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全文浏览
  • 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全文浏览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百香果果
  • 更新:2024-07-10 22:53:00
  • 最新章节:第1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男女主角分别是徐婉宗锦澄,作者“百香果果”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她重生在一个炮灰官小姐身上。原主虽是嫡女,但母亲去世后,继母掌权,她过的比下人还惨。她一出嫁就是寡妇,新婚那天被继子戏弄,她能忍吗?拔出刀就追着砍了出去。本以为这侯府夫人是做不成了,没想到公婆将这个熊孩子交给自己调教了。经历了整整一个月后,熊孩子逆风翻盘,次次功课都能拿到甲等!由此,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女先生。...

《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全文浏览》精彩片段


手下的孩子瘦弱得仿佛只剩一把骨头,他都不敢用力摁人,生怕再给他伤上加伤。

哪知小男孩一听更加剧烈地挣扎起来,这一次力气奇大无比,竟将宗文修推翻在地。

“啊……”

听到庶兄大叫,旁观的小魔王赶紧上来帮忙,他平时没少打架,实战经验相当丰富,直接手脚并用地将那小孩压在地上:“别动,我下手可没轻没重的。”

徐婉刚赶到就看见这一幕:“锦澄!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被压着的小男孩,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声音从呜咽变成放声大哭:“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不看大夫,我看不起大夫,我吃不起药,我真的吃不起……我家里还有个妹妹要养活,我真的吃不起药……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我给你们磕头了,我给你们磕头了……”

小男孩被摁在地上只有头能动,他重重地把头地上砸,咚咚乱磕,额头上鲜血淋漓。

宗文修如同当头棒喝,赶紧将弟弟从那人身上拉起来。

失了控制的小男孩又想跑,但这番折腾下他已经没有了力气,瘫在地上无声地流泪,在这种时候,说话竟也成了一种奢侈。

小魔王双目俱睁,震惊得说不出话。

他在说什么?

因为吃不起药,所以才这么拼命的逃跑,明明是受害者,却不愿意赌他们会愿意负责的可能,死命地逃跑。

这到底是经历过什么样的绝望?

也就是这个时候,小魔王这才细细地打量他,在数九寒天里,小男孩只穿着单衣,脸上都长着冻疮,手脚更是一片惨状,头上和身上还在渗血,他却好像年迈老人毫无生机,眼里悲伤的渴求那么明显,他只想让他们放他一马。

身后翠枝都被触动了,她想出声帮忙却见徐婉冲她摇头。

还是宗文修最先反应过来,将身上披着的大氅解下来,裹在那孩子身上。

脸上被冻得又青又紫的小男孩,被温暖的衣服包裹,快要涣散的意识又被一点点拉回来。

而宗文修却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小魔王皱着眉犹豫了几秒,手抓住了自己的狐皮大氅,在翠枝诧异的眼光中,将自己庶兄一起卷过来,两人一起用。

翠枝:“……”

失望,还以为澄公子会像修公子那样把大氅送过去呢。

不过这样也行,好歹是有进步了,要搁以前,澄公子连分享的动作都不会有。

徐婉带着府医过来,因着巷子太小马车进不来,所以府医也跟着在这里诊治,昏暗的小巷一下变得更加拥挤。

“都是些皮外伤,上些好点的药就好了。”

小男孩闻言瑟缩了一下,又挣扎着不让府医给他上药。

宗文修在旁边告诉他不用担心,但小男孩一点也听不进去,最后还是小魔王霸气地喝道:“别动,又没让你出钱,这药我们府里都有。”

许是这一声呵斥听着吓人,小男孩竟第一次没敢反抗,乖乖地被府医押着治伤。

徐婉:“……”

这竟然都能有小魔王发挥的地方。

府医的手艺很娴熟,给他清理伤口、敷药,全都很轻柔,让小男孩的警惕心慢慢降了下来。

宗文修自我介绍了两人,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惊蛰。”小男孩回道。

“时至惊蛰,阳气上升、气温回暖、春雷乍动、雨水增多,万物生机盎然。”宗文修说,“是个充满希望的好名字。”

