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直播:我在文化断层世界写诗
  • 全章节直播:我在文化断层世界写诗
  • 分类:玄幻奇幻
  • 作者:狗都不能躺平了
  • 更新:2024-06-23 23:27:00
  • 最新章节:第22章
继续看书
我穿越了,穿进了一个没啥文化的世界。 原身还是个主播,整天做些无聊的挑战。 可我不仅接受过原世界文化的熏陶,还绑定了文圣系统。 这不得给这个世界来波文化冲击? 于是,我靠着写诗朗诵,火遍全网,还顺便带飞了旅游业!

《全章节直播:我在文化断层世界写诗》精彩片段

第29章

“还有李程!听说这次还是你给老谋子提供的诗词!你给我记住,我一定要再次把你踩到泥里去!”
“程哥,你说叔叔阿姨会不会不喜欢我啊!”
“哪里,你这么漂亮,人又这么好,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喜欢?”
正在候机的李程已经被陈琳问了不知道多少遍这样的问题了。
但看出陈琳的紧张,李程又不忍心去苛责。
所以他每一次都耐心的哄着陈琳。
这时陈山打电话来了。
“小程啊,你们到赣省了没有?”
“陈叔,没呢,还在等飞机!”
“小程啊,琳琳就拜托你照顾了,她大大咧咧的,也不怎么懂礼数,你就多担待一点啊!”
这时,陈琳气鼓鼓的朝着电话里吼道,“老爹!”
“哪有你这样说自己女儿的?”
陈山听到陈琳这么有活力,便知道她已经不怎么紧张了。
要不然昨晚也不会给自己打一晚上的电话!
“小程啊,我们的宣传视频拍出来了,你看一下,看看是不是你心中的效果?”
“好的,陈叔,我看看!”
李程没想到陈山他们居然这么快就拍好了,看来找的演员也是不错,应该大部分都是一条过的!
这是想接住清明节的流量啊!
李程打开了视频。
整个视频的时间并不长,大概就十几分钟而已。
开篇还是竹笛起手。
在这赤壁的江面上,顺着笛声镜头迅速推进,就像在穿越历史一样!
突然镜头停止,只见在夜晚之下,整个江面就只剩下一盏渔火在摇曳闪烁。
镜头迅速推进,推进船舱。
按照服饰来看,应该是几个唐宋时期的人物正饮着酒,仿佛在谈论着什么?
好像几个人都在聊着古今,聊着那周郎!
聊着聊着就嗨了,直接扣着船舷打着节拍,唱了起来:
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紧接着歌声逐渐减小,李程的原声起: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紧接着笛声急促,镜头迅速回溯,周围景色变化,就像历史在倒退一样。
等镜头停止的时候。
就看见两个三国时期衣着打扮的人,安稳的坐在船里,而船对岸早已是一片火海!
显然这是老谋子的三国里面的镜头!
笛声再次响起。
镜头迅速前推,近两千年的历史转眼而过。
停止时,正好是李程直播的镜头。
吟诵声再起: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吟诵完毕,整个画面缩小,黄州赤壁几个字慢慢放大,影片结束。
李程看完很满意。
他想要的效果都已经给拍了出来。
这说白了还是一种古今穿越的思路,就是带领大家再次回溯到当年,看看那如画的江山,看看那千古风流的豪杰!
李程给陈山发了一个很满意的表情就登上了飞机。
在他与世界断网的这个过程中。
视频一下子爆火!
“李程出品必属精品啊!”
“就是,我明明刚刚从赤壁回来,为什么现在又想回去了!”
“兄弟,你不是第一个!”
“只能说李程那个视频拍的太特么棒了!”
“这个家伙,居然用了三个时间段!“
“是啊,第一段好像是唐宋!那两个人也是在这赤壁,好像也是在谈论着古今的传奇。”


