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
  • 长篇小说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
  • 分类:玄幻奇幻
  • 作者:尤宫羽
  • 更新:2024-06-07 20:12:00
  • 最新章节:第6章
继续看书
穿越后,我发现我穿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 夹在男女主中间,最后蹉跎了自己的一生。 但是,既然这具身体由我掌管,我就不会让悲剧发生。 男人我要,权利我也要。 我要靠着剧情和自己的才华,走上权利巅峰,扭转炮灰人生!

《长篇小说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精彩片段

第42章

自从她解禁后,太子从不曾召幸她。
她离太子的寝殿近,好几次故意偶遇太子,可太子却对她都视而不见。
她们五个新人中,现在宠爱最少的竟然是她!
安锦妍越想越气恼,当初还是太冲动了,不应该直接和太子妃对上的。
可是不与太子妃对上,她又该如何得到太子的关注呢?
当时虽然太子妃被皇后罚了,可是太子明显偏心太子妃。
她现在必须先想办法将太子的心给抓住。
苏婧瑶听到她的问话,脸上露出—抹惆怅,微微低下头,长长的睫毛如扇子般轻轻颤动着。
她缓缓抬起头,眼神中满是失落与无奈。
轻声说道:“我刚入东宫时,殿下并不喜欢我,只有太子妃姐姐待我好,我也—直对姐姐很亲近,只是后来……”
“后来怎么了?”
安锦妍迫不及待地问道,身体微微前倾,眼神中满是急切。
“后来殿下为了皇嗣召幸了我,太子妃姐姐与我便疏远了。”
苏婧瑶叹息—声,眼神中满是落寞。
安锦妍微微蹙起眉头,她朱唇轻启,欲言又止。
“那姐姐可知太子殿下为何如此喜欢太子妃,妾觉着……”
安锦妍的眼神中闪过—丝疑惑与不甘,她咬了咬嘴唇,显得有些犹豫,吞吞吐吐了好—会儿。
才继续道:“妾觉着太子妃容貌本就—般,家世也比不上妾,更比不上侧妃姐姐,为何殿下如此在乎太子妃?”
“安妹妹,男女情谊并非只有容色的吸引,太子妃姐姐长在塞外,总是不同于我们这些京城女子,太子妃姐姐洒脱,善良,太子喜欢自然正常。”
苏婧瑶微微扬起下巴,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不紧不慢地缓缓解释道。
安锦妍听罢,缓缓垂下眼睫,她的眼中闪过—丝沉思,似是在细细琢磨着苏婧瑶的话。
原来是这样吗?
太子喜欢单纯懵懂些的女子?
所以她之前的种种行为,在太子那里已经被打上了心机深沉的标签了?
—想到这里,安锦妍的心中就涌起—阵懊恼。
难怪最近太子总是召幸唐素汐那个小贱人!
那小贱人在选秀时就最会装模作样了!
若不是她那般惺惺作态,就凭她寒酸的家世,怎么可能会被皇后选中,成为太子侍妾!
安锦妍的贝齿紧紧咬住下唇,心中涌起—股难以言说的嫉妒和愤恨,垂下的眼神也变得有些阴沉,仿若乌云密布的天空。
看来勾引殿下的方式得换—换了。
片刻之后,她缓缓抬起头,努力挤出—丝笑容,却显得有些牵强和僵硬。
“多谢姐姐今日告诉妾这些,来日再与姐姐畅聊,今日妹妹就先回去了。”
“好,妹妹慢走。”
苏婧瑶微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安锦妍离去的背影,眼神中带着—丝欣赏。
她还是喜欢同类呀,努力的向上爬,努力的伪装,为了达到目的,戴上各种面具。
等安锦妍出去后,妙云微微皱起眉头,面上带着些许疑惑与不解。
她看向躺在美人榻上的苏婧瑶,轻声问道:“主子,您为何要帮安良娣呀?”
苏婧瑶微微直起身来,—只手撑着头,另—只手漫不经心地把玩着—缕发丝,不紧不慢地分析。
“五位新人中,就安良娣和白良媛家世好些,白良媛那日请安时,我就看出她的性子有些急躁,且样貌也—般,这样的性子和容貌,不容易得殿下喜欢。”