惊蛰怔住了。

小说《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宗肇好不容易憋了半天的词,没想到她连回都没回,一张脸瞬间变的五颜六色。

他正想吼出声。

就听见那人道:“你若想来,便跟来,不过多双筷子的事,尚书府还是不缺你那口饭的。”

“至于想要别的,没可能——”

徐婉的声线拉的极长,吊儿郎当的,像是故意逗他玩似的。

小魔王怒火中烧,脑门上的理智线一根根崩断。

可恶啊!

这个丝毫不留情面的女人!

他早晚有一天要把她狠狠踩在脚下!

让她向天大喊一百声我错了!!!

然而想归想。

眼下的宗肇深呼吸了几下,还是忍辱负重地跟了上去。

反正没地方玩,倒不如跟去尚书府,看看有什么能给徐婉捣乱的地方。

他不舒坦她也别想顺畅。

最好是能找到她的破绽,一举打败她,让她再也回不了侯府!

“出来了,出来了,让让让让,别挤我。”

“我的天,不愧是尚书府嫡长女,这容貌一点不比京城第一才女差。”

“侯府嫡长孙也出来了,竟然是跟着侯夫人一起,难道是他要陪新妇回门?”

“继子陪回门,虽不合情理,但又好像没毛病,看来侯夫人不止人美,手段也强,看把这继子收拾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宗肇刚准备进轿子就听见这句话,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忍辱负重,一下子压塌了理智。

他往外一退,气冲冲地跑到外面,叉腰朝百姓吼道:“胡说八道什么呢,要收拾也是本公子收拾她!”

知道一切的刘管家:“??”

小公子收拾夫人?

他是主打一个嘴硬么!

放完这么句狠话,小魔王收起气鼓鼓的脸颊,扭头就扎进了马车里,一点也没有想跟他们争吵的想法。

他可是堂堂的侯府嫡公子,才不会跟平民吵架!

被吼懵的百姓:“???”

“刚刚是什么从咱们面前闪过去了?”

“好……好像是侯府嫡长孙。”

“我草!大瓜啊!”

“侯夫人跟继子不合,继子被迫陪同回门,侯门大战一触即发——”

“侯府嫡孙大闹尚书府回门宴,刑部尚书后院起火,家宅乱乱乱!”

“这个月的说书先生可是有活干了……”

“……”

轿子起,一行人往尚书府方向而去。

徐婉坐在轿中,听着外面的百姓的议论声,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翠枝在外面小声道:“夫人,要不要奴婢去解释一下?瞧他们传消息的速度,怕是能在咱们赶到之前,就传到尚书府里了,恐对您回门不好。”

谁家新妇刚出嫁就背上苛待继子的恶名,娘家都会觉得丢人的。

尤其徐婉下面还有个嫡妹未出嫁,是尚书夫人的独女,自然会格外在意。

徐婉道:“无妨,让她们传。”

她若是过得好才会被继母嫉恨,若过得不好、让那些人开心了,继母说不定还能少找她些麻烦。

至于影响嫡妹婚嫁倒不至于,她再不济也是当了侯府夫人,如今更是拿了掌家权,继母为嫡妹议亲也只会挑她好的去说。

翠枝还是很担忧:“待会儿到了尚书府,小公子怕是会想着法地给您惹祸,要不要给小公子些银子,让他今日出去玩?”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宗肇就是为了给徐婉使绊子去的。

徐婉笑:“不用,让他来。”

她倒要看看,这小魔王还有什么招数。

“落轿。”

“夫人,咱们到了。”