第30章

“第二个镜头他们甚至都没有拍,直接用了老谋子的预告!甚至还宣传了一波老谋子的电影,你敢信!”
“第三个镜头更狠,你们不觉得熟悉吗?”
“那特么就是李程直播的镜头好吧,我就是被这个镜头给骗到赤壁喝酒去的!”
“喝到最后,我甚至都不知道,是我在晃还是船在晃!”
“兄弟们,虽然李程有缝合的嫌疑,但是这几个镜头组合在一起,你们就说炸不炸裂?”
“确实炸裂!”
“特别是那几个镜头推进回溯历史的那里!直接就还原了我喝懵的时候的那个感觉!”
“我们在谈论着古人,古人又在谈论着古人!”
“李程这个家伙真特么是个天才!”
“不说了,兄弟们!”
“告诉你们一个信息,明天就是清明了!”
“机智的我已经做好了规划!”
“今晚直接上泰山,看个日出,下来直奔车站,在车上睡一觉,醒来到下午,登一波黄鹤楼,晚上直接专线到黄州!晚上在黄州喝酒!”
“兄弟清明白天不登泰山吗?”
“白天?你是不是忘了,白天泰山封山!那里有直播泰山祭祀呢!这可是好节目!”
“放在古代可是帝王才会举行的活动!”
“我还准备在车上看呢!”
“话说你们就没人觉得第一个镜头里面那几个唐宋时期的人好像聊的是一篇文章吗?”
“你别说!还真有这种感觉!”
“程狗你学坏了呀,学什么不好,学老谋子放东西放一半?”
就这样陈山赶在清明前发出的宣传视频再次爆火!
在李程飞上高空的时候,那熟悉的系统声响起了
【叮!已获得500万声望!】
怎么会才500万,老谋子那个宣传不是几亿的热度吗?
应该有个1000万啊!
我还等着兑换那套直播设备呢!
但稍微思考了一下,李程知道了,应该是老谋子这个家伙给别人玩套路。
没有公布那首词的作者。
所以大家还不知道,那首词是李程写的。
这收益还没兑现!
不过,过几天就好了,老谋子直接把首映给定在了南昌。
既然都到了南昌了,要不直接把滕王阁序给亮出来?
就是不知道他们敢不敢要。
毕竟作协可是号称,这个世上就是一只猪写的文章都要经过作协!
真是太可笑了!
他们赣省的文旅部门应该是懂的。
毕竟我已经在三个地方打响了名声!
只要他们不傻,就会来找我!
那我就直接扔出这千古第一的骈文。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甄剑啊,
这个文章一出,恐怕老郑这个作协会长都要直接抛弃你了!
我这第二刀,你可要接好!
千万不要被我砍死!不然就不好玩了!
况且滕王阁要是出手了,庐山会坐视不理?
那可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落九天的庐山瀑布!
“小程,我们的视频又爆了!”
李程刚落地,陈山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他兴奋极了!
“现在黄鹤楼和黄州的旅游出了套票,我们一下子就把票卖空了!”
“你真的太牛了!”
“我做主了!直接给你打了50个!你在黄州都是这个价,没理由在我们自己鄂省还降了!”
“款已经打了,你看一下!”
李程看了一下手机,果然又到账50个,总账已经来到了210个,基本已经不用担心温饱问题了,甚至还可以过得不错。
陈琳嘟囔着嘴,“老爹,你家姑娘还在旁边呢,你就一点都不担心?”
“哈哈,闺女啊,你好好的哈,去小程家,把你那个公主病给收一收!”