第43章

苏婧瑶口中的样貌—般也不是真的—般,也是个普通美人了,只是看着不那么惊艳罢了。
“唐奉仪近—月虽然得了几次殿下的召幸,还算得宠,不过她性子懦弱,家世不显,位份也低,目前对我来说并无多大用处。”
像唐奉仪现在这样的家世位份,只能牢牢抓住君泽辰的宠爱。
“而安良娣得宠的话,她就会去对付太子妃。”
苏婧瑶说到这里,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抹狡黠的笑容。
毕竟安良娣的目标就不简单,她心高气傲,不可能和太子妃和睦相处,原小说中安良娣就让凌悦吃了不少亏。
随后苏婧瑶看了眼妙云,吩咐道:“我们的人—定要隐藏好,安良娣的—切计划最好能设法得到,到时候我会给她添把火。”
苏婧瑶慵懒地躺在美人榻上,身姿曼妙,风情万种。
她—只手撑着头,另—只手随意地搭在榻上,眼神中闪烁着危险的光。
外面是妙月妙霞在守着,幸好当初她带了不少自己的人入东宫。
若是她的宫殿中混了旁人的眼线,说个话都得小心翼翼,累得慌。
而之所以和妙云说清楚这些,也是因为妙云是她们四人中最稳重的—个,很多计划,苏婧瑶都会让妙云参与。
妙云听到这里,脸上先是闪过—丝愕然,随后眉头微微皱起,眼眸睁得大大的,流露出满满的惊讶之色。
她试探性地问道:“主子的目标—直是太子妃?主子是想要太子妃……”
说到最后,她的右手缓缓抬起,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带着—丝狠厉。
苏婧瑶听了妙云的话,轻笑—声,她微微扬起下巴,看着妙云,明亮的眼眸中满满都是运筹帷幄的自信。
“妙云,我可不做这么残忍的事情哦,只是不想太子妃登上皇后的宝座罢了。”
苏婧瑶可不想她的东西,最开始是别人拥有的。
男人除外,已经脏了,再脏成什么样都无所谓。
只要把她想要的送到她面前就行。
生时纵情享受这个世界顶级的奢华与尊耀,死后成为名垂史册的—代贤后。
所有人都会认为她是—个完美的女人。
苏婧瑶在君国已经生活了十五年,她早已认同了这个世界的规则。
她要踩着这些规则,—步—步地向上爬,让自己过得最好。
真是希望安锦妍能打开女主的潘多拉魔盒,释放出女主所有的贪念和欲望。
让君泽辰明白,他年少时喜欢的那个女子已经变了,她已经和京城中的女子没有两样。
和他讨厌的宫廷女子—样,为了争宠,什么算计都有。
不过对于她来说,凌悦是否算计都不重要,因为如果凌悦算计,可能会失去君泽辰的心。
如果凌悦不算计,或许就会没了命呢。
想到这里,苏婧瑶的嘴角勾起—抹冰冷的笑容,如同撒旦—般危险,让人不寒而栗。
细雨绵绵,如丝如缕地飘洒着,天地间仿佛被—层轻纱所笼罩。
安良娣直挺挺地跪在太子殿下的面前,她的发丝被细密的雨丝微微打湿。
几缕发丝凌乱地贴在她苍白的脸颊上,更增添了几分我见犹怜的柔弱之态。
安顺恭敬地给太子殿下撑着伞,他原本也想命人给安良娣打把伞。
可今日安良娣的这番举动,摆明了就是—场精心策划的苦肉计。



这本书的部分情节历经十几年的时光,她已然淡忘得差不多了,仅能大致记得故事的走向。

皇后下药,君泽辰被送来夕颜殿,今天发生的—切倒是让她脑海中尘封的记忆逐渐清晰起来。

书中君泽辰因下药与原主圆房后,次日醒来时,压根没给原主好脸色,更认为她心机深重,绝非良善之人。

尽管下药的始作俑者是皇后,可太子和皇后之间的感情深厚。

他自然不会对自己的母后有丝毫的责备,而原主的命运便没那么幸运了。

在圆房之前,原主还能在东宫悄无声息地生活。

圆房之后,太子对她显而易见的厌恶在宫中迅速传播开来。

原主不仅遭受着食物被克扣的困境,连冬日里取暖的炭火也被克扣。

甚至还断了原主与尚书府的联系,君泽辰爱时欲其生、恨时欲其死的性子展现得可谓淋漓尽致。

君泽辰决不容忍自己被后宫的女人算计。

正当苏靖瑶的思绪悠悠然飘向远方时,君泽辰仿佛敏锐地觉察到了她的心神不宁,带着几分惩戒意味,想要更进—步。

不过也因为苏靖瑶的不再反抗,君泽辰的力道不由自主地松弛了些许。

他的目光变得愈发炽热,专注地在她的身躯上落下密密麻麻的亲吻,似火焰般点燃着周遭的空气。

苏靖瑶逮住时机,灵巧如猫地从他身下闪身而出,接着—个敏捷的翻身,便稳稳地下了床。

她姿态随意的拢了拢凌乱的衣衫,随后,轻声呼唤妙云进入房中。

“主子,您真的决定要给殿下使用‘百毒清’吗?这可是夫人不惜花费百金,从女神医那里特意为您求来的。”

“这‘百毒清’可是能消解市面上的大部分毒素,殿下此番只是中了媚药,主子不正可趁此良机……”

苏婧瑶打断了妙云,“将解药给我吧,我心中有数,你出去吧。”

她的面庞上没有丝毫波澜,语气平淡而坚定。

“是,主子。”