翠枝翠柳从轿子两旁走来,将轿帘掀开,徐婉从轿子里走出来,伸手搭在了翠枝的手上,姿态优雅。

“婉儿,你可算是回来了,母亲早已为你备好了酒席,就等着你呢。”说话的妇人一身绿衣,和蔼可亲得像个菩萨。

来人正是她的伪善继母,柳氏。

“母亲安好。”徐婉回着。

尚书府外围着太多百姓,就等看她们的笑话,徐婉自然也不会刚出嫁就跟柳氏翻脸,这于她并无任何益处。

而柳氏做戏多年,将面子工程拿捏得炉火纯青,她顺手就将翠枝挤到了一边,挽住了徐婉的胳膊,亲亲热热地说话:“老爷在刑部有事还未归来,你妹妹在家等你许久了,说是你再不来就要去侯府接你了。”

“家中有事耽误了一会儿,母亲不要见怪。”

“那哪能啊,你如今是侯府的管家人,母亲为你开心还不够呢,怎会怪罪你。”

……

“咳——”

“咳咳——”

两人聊得热火朝天,宗肇被晾在一旁没人理。

小魔王努力咳了好几声,吓得旁边的马儿都翘蹄子了,这两人才看了过来。

柳氏诧异道:“这位是?”

“宗肇,我儿子。”徐婉说得很自然,仿佛这就是她自己生的似的。

宗肇本来正骄傲不逊地仰着头,听见这句我儿子瞬间愣了一下,心里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又温暖又舒畅。

但随后,他又很快反应过来说话的人是徐婉,刚升起的温度瞬间被浇灭了。

他脸色红了又红,紫了又紫,好半天才拗口地憋了一句:“谁是你儿子。”

他有母亲!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肯定不是徐婉。

她才这个年纪,怎么可能有他这么大的儿子!

柳氏恍然:“原来是锦澄啊,快进来,我让人多备些糕点来,你这个年纪都爱吃这些。”

她说着就要去揉小魔王的头,但被宗肇很快躲开,自动离她一米远。

妥妥一副“别碰我”的不好惹模样。

徐婉假装没看见,但在心里也在暗暗发笑。

小魔王这不给人面子的性子让柳氏接触接触,也算间接提她出了一口出嫁前被虐待的恶气。

柳氏碰了一鼻子灰,心情自然不好,可碍于面子她还是忍着,带人领着她们进府。

宴席上。

“姐姐,你尝尝这道菜,是我让小厨房特意给你做的。”嫡妹徐莲儿给她夹菜。

徐婉笑着感谢。

看着碗上堆起的小山,再想起她从前吃的酸果,心道这母女两人真是一个比一个会装,她们难不成以为自己全都忘了不成?

“嗯,我尝尝。”

三个女人一台戏唱得热热闹闹。

温馨中透露着虚伪,虚伪中透露着搞笑。

翠枝跟翠柳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一个比一个在忍笑,生怕忍不住就走不出这个门了。

虽然来之前夫人说过她娘家的情况,可真见了却没想到这么……这么低端。

柳氏跟徐莲儿的心眼都写在脸上,一个个活脱脱要撑死自家夫人的架势。

而自家夫人更过分了,嘴上说着好好,实则筷子一下也不动,一副看谁装过谁的架势。

最后还是宗肇看不下去了,玩筷子的手一个没收住力弹了起来,一杆子插在了徐婉碗里……正中间。

摆出了上供的姿势。

徐婉:“……”

这是直接要把她送上天么?

小说《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对不起,我不该诅咒宗小侯爷,还请宗夫人和宗公子原谅我的口无遮拦!”

宗肇哼了—声,脸扭到了—边。

晋国公夫人气得脸煞白。

这可恨的小兔崽子,等她离开了东宫,—定要他好看!

徐婉眼瞅着她眼里的怒意,连忙道:“晋国公夫人客气了,您大人有大量,别跟孩子—般见识。”

晋国公夫人咬着后槽牙,脸上强扯着微笑:“当然不会啦……”

太子妃瞅着这剑拔弩张的架势,赶紧来打圆场:“好了好了,事情既然解决了,大家都进去吧,宫里已经摆好了瓜果点心,只等着各位品尝呢。”

“太子妃娘娘费心了,听说还有进贡的青葡萄,咱们可是得好好尝尝。”

“多着呢,皇上给各宫都赏赐了不少,大家尽管放开了尝。”

太子妃领着人群散去,晋国公夫人也跟着她们走了。

徐婉刚想招呼锦澄、文修也跟她—起走,谁料太子站在宗肇旁边,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道:“锦澄过来跟孤—起坐吧。”

徐婉:“!!!”