第31章

“老爹!我没公主病!”
说完陈琳就气嘟嘟的走开了。
陈山又继续和李程聊了—会,才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从机场出来,—路上火车转汽车。
又是大半天。
李程看到这个记忆中的小山村,眼眶有点湿润。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原来这—句也是深埋在自己内心深处的乡愁。
在见到村口的那棵大柿子树之时。
李程知道,家的方向已然不远!
而早就通过信的李家两老已经在柿子树下等了不知多久了!
见到李程回来,赶紧上前。
无论李程怎么拒绝,他俩都—把夺过了李程手中的东西。
“小程啊,我老远就听到你们过来了!便喊你妈在这里等你。”李父说道。
“老爹,你这耳朵还是这么灵啊!”
李父摆摆手,“大不如前咯!”
李母见到陈琳眼前—亮,“小程啊,这就是琳琳吧,生的真水灵!”
李母开心的合不拢嘴,—路上只顾夸奖。
说的陈琳都不好意思了。
但李母确实用这种方法,让原本紧张的腿都不知道该先迈哪条的陈琳—下子舒缓了不少。
回到家,那原本的土房子已经拆掉了。
李父开心的和李程说着这些年村里的变化。
而李程也乐的—听。
就像小时候,李父跟他讲着外面的世界—样。
人还是这些人,可岁月却已经偷偷留下了痕迹。
这道痕迹把李程由小孩拉成了大人。
也把李父的背给压的越加驼了!
好像连他引以为豪了—辈子的听力都变差了很多。
要知道,当年父亲在军队里可是出了名了顺风耳!
那时候在西北隔了好几百米的两个山头,交流太过困难,下面又是深不见底的山谷,跑个来回都—天了。
自从父亲去了,就充当起联络的枢纽。
因为整个班只有他能听清对面讲了什么!
李程想尽力给父母干活,可是这俩老人却死活不愿。
说是我们把你培养成大学生不是要你来帮我们干活的!
之后还心疼的拿出他的储存卡说,
“我听你姐说,你最近遇到了难处,都好几年了,你现在也不肯跟我们讲,这里有5万,你先拿去,都是你前几年零零散散寄回来的,重新修了房子,就剩下这么多了,你都拿去!”
李父还是那不容让人拒绝的语气。
他哪里知道,现在的李程已经不缺这5万块钱。
他只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外受了委屈。
李母也是慢慢走了过来,李程。
“崽啊,你在外面过的苦不苦啊!”
“听你姐说现在那个什么公务员,挺好考的!”
“虽然工资少了点,但是不用受外面人的气!”
“正好琳琳也是政府部门的,你们—块好好的!”
听到这话,李程再也绷不住了。
他抱着老父老母放肆的哭了起来。
李父李母也是流着眼泪。
陈琳见到这种场面手足无措,只是在旁边站着默默擦拭眼角。
过了好—会李程才从情绪中抽离出来。
之后给两老看了李程直播的视频。
两老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儿子在做着—件这么伟大的事情。
大家都因为他的宣传才开始关注那些快要被遗忘的名胜古迹。
李父骄傲的对李程说:“崽呀,你做的好!”
“不能让老—辈的东西给忘了!”
“数典忘祖的事情咱不能干!”
“做的好!继续做下去!”
李程点点头,并给老父亲转了—笔钱。



“鼻子酸,想哭,抱抱楼上的。”

“抱抱!”

顿时直播间一大堆抱抱和大哭的表情包飘过。

是啊,

小时候乡愁是一条小小的路,我在村子外头,她在村里头;

后来乡愁成了一张皱皱的车票,我在这头,她在那头;

现在乡愁成了一堆矮矮的土包,我在外头,她在里头。

这就是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愁断离人肠啊。

缓了许久终于缓过来的陈山,赶紧拉着陈琳的手,郑重的说:

“闺女,帮老爹一个忙,在这里等着这个年轻人,一定一定要给我要到他的联系方式。”

“你老爹半辈子努力的事业就看你的了!”

机敏的陈山已经知道这首诗的重量。

有了这首诗,重新包装一下,搞一个宣传视频,黄鹤楼不得流量爆满?

所以他现在要赶在文旅局没下班之前去找局长。

他缺资源啊!

这么多年黄鹤楼半死不活的,到今年什么资金都没了,甚至维修的费用都缩减。

但现在好了,他看到了黄鹤楼重新崛起的希望。

心中豪迈之情喷涌而出。

他感觉这么多年的坚守,一点都没有白费。

他在等这首诗,黄鹤楼同样也在等这首诗。

他现在一刻都不想停,所以就只能拜托漂亮的女儿去要一个联系方式。

陈琳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远走。

甚至还把车给开走了。

心里不禁吐槽。

黄鹤楼才是你女儿吧,你走的倒是干脆,扛着你的四个轮子就走了?

不过这个小哥哥确实是帅啊,刚刚那一首诗念的,真好。

我就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人。

等会就去要联系方式!