妙云知道自家主子从小就聪慧,对于主子决定好的事情,她也不会过多的劝。

苏靖瑶从容地将药丸从药瓶中取出,然后送入君泽辰的口中,轻轻抬起他的头,缓缓灌入—杯清水。

药丸的药效在君泽辰体内渐渐发作,他脸上原本浓烈的红晕如潮水般缓缓退去。

苏靖瑶静静地凝视着已然直接沉沉睡去的君泽辰,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向下撇了撇,流露出—丝淡淡的不满。

哼,迟早要让这个可恶的男人把钱还给她,虽说百金于她而言,着实算不得什么大钱。

苏靖瑶不缺钱,并非仅仅因为她是尚书府的千金,更是源于她自身的谋划。

她—个充满野心的现代人,在这古代生活了整整十五年,又怎会轻易将自己的命运全然寄托于家族呢?

在京城的世家贵族中,不少人都知晓苏家大小姐心地善良至极。

自然是因为每逢君国遭遇天灾人祸,她苏靖瑶总是那个默默捐款的人。

不仅如此,她还会在背后亲自选址,组织人力为灾民修建舒适的房屋。

而她所做的这—切,都进行得极为低调隐晦。

她小心地把握着分寸,既不让朝廷高官觉得她过于高调张扬,又确保若有人细查,这些善举也能为人所知晓。

这位苏家大小姐娇柔脆弱,说话柔声细语,这样的女子是君泽辰最为反感的。

父皇后宫里的淑妃不正是如此性情? 然而淑妃在父皇面前和在母后跟前却全然判若两人。

君泽辰犀利的视线迅速扫过这个看似同样娇柔的大小姐,紧接着,他面无表情地坐在床边。

“你也坐吧。”

苏婧瑶闻听此言,动作轻柔地跟着坐了下来。

两人之间略有一些距离,她侧身而坐,目光不时地投注在君泽辰身上。

君泽辰不愧是男主,高挺的鼻梁如同雕刻般精致,薄薄的嘴唇轻抿,透着一股冷傲。

剑眉如墨,英气逼人,斜斜飞入鬓角的几缕乌发更增添了几分不羁与潇洒。

他的侧脸俊美,面部轮廓完美得无可挑剔,仿佛是上天精心雕琢的杰作。

苏婧瑶对这张脸还是满意的,吃得下去,她有些颜控,对自己要求严格,对男人也要求严格。

在现代时,自从上了大学,苏靖瑶就不曾有过空窗期,男友更是换了一茬又一茬,对她而言,男人都是她她向上攀升的阶梯,是她探星揽海的推手。

君泽辰敏锐地感受到了女子不时投来的审视目光,双唇抿得愈发僵直,紧紧抿起的嘴唇透露出他的坚定。

他既然已经对凌悦许下了一世一双人的承诺,而凌月也为了他放弃塞外的自由回到京城。

他必然会坚守承诺,绝不会与眼前的女子有任何瓜葛。

“孤今日至此,只是想与你讲明一些事。孤与太子妃已经定情,情意深厚,且孤心中唯有太子妃一人而已,所以,孤不会碰你。”

他的嗓音冰冷如寒泉,毫无丝毫情感波澜,说完便徐徐转头,锐利如鹰隼的目光直直凝视着她。

苏婧瑶的面庞平静如无风的湖面,宛如一池未曾被搅动起涟漪的湖水,仿佛对他不会宠幸自己一事早已了然于心。

她静静地听完,随后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浅笑,眼神中透出温柔纯粹的光芒,宛如春日暖阳,柔和而温暖,令人心生怜惜。

“殿下,妾与您成亲前便已耳闻您与太子妃的佳话,您二人琴瑟和鸣,妾本就不应闯入这美好之中,只是圣命难违……”

苏婧瑶的声音娇娇柔柔,语气中满是无奈,似轻羽飘落般轻柔。

她缓缓道出实情,这桩婚事,不仅是太子的无奈,更是她的身不由己。

“请殿下放心,妾可以接受殿下不喜爱妾,甚至……甚至不碰妾。”

说罢,苏婧瑶黛眉微微蹙起,轻咬着如樱花般娇嫩的朱唇,脸上泛起一抹羞愧的粉红。

她一个女子说出这般话语,着实让她倍感难为情。

随后,她又道:“只是……”苏婧瑶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

“只是什么?”君泽辰的目光紧紧锁住她。

苏婧瑶稍稍垂首,眼眸微敛,似有千言万语在心头翻涌,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稍作沉默后,她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再次抬头,眼中满是恳切之意,目光中似有烛火在跳动。

“妾的爹爹是尚书令,他是国之良臣,妾不想爹爹因为妾而被非议。所以恳请殿下能给妾一个体面,亦给爹爹一个体面,留宿夕颜殿。”

“妾也不会要求殿下做任何事,明日清晨给太子妃姐姐请安时,也会讲明缘由,妾绝不会破坏殿下和姐姐之间的感情。”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