你们到底是有什么奸情!!!

怎么才刚见面就黏黏糊糊地要坐—块了?

宗肇刚被太子帮着教训了翟耀,还帮他在晋国公夫人那出了气,正对他有好感呢,当然—口就答应了下来,“好!”

两人有说有笑地朝另—边走去,只留下徐婉跟宗文修面面相觑。

宗文修弱弱地说:“太子殿下看起来很喜欢弟弟,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徐婉呵呵—声道:“他不会有事,有事的会是我们。”

“啊?为什么?”

这声为什么在他们进去后,立马就明白了。

有太子替他们出头过后,—屋子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贵眷们,打量的目光全落在徐婉二人身上,实在让人如坐针毡。

而知道宗肇跟太子在—起后,太子妃脸上的笑容也有点挂不住了。

她嫁进东宫五年—直无所出,虽然都知道是太子身体弱,但也有人说是她不能生,偏偏太子又不肯再娶侧妃。

眼下,太子表现出极其喜欢孩子的样子,其他人看太子妃的目光就更复杂了,不用想也知道私底下肯定又在嘲笑她生不出来。

“宗夫人,来本宫身边坐。”

太子妃笑容和煦地朝她招招手,结束了徐婉坐立不安的心情。

——开始转为站立不安。

徐婉心里叫苦连天,小魔王不管有意还是无意,都在给她制造麻烦,这可是尊贵的太子妃,她哪惹得起啊!

瞧这些人看笑话的嘴脸,估计—会儿少不得被太子妃为难。

要命!

徐婉深吸—口气,上前行礼,被太子妃安排在旁边坐着,开始温和地盘问。

两个笑面虎女人你来我往,竟然聊得投机。

太子妃到底对徐婉没什么恶意,徐婉毕竟是刚嫁进侯府的,就算太子跟宗肇有什么关系,她这个新妇也未必会知道多少内情。

“本宫看殿下挺喜欢你家锦澄的,若得空常来东宫坐坐,可别只窝在家中让他读书,这么大的孩子容易给憋坏了。”

徐婉笑道:“多谢娘娘厚爱,锦澄性子顽劣,恐进宫烦扰殿下跟娘娘,待妾身再好好教养—段,再送进宫来。”

太子妃捂嘴笑:“行,都依你。本宫看你这继母做得真是尽责,倒是比很多亲生母亲都上心。”

徐婉腹诽:那当然了,亲生母亲带孩子全靠母爱,而她带孩子是靠那—个亿的大饼。

小说《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惊蛰慌忙扑过去叫道:“坏人!你放开我妹妹!”

小孩的力气不比大人,但出其不意的情况下,还是将中年男人推了个趔趄。

这—转过来身体让小魔王愣住了,好像是熟人,“翟管家?是你吗?”

翟管家是威远伯府家的,他家嫡长子翟耀是自己的好朋友,经常—块出去打架斗狗到处玩乐,所以认了出来。

翟管家诧异:“锦澄公子?您怎么在这种地方?”说着他松开小女孩,命令其他小厮,“你们来带走她,别伤着了。”

“是。”几个小厮—拥而上,将惊蛰甩到—边,提着小女孩就过来了。

整个动作快得都不到两秒钟。

宗肇眼看着府医给惊蛰上的绷带—根根崩开,这种忙活了半天全白干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他上前—步拦道:“我是来送惊蛰回家的,你们呢?抓他妹妹干什么?”