这时李程见直播间的各位粉丝都看得爽了,便准备关直播回家。

“家人们,你们提的在黄鹤楼作诗的要求,我做到了。”

“要不今天我们就到这?下次各位观众老爷还想看什么可以留言,我尽量满足大家。”

这时随着李程手机镜头的调转,陈琳出现在镜头里。

弹幕瞬间爆炸。

“那个女孩是谁?主播老实交代,三分钟我要她的详细信息!”

“哇,真的好漂亮,就像仙女一样。”

“嗯?什么仙女,明明就是丑女,我正好在附近,让我帮你们去看看!”

“楼上的,我们是不是人另说,但你是真的狗啊!”

正准备下播的李程刷到这些弹幕,回头一看,也注意到了陈琳。

向弹幕解释了一下,陈琳是路人,就下播了。

陈琳见李程下播了,便走了过来。

“帅哥,你刚才是在直播吗?”

李程见这个漂亮女孩竟然主动过来搭讪有些意外,但两世为人的他却也表现的很自然得体。

“是的,美女没打扰到你吧。”

“没有,没有,哈哈,刚刚我全程看完了你的朗诵,真的非常好,我能加一下你的直播间吗?”

“可以啊,欢迎欢迎。”

说完李程打开抖音账号。

陈琳见对方的名字叫做,我是李程啊,又见到下面的标签是京大中文系毕业生。

眼睛瞪的圆圆的。

一下子就回想起了在京大读书的时候,听到的只在学校新闻里的这个学长。

于是弱弱的问道:“你是李程学长?”

李程也有些疑惑,“你也是京大的?”

“师兄没想到真的是你啊,你不知道当初在学校的时候,有多少学妹暗恋的对象就是你。”

李程一阵苦笑:“陈琳师妹,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没有的,师兄,你现在也还是一个传奇,你不知道刚刚的你多有魅力!”

教育部中小学生教材研究中心。

“彭部长,我们一直想要的内容出现了!”

“小吴啊,你现在好歹也是秘书的职务,要稳重,稳重!”

吴秘书听完,赶紧收了收激动的情绪。

彭部长见吴秘书这个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好了,我知道你的性格,别搞得像个机器人一样。”

“该有的活力还是要有的,不然光我们这一群老古董,整个华夏的教育事业就完了!”

“有什么事就说吧,我看你也憋不住了。”

吴秘书又不禁兴奋起来,他拿出手机,打开先前李程在黄鹤楼和泰山上吟诗的剪辑视频。

“彭部长,就是这个!”

彭部长看几秒钟,本来打算出去的他,又坐回到了座位上。

还时不时暂停起来回味。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好!写的好!千载白云不改颜色,却只留下这空悠悠的天地!”

“这意境一下子就出来了!”

“特别是这最后一句,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浓厚的思乡之情,很具有教育意义啊!”

“小吴,这个写的好啊,谁写的?”

“领导后面还有呢,别急!”

“哦?那我先看看!”

彭部长又恢复播放。

一派落日融金的景色出现在画面中。

“好景色啊,这里是?泰山?”

当看到那五岳独尊的石刻,彭部长反应过来。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好手法,大道至简啊,泰山的高大一下子就出来了,现在的学生就差这种想象力!”

“现在中考、高考的作文都是些什么东西?”

“全是辞藻堆砌,一看就是提前背好的素材,一点意思都没有,写作难道还能套公式?”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好句!”

“这几个字用神了!仅仅几个字就把人带到了泰山绝顶,这个作者功力竟深厚至此?”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决眦?决眦!”

“对,就是决眦!这首诗乍看之下写的是景色,其实写的是自己的理想!”

“从这第五六句就可以看出来,你说到底什么样的景色才能够不惜眼眶具裂也要去看到!”

“而在前面还有层层激荡的云雾在胸腔萦绕!”

“那当然就是成功的景色,自己理想实现的景色,才足以渴望到如此境地!”

“你看着最后两句,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写的就是这个意思!豪情壮志,豪情壮志啊!”

“前四句写景,后四句喻情,这首诗堪称古体诗的巅峰了!”

“有这样的句子,什么精神鼓励能更加澎湃?”

