她似笑非笑的眼眸。
到嘴的话立马就卡在了喉咙口,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她有种预感,沈姒烟一定有证据。
“够了,都别闹了。”沈康元皱眉道。
这种家丑,他不希望暴露于人前。
不管谁对谁错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谁能带给侯府最大的利益,这才是最重要的!
姚姨娘松了口气,眼里满是得意。
侯爷果然还是最护着她们的!
沈姒烟勾了勾唇,淡定转开视线。
这笔账,迟早跟她们算明白!
倒是温氏,气白了脸。
正要开口,就听不远处车马声由远及近地传来。
一辆奢华的马车四平八稳的缓缓驶来,后面还跟着几辆装满物品的马车。
十几名侯府护卫一路护送回来,场面很是气派。
温氏见状,只能暂时咽下这口气。
马车不一会儿,就到了众人面前。
姚氏欣喜跟着沈康元上前,激动道:“姨母……”
马车帘布掀开,先钻出一个丫鬟来。
紧接着,沈老夫人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下马车。
只见她头戴抹额,满头的银发梳理得一丝不乱。
深陷的眼睛锐利无比,脸上虽然挂着笑,可却无端令人觉得害怕。
“母亲。”沈康元上前扶住她的左手。
谁知沈老夫人又伸出左手朝姚氏示意。
姚氏面上一喜,急忙上前扶住她,激动红了眼圈:“姨母,你可算回来了。”
沈老夫人笑着拍了拍她的手道:“都是孩子娘了,怎么还动不动就哭鼻子?”
姚氏假装擦拭了一下眼睛,哽咽道:“我只是太想姨母了。”
沈老夫人欣慰看着她:“也只有你还惦记着我这把老骨头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目光瞟向了温氏。
温氏脸色极其难看,却咬唇没有吭声。
沈老夫人见状,心中不悦。
这温氏不愿意来就不来吧,偏偏来了还摆着脸色,让人看了就心里泛堵!
等到她视线转移到沈姒烟身上时,眼睛却是一亮。
全部注意力都被她给吸引了,忍不住问:“康儿啊,这是?”
沈康元欣喜回道:“母亲,这是姒儿啊!”
沈老夫人顿觉不敢相信。
沈清梧见状,咬唇上前道:“祖母,这的确是大姐姐,只不过之前一直没有露出真容罢了。”
沈清绮在一旁阴阳怪气道:“是啊祖母,她不想露出真容,却害得咱们侯府一直被人耻笑,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
原本对沈姒烟有些兴趣的沈老夫人,一听这话,顿时就拉下了脸。
温氏气得浑身哆嗦。
猛地上前一步,就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这声响亮的耳光,吓了所有人一跳。
温氏对外一向和善,还从来没有当众发过这么大的火,让人下不了台过。
沈清绮也被吓住了,捂着脸连哭都忘了。
还是姚氏最先反应过来,心疼得一把抱住她,哭得肝肠寸断。
“夫人,你要是看不惯我们母女,干脆给我们三尺白绫,让我们一起吊死算了吧,呜呜呜……”


第42章

沈老夫人也沉下了脸,怒不可遏道:“温氏!你欺人太甚了!你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温氏死死咬牙,指着姚氏母女道:“老夫人难道看不出来,这几个贱蹄子联手欺负我家姒儿吗?我怎能容她?”
“当着我的面,你尚且如此,可想而知私下你是怎么对待她们的了!”沈老夫人气狠了。
“呜呜呜……祖母,您别气坏了身子,反正……反正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挨打了,我、我……呜呜呜……”
沈清绮扑进沈老夫人怀里痛哭起来。
这副做派,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真的受了多少天大的委屈了。
沈康元脸色也极为难看,温氏真是太过份了,就算要教训人,也不该在老夫人面前动手!
“康儿,你就容着她们这么欺负阿茹?”沈老夫人质问道,阿茹是姚氏的闺名。
沈康元脸色铁青,盯着温氏道:“跟阿绮道歉。”
温氏倔强看着他,正想拒绝,就听一旁的女儿笑了起来。
“父亲,祖母,我还没听说过嫡母不能教训一个庶女的,别说她有错在先,就算她没错又如何?”
沈姒烟冷笑看着她们。
是啊,一般的勋贵世家,庶女是没有人权的。
一切都在嫡母的掌控中,要她生就生,要她死就死。
像沈清绮这种德性的,要不是有姚氏和沈老夫人这一层关系在,早就死了千百次了。
“混账!长辈说话,哪儿有你一个小辈开口的权利?你的规矩呢?”
沈老夫人目光犀利地看了过来。
“祖母教训得是!”沈姒烟从善如流地笑了笑,接着道:
“咱们侯府最是重规矩,可方才我阿娘教训庶女的时候,姚姨娘一个妾,竟敢在当家主母面前大呼小叫,您说这种不知尊卑的人,是不是应该发卖了才对啊?”
沈老夫人脸一黑,怎么也没想到,竟然立马就被她给将了一军。
姚姨娘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死死咬着牙不敢吭声。
温氏冷冷道:“姒儿说得对,咱们侯府容不得这么多不规矩的人!”
“温氏,你这话什么意思?”沈老夫人不悦道。
“老夫人刚才教训姒儿,儿媳也听明白了,这是在怪儿媳掌家不力,您放心,这样的贱妾,儿媳这就命人把她给发卖了!”
温氏不卑不亢地回道。
“你敢!”沈老夫人被气了个仰倒。
这温氏母女生来就是克她的!
温氏正要怼回去,就听沈康元道:“行了行了,都给我消停些!”
说完,他又对沈老夫人恭顺道:“母亲,咱们还是先进去吧,在这里,没的让人看了笑话。”
听了这话,沈老夫人这才勉强压下心里的怒火。
冷冷看着温氏她们一眼后,转身带着人进了侯府。
温氏冷笑一声,径直带着女儿回了后院。
反正老夫人眼里也没有自己和女儿,她们又何必过去自讨没趣呢?
……
回到怡榕院,素婉已经准备好的各色小点心。
沈姒烟捏起一块放进嘴里,感慨道:“还是阿娘这里好,点心比外面酒楼的都好吃。”
温氏脸上这才有了些许笑意。
“你若是喜欢,阿娘就让人给你做。”
沈姒烟毫不客气地点点头,吃了好一会儿,才罢手。
她擦着嘴角问道:“阿娘,您为什么一直让姚氏掌家?”
前世原主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些小事,反正自己有银子花就行了。
可她却觉得,阿娘的性子并不软弱,没道理会让姚氏这个妾室掌家。
温氏嘲讽一笑,道:“掌家有什么意思?这偌大的侯府不过是个空架子罢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