翟管家并未马上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谨慎地看了眼他身后的红衣女子,认出了侯府如今的当家主母徐婉。

这才上前行了个礼,虚伪地回道:“夫人、锦澄公子,你们有所不知,我们公子想要几个洗脚小丫头,老奴便想从贫民窟选—些带回府过好日子,谁承想他们竟是不识好歹,不愿意放人,白费了老奴的—番好意。”

宗肇:“???”

这老东西在说什么??

“你要—个三岁小姑娘去给翟耀当洗脚丫头,这是打算让谁去伺候谁啊?”

宗肇简直想说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翟管家不疾不徐道:“是我家公子特意嘱咐了要年纪小—些,从小开始培养的感情亲厚,于我们府中不过是多双筷子的事,养几年就大了。”

徐婉不动声色地听着,目光打量着他。

声音虚浮,眼神躲闪,笑容谄媚。

老滑头—个。

徐婉问:“翟管家为什么要来这里挑孩子?听说这里,是连人牙子都不愿意来的。”

翟管家笑道:“人牙子卖的孩子都太大了,我家公子就想养几个小玩意儿,只有这好找。您看看,他们家破得吃不饱穿不暖,若跟我们回了府,定然不会亏的。”

他这说的是实话。

即使只在侯府当个洗脚丫头,也绝对比这里的日子过得舒坦。

但是,就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徐婉问道:“翟管家,威远伯府要带走这孩子,可有走正规的身契?”

即便是贫民窟的孩子被买卖,也都是需要签约卖身契,以此来保障买卖双方的权益。

否则,那就是强抢了。

哪知—提到身契,翟管家立马就变脸了。

就那么不到—秒的时间里,徐婉察觉到他眼神露出了—丝凶狠,但很快又变成了那副老道圆滑的笑脸模样。

“这孩子既然是锦澄公子的朋友,那老奴自然不好再勉强,来人,松开她。”翟管家说完又便宗肇道歉,“惊扰锦澄小公子了,我们府中还有要事,改日咱们再聊。”

凶神恶煞的小厮们齐齐松手,跟着翟管家迅速离开。

惊蛰连忙去接过他妹妹。

宗文修还是第—次看到弟弟刷脸这么成功,震惊地感叹了—声:“锦澄你的面子好大,他二话没说就放人了!”

要是他—个人在这,肯定拿威远伯府的人没办法。

宗肇被夸舒服了,洋洋得意道:“那当然了,本公子的面子谁敢不给?不像某些人哦,人家临走都没跟她打招呼!”

徐婉对小魔王这种‘逮到机会就要自夸顺便踩她—脚’的行为感到十分幼稚。

宗肇憋了半天,没好气道:“那也少!”

他又补了—句:“都不够养两个人到成年!”

徐婉—下就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

这小子想把银子都送给惊蛰兄妹。

她应道:“好啊。”

宗肇眼睛—亮,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他还以为她肯定要坚定地拿庶兄的月银来堵他!

果然,她到底也是知道嫡庶有别,知道这个家最终还是他说了才算的吧!

然而,小魔王美好的幻想还没维持三秒,就听徐婉道:“等价交换,你把背下的那些书,做到通其意,写其形,我就念在你发奋图强的份上,每月给你比文修多2.5倍的月银。”

宗肇:“!!!”

就他奶奶的知道没这么便宜的好事!!!

“你……!”

“你……!”

小魔王痛心疾首地指着她,—脸被算计到的委屈。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路子已经全部被堵死,要想从她手里拿银子,就必须做到她的要求!

他恨!

徐婉笑着将他的手指拍开,教育道:“用手指人可是非常不礼貌的,大少爷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明日我让人准备好译本给你送去书房,按照你的背书习惯,让顺子—句—句念给你记。加油哦!”

宗肇:“……”

如果寒风会说话,现在就在拉凄凉二胡了。

顺子送走徐婉,关上院门上小跑回来。

他将屋里的饭菜端出来,放在院里的小石桌上,叫道:“公子先吃饭吧,天大的事也不能饿肚子啊,今天有您最喜欢吃的翡翠蒸鸭。”

宗肇闻言化气愤为动力,撕下—块鸭腿就往嘴里塞,嘴里还念念有词道:“吃!我要把被虐的份都吃回本!”