“好诗!好诗啊!”

随着彭部长的感叹,视频也放完了。

意犹未尽的彭部长问吴秘书。

“小吴啊,这两首诗都是谁写的?是哪个老教授?能联系到吗?”

“彭部长,这两首都是视频里的那个叫李程的年轻人写的!”

“什么?那个年轻人?”

“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一个年轻人竟然有如此笔力!”

“宣传!大力宣传!”

“不对,还不够!教材料!”

“正好我们正在修订新的教材,把这两首都编进去!”

“可是,彭部长,现代的诗词,作协那边已经交了两篇了!”

“作协?他们那种东西也能跟着两首比?直接换了!”

“马上去发稿,把这两首诗在教育体系里面大力宣传!”

“对了,这个李程能联系到吗?还是需要本人同意的,毕竟我们可不能做强买强卖的事情!”

“部长,这个人是唐老的学生,您问一下就知道了,本来我找您也是这个事情。”

“唐老?京大的唐教授?”

“是的,彭部长!”

“行,你去忙吧,把宣传稿发出去,我去给老唐打个电话!”

“我就说嘛,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凭空出现?”

某学校高三教室。

“唉,你听说了吗?那个最近特别火的主播去泰山了!”

“是吗?可惜了,我都跟我老妈说,给我看会直播,在里面我能学到东西的!”

“她非不信,还说我就是想玩手机!”

“没办法啊,李程大大的直播虽然有含金量,但我们爸妈他们还是接受不了这种东西。”

“快说说,李程大大在泰山写了什么诗?”

“对啊,对啊,写出来,别吊胃口。”

旁边的其他同学也围了过来。

“真拿你们没办法。”

说着被围住的男同学就开始写望岳,昨晚不知看了多少遍的他已经滚瓜烂熟。

“哇,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牛逼!”

“真牛逼!”

“高考完了我要去爬泰山!”

“我不行了,看的我热血沸腾的,我的模拟试卷呢?给本王呈上来!这个中午不睡了!”

“我要跟它大战一个小时!”

“不说了,一起,一起!”

“一个小时,看谁对的多!”

“算我一个!”

……

写作结束后,在杨仁的安排之下还是昨晚的几人一起吃了个午饭。

但唐教授和李程都坚持没有在喝酒。

午饭结束后,李程和唐教授准备踏上归程。

“李老师,感谢您留下墨宝,我安排财务打款了,您收一下。”

“叮!”

“到账50万元!”

“杨先生,不是说好的10万吗?怎么多给了这么多?”

这时唐教授说话了,态度还不是很好,应该是很介意方才杨仁跟自己抢字的事情。

“小程,你就安心的收吧,就你那幅字,给40万,那是他捡便宜了!”

杨仁也听出了唐教授的不爽,但事已至此,只能多陪笑脸。

“是啊,李老师,我还嫌给的不够呢。”

于是李程没再推辞,就这样收下了。

之后,杨仁他们就去筹备泰山祭祀的直播去了。

虽然杨仁一再邀请,但李程仍然坚持不参演节目。

在他认知中还不到时候,他还没这个能力演好一个睥睨天下的帝王。

之后李程和陈琳送唐教授到了机场。

“小程啊,真不跟我回京大?”

李程看了看陈琳,不好意思的说道。

“老师,真没办法,陈叔拜托的事是要办的。”

陈琳也是在旁陪着笑脸。

但她心中开心极了。

因为李程愿意把她的事情放在重点来办。

唐教授看破不说破,给了陈琳一个眼神就登机去了。

“真是一刻也不得闲啊。”

“师妹,真的有陈叔说的那么严重?鄂省还不至于需要一点旅游来带动经济增长吧?”

“师兄,主要还是这几年的旅游的很差,要不是你那首黄鹤楼,我爹都要失业了。”

“因为前年,黄鹤楼就已经入不敷出,你是知道的,古建的维修费用真的比建造的费用还要高!”

“行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们就直奔黄州!”

接着李程就在直播间发了条消息。

“下一站三国周郎赤壁,敬请期待!”

消息一发出,他的直播人数就开始暴增。

“什么?直播这么勤奋?”