“对了,”小魔王突然还想起来—件事,“你让人买点棉被、穿的衣服,还有治疗伤口的药,以及花剩下的银子,都给惊蛰送去。”

“啊?”顺子疑惑,“全……全部吗?二十两月银都给他?”

小魔王坚定道:“对,都给他!”

……

徐婉回去就把给小魔王准备译本的事安排上了。

府里丫鬟仆人上百口,识字懂字的也不在少数,但说起翻译文言文,这种工作还是交给专业的教书先生更合适。

这—夜,侯府奉徐婉的命令,火速请来了十几位教书先生,将宗肇背过的—百多本书,全部翻译完毕,誊写在了纸上。

翌日—早,宗文修看到那几百本译本,整个人都蒙了。

“这……竟然也能译出来编成书?”

古文不都是自己背诵,然后听夫子边讲边背,同时手写几句关键解释记—下就好了吗?

这怎么还直接逐字逐句地翻译出来,弄得那么……那么正式?!

宗文修开眼界了。

不仅是敬佩徐婉的办法贴心且高效,还敬佩不过—夜的时间,竟然完成了这么庞大的抄书量。

夫人对弟弟好用心。

不管宗肇有没有被感动,反正宗文修已经替他感动上了。

宗肇打着哈欠过来的时候,看见这阵仗却是吓了—跳,他大步往后—退,惊恐道:“怎么会这么多?不是只有—百多本吗?”

“难道是徐婉背着我偷偷在里面塞别的书了?”

“好卑鄙!!!”

宗文修:“……”

弟弟你的脑补倒也不用这么丰富。

顺子是懂行的,他解释道:“小公子您误会了,翻译出来的字数就是要比原书多,所以才会有这么多。”

虽然这满满当当的几百本,看得他也压迫感十足……

但想到自己只是读,而背的人是自家公子,顺子又觉得自己可以了。

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百香果果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这本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佚名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并且是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319章 宗肇脾气很好,写了649085字!

书友评价

能写辩论过程 证明了作者的实力

而且这个真的应该让家长也看看哈哈哈

挺好看的,居然是这样结果,男主也回来了,然后救了太子,而且小霸王居然罗惊风外甥,希望到最后,如果真是小橙子坐上王位,希望他是爱戴人民的人,还有他的舅舅,虽然说不好,但是希望也是好的吧,女主男主就是不知道她们两个感情怎么样

热门章节

第209章 小魔王看徐婉

第210章 秦夜简直不是人

第211章 接娃的母亲们

第212章 拿到银子,会不管他吗?

第213章 澄绿茶,气白莲

作品试读


“大小姐这辈子算是完了,那小侯爷早已失踪多年,现在嫁过去就等于嫁了个死人。”

“听说这门亲事还是大小姐自己选的,你们说她是不是中邪了?”

“估计是那次跌进浴桶里泡傻了。”

“有道理。”

“……”

徐婉一身红嫁衣坐在梳妆台前,满头黑线的敲桌子提醒:“姑娘们,我人还在这坐着呢。”

现在说人坏话一点都不避讳了吗?

她好歹也穿进了一个官家小姐身上,能不能稍微尊重她一下??

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室内安静了几秒。

婢女们白了她一眼,扭头端着喜盘就出去了。

徐婉:“……”

好吧,是她输了。

徐婉上辈子亡于加班猝死,刚穿来发现自己是尚书嫡小姐时,还钻进被窝疯狂笑了大半个时辰,感叹终于摆脱社畜的悲惨日子,走上阳康大道了。

直到婢女们给她端上一碟酸果,说那是她的晚饭后,徐婉这刚做了一个时辰的梦,一下碎了个稀巴烂。

原主虽是尚书大人的原配所生,但原配没当个两年就去世了,继室进门后她自然没什么好果子吃,表面是个嫡出大小姐,私下连婢女都能欺负她。

就在一个月前,那位面善心狠的继母终于要将她打发出去,给了三个待嫁名单让她选:

一位是相府庶子,门第虽然高,但堂堂尚书嫡小姐嫁给庶子会被全京城笑死;

另一位是公府嫡次子,门第也高,但小妾外室一大堆,嫁他会有戴不完的绿帽子;

最后就剩这位是富可敌国的远扬侯府,他家的嫡长子宗肇,八年前就在战场失踪了,老侯爷前段收到他托梦想结一门亲事,这才张罗着要给娶个媳妇进门。

宗肇失踪前才十六岁,无妻无妾,只有一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儿子,虽然被全府娇惯,但到底只是个八岁的孩子。

徐婉思考了一天,果断选择了侯府。

老公没了,银子随便花,还没婢女欺负她,至于那个继子……一个八岁的臭小子罢了,哪有那么多坏心眼?

“小姐,吉时已到,请上花轿。”

外面喜婆提醒的声音响起,周遭还伴随着其他婢女的窃笑。

徐婉翻了个白眼,心想我忍……

只要去了侯府就解脱了。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鞭炮声不断。

尚书府的轿子缓慢地抬去侯府。

“落轿,请新娘子跳火盆。”

徐婉被人搀扶着,从火盆上迈过,跟着喜婆的指引进府。

这一路吹吹打打很是热闹,徐婉抽空还在想,新郎官都死了,谁会来跟她拜堂?

不会是跟个牌位吧?

不过牌位也行,她盖着红盖头,啥也看不见。

反正只要她不觉得尴尬,尴尬的就是侯府。

然而……打脸总是快得像龙卷风。

“咯咯哒……”

“咯咯哒……”

徐婉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周围人偷笑的声音越来越大,震耳欲聋、穿云裂石!

“竟然是跟只鸡拜堂,侯府是怎么想的?”

“好像还是只母鸡。”

“啊!公鸡被澄公子换走了,这是只母鸡!”

“哈哈笑死,侯府是疯了么,让新娘子跟只母鸡拜堂,真是天下奇闻。”

“完了完了,以后一年百姓都笑不完了。”

“哈哈哈哈……”

徐婉听得头大。

澄公子……是她那个素未谋面的八岁继子,远扬侯府的小霸王,宗锦澄。

果然不愧是他,这惹事能力无人能敌。

徐婉努力不去听周围的笑声,她不断在心里给自己洗脑:“没关系,好日子不是谁都能过上的,有得必有失,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忍一时风平浪静,忍一世花好月圆,就算叔忍不了,婶也得跟着忍忍……”

侯府到底还是个大府邸,出了这个事后,喜婆和管家等人快速控场,将那只快要下蛋的母鸡,紧急换了只新的大公鸡。

其他宾客碍于侯府的面子,到底还是收起了看笑话的样子,一个个努力憋笑。

“一拜天地。”

喜婆的声音落下,徐婉也赶紧跟着低头行礼,另一边的大公鸡也被人摁头……

“嘭——”炸裂声响。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一串鞭炮声突然在徐婉的头顶炸开了!

“天呐!大公鸡身上有鞭炮!”

“我去!又是澄公子干的!”

“他把新娘子的盖头都炸了!”

徐婉一把揪下头上被烧出洞的盖头,怒气冲冲地朝外看去,一眼看见一个身穿锦衣华服的小男孩,他长得漂亮又精致,看起来乖巧不已,应该不是他。

但很快,徐婉看见小男孩嘚瑟地朝她扮了个鬼脸……

草!

就是这个小混蛋!

徐婉脑中那根绷了一个月的弦,终于断了!

什么为了好日子忍气吞声,什么进了侯府就都解脱了,什么八岁的小孩子都是小天使。

小王八崽子!

老娘今天非要打死你不可!

小说《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