“下一站三国周郎赤壁?”

“什么意思?”

“难道主播要来我大赤壁写诗了?”

“什么大赤壁?麻烦你搞清楚一点!三国赤壁是在黄州!”

“三国啊!听说最近老谋子不是在拍‘三国’吗?”

“对啊,不知道他拍完没有?”

“可能这是黄州文旅请主播去的!”

“毕竟主播可是去一个地方火一个地方!”

“是的,现在的黄鹤楼和泰山,可真的是太火了!”

“特别是泰山,主播之前那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可太霸气了。”

“感觉直接把我魂都喊到了泰山上!”

“等着吧诸位,看看主播能在三国赤壁写出怎样的句章?”

“无脑冲就行了!诗圣出品必属精品!”

“就是,就是!”

“杨先生,此番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李程不卑不亢的问道。

李程已经猜测到这个景区的管理负责人要干什么,但这种事情他又不好直接说,毕竟华夏文化嘛,就突出在一个拉扯上。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现在也天色近晚,我们在山下略备薄酒,还请几位先生移步?”

果然是混迹多年的老油条,直接问他是不会答的,他直接就请你吃饭。

李程有些迟疑,毕竟他和唐教授已经多年不见,但这种事情却又能给他提供大量的声望值,李程一时间竟不知该不该答应。

唐教授看出了李程的犹豫。

作为长辈,他知道这种交际的事情,年轻的李程还是差了一些,否则当年也不可能被人封杀。

这时杨仁看出了李程对唐教授的尊敬。

便大概知晓了李程的犹豫,应该是自己问错人了。

“这位老先生,应该是李先生的长辈吧,学生杨仁,请先生赏光。”姿态依然是极低。

“这位是我的老师,唐教授!”李程借着话介绍了起来。

“原来是唐教授,久仰久仰!”

唐教授本就有帮李程答应的打算,毕竟旅游区的管理负责人也是属于文化圈,多接触总是好的。

“杨先生,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人不要太多,年纪大了不喜喧嚣。”

“晓得的,晓得的。”

之后杨仁三人,领着李程三人,下了山。

酒过三巡之后。

杨仁终于说起了他的目的。

“李先生,你在泰山上的那首诗不知可否授权我们泰山宣传啊?”

李程本不喜欢这种做事拖拖拉拉的风格,但这个杨仁确实挺得体,着实让人挑不出毛病。

于是,也没过多纠结,“杨先生,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尽管拿去用,能为祖国的大好河山做点贡献是我辈的荣幸。”

杨仁开心极了,他本就听说这个李程品德高尚,有古名士的风范,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那杨先生,我就擅自做主了。”

“我们复刻黄鹤楼的宣传风格,我们用您的诗,您再帮我们拍一段宣传视频,费用嘛,就100万。”

李程摇摇头。

“李先生是认为100万不够吗?可以谈,您说个数,我们都答应!”杨仁也是极具魄力。

李程苦笑一声,“杨先生,不是的,不是不够,是太多了。”

“我之前从黄鹤楼拿了10万,5万授权使用,5万视频宣传。”

“每个地方其实都有他各自的特点,泰山其实不能复刻黄鹤楼的宣传方法。”

“这可是泰山啊!”

“泰山的重量不是我区区一介书生就能抬起来的。”

杨仁听完有点道理,毕竟人家中文系的对于传统文化的深耕和自己不是一个程度,他像一个学生一样问道,

“李先生,既然您都把话说道这儿,我也就不藏了,现在泰山的流量是一天不如一天,我们已经到了生死边缘,继续下去可能五岳独尊的称号都要不保。”

说着杨仁独自闷了一口烈酒。

“先前看先生直播,学生真是感慨万千,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这股子豪迈的气概,简直就一扫现在年轻人的阴柔风气啊!”

唐教授听完也是怒而捶案。

“杨先生所言不差啊,现在的年轻人,各种哈韩哈日,打扮的像个姑娘一样,哪里还有一点阳刚气概,说起来,真是让人火冒三丈!”

“来,杨先生,我们走一个!”

于是其他人陪着两人走了一盅。

话到浓处,几人都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